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四章 命悬一线(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醒来时,皇甫戎照旧第一眼就看到了寄芙,这令他心安。

  寄芙小心地扶着他起来,让他靠坐在床头。“王爷觉得如何?”

  他板着脸,冷冷的道:“不如何。”

  她一听便知他在闹情绪,叹道:“王爷又怎么了?”

  皇甫戎不高兴地问:“你答应把解毒秘方给孟太医?”

  寄芙淡淡地道:“王爷用膳吧,那是奴婢的事,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她的回答,真让他气得够呛。

  好!很好!他为了她好,她还无关紧要,不要日后秘方被人占为己有才欲哭无泪,觉得后悔!

  寄芙从没想过救人会和名利扯上什么关系,自然也不晓得他在发什么火,不过她可没笨得再问,免得惹得他更生气,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紧绷之际,锦怜端了早膳进来。

  早膳日日不变,都是清淡的药膳粥,这种药膳粥搭配放血解毒最好,因此寄芙让膳房每日给做。

  锦怜将早膳放下后,朝皇甫戎行了个礼后便退了出去。

  寄芙端起碗、拿起调羹,先自己尝了一口,确认味道无误,又等待半刻过去,确定身子无恙,这才伺候皇甫戎用膳。

  皇甫戎心中莫名烦躁,脸拉了下来。“本王不是说过了,随便找个人来试毒,你偏要自己试,若出了什么事,谁来为本王解毒?”

  说是这样说,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是见不得她试毒,若她在他面前出了什么事,便是千万悔恨也换不回她的命了。

  “王爷放心。”寄芙不厌其烦地道:“奴婢已让府里人知道,奴婢每一餐都会为王爷试毒,所以不会有人在王爷的膳食里下手的,奴婢试吃不过是做做样子。”

  他不满的死皱着眉头,每次他这么说,她总是同一套的回答,他不是个傻的,过去经过他的手死的人还会少吗,他又怎会不晓得她的心思?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她难道不知道有一种毒,吃下去三天都不会有事,第四天才会暴毙而亡?

  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鬟,一生只在王府待着,如同井底之蛙,什么都不知晓还说大话,定有一天,他要带她走出王府,去看看外面的天地。

  皇甫戎一边想着,一边吃着她喂到嘴边的药膳粥,没多久一碗便让他吃个干净。

  寄芙拿了条巾子替他轻轻擦拭嘴角后,微笑着道:“王爷和奴婢玩沙包吧。”说完,她从一旁几上拿来几个她昨晚赶缝的小沙包。

  皇甫戎看向她手中的小沙包,看得出来她的绣活做得挺不错的,不过他想也不想便一口拒绝,“不玩。”

  她觉得他是会玩沙包的那种人吗?

  她将几个沙包塞进他手中,好声好气地说道:“这是要训练王爷的手力,治疗就剩下十九日了,现在是可以训练手力的时候了。”

  听到她这么说,他这才勉强同意。

  两人扔了好一会儿沙包,皇甫戎也渐觉有趣,如今只等待他身上的绝命鸩尽数散去,他便要设法离开大燕。

  世上无后悔的药,要是知道这毒会害到自己,当初他就不会要那人定要取皇甫戎性命,就因为他说一定要取皇甫戎性命,那人才会下如此重手,如今这可真应验了害人害己那句话。

  “王爷,那个……奴婢晚上要到南院一趟。”寄芙看着他的脸色,支吾地道:“今日是常嬷嬷的生辰……”说完,她忍不住在心里叹气,起初她也没这么小心翼翼,是他的反应让她有所顾忌,谁让每每只要她说要回南院,他便大发雷霆,还要她顺着毛安抚他,久来,她也不敢提了。

  “有谁说不让你去了吗?”皇甫戎缓缓的将视线转向她。“叫花飞进来。”

