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五章 二王相见(2)

作者:简璎
  “侦娘在哪里?”皇甫戎面容神色没有多余的波澜。“她可承认她的罪行?”

  皇甫仁颇为意外,他以为他会很激动,但他的神色异常平静,像是早知道一般……也是,他落马重伤,当初与他一同狩猎的陆侦娘却一直没有回王府,聪明如他,应该也猜出一二吧。

  “陆侦娘此刻在天牢里,她已承认是她下的毒手,设计你落马,同时对你下了名为绝命鸩的剧毒。”皇甫仁神色凝重地道。

  皇甫戎慢条斯理地问:“皇兄打算如何发落她?”

  这一切原就是他布的局,指使陆侦娘来到大燕,一场精心策划的偶遇让皇甫戎英雄救美,让她成为他的红粉知己,客居显亲王府,而皇甫戎也照着他们的计划走,果然对才貌双全的陆侦娘动了心,把她带在身边。

  自然了,以皇甫戎堂堂的亲王身分,不可能迎娶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为妃,但他让陆侦娘留在他身边,也不追究她的来历,这足以说明对她的重视。

  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叱咤沙场的燕军名将也不过尔尔,如果皇甫戎多留一份心思,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想到这儿,他的眼底蓦地泛过一丝阴郁之色。

  该死!说别人,他自己不也是如此?未曾疑心皇后甘承容,以致于毫无设防,才会命丧她手。

  他为何会怀疑皇后?因为他死前便是喝下皇后斟给他的酒,当下他立即觉得头晕难当,倒下之前他已经喘不过气来,而皇后却只是看着他,也不呼喊宫人,也不召太医,她自然是最大的嫌疑人。

  他实在想不透,做为秦国最尊贵的女人,她为何要他死?是受人胁迫吗?谁能胁迫得了皇后?是皇后背后的甘氏家族要反他吗?不可能,他对甘氏家族可说是皇恩浩荡,皇后之父甘允身为太尉,位高权重,连皇后才七岁的庶弟也赐了食邑,更别说皇后的嫡亲兄弟了,全都身居要职,甘氏家族还有什么不满的?

  无论如何,他死前最后见的人是皇后,要知道事实的真相,他就必须再见到皇后。

  “戎弟,要知道,谋害亲王,该当处死。”皇甫仁看着他,徐徐说道:“自朕登基以来,还未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你竟然在天子脚下被人暗算,成了半瘫之人,想到差一点失去你,朕就无法原谅她。”

  皇甫戎无所谓的轻点了点头。“她想置臣弟于死地,自然要处死。”

  皇甫仁这才放心了。“你能这么想就好,朕担心你放不下,毕竟,这是你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

  皇甫戎淡淡地道:“再怎么上心,她也是要臣弟性命的人,臣弟没那么胡涂。”

  就如同,等他确认了谋害他的人是皇后,他一定会亲手取她性命!

  “你可要去见她最后一面?”皇甫仁看着他那寒光骤扬的眼眸,能够体谅他对于陆侦娘有些情绪是正常的。“陆侦娘始终不肯说出受何人指使,或许见了你,有愧于你,她会说出来。”

  “不必了。”皇甫戎断然拒绝,“受何人指使已不重要,臣弟不想知道,请皇兄即刻问斩吧。”

  “好,便依你的意思。”

  皇甫仁对于这个结果可是松了口气,他最担心戎弟因一时动了情而饶恕陆侦娘,为她找开脱的理由,甚至将她接回王府,只是,戎弟能如此轻易的舍去陆侦娘也远远在他意料之外,原本他以为必须花费一番唇舌对他晓以大义才能说服他。

  看来,他对这个一同长大的胞弟还是不够了解。

  不过,戎弟能在该取舍时果断做出决定,这样很好,往后他要仰赖戎弟的地方还很多,他就像他的左臂右膀,所谓打虎捉贼亲兄弟不就是如此吗?

