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二章 破格升迁(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在她思忖之际,忽然看到他双耳缓缓流出黑血来,她不由得瞪大了眼,还未开口,就听到花飞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血!血!王爷耳里流血了!”

  寄芙浑身一个激灵,脱口而出,“绝命鸩!”

  孟太医忙靠过去。“这位姑娘……”

  寄芙忙道:“孟大人,奴婢寄芙。”

  孟太医点点头。“寄姑娘可知道王爷这是怎么回事?”

  “回大人的话,奴婢大胆推断,王爷身中一种名为绝命鸩的剧毒。”

  孟太医悚然一惊。“绝、绝命鸩?!”

  “孟大人,您知道绝命鸩?”

  “老夫曾听说过,那是大秦朝的剧毒,但老夫并不知道中毒之后的症状与解毒之法。”

  说完,孟太医奇也怪哉地打量着她。“寄姑娘又是如何得知此毒之症状?”

  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轮流来给显亲王诊治过了,却无一人看出显亲王身中剧毒,而眼前的小姑娘却能一语断言,这太过离奇了。

  “奴婢……也不知道。”寄芙坦白道:“适才见到王爷双耳流出黑血,心中就自然而然浮现了绝命鸩这三个字,具体的,奴婢也说不清。”

  寄芙一说完,花飞便啐了她一口。“只懂些皮毛医术就真当自己是大夫了,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还不快退下,让孟大人给王爷诊治!”

  皇甫戎将一切听在耳里,他气若游丝地道:“你……退下……”

  花飞挺了挺胸脯,底气十足地道:“听到没,王爷让你退下!”

  皇甫戎忽地双目圆睁瞪着花飞,使尽全力的低吼,“叫你出去。”

  花飞脸上挂不住,主子爷同她说话向来七分和善三分尊重,不曾凶过,今日却一反常态对她不耐烦,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重话,若是传出去,她今后还怎么在府里立足?委屈加上不甘,让她更厌恶寄芙了。

  “你这丫头发什么愣,王爷不是让你出去吗?出去吧!出去再说!”吴嬷嬷忙拉着一脸憋屈的花飞出去,临走前又多看了寄芙两眼。

  她原先也不明白王爷将个三等粗使丫鬟调来上房的理由,如今她明白了,这丫鬟肯定有过人之处。

  “王爷,有孟太医和寄姑娘在此,咱家也先告退了。”安公公十分机灵,也跟着退出了寝房,不同的是,他将一切看在眼里,想着回去要仔仔细细禀告皇上。

  寄芙走上前,拉过皇甫戎的手,仔细把着他的脉门,孟太医半点没有小瞧她的意思,也没加以阻止,更未出声打扰。

  寄芙诊完了脉,又踮起脚尖去翻皇甫戎的眼睛,一本正经的看了个透。

  皇甫戎没好气的瞪着她,她竟敢把他的眼皮子掀那么高,那会有多丑!

  “孟大人,王爷的身子很快便会瘫痪,此刻急需放血救治。”

  孟太医愣了下,连忙恭敬地拱手请示道:“王爷,下官想依寄姑娘说的做,不知王爷的意思……”

  皇甫戎虚弱的点点头。

  于是,堂堂太医院第一把交椅的孟太医变成了寄芙的下手,他将从不让人碰的宝贝药箱打开来,医具随她使用。

  当务之急是救命,寄芙也不客气了,使唤孟太医使唤得很顺手。

  寄芙先让皇甫戎大量饮水来催排毒性,这期间,她迅速写了药方子让孟太医的随从小允子去抓药煎药,吩咐一定不得假他人之手,所有过程都必须由他一人完成,还反复叮嘱了两次。

  孟太医很是安慰。“寄姑娘倒是看重老夫这个徒儿,小允子虽然不太有天赋,但胜在肯学又肯吃苦。”

  “不是的,大人,奴婢是想,若是汤药出了问题,也好冤有头债有主,知道要找谁问个清楚明白。”

  孟太医一下子愣在那里,嘴角抽了抽,一时间无言以对。

  皇甫戎若不是身子忽然之间便半瘫了,他真会笑出来,敢情这丫头还是个笑死人不偿命的主。

  寄芙浑然不察自己让一个男人傻了、一个男人笑了,她径自把着皇甫戎的脉,发现他身子气血不顺,心跳也越来越快。

  过了一刻,汤药还没送来,孟太医有些如坐针毡了,忍不住问道:“姑娘看这是否要先为王爷的双耳止血?”

