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9章(1)

作者:伍薇
  场景回到淑莉家。

  小小的餐厅无法容纳突然出现的一票人,只好就近先去淑莉家继续吵——呃,是谈判。

  料理亭的客人包括主厨,还很舍不得地齐声说:“不挤,不挤,我们不怕挤。”这什么话?简直把人家吵架当成余兴节目了。

  回到淑莉家,一段短短十分钟的路程,吹吹冷风的确有助于冷静思绪和浇熄怒火,但这是对肖诗思而言。

  易缜呢?

  他还是一座随时会喷火的火山,所以那十分钟的路程,诗思没胆走在他身穿,只好拉着管家婆婆,接受老人家爱的关怀。

  易缜的怒气没减反增,增加的原因不外乎觉得她太没效率,这种事还有什么好谈的?刚刚在餐厅就应该让他轰出门,对那种说跪就跪、想回头就回头的无赖,她念什么旧情?!

  他一直瞪她,她则窝囊地躲在婆婆旁边。瞪她有用喔?又不是她不说清楚,冒出这一堆人七嘴八舌的,哪轮得到她发言?

  在淑莉家不算宽敞的客厅,众人分成三大派。易家是一派,李友谅发现肖妈妈会挺他,所以死拉着肖妈妈不放,这是一派,而一直安静无语的肖爸爸——没错,肖爸爸也来了——他自己单独一派,淑莉是主人,只负责加茶水,不涉入派系斗争。

  而诗思呢?她是谈判的主角,没门没派。

  先说易家两老为何会出现在餐厅,加入这场混战。他们从司机口中得知儿子最近和诗思走得很近,常常去她工作的日本料理店吃饭兼培养感情,所以易夫人耐不住性子,拖着一家人一起去吃饭,顺便观察儿子目前的进度到哪儿,没想到还没吃饭却遇到半路抢亲的,这要易夫人如何不激动?

  易夫人先开口。“肖太太,我就是诗思口中的易阿姨,易缜是我儿子,初次见面,你好你好。”

  肖妈妈回礼。“原来是易夫人啊,久仰久仰,常常听我家诗思提到你,说你好关心她,好喜欢她,呵,真是见笑了,诗思什么都不会,还让易夫人这么喜欢她,我这个当妈的都不好意思了。”

  “哪儿的话,是肖太太教得好,诗思懂事又可爱,个性开朗,我们大家都好喜欢她。不瞒你说,我们全家人都希望能亲上加亲,让诗思能嫁进我们家,当我的儿媳妇。”

  易夫人直接进入重点,此话一出,又吓坏一堆人——

  李友谅当然是第一个反弹的。“可是、可是,我已经先提亲了!这样不对啊肖妈妈,我、我、我先说的……”

  易夫人冷冷瞥了他一眼。连话都说不好,还想和她抢媳妇?“这位先生,这种事不是先来后到或先说先赢的。感情事不能勉强,刚刚您在日本料理店说的话我都有听到,既然背叛了人家又想要回来?这会不会对诗思太不公平了?也许放弃并且诚心祝福他们会比较适合。”

  易夫人一开口,气势就像护卫小鸡的母鸡一样。

  李友谅当然不会放弃,别看诗思只是个小记者,诗思家可有钱了,当初雪山隧道在收购土地时,肖家分得不少,只是一向比较低调。老婆当然是男人前途的一大关键,关系自己是不是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他要独立开律师楼,不想在联合事务所受大股东的窝囊气,娶诗思当然是最快的办法。

  诗思不原谅他,那他就直接上门提亲。他很清楚肖妈妈一定会赞成,毕竟他可是律师。

  “我不会放弃的!我和诗思交往了快一年,我们感情深厚,要不是我做错事让诗思生气,说不定在去年年底就结婚了。诗思,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好,这下热闹了,感情深厚?!易缜倒要看看她怎么说。

  他火眼金睛气愤地瞪着肖诗思,全身绷得死紧,拿出他易某人这辈子最大的耐心等着。

  肖诗思揉揉太阳穴,明显接收到他的暗示——要是你不想处理,我来也可以!

  呼,真是冲动的男人。

  “阿谅,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她望着易缜。

  该怎么说“感情”呢?

  至少,她在阿谅身上感受不到易缜给她的强烈存在感,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眼睛离不开他,他不在眼前了,她就开始想念。这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情感,哪怕只是两人相视一笑,她也感觉满足。

  因为正置身于爱情之中,所以也明白这才是真正的感情。

  李友谅不谈过去,直接以长辈来压人。“但,肖妈妈同意我们了……”

  肖妈妈显得有些尴尬。这样看来,女儿喜欢的人应该是换对象了,瞧瞧她深情望着帅哥的样子,唉,这样也好,诗思高兴最重要。

  “阿谊,我不是同意你,我是说这种事你还是要和诗思谈谈,要不然我跟诗思爸爸犯不着跟你上台北。”

  这样说好像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原本肖妈妈的确有意说服女儿原谅阿谅,但那是在不知道女儿想法之前,现在不用问了,女儿的想法很清楚。

  这没效率、温吞的谈判方式,让易大少爷不认同,耐性一下子就磨个精光。如果用他的方式,只要一句话——

  “你说你和诗思感情深厚,可以说说你们交往的程度到哪儿?”

