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一章 何方神圣(2)

作者:简璎
  寄芙正要咬舌自尽,却万万没想到他会忽然倒下去,难道自己真是福星不成?

  虽然一直以来大家都说她是福星,但她可从没敢那么认为,她觉得自己不过就是运气好些罢了。

  见他倒下,她连忙坐起来,这才发现他的身下,鲜血迅速染红了雪地,血在雪中扩散得极快,实在怵目惊心,她又惊又怕,一抬头,更加吃惊。

  “王爷!”

  站在假山之前的人,正是这座府邸的主人——  显亲王皇甫戎。

  寄芙惊疑不定的看着皇甫戎手里染血的长剑,是他杀了周平?

  不不!这不可能!别说王爷待下人向来宽厚,就算是不宽厚,凭王爷的身分,要制止周平,只需出声即可,周平自会吓得魂飞魄散,何须将周平杀了?

  再说了,王爷素来知道周平是大总管的命根子,他可怜大总管晚年丧子,只留周平这根独苗,对周平府里府外的恶行向来睁只眼闭只眼,又怎么可能为了救她一个小小丫鬟而杀了周平?

  更何况王爷自从摔马之后已经躺了两个月,病情丝毫不见起色,根本下不了床,又怎么会在深更半夜到后林?

  想到这里,她越看皇甫戎越觉不对劲,他像一个没有主心骨的人,像迷失在林里的负伤猛兽,虽然雪夜甚寒,但他整个人像着了火一般的散着热气,目光涣散,就如同乡野传奇里那些个因练武而走火入魔的人,这……王爷不会被什么怪东西附身了吧?

  她连忙胡乱的把短袄穿上,小心翼翼的扶着假山起身,这才感觉到身子隐隐作痛,想来应该是适才苦苦挣扎时,她也受了伤。

  寄芙费力的走到皇甫戎面前,润了润干燥的唇瓣,才用有些窒涩的嗓音道:“王爷,您怎么会来这儿?没有人跟着您吗?”

  皇甫戎头痛欲裂,脑袋里像有几百只、几千只马踏过,他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身子热得无法忍受,他骤然扔掉手中的长剑,一把抓住眼前人的双肩。

  “我到底在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身材魁伟,高了她不止一个头,又是个练家子,她被摇得骨头都快散了架,却也暗暗吃惊。

  王爷不知道他自个儿在哪里吗?难道是摔马后失了记忆?

  在王府里,她只是个做粗使活的三等丫鬟,平时根本接近不了上房,只知道主子摔马了,休养许久,这件事京城里人人皆知,但具体什么情况,她知道的也没比王府外的人多。

  “王爷……您静一静……”寄芙知道失礼,但她也只能用力的将主子推开,不然她没法好好说话。

  她见主子被她推开并无怒意,又见他两唇干燥得有些焦了,直觉不妙,这是中了剧毒的症状啊!

  她忙问道:“王爷,您是从哪里来的?”

  上房里围绕着王爷伺候的丫鬟侍卫那么多,居然让王爷自己一个人大半夜走了出来,实在于理不合。

  没想到皇甫戎却面色铁青地咆哮道:“不要叫朕王爷!”

  寄芙吓了好大一跳。

  朕?王爷为何自称朕?

  她的心咯噔一跳。

  王爷难道是有谋逆之心,想称帝吗?这可是杀头的事啊!但是,就算王爷真有此野心,也不可能对她一个下人说啊!

  寄芙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落,又想到她素日里特别爱看的乡野传奇、狐仙鬼怪,再对照眼前神态与从前判若两人的主子,耳闻不如目睹,主子这不就恰恰好符合被什么附身的特征吗?

  她紧紧盯着他,大着胆子问道:“您不是王爷吗?那么您是何方神圣?我们家王爷去哪里了?”

  皇甫戎瞪着眼前的小丫鬟,眼里的迷雾散去,他渐渐看清她的面貌。

  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大胆丫鬟,竟然没有吓得晕过去,还与他对答?

