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一章 何方神圣(1)

作者:简璎
  夜深人静,雪纷纷扬扬落着,四周冷得透心,一个未着披风,上身穿着短袄,下系雪青色厚棉裙的姑娘,行色匆匆,战战兢兢的走在显亲王府后院那又是雪又是冰的通幽小径上,她因为双手各提了个空水桶,没有空的手可以提灯笼,明知不能贪快,可她却下意识的越走越快。

  大半夜里,常嬷嬷突然发起了高热,弄得浑身汗湿,她想烧盆水替常嬷嬷擦身更衣,怎料当她到南房的井边想要打水时,将水桶抛进井里,砸出好大的声响,把她给吓了一大跳。

  肯定是负责洒扫南房院落的惠儿见了下雪也没把井口封上,才会使井水结了冰。没办法,她只好往主院去打水,她知道一桶水绝对不够给向来爱洁的常嬷嬷擦身,她才提了两只空水桶。

  幸好她自小在王府长大,对各条小路都熟得很,即便是闭着眼也能走到主院去,只要小心不要滑倒就行了,在雪地里滑倒可不是开玩笑的,去年绣房的玉娘就是在雪地里滑了一跤,躺了几个月都不见起色,若是在别处,怕早被打发出府了,是王爷对下人向来宽容,玉娘才有个安身立命之地……

  蓦然间,她臂上一热,身子忽然之间就被拽了出去。

  事出突然,她不但没来得及叫一声,两只水桶也跟着掉了,还咚咚咚的滚远了,旋即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嘴。

  寄芙心里一惊,后脊梁开始发冷。

  这是有贼子潜进王府了吗?她初时是吓得浑身僵硬,但反应过来之后便开始拚死挣扎。

  她双手乱抓,虽然抓到了那个人的脸,那人也痛得嗤了声,但她还是被那人强行拉到了太湖石假山后方。

  她知道这个地方就算有人经过也不会看到,除非她能大声呼救,偏偏她的嘴被捂得死紧,顶多发出几不可闻的闷声,况且就算她真能放声大叫,这种夜半时分根本不会有人经过这里,自然无人能帮她。

  那人的呼吸离她的脸很近,她闻到了浓浓酒气,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贼子喝了很多酒啊,都说喝了酒的人会失神智犯糊涂,前两年马房的赵管事就是因为喝多了,玷污了洗衣房的寡妇素莲,这件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素莲不堪受辱,还投湖了,虽说被救了上来,保住了一条小命,却被迫嫁给赵管事当填房,老实说,她真真觉得这样的结果没有比较好。

  “是我,芙儿,你别怕。”

  这声音……此时月隐星稀,寄芙在惊吓中缓过神来,在黑暗中辨别出声音的主人,她讶异的抬眸看着对方,而对方这时也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她更看清对方的脸涨得通红,也不知是喝多了酒,还是将她强行拖来的缘故。

  “吓到了吧,芙儿?”周平略有愧意地说:“若不如此做,你也不会跟我过来。”

  寄芙很是困惑。“周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他略略粗声地道:“我有话跟你说。”

  她眨眨眼,黑暗之中,透过微弱的月光,她察觉到他的眼神极为不平静。“什么话?”

  虽然周平举止有异,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不怕了,她自小在王府长大,他也是,她对他可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只是她不能理解的是,有什么话不能在白天同她说吗,何必要在三更半夜将她拖到假山后面?

  “就是……那个……”突然之间,周平的语气变得有些急促。“你说,你为什么不答应我的求亲?”

  他说话时喷出的冲天酒气,使寄芙不自觉皱起了眉,不过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定定的望着他,不发一语。

  为什么?

  具体来说,她不喜欢周平的为人,仗着是大总管的孙子,老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小瘪三,领着月银也不见他做什么事,下人们都对他敢怒不敢言,一方面是因为王爷看重大总管,另一方面也是大总管为人敦厚,几年前唯一的儿子死了,三代单传,只剩他这个不肖孙子,大伙是看在大总管的面子上,才不与他一般见识,他却不识好歹,真把自己当半个主子了,先前还轻薄过膳房的燕娘,在外头偷香窃玉的事也干得不少,打着显亲王府的名号,没少招摇撞骗过,这种人要她如何点头答应婚事?她虽然只是个丫鬟,但也想嫁个能令她敬重的夫君,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要让她说,若要她嫁给他,她宁可削发为尼,也不要跟他过一辈子。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她的眼神令周平有点恼怒。“怎么,你这是瞧不起我吗?难不成我还配不上你吗?”

  寄芙是府里丫鬟里生得最水灵的一个,而且她还是个福星。

  她进府那年,常嬷嬷原是病得快死了,却因为将她带在身边养着教着,身子竟然无端好了,连大夫也啧啧称奇。

  八岁时,她跌倒摔进府里的池子,因不谙水性而沉入池中,众人救她时,竟捞出了一尊三尺高的玉观音,这件奇事没多久便传到太后娘娘的耳里,而后那尊玉观音被送进宫里,国师直说是镇国祥佛,当下做了法事,恭敬的请进国庙万国寺供奉,皇太后也大大打赏了寄芙,直笑说她摔得好,否则那玉观音一直在池里,恐会惹得神明动怒而伤及国本。

