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四章 命悬一线(2)

作者:简璎
  寄芙忙跟着周海走了,她一路上心系着皇甫戎,不自觉越走越快,最后她索性提着裙裾跑了起来,周海追她不上。

  她奔回飞骋轩,看到孟太医也到了,但束手无策,这阵子一直跟着孟太医来的得意门生朱演,也一样被皇甫戎的情况惊得目瞪口呆。

  看到皇甫戎吐了一床的血,他的身子抽搐得厉害,痛得面容扭曲又一脸黑色,寄芙咬着唇握紧拳头,心也阵阵的抽痛。

  都怪她擅离职守,若她不离开飞骋轩就好了,幕后之人忌惮她,可能不会下手,而现在,再多后悔都没有用了,再怎么小心谨慎提防,要害他的人还是找到机会了。

  “姑娘,你看现在如何是好?”孟太医忧心忡忡,但他没发话再召些太医过来,他知道来再多太医也没用,他们全不会治绝命鸩。

  “没事的,没事的……”寄芙失神的看着皇甫戎,嘴里念念有词,像在安慰自己,也像在说给屋里其它人听。

  她不能慌,她要镇定下来,若连她也慌了手脚,王爷就无人可救了。

  她用衣袖草草擦去了眼泪,大步向前察看皇甫戎的情况,不过才一会儿功夫,他的脸色竟比她进来时更黑了,彷佛能滴出墨来,且双目无神,现了死光,她一摸脉象,弱得几不可察……不妙啊!

  情急之下,寄芙紧紧握着皇甫戎冰凉的手,在他耳边哽咽但清晰大声地说道:“王爷,您不能死,奴婢不要您死!奴婢来了!奴婢是福星,一定会将您救活的,您一定要挺过去,不然奴婢不会原谅您!”她心痛得眼眶直发热,悔得肠子都青了,不断在心里痛骂自己,她真该死,她不该离开的!

  孟太医、朱演还有随后才来的周海见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就算想安慰,却也明白无济于事,只能默默的守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寄芙振作了起来,她抹去眼泪,有条理又快速的一一吩咐道——

  “大总管,请您设法将王爷翻过身去绑起来,切记,千万不能伤到王爷,但又要令王爷不能动弹!”

  “小允子,点上火烛!”

  “朱大人,我要粗的针锥和竹筒!”

  “孟大人,请您来协助奴婢!”

  周海立刻动了起来,他迅速唤来四个壮丁,用布绳将皇甫戎五花大绑固定在床上。

  小允子和朱演完成自己的任务后,也跟着其它人一起盯着寄芙,大家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寄芙深吸了口气后,终于出手了,她看准了皇甫戎腰上的几处穴道,针锥手起针落,猛然刺了下去,黑血瞬间汩汩流出。

  “啊!”连见惯大风大浪的孟太医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更别说其它人了,心都提到嗓子眼,简直都吓傻了。

  能这样折腾的吗?这是杀王爷还是救王爷啊?

  寄芙把竹筒在火烛上烧过,迅速压在血涌之处,黑色毒血借着竹筒的热气吸力拔了出来,众人皆看得瞠目结舌。

  拔了几次毒血,寄芙眼见光凭竹筒是再也吸不出毒血时,毅然决然的丢了竹筒,俯下身,用嘴为他吸出毒血。

  孟太医大惊失色。“寄姑娘!”

  寄芙一股脑的为皇甫戎吸出残留的毒血,孟太医见阻止不了她,忙吩咐小允子,“速回太医院去取最好的解毒丹来!”

