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五章 二王相见(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子时,寄芙轻声唤醒了皇甫戎,但声音却有些异样,皇甫戎听得分明,心头一凛,心念电转,她的口气急促,像是如临大敌,不会有刺客闯进王府来要行刺他吧?

  他倏地睁开眼眸,见房里还没点上烛火,倒是听到了响亮的淅沥雨声,他嗓音平稳地问:“什么事?”同时暗自迅速盘算着情势,他并没有皇甫戎的记忆,不知道究竟有无暗卫在暗处保护他,凭他如今的病体,要带着没有武功的她一起逃,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慢着!莫非,刺客如今已经在寝房里,正拿着剑抵着她?

  无论如何,他都会护她周全,若是有人胆敢伤她一根寒毛就试试,他绝对不会放过!

  他正想得千里远,又听见寄芙有点笨拙地道——

  “王爷,那个……皇上来了。”

  皇甫戎眼中暴起精光,心中警戒更慎。

  原来是燕帝来了,难怪寄芙的语气如此紧张,一个小小的王府丫鬟见着了天子,总是要畏惧的。

  “扶我起来。”

  寄芙忙将他扶起,拿了大迎枕让他靠得舒服些,又将被子拉高一些,怕他受凉了。

  皇甫戎瞅着她这些细微的小动作,慢腾腾地说:“点上烛火。”

  他知道燕帝皇甫仁来过一次,当时他状态不好,心神涣散,根本无法跟皇甫仁说上话,且当时寄芙还奉他不见任何人之命,大着胆子将皇上给挡在了寝房外,皇上的反应是惊讶之余哈哈大笑,这是事后他精神略好时,安公公说与他听的,安公公说皇上没有动怒,反而认为他有个忠心耿耿的丫鬟守着很好。

  想到这里,他看了眼寄芙,她垂着浓长眼睫,正专心地伺候他穿衣。

  这个丫头真是大胆,皇上也敢挡,虽然是奉了他的令,但好歹也要看看对象是谁,不是吗?

  她就是没见过世面才如此没规没矩,等他好了,定要带她看看这天下之大,可不是只有这燕朝的显亲王府一处而已,大秦朝更有壮丽江山,又岂是燕朝可相比的。

  穿好外衣,他让她去请皇上进来,并嘱咐她在帘外守着。

  寄芙出去没一会儿,安公公便打了帘子进来。“皇上驾到!”

  两名恭敬的小太监一左一右打起帘子,后面是流星大步的皇甫仁。

  他是当今天下四大强国——燕、秦、梁、金之一的大燕朝的国君,登基已七年,年号和乐,而燕朝也如年号一般,呈现太平盛世的和乐景象。

  燕朝的历任帝王皆勤政爱民,强项是农粮,也是国本,邻近小国闹饥荒时,总要高价向燕国购买粮食,因此天下流传着一句话——“在燕国没有饿死的人”。

  然而有一好,无二好,燕国的弱项是医术,那是因为得心病走火入魔的望祖皇帝,因太医医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而杀尽了天下大夫,虽然这事儿已过去了整整六十年,燕朝的大夫依然青黄不接。

  “戎弟!”皇甫仁急切而来。

  皇甫戎看着走进来的皇甫仁,一身琥珀色长袍,与他这副身躯的容貌有七成相似,浑身自有一股天子威仪和掩不住的尊贵俊逸。

  皇甫戎实在不甘愿向燕帝下跪,可是如今他是人臣身分,还是得维持礼数,于是他极其不情愿地用恭敬语气说道:“臣弟拜见皇上……”

  皇甫仁不等他下床下跪,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他,温言阻止道:“你我兄弟之间何须多礼?何况你有病在身,这等繁文缛节就免了。”

  皇甫戎顺水推舟的坐好,嘴上客套道:“君臣之礼不可废。”

  皇甫仁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顺势在床边的绣凳落坐。“在这里,咱们是兄弟,不是君臣。”

  皇甫戎在心里冷笑几声,面上不动声色。“多谢皇兄。”

  这种场面话,前世他也对他的堂兄——镇王耶律火说过,但他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君是君,臣是臣,君臣之礼绝不可废,一旦废了,就会有人活泛起别样心思,会想要也尝尝坐龙椅的滋味。

  他抬眸看着眼前这当今世上,据说最是圣明的君主。

  他自然不认为皇甫仁配得上这样的称赞,他自诩才是最伟大的君主,为大秦开创了前所未有的疆土版图,壮大了国威,征服了邻近十个小国,如此伟大的君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没错,他不英明,甚至有无知之人说他残酷、独裁集权又好大喜功,在他为了巩固江山,削弱旧势力而诛杀、监禁一干功臣时,一批视死如归的穷酸文人还批判他滥杀无辜。

  他们懂什么?一朝天子一朝臣,前朝老臣只会阻碍他的开疆辟土之路,要让大秦迈向唯一强国,就必须除掉他们。

  再说了,当今世上,如同他这般有魄力的君主又有几人?据他所知,皇甫仁登基来年即发生几个位高权重的前朝老臣想拥立扫北王之事,皇甫仁却因妇人之仁,没有将一干罪臣得而诛之,几个老臣下了天牢,问罪但未斩首,只将为首的扫北王软禁在封地,这是何等愚蠢的行为,以为那些人会泫然欲泣、感激不尽,从此不再有二心吗?

  皇甫仁真的太天真了,要知道,已有叛乱之心的人不会再有忠诚,只会暗中等待机会,而他绝不会犯那种错误,动摇他得来不易的江山。

  “怎么这样看着朕?”皇甫仁叹了口气。“戎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臣弟应该知道什么吗?”皇甫戎收回太过精锐的目光,淡淡地道:“或许皇兄已查到,是何人对臣弟下的毒手。”

  皇甫仁点了点头。“不错,是查到了。”

  皇甫戎慢慢地问:“是何人?”

  皇甫仁却不直接回答,先道:“你出事之后,朕下令京城府尹、大理寺、刑部以及相关部门全部动员调查,所有可疑及有关的人全都下狱严刑拷打,禁军也在城里城外搜索可疑之人,最后,所有线索都直指一个人——陆侦娘。”

  他一点也不意外,她就是被派来要置原主于死地的人,他猜她估计用绝命鸩一次就能取皇甫戎的性命,等皇甫戎一死,她便会回秦国去,因此她也没心思为自己留后路,手法粗糙,自然留下了许多破绽,会查到她身上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在皇甫戎的身边待了两年多,取得了皇甫戎的完全信任,认为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唯一没料到的是,皇甫戎并没有当场死去。

  皇甫戎没有死,她自然不能走,随后而来的禁卫军立刻将所有人团团围住收押了,她也没机会走了。

  他很清楚,以陆侦娘的性格,当时任务未完成,即便有机会,她也不会走,她一定会冒险留下来等待再次下手的机会。

  只不过,她一定很震惊吧,皇甫戎身中绝命鸩竟然还能活命?当然,只有他知道,皇甫戎并非命大,他确实死了,当场毒发身亡,死得莫名其妙的反而是他,还重生成为皇甫戎活了下来,还躺了两个月,这多么荒唐!

  而今,更令陆侦娘诧异的,恐怕是皇甫戎至今未死吧?大秦最毒的绝命鸩竟然毒不死他,王府里一个冒出来的小福星竟会解绝命鸩,与此同时,大秦的江山也风云变色,因为他“驾崩”了,而他尚无子嗣,会由谁坐上皇位?他一母同胞的弟弟耶律怀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