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车子在一幢旧式的四层公寓前停了下来。

  易缜下车。公寓一楼铁门没关,他直接进门上楼,还没到达目的地,他在三楼楼梯间遇到赵奶奶。

  赵奶奶立刻认出这位眉头深锁的大帅哥是谁了——

  “这不是易先生吗?”

  易缜停住脚步,有礼招呼。“奶奶早。”

  “咦,你怎么会来这儿?是诗思有东西忘了拿吗?可是楼上现在已经租出去了喔。”

  赵奶奶的话透露了一个重要的讯息——肖诗思没有搬回来。

  易缜这才回过神。不知不觉中,他居然开车来这里找她?他已经完全失去判断能力了,她都搬家多久了,再搬回来的机会根本很渺茫。

  “对了,易先生,诗思好吗?前一阵她才来看过我,这个月应该是在忙,所以才没空过来吧?诗思这孩子真是念旧……易先生啊,我们诗思是好女孩,她个性温柔又开朗,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喔……”

  他没说话,礼貌地告别赵奶奶后,下楼开车返回公司。

  八点整,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办公室显得空荡荡。

  他站在落地窗前。金黄色的晨光洒在他身上,他远远望着敦化南路上逐渐增加的车流,平静的表情下,思绪正是纷乱沸腾。

  他不断想着她可能会去的地方,这才发现,他们吵了三个月、斗了三个月,他对她的了解却少得可怜。不像小猫,完全渗透了他的世界,他的家庭和他的公司无一幸免,从来没有一个人做得到的,是和他交往过的女朋友中第一个——

  女朋友?易缜皱眉。

  她和他根本没像一般情侣般相处过,怎么称得上是他的女朋友?

  呿,她只是个任性冷漠的家伙。

  好不容易平抚的烦躁又起,他拿起手机,毫不考虑地拨给肖诗思。无故辞退,光是这一点,他就有理由找她好好谈谈。

  但手机关机,直接转语音。他连拨三次,还是转进语音信箱。

  易缜深呼吸。干得好!最好不要告诉他,小猫飞到韩国去找阳光男孩了!

  他气疯了,找到肖诗思之前留下的宜兰老家联络资料。

  “我是诗思不是猫”,光是这几个字,让他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又气又笑,跟疯了没两样,但那时的小猫多可爱啊,就算偶尔耍酷,随便逗个两下又会暴冲了,郡是多开心的日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改变了他和小猫的快乐呢?

  失控的情欲?截然不同的个性?

  如果她能够温柔点,能顺从他一点,他知道自己是大男人,她能不能做个听话撒娇的小女人?这样不就一切太平了吗?易缜很任性地想。

  按了通话键,易缜拨出电话,接电话的人是位女性长辈。

  “早安,我是易缜,抱歉打扰了,请问诗思在家吗?”

  肖妈妈很熟悉这个名字。“喔,易先生啊,我知道你,你是诗思老板的儿子对不对?我听她提起过你。唉呀,不好意思ㄟ,诗思突然离职一定让你们很困扰吧,她什么也不会,只会采访和写文章,真的不是当特助的料啦,易先生这么早打来,是我们诗思工作没交接清楚吗?”

  肖妈妈的声音充满热情活力,就像诗思一样,对任何人都很热情,除了他之外……易缜懊恼。

  “不是,诗思交接得很好,我只是关心一下员工而己。”这种说法只有他厚着脸皮才说得出来。

  “喔,你真是好老板耶,不过我们家诗思没有回宜兰喔,你打她手机好不好?啊,我的粥滚了,不聊了,易先生有空来宜兰玩喔,叫诗思带你来玩,我们这里很漂亮的!再见啦!”

  肖妈妈匆匆结束通话,所以,易缜还是找不到他的小猫去了哪儿。

  八点半整,林秘书都是这时间进办公室,收收e-mail,整理今天的工作排程,等老板九点上班就能直接报告。

  但她才进秘书室,就听到一门之隔的总经理办公室有声响。老板来了?

  林秘书赶过去看,易缜刚结束电话。

  “呃……易总早。”看样子来了很久了?

  “早。”

  “易总今天很早来厚?”是看错时间起床吗?是这样的,他虽然是个工作狂,但很有时间观念,几点上班就几点上班,下班也是如此,只要达成当天的工作目标,就不需要额外的加班——呃,这阵子除外。

  这阵子,易总很爱加班,但都是沉思不语的情况较多,其他高层主管都很兴奋,他们认为老板愈会盘算计划,代表公司业绩愈好!这是什么理论啊?

  易缜直接下指示。“请法律顾问十点来办公室开会。”

  一早就找律师?虽然林秘书很好奇,还是赶快发落老板的指示。

  十点整,律师团在会议室排排坐好。

  易总要开会,还这么早,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律师团摩拳擦掌,年度合约即将到期,也该是他们表现的时候,才能博得下年度的合约。

  林秘书也紧张地站在老板身旁。公司有发生什么大事吗?她这个八卦集中站怎会没听说?

