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8章(2)

作者:伍薇
  之后,易缜经常光临这家日本料理店,两人的互动也愈来意亲近,气氛似乎又回到刚认识的那一个月。

  “你不吃鲑鱼?”

  易缜已经不坐吧台了,他选择的位子通常是角落,只要客人较少或事情忙完之后,诗思就会晃过来陪他——没错,刚开始她除了送茶水送菜单送餐之外,几乎不会靠近他,但一次一次之后,她终于逐渐放松,这对小猫而言也是很大的改变。为了保持这样平和的关系,他们都试着调整自己。

  诗思来收盘子,看到鲑鱼生鱼片还放在盘子上,她眯起眼,无声地质问。

  “拜托,今天的鲑鱼很新鲜耶,你不吃很可惜。”

  “你喜欢吃鲑鱼?”

  “嗯。”她用力点头。

  易缜拿筷子挟了生鱼片,沾了些芥末酱油,送进诗思唇边,她没多想,也张口吃了它。

  他伸出指抹掉她唇边的芥末,送进自己口中。

  他们没察觉彼此有多亲密,但店内的客人全看傻了眼。

  “唉,看来洗菜阿姨的儿子没希望喽——”一位坐在吧台的客人叹了口气。

  主厨揶揄地说:“你是在哀叹自己没机会了吧?呵,别难过,我打听过了,小肖和易总早就认识了。”

  主厨和客人的闲聊只是插曲,大家的注意力还是放在角落那对暧昧二人组身上。

  肖诗思满足地眯起眼。“真好吃,你不吃真的好可惜……”

  易缜宠溺地看着一脸满足的她。“要不要帮你点一盘?”

  她挥挥手。“我是服务生耶,别闹了。”

  “那下次去别的地方吃?”

  “嘘,千万不能被主厨听到。”

  他们可以平心静气地聊天,甚至当他提出邀约时,她也没有立即反对,两人都因为目前的情况而满足。

  诗思端着空盘子离开。合身的和服、腰臀婀娜多姿的摆动,让易缜真想把她拐回家,藏起她所有的风情。

  他承认,他真的喜欢诗思。她或许不是最美丽的,也不是最性感的,爱耍酷的性格也不温柔,平凡的身材只有他傻傻地被迷惑,但她很特别,她从不因为两人之间的亲密而刻意黏着他、吃定他(虽然他很希望小猫能黏他、吃定他),胆子还特别大,和他杠起来一点也不退让,说不过他的时候,总是不驯地瞪着他。

  他是喜欢她的,喜欢她的特别,喜欢她的有趣,她和他擦出的火花也让他感觉不可思议,连两人之间的亲密也让他回味再三,他对她的兴趣和喜爱不减反增,跟她在一起,他很开心。

  所以,他开始追求她。

  两人之间的不愉快让他和她都受伤,想要再回到过去那样的亲密,绝不可能是容易的事。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也不知怎么低头,更别说跟她坦白对她的思念,只有唯一的选择——追求她。

  他用一般男人的方法追求她,她总能感觉到自己的诚意吧?而且他绝不强迫,改采循序渐进,免得她又认为他仗着财大气粗欺负她。

  哈,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到最大的让步了……

  可是,肖诗思真的没感觉到易缜的追求之意,只觉得他多了体贴和风趣,就算她曾怀疑也不敢多想,反正这样平和的日子她也很喜欢,总比每天抬杠斗嘴的好——虽然那也挺有趣的。

  眼看着两人可能开花结果,似乎让老天爷又觉得太顺利了,刻意派来凌荷让他们之间更热闹——

  “易缜?!”

  性感美女这嗲声嗲气地一喊,别说诗思吓一跳,连易缜也对于奔过来的女人感到莫名其妙。

  “我好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你想我吗?”

  凌荷也明白这个男人对她没有什么特别想法,但这不代表她会放弃。对她而言,这个男人很适合她,她没理由放开。

  易缜慢慢抽回手臂,轻轻推开她。“凌荷?”