  适才因为头痛难当才短暂的失去神智,此时清醒过来了,过去两个月来的遭遇也突地在眼前清晰的闪过。

  他知道他现在是什么人,他是大燕朝显亲王皇甫戎,燕帝皇甫仁一母同胞的亲弟,身分贵不可言,自幼习文学武,十五岁取得武状元,同年自请出征大金朝,他一路斩将搴旗,诛杀了金朝主帅,又生擒金军大小首领九十人,杀死敌军不计其数,以一万骑兵破大金三十万大军,灭了大金的威风,尔后又屡建战功,几乎以沙场为家,今年才二十四岁,已是燕军主帅。

  这样一个精于马术的大人物,两个月前竟然在京城近郊狩猎时摔马,还当场死了。

  而他,真正的他也死了,重生到皇甫戎身上,所以皇甫戎活了过来,他成了皇甫戎。

  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从其他人话语中的蛛丝马迹,才稍微了解事情经过,但仍无法接受,可眼前这丫鬟却彷佛弹指之间就想明白了,照理说她该直接昏过去,然而她非但不惊骇,还直问他是何方神圣。

  不过他是什么人,自然是不能告诉她的秘密。

  他冷然看着寄芙。“你家王爷能去哪里?不就在你面前。”

  寄芙有些莫名其妙的瞅着他。怎么说风就是雨,明明是他自己说他不是王爷的,难道是……元神归位?

  “王爷!您在哪儿啊?”

  远方传来吵嘈的声音,伴随着纷至沓来的脚步声和忽明忽灭的灯影,想来是有人发现主子爷不见,来寻人了。

  皇甫戎忽然眸现狠戾,低声威吓道:“管好你的嘴,要敢乱说一句,你就死定了!”

  寄芙张了张嘴,又默默地阖上,可是有些话不说不行啊,她只好鼓起勇气,指着地上动也不动的周平,问道:“王爷,您知道那是谁吗?”

  皇甫戎不自觉皱起眉头,他虽然重生成了皇甫戎,但他并没有皇甫戎的记忆。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不只管好你的嘴,也管好你的想法,做为一个下人,脑袋不需太过活泛,不要想不该想的事。”

  寄芙忽然觉得毛骨悚然,看来她猜测的没错,有个人附身在王爷身上了,以前的王爷不会这么说话的,但随即转念一想,那人应该不是故意要附身在王爷身上,可能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况且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内心的惶惑自然不在话下。

  她咬咬唇,忽地将视线投向他,认认真真地道:“王爷,那是王府大总管的孙子周平,大总管溺爱孙子,而您素来看重大总管,决计不会因为奴婢就出手杀了他。”

  皇甫戎的眉毛挑了起来。

  这个丫鬟倒有意思,胆识也好,从前服侍他的宫女,可没有一个如她这般直言敢言的。

  “还有没有?”他虽然应得不咸不淡,眼睛却不由自主微微眯了起来,紧瞅着她,眼神之中有抹常人看不见的凌厉。

  她看似是在帮他,但也可能是在套他的话,前世的他能够坐上龙椅、坐稳龙椅,就是因为他从来不轻易相信任何人。

  “呃,是还有。”攸关人命,寄芙略一沉吟,便朝他跪了下来,恳切地道:“回王爷的话,依奴婢看,您中了剧毒,症状便是一日里清醒的时候只有两个时辰,其他时候都头疼难忍,双腿亦会有巨大疼痛不良于行,若再延误治疗,恐怕命在旦夕。”

  “你这丫鬟倒是知道得不少。”皇甫戎的面容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心下也不得不暗暗吃惊,一个王府的小丫鬟罢了,竟有如此见识,他倒是小瞧了。

  确实,这两个月来,他每日清醒的时候约莫两个时辰,有时候更少,而双腿也不是时时能走路,更多时候他被迫在床上吃喝拉撒,这点令他非常火大,每日穿流不息的太医全都诊治不出什么名堂,要他重生来当个废人,不如当初让他死了算了,他可受不了当一个废物。

  既然这丫鬟能识破他的来历又不惊恐逃走,还能在他面前侃侃而谈,怕是满府也找不出第二个了,或许能为他所用。

  “起来吧。”皇甫戎打量着她,长得倒是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寄芙。”寄芙规规矩矩的答了。

  这时,远方寻人的叫唤声更近了,灯影也越来越清楚。

  她伸长脖子张望着。“王爷,是来找您的。”接着,她神情不安的又瞥向躺在血泊中的周平。

  他神色一凛。“听好了,等他们过来,你便将这个叫周平的如何强迫于你,痛哭流涕、声泪俱下的说了,本王是为了救你才下的手。”

  寄芙使劲点头。“奴婢明白了,官逼民反,宋江上梁山。”

  皇甫戎一愣。“也不至于。”

  她从容不迫地道:“奴婢也无须加油添醋,周大哥欺负奴婢是事实,若是没有王爷相救,奴婢此刻已咬舌自尽,成了一缕冤魂,受王爷一剑是他罪有应得。”

  他不禁又看了她两眼。“你胆子倒大,一个熟人死在眼前还能面不改色。”

  “死?”寄芙有些吃惊。“依奴婢看,他并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