  皇甫戎紧闭着双眼,脑子跟身子痛得像是要炸开似的,但他似乎听到寄芙的声音,不自觉微微勾起嘴角。

  她回来了?常嬷嬷的寿宴这么快就结束了?这回他可让她大大长脸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痛楚渐渐散去,脑子也不热了,皇甫戎的眼睛勉强能睁开一条缝,就看见寄芙面色焦急的守在床边。

  她替他拂开脸上的发丝,怔怔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为他掖了掖被角,将一边床幔放了下来,而她也没走远,坐在桌前不知在写什么,忽然之间,她竟直直地倒了下去,手垂落时磕碰到了杯子,杯子落到地上,发出碎裂声响。

  原本守在帘外的小允子,一听到声响,火速奔了进来。“寄姑娘!寄姑娘!”他连忙扶起她,同时放声大喊,“师傅!师傅!寄姑娘昏过去了!”

  孟太医快步走了进来,两人七手八脚的喂寄芙吃了药,再将她抬到小榻上,孟太医连忙为她把脉。

  小允子担心地问:“师傅,寄姑娘没事吧?”

  孟太医思忖片刻才道:“她为王爷吸出毒血,不过看来毒素未侵入她体内,方才给她服了太医院的琥珀解毒丹,应该没事。”

  小允子喃喃道:“寄姑娘对王爷真是忠心,竟然不要自己的命也要救王爷……”

  闻言,在床上仍无力动弹的皇甫戎神色一紧。

  孟太医长长地叹了口气。“可不是。”

  小允子搔搔头。“不过徒儿瞧寄姑娘紧拉着王爷的手,哭喊着要王爷挺过来,不然不会原谅王爷,那真情流露的模样,可不像单单只有忠心而已,倒像徒儿要离开家乡,青梅竹马的桂儿哭着不让徒儿走时那般,哭得徒儿的心都跟着疼了。”

  孟太医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小允子小小声的嘟囔道:“徒儿瞧着就是那样。”

  孟太医再也忍不住往小允子后脑杓拍了一掌。“闭嘴!”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两人开始商量起守夜之事,随着交谈声渐渐隐去,皇甫戎也慢慢闭上了双眼,在他跌进深沉的睡梦之前,他想着的仍是小允子的话,寄芙真这般在乎他,而且不仅是奴婢对主子的忠心吗?

  皇甫戎再度醒来,仍旧像平时一样看到寄芙守在床边,寝房里洒落淡淡晨光,之前的混乱像是从没发生过似的。

  “王爷醒了,可有哪里感到不适?”见他睁开双眼,她真有说不出的激动,她多怕他不会醒来,多怕自己那大胆的救治手段要了他的命。

  “你呢?”他眸光复杂的瞅着她比平时略显苍白的脸庞。“你无事吗?”

  她明知他不是真正的显亲王,却还肯舍命救他,为什么?她不要他死,不舍他死,为什么?

  “王爷怎么如此问?”寄芙一笑。“奴婢会有什么事,倒是王爷,可觉得背痛?”

  皇甫戎依然凝视着她,淡淡的回道:“背脊是有些痛。”

  “奴婢马上帮王爷换药。”

  孟太医和小允子守了他们一夜,她让他们回去休息了,孟太医临走前,虽然交代了朱演和两个小医员留在王府帮忙,不过她想换药这事儿她一个人就可以了,便没有唤上他们。

  寄芙取来药箱,小心的将他翻过身,仔细清除积脓和血水,跟着上药、包扎,又在背上几处穴道施了针,这么一弄便过了一个时辰。

  “王爷可记得昨日是何时昏过去的?”

  皇甫戎摇头。“不记得。”

  事实上他记得,约莫晚膳之后,有股淡淡的桂花香飘进寝房,就是在那股子清淡的花香之后,他感到天旋地转,随即胸口拧痛,吐出了黑血。

  寄芙自然想找寻线索,找出毒害他之人,但他很明白,即便找到也没有用,只要那人还活着,便有人会继续执行要取皇甫戎性命的死令,只有那人死了,其它人没了主心骨,才会返回大秦向他们的组织复命。

  “虽然王爷昨日中的毒非常凶险,但并不妨碍解绝命鸩之毒的治疗,晚一点奴婢仍会替王爷施针放血,汤药也得继续服用。”

  皇甫戎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她如此不厌其烦的说明他的情况,对于她舍命为他吸毒一事,却始终只字未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