  “这是缘分吧,所以我们连在这里都能巧遇呢……”

  所有人都感受得到凌荷的爱慕之情,当然也包括肖诗思。

  吧台附近开始低声讨论,这下谁才是小三?小肖还是那位美女?

  肖诗思愣在一旁,都忘了招呼。

  凌荷笑着和她说:“小姐,我坐这里就好。”

  诗思盘起头发,还穿了和服,让凌荷一时认不出她。

  情况变得诡谲了,凌荷坐下来吃饭,易缜也不好拒绝,但至少他不热络,这总不会让小猫不开心了吧?

  他的做法很正确,和异性朋友相处就是要这样应对,礼貌并保持距离,哪像小猫和阳光男孩一样有说有笑?那太超过了。

  所以他必须以身作则,做给诗思看,这样够严以律己了吧?

  肖诗思原本的闷气在看到易缜努力保持距离的辛苦模样,不觉噙开了笑。凌荷很努力要和他亲密一点,搂着、偎着都好,但易缜拼命闪躲,动作又不能太明显,似乎很狼狈,她不禁笑了出来。

  看小猫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易缜是又好气又好笑。天知道他是中了什么蛊,才会这样让她爬在头上。

  最后,凌荷总算是放弃了,她直接开口问:“缜,我以为我们当初是以交往为前提才认识的。”

  “我想,是我让你误会了。”

  她苦笑。“所以是我表错情喽?”

  他但笑不语。

  最后,凌荷黯然离去,易缜在肖诗思面前成功表现自己“忠贞”的一面——天知道他干么这么忠贞?他可是科技界的黄金单身汉啊!

  没戏可唱了,凌荷也不会无理到要求易缜送她回家,况且他表达得很清楚,他要在这里等肖小姐下班。

  目前送小猫回家是他的责任——当然是回淑莉家,以两人目前的发展还不适合直接拐她回家过夜,他怕她生气,又说他只当她是炮友。

  凌荷离开后,易缜看到她憋着笑。

  “憋笑小心内伤——”他凉凉地说。

  “真可惜,我一直觉得凌小姐好漂亮。”

  他故意鄙视地瞄了她全身一遍,摇摇头。“没错,真可惜。”天可怜见只有他这么喜欢小猫,喜欢到无法自拔。

  “易总,喜欢就追啊。”她甜蜜地挑衅。在两人关系跃进之后,她的伶牙俐齿也回来了。

  她果然是生来气他的。他重重叹了口气。“难喔。”

  肖诗思不禁心跳加快,为了呼之欲出的答案而紧张。“怎么说?”

  是小朋友都猜得到,哼,不过呢,他才不想让小猫这么得意。“不告诉你。”

  她瞪人,想问又不敢问出口,只能没用地耍赖。“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过,肖诗思再想闹他也没多久了。

  才刚送走凌荷,结束了一场小小的危机,没想到下一组出现的人马,差点让幽诗思的下巴掉下来。

  “诗思啊!”

  “妈?!”

  重点不是在从宜兰特地跑来看女儿的肖妈妈,也不是帮肖妈妈带路的淑莉,而是在肖妈妈身旁的……李友谅?

  李友谅?

  看到他,肖诗思就一把火,免不了破口大骂。“李友谅,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友谅二话不说,居然先跪再说。

  这什么鬼啊?!肖诗思像只受惊吓的猫,直直往易缜怀里跳,这举动可取悦了易大少爷。

  “小猫,别怕。”他环住诗思的肩膀,拍拍她的背安抚她。

  肖妈妈也吓一跳。“唉呀,阿谅你跪着做什么?男人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这样乱跪会折诗思的阳寿啊!”

  李友谅苦着脸。“不行,我不能起来,我做了对不起诗思的事,理当要罚跪道歉,除非诗思原谅我,要不然我绝对不起来!”