  这男人立刻丢出致命的一击。这才是他的手腕,拖拖拉拉有什么意思,如果他们真的感情深厚,交往快一年了小猫居然还可以全身而退?情欲是什么都搞不清楚?连接吻都很生涩?虽然他很爱她的生涩。

  忘了说:谢谢你让诗思全身而退!但这是题外话。

  肖诗思红着脸,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意思。

  “易缜!”她红着脸,警告地瞪着他。

  原本她没脸红,长辈们也猜不着易缜是什么意思,就问感情程度啊也很正常,只是她脸一红,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两家长辈也跟着不自在起来。

  只有笨笨的李友谅还在垂死地挣扎,还误解易缜的问题。“我跟诗思当然感情深厚,我们喜欢看电影,喜欢爬山,虽然我们因为工作很忙,比较少时间约会,但我们有共同的兴趣,诗思就是我的知己。”

  电影?和小猫没看过。

  爬山?只爬过枕头山。

  共同的兴趣,枱杠算不算?

  厚,不该问的,易缜发现自己好在乎、好吃醋,豁达不了啊!

  有什么了不起,,他和诗思有更亲密的回忆。

  打翻醋桶的易缜没多想就直接回击。“你们亲吻过吗?”

  “呃——”两家长辈瞪大眼,不约而同倒抽口气。

  淑莉捂住嘴憋住笑。呵,真的太好笑了,原来这就是诗思说的幼稚啊?呵,还真有趣呢!

  李友谅胀红着脸。这就是他劈腿的原因,诗思太忙了,根本没时间约会,说谈恋爱谈了快一年,实际见面除了看电影和爬山,呃……

  “当、当然……”

  易缜眯眼,不以为然,看样子也知道敷衍了事成分较大,但他和诗思可不一样,他们是用灵魂在接吻的!

  这下他可骄傲了。“亲吻这回事,如果只是唇碰唇——”

  肖诗思再也受不了。她用力拍桌。“够了!”

  她跳起来瞪人,气到浑身发抖。怎么会有这种人?怎么会有人拿亲密关系来炫耀的?!吼,她是瞎了眼才会为这种幼稚的男人心动!

  “你、你、你——”她指着易缜,气到骂不出来。

  他耸肩。男人就是这么幼稚霸道,总想以最快的方式宣示主权,让所有人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就是这么简单。

  “我只是想告诉他,我们两人的吻有多激情,我又没有说其他更激情的部分。”

  厚——诗思想尖叫!

  到这种程度,李友谅完全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胜算了。唉,说不定几个月前,当这个男人将他丢出诗思家里时,他就已经失去机会了。

  “易缜,你、你、你一定要这时候讨论这个吗?那是很私密的事难道你不懂?”

  “这最快解决事情不是吗?”

  诗思气炸了。

  “好,你爱说随便你去说,我不想理你了!”

  她实在不知怎么面对家中这一大群长辈,这和捉奸在床有什么两样?!她转身,羞愤地冲了出去——对了,还气到使用暴力,用力踹了易缜小腿一脚才甘心离开。

  易缜大笑,他最爱的女人回来了,真好!

  他起身捂着小腿,一拐一跳地追了出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两家长辈。

  啊?接下来咧?

  肖母担心地看看老伴,发现一直很安静的男人嘴角居然有笑容。他的宝贝女儿被……呃,显然他不反对。

  “老伴?”

  “很好。”向来护女心切的肖爸爸接受了易缜。

  易夫人笑咪咪的,一脸快乐。

  “既然已经这么热络了,亲家母,呵,真好,那我们来谈谈那两个孩子的婚事吧!”

  这一头,双方父母开始讨论起两人的婚事,而李友谅也黯然离开了。

  那一头的男女主角也很热闹。两人一跑一追,最后,易缜在自己的车旁捉住她。

  或许是刚才讨论的话题太激烈了,他们原本真的要吵架的,只是终于有时间单独相处,两人的眼睛一对上,便擦出不同的火花。

  易缜将诗思拉进车内。这是一个小巷子,来往的人并不多。

  灼热的yu/望发烫,两人才上了车,立刻拥抱在一起。

  “我想你。”

  他俯身吻住她,有力的舌尖撬开她微颤的唇,热情吮吻着。

  “易缜,我没有原谅你……”她还在说气话,却热情响应,完全没半点威胁效果。

  “小猫,我好想你。”

  他温热的大手滑进她的裙内。她今天穿裙子,他必须警告她不能再穿裙装到处乱跑了!

  粗砺的指尖探进裙底,抚过她滑嫩的肌肤,直达她最敏感的密处。

  诗思紧张地抓住他的手,躲开他的唇,心跳狂飙。“会有人看到……”

  “没关系,他们会走开。”

  “可是——”

  “不会的宝贝,不会……”

  易缜吻着她,同时将座椅往后退,他将诗思抱坐在自己身上,热情的吻不曾移开,他吮着她香软的唇瓣,撩高裙摆,手指穿过内裤的边缘揉着她敏感的蕊珠。她喘息着,全身虚软地等待他的占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