  九岁时,她与几个同时入府的丫鬟在打扫库房,库房不知怎么起火了,十来个丫鬟都被烧死了,就她一个没事,还毫发无伤。

  十岁,马房的小路子被失心疯的马踼到,伤口化脓,昏迷不醒,就连大夫都说可以准备办后事了,她却到后林捡了几种草药,捣碎了敷在小路子的伤口上,三天后,小路子不但清醒了,伤口也渐渐结痂了。

  十二岁,她同丫鬟们跟着常嬷嬷和几名管事婆子去上香,不想在半山遇到强盗,所有人都受伤了,就她没事儿,所有人的银子和值钱首饰都被抢走了,就她带在身上的五文钱没被抢。

  不说这些,就说她这两年身子起了变化,更像颗多汁的蜜桃,简直像能掐出水一般,常看得他胸口和下腹都热腾腾的,直想咬她一口。

  他早想要寄芙做媳妇儿了,求了祖父两年,祖父总说她年纪还太小,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她及笄,他立即求了祖父去给常嬷嬷说亲,谁知道常嬷嬷还没说什么,她竟一口回绝了,他可是里里外外早已放了话要娶她当媳妇了,她这么做,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寄芙澄澈的眼眸眨也不眨的望着他,静默了一会儿才道:“周大哥,为何你认为自己配得上我?因为我是个下人吗?倘若我说,你配不上我呢?”

  周平顿时一愣,这意料之外的答案令他张口结舌,“你……你说什么?”

  她坦然的直视着他。“我说,我觉得你配不上我,所以我才不肯答应婚事。”

  他都做出如此逾矩之事了,她决定与他说个明白,断了他的念头,也省却日后的麻烦。

  她虽然无父无母,还是个卖了死契的丫鬟,但她的婚事也不是周平能作主的,再怎么说,也应该要由大总管替她安排,而她相信大总管的为人,绝对不会强迫她嫁给周平。

  “你……你到底在胡说什么?你在同我说笑吗?”周平无法置信,不由得又涨红了脸。“我怎么会配不上你  你你你、你不过是个丫鬟!”

  寄芙面色一整,慢悠悠地道:“周大哥,我虽然只是个丫鬟,但我一向尽心尽力做分内的事,打从进府,从没有一天怠惰过,可是你呢?领着小管事的月银,你可曾认真做过事儿?可曾少让大总管操心过?我想嫁个有肩膀的夫君,能护着我,令我安心,而不是一个事事还要人收拾烂摊子的夫君。”

  他被说得面子挂不住,顿时恼火了。

  他是懒得做事怎么了?她不过是个丫鬟,最终不过随便配给府里的下人罢了,他要她是给她面子,平时他要做什么,祖父都得顺着他了,她凭什么对他指手划脚?

  “说我不配?我偏要得到你!”

  周平不算精壮,但毕竟是男子,将寄芙困在假山壁上,让她动弹不得,也绰绰有余了。

  寄芙见他语气不对,瞬间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她正想放声大喊,他已一把捂住了她口鼻,让她快要透不过气来,只能双手双脚胡乱抓踢挣扎着。

  他原就酒意甚浓,她的抵抗让他体内的欲火更炽烈的燃烧,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等她成了他的人,她还能不嫁吗?她还敢说他不配吗?

  他一边想着,一边用单手撕扯她的衣裳,但没多久他就发现这样极为不便,于是他认定了夜半时分此处不会有人来,他遂放开了手,把她压在地上,红了眼的扯开她的短袄,露出里面的单衣。

  “放开我!放开我!”寄芙拚命挣扎,奋力尖叫,纵然让人听见的机会很渺茫,她也要试上一试,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让他玷污了她的身子,必要时,她宁可咬舌自尽。“救命——  这里有人!救命!”她一边放声尖叫,双手悄悄摸着地上,想捡石子砸他。

  “你就叫吧,看看有谁会来救你!”周平只要一想到她方才说他配不上她的荒谬话儿,还是很不甘心。“哼!你要是早答应我的求亲,不就不用吃这种苦头了?偏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晚我就让你做我周平的人!”

  “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她纵然拚着一口气,疾言厉色的回了他的话,但其实她内心的恐惧已经到了顶点,就连声音都在跟着颤抖。

  她知道她是反抗不了的,她的清白即将被周平生生夺去,若她死不了,她会被迫嫁给他,但她不想跟素莲一样啊……

  “可由不得你不要!”周平没好气的冷哼。

  此时他对寄芙早没了先前的越看越是满意,心里头被她的话激出了一股子浓浓的不是滋味,她说他不配,他偏要得到,等她成了他的人,不得不嫁给他,到时有得她好受了,看他怎么折腾她,定要夜夜弄得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他越想,表情越是扭曲狰狞,他烦躁的用一只手紧紧扣住她不断捶打着他的双手,拉高到头顶,另一手胡乱撕开她的单衣。

  寄芙的双脚死命踢蹬着,却只能绝望尖叫。

  当她的单衣被撕开的刹那,周平看到她雪白粉嫩的手臂和粉藕般圆润的香肩,那薄薄肚兜下,鼓鼓的便是她饱满丰盈的玉桃,他去妓院像在走自家后门,早看出她身子生得好,但没想到竟是如此勾人。

  他几乎看呆了,气息也变得更加粗浊,涌动的血气再也忍不住,大手探向她的肚兜,几乎是同一时间,她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突然之间,周平的手软软的垂下了,整个人往后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