  这是苦肉计吗?

  店里的人无不睁大眼,今晚真的太热闹了,直逼八点档,精彩好戏一波接着一波。现在是怎样?是跪地的男人是小三?还是易总是小三?主厨也不准备料理了,睁眼看热闹。

  肖诗思气炸了,直跺脚。“李友谅,你很无赖耶!当初发生什么你最清楚,我不可能……唉哟,你起来啦!”

  等等,“我不可能怎样”?这句没说完的话,易缜可好奇了。她想说什么?刚才他是怎么处理凌荷的事,她看得清清楚楚的,现在怎么处理李友谅的事,就看她拿不拿得出他面对凌荷时的坚决喔。

  肖妈妈看着气得蹦蹦跳的女儿,试图缓和气氛。“诗思,其实阿谅有在反省了……”

  肖诗思不可思议地瞪着妈妈。“妈,原来你跟他一起来,是帮李友谅说情的喔?!”当初被劈腿,老妈可是骂得比她这个当事人还凶,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是李友谅胆敢踏进宜兰老家一步,她就抽了他的腿筋、断了他的腿。

  肖妈妈当然是以女儿的终身幸福作为第一考虑,但长辈的观念是这样,女人嫁人要三师:医师、老师、会计师,好歹阿谅也是个律师,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女儿啊,之前不忠是交往时的事,那时阿谅还没有定性,等你们结婚、阿谅有定性了,当然就不会了……”

  易缜大怒。结婚?!什么结婚!

  肖诗思的怒气也不会比他少,这两个人快变成火山了。

  “结婚?!”

  肖妈妈让眼前的男人给吓了一跳。这人是谁啊?她家诗思怎么和他站这么近?

  “请问你是?”肖妈妈问。

  这的确不是一个介绍自己的好时机,易缜已经快气炸了,要怎么完美地自我介绍?

  “伯母好,我是易缜。”

  肖妈妈恍然大悟。“原来是易先生啊,你好你好。”女儿介绍过这号人物,但可没说人家是位千载难逢的大帅哥!

  肖妈妈有点脸红。看到帅哥的反应,呵,任何年纪的女人都一样——

  肖诗思差点晕倒,她都快急死了,老妈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妈,到底怎么回事啦?!”

  肖妈妈回过神,以四两拨千斤的语气解释。“喔,是这样的,下午阿谅来家里提亲啦,我想这事还是要和你商量一下,就搭阿谅的车来台北,呵呵呵,还麻烦淑莉带路呢!”

  提亲?!

  这下易缜的脸色更难看了,比踩到大便还要难看。

  他简直想冲上去揍人,幸好肖诗思反应快,赶紧拦住他。他这不是虚张声势,他真的会揍李友谅啊!

  “你舍不得?”他气得咬牙切齿。

  肖诗思已经没心陪笑,口快地说:“你别来凑热闹好不好?你不觉得现在已经够混乱了?”

  这番话哪是安抚?易缜的怒火整个要爆发。“你说我凑热闹?我都快气死了,难道连接他几拳你都舍不得?!”

  “我没——”

  这下李友谅可开心了,打断诗思的话。“诗思,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我太开心了?”

  易缜一脸挑衅。看你怎么回答?

  肖诗思握紧拳头。她是不是太好心了,根本不用鸟阿谅会不会被打,也不用担心易缜,会不会被阿谅控告伤害,反正他背后有个律师团撑着,她替他担心个什么劲?

  虽然别说易缜,连她自己都想K阿谅。“我当然——”

  “我们家诗思当然不关心你,你想得美啦!”

  啊?

  插话的是谁?

  第一波闹剧结束,第二波正要上演,没想到第三波也搅和进来。

  易老爷、易夫人、易家管家和司机全来啦!

  易夫人没等诗思表明清楚,心急地抢着回答,这下大家全傻眼了,肖诗思更是哭笑不得。

  这……会不会太热闹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