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8章(1)

作者:伍薇
  肖诗思新工作的日本料理店原来来头不小,她本以为应该只是巷弄里常见的小店,工作之后才发现,因为主厨的坚持,所以店内没有菜单,主厨采购的除了当季的新鲜食材之外,完全看他当天的心情而定,客人无法点菜,只能让主厨安排。

  店门口还贴了这样的公告——

  “食材依季节准备,套餐一人$1500一$1800,恕无法点菜”

  但主厨的手艺没话说,也因为如此,小小的店面客人络绎不绝,许多高官显要都是这间店的老主顾。

  老实说,看到这样的场面,肖诗思有些不安,她想和这三个月来接触的世界离得越远越好,但偏偏上门的客人都是上市上柜公司的大老板,在新闻台才看得到的人物,她每天战战兢兢、提心吊胆,深怕哪天易缜也来用餐,那她该怎么面对?

  没想到老天爷就是看不惯平静。工作的第二个星期,她的挑战终于来了。

  这一天,易缜和合作伙伴一同来用餐,当拉门一开,诗思习惯地回头以日语招呼,才吐出第一个音,她的声音就卡住了,刚进门的易缜也顿住了——

  小猫?!他暗暗震惊。

  真这么巧?!她差点放声尖叫。

  他们大眼瞪小眼,气氛很诡异,两人愣着,谁都没动作,直到主厨在工作台后开口提醒。“小肖,站着做什么?快招呼客人啊!易总,好久不见。”

  不会吧?听起来他还和主厨是朋友?!

  她一脸惶然。

  倒是易缜可痛快了,要知道能看到她这么狼狈,可不是天天有的。

  可是他更想问,两个星期不见了,她好吗?

  有没有像他一样,感觉生活中少了什么,所以觉得无趣?

  有没有像他一样,偶尔发呆,回过神来以后,才发现自己想的都是她?然后,懊恼自己怎么这么狼狈……

  有没有像他一样,一想起她,感觉胸口有股闷气,很想尖叫?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躁郁症。

  他想知道,小猫有没有和他一样?

  “好的,主厨。”

  两个星期不见,天知道她是怎么撑过每一天的?

  她以为自己可以调适得很好,原本她就不曾拥有这个男人,现在不见面,也只是恢复原状,不该想念得这么痛苦。

  可她很想听他的声音,以前她不爱看财经台,现在回家,她会盯着财经台的新闻回放,希望能看到“原硕科技”的报导,说不定会有他的消息。这个方法好傻,却是现在的她唯一能见到他的方式。

  她害怕他来店里用餐,却又期待哪天会不期而遇,这种反反覆覆、矛盾的心思,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快精神分裂了。

  “欢迎光临,两位客人这边请。”她诚惶诚恐地招呼。

  依照主厨的习惯,只要是熟客,大多安排坐在吧台前和主厨闲话家常。

  反正这个主厨的怪习惯和怪坚持很多就是了,工作了两个星期,利落聪明的肖诗思倒也摸得清楚了。

  “新来的服务生?”她越紧张,易缜就越想笑。

  主厨怪虽怪,却是个粗线条,没注意到肖诗思和易缜之间的诡异气氛。

  他说:“是啊,这回够年轻了吧,之前你们都说服务生不要找欧巴桑,趁着原来的欧巴桑辞职,这回我应征个年轻的,大家总开心了吧?”

  主厨是无心玩笑,绝对没有吃肖诗思豆腐的意思,大家明白,逗得吧台前的其他客人哄堂大笑。

  只有易缜笑不出来,被逗的是他的小猫,但他的小猫岂是人人都可以逗着玩的?!

  “欧巴桑我们也习惯了,来个年轻的不见得比较好。”

  主厨呵呵笑,没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还拍胸脯挂保证。“不会不会,易总你不晓得,我们这个小肖可机伶了,后面洗菜的阿姨才认识她几天,就急着要把小肖娶回家做媳妇呢!”