  “皇兄,在我卧病的这段期间,可曾听闻秦国的任何风吹草动?”皇甫戎不动声色地问。

  他知道国与国之间都会互派探子打听消息,他的探子就潜在这京师之中,而皇甫仁一定也有密探在大秦,甚至还可能混在大秦宫中。

  “你知道?”皇甫仁颇为意外。

  皇甫戎眸光一闪,不紧不慢地说道:“臣弟在秦国边关有几个江湖上的朋友,飞鸽传书说秦宫里这两个月来极不平静,只是他们打听不到发生了何事,就是有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皇甫仁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的朋友也算消息灵通了,是件大事。”他顿了一下才道:“秦王,驾崩了。”

  皇甫戎做出吃惊之状。“什么?秦王驾崩?!皇兄,此话当真?”

  皇甫仁低声道:“咱们在秦宫里的探子月前回报,秦王无故驾崩于甘皇后的凤仪宫中,此事绝不单纯,不知是何人对秦王生了二心,竟有胆识在秦宫里下此毒手。”

  皇甫戎沉着脸。“甘皇后呢,她也死了吗?”

  如今唯一能证明皇后清白的便是她也死了,同样被胁迫她下毒酒的人杀了灭口,但他心里其实如明镜一般,她绝对没有死,他不过是自欺欺人,多此一问。

  “甘皇后伤心过度,一直在病中,秦王驾崩后,她便未曾离开寝宫。”皇甫仁说道。

  皇甫戎冷冷一笑,伤心过度?怕是心虚过度吧!

  如今他想得越发透澈了,若是皇后遭人胁迫,见他倒下,至少眼神会是痛苦的,但她的表情、眼神无一流露出痛苦之色,反倒透着浓浓的冷漠。

  “出手之人,杀了秦王却饶过甘皇后,委实古怪,除非当下同在皇后殿中之时,甘皇后已先让人打昏。”皇甫仁推敲着。

  因为她正是下手之人!皇甫戎早已怒气填胸却又不能发作,只能死攥着被角,指节微微泛白。“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兄可知将会由谁登基?礼亲王耶律怀吗?”

  如果是由耶律怀登基,他会怀疑是耶律怀勾结了皇后和甘氏家族。

  他与皇甫仁不同,对自己兄弟……不,是对除了妹妹木窕公主之外的任何人,他从来没有真心相待过。

  什么真心,都是多余的,只有手握权力,才能主宰一切,他相信人谋可以夺天算,即便是老天安排让他重新到皇甫戎身上,但为帝者,理应不畏天命,他要回秦国!他一定要回去,也一定会回去!

  房里烛火幽暗,皇甫仁没看到皇甫戎瞬息万变的脸色,沉吟道:“似乎将由镇王耶律火登基,因为甘皇后派系的人马,包括她父亲等许多朝中重臣,都支持镇王。”

  皇甫戎有些颤抖。“镇王吗?”他强作镇定地道:“实在教人意外,毕竟礼亲王才拥有纯正的耶律皇室血统,而且是秦王一母同胞的兄弟。”

  “此话差矣。”皇甫仁道:“镇王之父耶律越乃是秦肃帝的兄长,他曾被立为太子,尔后被废,如果他没被废位,身为长子的镇王便是如今的秦王了,他同样是耶律皇室的一员。”

  皇甫戎不屑地弯起了嘴角。

  是啊,他的伯父耶律越曾为大秦最尊贵的太子,但那又如何?被他父王派在他身边的那群谋士煽动,居然逼宫,才会因此丢了太子之位,简直愚不可及,耶律火失去当皇帝的机会,也是他自己那父亲太愚笨所致。

  “朕倒是乐见镇王登基为王,他处事圆融,向来努力想要改善百姓的生活,过去也一直向秦王上奏要减轻百姓的赋税,总想要尽一己的棉薄之力改变什么,奈何残暴的秦王都听不进耳里,一意孤行。”

  皇甫戎在心里冷哼一声,他从来不相信耶律火上的那些奏疏,也不相信耶律火那满嘴为百姓着想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鬼话,他还曾单独召见了耶律火,亲自警告他,让他莫要在朝堂上兴风作浪,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相信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耶律火亟欲取他而代之,必定暗中调查了当年废太子的始末,知道自己父亲之所以会发动宫变,是被他父亲设计,因此心有不甘,长久以来的按兵不动与扮演苦谏的忠臣,不过是在等待机会罢了。

  但他想不通,即便耶律火有此野心,皇后为何要与他合作?皇后已是六宫之首、母仪天下,耶律火能给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