  寄芙不明白他的用意,但也不敢多问,顺从的去吩咐守门的小丫鬟唤人去。

  不一会儿,花飞小碎步的走了进来。

  主子爷已经许久未召见她了,自从寄芙来了之后,她再也没有踏进过主子爷的寝房半步,因为太过喜悦,她微微颤抖着曲膝施礼。“王爷有何吩咐?”说完,她微抬起头,偷偷的望着他,眸光充满倾慕,阳刚俊美的主子爷已恢复昔日的气色,看来病已好了大半。

  皇甫戎淡淡地吩咐道:“拿二十两银子给寄芙为常嬷嬷过寿,再让大厨房在南院摆一桌上好的席面为常嬷嬷庆生。”

  “啊?”花飞错愕了一下,但随即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道:“是、是,奴婢明白了,奴婢这就去办。”

  她紧紧的攥着拳头,面上不敢流露出半点不满,但心中的愤愤不平已积得半天高。

  这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吧?主子居然连常嬷嬷那个老婆子也照顾了,这不是摆明了宠爱寄芙那个小贱婢。

  花飞已经告退了,寄芙还傻愣愣的看着皇甫戎。“王爷……”她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做,这是给常嬷嬷和她天大的面子。

  “想要拒绝?”皇甫戎把玩着手中的沙包,觉得气势少了许多,前世他手中把玩的可是珍贵的夜明珠。

  “不是。”她摇了摇头,忽然跪了下来,冲着他磕了个头。“奴婢多谢王爷!”

  他不悦的皱起眉头。“起来,本王还没死,以后不许你对本王磕头。”

  前世他很享受群臣对他跪拜的感觉,但她这么做,只会让他感到疏离,不过话说回来,

  奴婢与主子之间有距离,不是应该的吗?

  晚上的南院热闹极了,府里有头有脸的管事婆子都让常嬷嬷请上桌了,是王爷赏的席面呢,有十二道菜、两道汤,还有一壶上好的酒,常嬷嬷脸上那春风得意都看不到尽头了。

  她就知道寄芙有出息,打寄芙小时候会自己认字时,她就知道寄芙日后必定有一番作为,瞧,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看来不出多久,寄芙就能被王爷收为通房了呢!

  就在人人都在向常嬷嬷敬酒道喜之时,寄芙却是心神不宁,不知道怎么搞的,她眼皮子直跳,也没胃口,心里老是记挂着皇甫戎。

  有小允子守在飞骋轩,应该无事吧?他应该有好好喝药、用晚膳吧?总不会她不在就闹别扭吧?

  唉,她可千万不要将自己想得如此重要了,她不过离开一、两个时辰,有必要如此草木皆兵吗?莫要再自己吓自己了,再说孟太医也会过去,真有什么事,孟太医也能处理的……

  “日后芙儿那个……王爷的人……常嬷嬷,您老可要对咱们多多关照啊!”几个管事婆子说得暧昧又笑成一片。

  常嬷嬷也笑得阖不拢嘴。“那是自然,不关照你们,关照谁呢?”

  “咦?那不是周大总管吗?”有个婆子忽然说道。

  寄芙猛一抬头,就见周海的身影由抄手回廊那头匆匆过来,而他人还未到眼前,她便听到他焦急的大喊——

  “不好了!芙儿,你快回飞骋轩去,王爷吐血了!”

  她手里的碗筷一下子撒了,碗里的热汤泼洒在身上,她也不觉得烫,只慌张的看着常嬷嬷,这毕竟是常嬷嬷的五十生辰。

  常嬷嬷也猛地站了起来,急切的对她摆手。“没事,你快跟大总管去,你不是给包了二十两银子的大红包吗?婆子我见钱眼开,有钱就好了,何况还有王爷赏的这桌席面呢,这面子里子全有了,你快去看看王爷!”

  “嗯!”寄芙含泪点头,她也不知道自个儿是什么时候掉泪的,好像是听到王爷吐血四个字,眼泪就不自觉夺眶而出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