  别闹了……这叫愈描愈黑吧……不过,肖诗思脸已经黑了。易缜的眼神好冷……

  她冒着被冻伤的危险送上两杯热茶。“客人,请用茶。”

  “看来的确很机伶,讨人“喜欢”。”易缜瞄着身旁的她。他们的距离很近,只要他伸出手,就能将她搂进怀中——他发觉自己的确有这个冲动。

  他的高度正好和小猫平视,清楚看见她眼底的慌张。很好,至少她对他不是毫无情绪。

  “老板别夸奖我了,我会不好意思……”

  诗思打圆场,赶紧转身闪人,却留下一股香甜的气息。她身上的气息差点让易缜把持不住,他握紧拳头,克制自己。

  疯狂的想念在见到她之后,反而如野火般蔓延。但是,只有他一个人承受想念的苦吗……

  “啊,我记得我看过那个孩子,之前放暑假还来帮忙泊车,不是才大学?”一旁的客人还不放过这个话题。

  主厨回复:“对,就是他。哈,现在年龄哪里重要?看得顺眼才重要,你说是不是,易总?”

  主厨还把话题丢回易缜身上?!别闹了吧……

  易缜冷冷瞟了肖诗思一眼。知道怕就好!“老板说得有道理,的确要看对眼才是。”

  没想到一个大学生都比他顺眼,都可以论及婚嫁了?

  哇,看来小猫还真喜欢年轻男生,他这种怪里怪气又阴沉的熟男,她根本没看在眼里——他承认,这样任性的念头让自己很不舒服。

  诗思也忙得胆战心惊、如坐针毡。她真是趴着也中枪,能不能不要把话题扯到她身上?拜托……

  虽然如此,但对两人而言,悬在空中的心情在这一睨忽然安定了、平静了,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怨怼或者担忧、猜疑的情绪消失了,不自觉地珍惜这意外降临的机会,他们会找空档偷瞄对方,视线偶尔在空中交缠时,立刻又尴尬地收回。

  只要是坐在吧台,便由主厨直接将餐点送上,诗思只有温酒和送酒的工作,但她总是趁易缜和朋友说话的时候,一个转身挺腰、切入禁区,送酒得分——喔耶!

  好几次,易缜看见她暗暗得意的表情,差点噗哧笑了出来。

  连合作的伙伴都发现他有点不同。“易总今天心情似乎特别放松?”

  他举起酒杯。“是啊,感觉还不错。”

  这是小猫离开易家之后,他第一次这么愉快。

  两人对饮,爽快干杯。

  同时间,诗思也忙于服务其他客人。来这里工作两个星期了,多少接触过一些常窖,当记者的经验,让她能和客人聊起的话题也不少,她能聊天又年轻,的确让客人感觉小店耳目一新。

  又有客人上门,熟客自然和诗思聊了起来,易缜不需要大惊小怪,但偏偏对象是诗思,就让他很不舒服。

  在他看来,这群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食物,也不在酒!

  这一下子开心、一下子又打翻醋桶不开心的情绪起伏,患得患失的真不好受,他必须庆幸,好险速世上只有一个肖诗思。

  他独自生闷气,叫了不知第几壶的清酒,送上来的却是一杯现泡的热茶。

  他瞪人。“我要的是清酒。”

  诗思了然地看着他。“易总还要开车,酒驾不好。”

  他大笑,已有几分醉意。“你倒比我妈还要啰嗦,怎么这么年轻却像个欧巴桑一样?主厨你错了喔,她不年轻喔。”

  店里的客人也跟着哄堂大笑。

  主厨快人快语。“欸,易总,你看她阻止谁喝酒了?小肖是关心你啊!小肖,你这样也不行喔,看人家易总是帅哥就这么殷勤,其他客人可是会吃味的喔!”