  寄芙看也没看,她依然牢牢把着皇甫戎的脉,细心观察脉象的变化,嘴里道:“暂时还不需要止血,等会儿施了针之后,咱们还要观察血色变化,才能推断毒素走到腑内哪里了。”

  孟太医不住点头。“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小允子总算把汤药煎好送来了。“师傅、寄姑娘,门外有个姑娘问咱们用不用饭?”

  寄芙想也不想。“不用。”

  孟太医一早便过来了,连早膳也没用,此时已过了午间,肚子自然是饿了,但人家一个小姑娘都以大局为重说不吃了,再加上王爷的病情恶化,他又怎么能说要吃,便安静的没表示意见。

  谁知道寄芙端起汤药,一边道:“早上我吃了三个大馒头、两个肉包子才过来的,还饱着呢。”

  孟太医身子晃了两下。“三、三个大馒头,两个肉包子?”看不出她一个姑娘豆芽似的身板子,还真会吃。

  小允子小声道:“师傅,徒儿看王爷怎么像在笑?”

  孟太医同样小声道:“别胡说了,小子,这情况王爷能笑得出来吗?”

  “可是徒儿真的看到王爷在笑……”

  孟太医低斥道:“让你别胡说了。”

  对于他们的交谈,寄芙恍若未闻,趁着把药吹凉的空档说道:“孟大人,您老若是饿了先去用膳吧,这里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孟太医哪舍得走,他生平只闻绝命鸩是种夺魂取命的顶尖毒药,却不知毒发是何种情形,也不知如何救治,如今有个人活生生在他眼前毒发,又有个人有条不紊的在医治,他怎能不睁大眼睛看看人家的手法。

  于是,他正气凛然地道:“无妨,老夫也不怎么饿……”

  他话音未落,极静的寝房里忽然响起一记不太小声的腹鸣。

  孟太医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寄芙和小允子也同时看着他,他忽地抬起头来看着小允子,若无其事地吩咐道:“小子,你肚子饿了,去用饭吧。”

  小允子错愕的瞪大了眼。“不是吧师傅,明明是您的肚子在叫。”

  孟太医为了掩饰尴尬,清了清喉咙,微微提高音量道:“咳,说是你的肚子在叫就是你的在叫,吃饭去吧你!”

  寄芙啼笑皆非了。“真的不用这样的,孟大人,您老饿了就去用膳,饿过头可不好。”

  孟太医也有些不好意思,他肚子叫是不争的事实,他这身分摆在那儿,往自己徒弟身上泼脏水确实为老不尊,既然都被识破了,他便正经起神色道:“实话跟姑娘说,老夫是存了个心思,这学医之人嘛,都有一颗向学的心,老夫就是想看看姑娘怎么医这绝命鸩。”

  寄芙这才明白他死守的理由。“原来如此,孟大人已位居高位还如此虚心向学,真教奴婢佩服。”

  孟太医忙郑重其事地道:“不过姑娘放心,老夫就是看看,绝不会居功。”

  寄芙根本无意抢功,她诚挚地说道:“王爷若是能好转,功劳当然是孟大人的,寄芙什么都不懂,若没有孟大人在此坐镇,寄芙是什么都做不成的。”

  明知道事实不是如此,但她一番话说得孟太医心里舒服,也听进了皇甫戎耳里,这副身躯的原主显亲王年纪轻轻但身分尊贵,多少人想靠着接近他上位,她却不居功,还心甘情愿的隐身在孟太医身后,倒是难得。

  孟太医又连声催促小允子去用膳,小允子也有所坚持地道:“师傅不饿,徒儿也不饿。”天下间总没有自己去吃饭,却让师傅饿肚子的道理。

  孟太医面露欣慰,冲着小允子频频点头,总算没有白白收他这愣头青为徒啊!

  就在三人一来一往说话之际,寄芙已吹凉了药,她喝了一口药,便俯身凑上前去,堵住了皇甫戎的唇,将汤药缓缓送进他嘴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