  易缜拿出“爆爆周刊”,还是肖诗思写的那一期,放在桌上。

  林秘书一愣,不会吧……

  江律师马上反应。“易总的意思是要对肖小姐和杂志社正式提告?”

  真不知道这些企业家脑子里在想什么?打铁要趁热,都过三个月了,要怎么追溯提告啊……当然,这是江律师内心的OS,他可没胆这么说。

  “不是提告,我要找她。”

  这下律师团全傻眼了。

  林秘书还算冷静。“诗思不是在易总家里?”

  “她离职了。”

  聪明的林秘书马上串起线索。肯定是诗思趁着易总南下出差,提出辞呈离开易家,还让易总找不到人,易总这才召集律师团,把人家专业人士当作征信社用!

  什么鬼啊……这太任性了吧?

  “易总……江律师是律师喔……”林秘书冒死提醒。

  这时,她刚好接到一通电话。

  “总经理办公室,您好。”

  “林秘书——”

  肖诗思的话都还没说完,就听到林秘书放声大叫,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诗思、诗思?!你在哪儿啊?”

  这会不会太激动了?  我在我同事家……林秘书,怎么了?”

  “等等,我马上帮你接易总,你打来是要找易总的吧?千万别说不是啊,易总为了找你,居然想让律师团充当征信社,这还象话吗?你等等,我把电话接进去——”

  肖诗思的确是打电话来找易缜的,她手机里有三通他的未接来电,妈妈也从宜兰打电话给她,说易缜打电话到老家找她。妈妈不知道她和易缜之间的事,只是担心女儿误了人家的工作,让他找得这么急。

  所以接到妈妈的电话后,她用了很多时间考虑是不是要回电给他。

  她想了很多,会不会因为这通电话,而让自己原本要划清界线、保持距离的决定有所变化?

  但是,虽然之前在家里是互不相见,也不说话,至少还感觉得到他的存在。搬家之后,他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难熬的思念,她真的很想听听他的声音……

  “你在聊儿?!”

  易缜懊恼的嗓音打断她的沉思。

  面对他的怒气,肖诗思开始后悔打这通电话。“易总找我什么事?”

  “你在哪儿?”他重复,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

  她深呼吸。“我在淑莉家。”

  他发觉自己莫名地放松下来。这是什么情绪?莫非他真以为她去韩国了?他是疯了吗?

  “你离开我家,跑去打扰别人,这样象话吗?”

  肖诗思握紧豢头。“我离职了。”

  “谁允许你离职的?没人和我报告。”

  “当初雇用我的是老爷。”

  说清楚点,就是雇用的人不是他,所以他没资格?易缜气坏了。“发你薪水的是我,这还不够资格吗?”

  人说不见就不见,好不容易打电话来,讲没两句,两人又快吵起来,她难道就不能说句好话,让他开心吗?

  “够,我是不应该没和你如会一声再离开。”肖诗思哽咽着,声音哑哑的。

  “好,冲着你这句话,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你今天就搬回家,一个人搬不动没关系,我现在就过去帮你搬。反正都搬过一次了,不差第二次,但你最好不要让我搬第三次!”他习惯性地下令,用大男人的霸道取代本来该有的请求。

  肖诗思也火了。他们两个人真的没办法好好说话吗?一定要这样斗来斗去才能沟通吗?

  “我不会回去,我根本帮不了老爷的忙,也不了解特助或秘书工作。”

  易缜改采激将法,毕竟以前这招很有用。“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可以学,只要肯学,没有不会的事。”这是父亲要雇用她的,他们争执当中她说的话。

  但是这一次让肖诗思明白,不是认真做事就好,有时怎样认真,但还是不会有她期待的结果。

  希望归希望,现实归现实,根本不一样。

  “谢谢易总的肯定,我真的做不来,这么突然离职,想必一定给老爷许多的困扰,我再次表达我的歉意。”

  那我呢?

  易缜很想问她,她对爸爸有歉意,那对他呢?难道完全没有一点情绪吗?即使是一丝丝的不舍也好,可是,大男人如他,头一回有话却害怕得说不出口。

  肖诗思忍住眼眶中的泪水,不想让他听出自己的异样。一旦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两人根本毫无交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能和他说话的机会,她想和他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这心情矛盾又复杂。

  “我想说……这三个月,谢谢易总的照顾,我会记在心里。”她梗着呼吸,泪忍不住滑下脸颊。“谢谢你,易缜。”

  没说再见,她便结束通话。

  好一会儿,易缜才颓然地挂上话筒。他低着头,不发一语。

  小猫说的每个字都像一把刀,割着他的心他的肉,这残忍的小猫……他真想冲到她面前,问她怎么舍得?

  要彻底分手吗?没道理她这么豁达,他却做不到!

  会议室里的律师团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面对像易总这样的领导者,谁都不想扫到台风尾,自找麻烦。

  沉默了好一会儿,易缜挺直身体,什么都没说,板着脸,冷冷地离开会议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