  当然,店里的客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还掺杂着此起彼落的抗议。

  易缜伸出手臂,故意挡着肖诗思不让她离开。带着三分酒意的他倒真是故意借酒装疯,半眯着眼看着她,性感的薄唇一扬。

  “你真觉得我帅?”

  诗思哪经得起被他这么挑逗,红着脸推开他的手。“神经……”

  那娇羞的模样,又让易缜差点忘了呼吸。

  她懊恼地冲回后面的准备室,洗菜阿姨刚洗好碗盘,看到她还吓一跳。“耶,今天不是客人很多吗?你怎么进来这儿?”

  诗思一脸无奈,双颊泛红臊热。“冷静一下。”

  阿姨完全理解。男人咩,哪个酒喝了不乱说话的?

  “好,你休息十分钟,我去整治他们,唉,真是不象话!”

  有了阿姨帮忙,诗思打开后门,想出去透透气。后门外面是小店旁的巷弄,平常没什么人出入,怎知易缜居然站在前面抽烟。

  那三个月,她没看他抽过烟。

  她想缩回去,但他已经看到她,再龟缩只显得自己狼狈。

  她走出去,一股冷空气袭来,身上的和服并没有多大的保暖效果,她双臂环住自己。这样也好,让热烫的脸颊降温也很舒服。

  “要我帮你打电话请张大哥来接你吗?”

  易缜捻熄烟。他抽烟,但没有瘾,有旁人在,他绝对不抽。

  “你看我有醉到不能打电话的程度吗?”

  “是没有。”

  他凝视着她,简单的和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她格外纤细可人。她穿裙装比裤装好看,长发盘起来更是女人味十足,但他现在不爱她穿裙装了,她衣柜里的那些裤装很好,女人味不用给别人欣赏……这些都是他心里话,要是说出来只怕把她吓得远远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工作?”

  诗思指指前方。“淑莉家在这附近,走路不用十分钟。”

  “你不打算回杂志社了?”

  “他们没缺人。”

  “其他公司呢?”

  “我没去打听。”

  易缜深呼吸。“是我那篇声明稿的关系吗?”他终于有反省的念头。

  “不是。”事实是,再回到新闻媒体,她怕他们的事又再被人挖出来炒作一遍,她不要。

  “在日本料理店当服务生不适合你。”岂止不合适,他简直快砍人了,但这种单方面的苦涩只有他自己了解,她不会明白。

  “这是过渡时期啦……”

  易缜看着她,停顿了下才开口。

  “你可以回来。”他终究是忍不住了。

  回去?但两个人的问题症结并不是她回去就能解决,她和易缜吵得热闹,但真正平心静气的沟通没几回,他认为她平常对他很冷、不温柔,她觉得他脾气不好,就算亲密时再怎么热情,那又如何?如果只是妥协于自己的欲望和想念而回到易家,这段关系还是继续莫名其妙下去,她会瞧不起自己。

  “我能做什么?”她淡笑。

  陪我就好……

  男人的思考方式不像女人那样习惯拐弯抹角,男人很直接,想要什么就争取,想太多就代表自己没那么想要。

  只是他想要小猫回来,也要试着顾虑她的心情,不能像之前一样,只会耍狠威胁或谈判条件。唉,喜欢一个人真是麻烦……

  “都可以,我会请专人好好训练你。”

  肖诗思感受到他的软化。如果换作是以前的易缜,早就开口命令,顺便再任性地嘲讽她几句,绝对不会是这种“商量”的语气,真的让她有点讶异。

  “这么好?”

  易缜有些不自在。“我是说真的,要我帮忙搬家都没问题。”这让步简直都出乎他自己意料。

  她漾开一个真诚开心的微笑。“谢谢你,我会考虑。”

  因为她露出酒窝的可爱笑容,他愣住了,在这夜里,心跳加快。

  他们看着对方,没有抬杠,静静地看着,或许是这三个多月以来最平和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