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阵突然的脚步声传来,肖诗思赶紧胡乱擦干眼泪,转头就见易夫人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诗思啊——”

  易夫人开心地握住她的小手。她太高兴了,没注意到肖诗思眼眶泛红,加上她今天没戴隐形眼镜,改戴一副黑框大眼镜,多少有所掩饰。

  “好了,这里没其他人了,阿姨真的忍不住了,你能和阿姨分享你和易缜进展得顺利吗?”

  老人家很敏锐,孩子们一点风吹草动也感觉得到,所以她也不惊讶易阿姨为何认为她和易缜在交往。

  她垂下眼帘,回避易夫人热切的注视。“阿姨,您误会了,我和他并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易夫人扬起的嘴角依然挂着笑意。好吧,年轻人有他们的想法,反正在同一个屋檐下,跑都跑不了,呵。“这样啊,不过呢,阿姨真的认为你和易缜很速配喔,个性也势均力敌,不会被他吃得死死的,他以前被大家宠坏了,有时候脾气来了,你和他撒个娇也就过去了。”

  肖诗思没说话,静静听着易夫人的叮咛,思绪却已腾空——

  而已经出门上班的易缜呢?

  经过昨夜,是否恢复为商场上那个人人畏惧的鬼见愁、工作狂?

  他是进公司了,林秘书正在和他确认今天的行程。

  但他很不专心,瞪着自己的平板计算机发呆,连长年跟随在他身边的林秘书也很讶异。是说只有人才会发呆沉思,易总是工作狂,是狂人耶,怎会发呆?

  “易总对今天的行程有其他想法吗?”

  他不讨论工作,反而指着平板计算机上的一则影剧新闻。“这个人你认识吗?”

  幸好林秘书有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儿,对于这些影剧消息,她绝对不会被考倒。

  “  CN505,那是主唱何相宰。”

  “CN505?”

  “一个韩国偶像团体。”

  易缜皱眉,马上搜寻出何相宰所有数据。才二十二岁?他眉头深锁。原来她喜欢年纪轻的?

  “红吗?”

  “当然,CN505昨天刚好来台北开演唱会。”她会知道是因为她花钱陪女儿去现场尖叫。

  这点他也很清楚。“这些偶像都会和记者打成一片吗?难道这世上只有商人讨厌记者?”

  林秘书差点噗哧笑出来。易总一向讨厌记者,认为他们总写些揭人隐私或不堪秘密的报导。“应该吧,记者和明星有时是共生关系。”

  共生?

  易缜危险地眯起眼,不喜欢这个词。“我以为只有相守一生的伴侣才用得上“共生”这两个字。”

  林秘书一愣。“易总今天这么文艺啊……”

  他冷嗤了声。“没有。”

  对,他还是原先那个嗜血嗜肉、只看利益的商人,这才是他最习惯的事。在商场上,他有敏锐的直觉,知道该怎么运筹才能让公司获利,经营似乎是他的本能,所以公司在这几年才有这片光景。

  除了这个,他当然也会谈恋爱。谁不会谈恋爱?连小学生都会恋爱了,他一个三十四岁的大男人怎么不会谈恋爱?何况他的恋爱史也不少,只是不同其他男人的盲目,他是用理性谈恋爱,每一段感情,他都充分分析双方优劣,清楚掌握每个阶段目标,包括分手也在计算之中。

  他用工作方式来经营感情,这没什么不好,他认为很好,至少……

  他想到让他气得牙痒痒的小猫。

  易缜冷眼看着屏幕上那个笑容灿烂的阳光男孩。真碍眼,原来她喜欢年轻又阳光的男孩?这何相宰根本称不上是个男人!

  一旁的林秘书冷汗涔涔。她的老板对何相宰很有意见,还用伤害性的目光紧盯着人家……呜,他不会想对人家怎样吧?运用他手上的资源让人家发片不顺利?让人家不能来台湾宣传新专辑?呜,不要啦,何相宰可是她和女儿最喜欢的偶像!

  “易总……要、要开会吗?”林秘书想要分散老板的注意力。

  他冷眼一扫。“林秘书,你很紧张?”

  “呃,没……”

  “好,开会。”他同意先开会。

  林秘书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易总,秘书室通知我,在您不在的这五天,凌小姐时常打电话给您,希望在您进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能和您共进午餐。”

  秘书室所有助理都在打赌凌荷是易总下一任女友,再说以她的家世背景,当上易少夫人都有可能,也因如此,所有秘书助理都不敢怠慢这号人物。

  “你联络凌小姐,安排午餐。”易缜下了指令。

  凌荷美丽温柔又识大体,绝对不会让他气到牙痒痒,这才是适合他的女伴。没错!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是事业,他没必要浪费时间在愤怒和沮丧之中!

  只是事情就是这么巧合。他没有计划要带凌荷去示威游行,但老天爷却给了他这个机会。

  午休时,凌荷的确来办公室找他,娇柔倾诉她的思念。是男人都会沉醉在她的妩媚之中,但他没有,真的没有。

  美人在怀,他竟然没反应?算了,这先不讨论,或许他需要时间调整心情,一下子由北极冰山转到温柔小美人,谁都需要时间调遣。

  凌荷也察觉到他的疏远。“缜,你不舒服吗?”

  “是时差。”时差真是好借口,他爱时差。

  “我很想你……”

  唉,如果小猫有人家万分之一的温柔就好。他又是一阵气恼。那女人到底懂不懂女人是水做的,就是要懂得撒娇才可爱……

  易缜很沮丧,面对凌荷撒娇,心里想的却是那个没半点风情的肖诗思。

  他带着凌荷外出用餐,没有任何亲密互动,还端着一张冷脸,美人当然不好受,却无可奈何。

  但场面就在两人遇到肖诗思之后整个大逆转——易缜不仅笑了,还将美人搂入怀中,完全一副沉浸在爱间中的模样。

  肖诗思是来总公司帮易董事长送礼物,今天有位高阶主管生日。她故意挑中午午休时间,就是想避开易缜,没想到……

  或许她应该回头离开总公司大厅,待会儿再来,也或许易缜根本不会在意,就像今天早上一样冷漠,所以她也不需要刻意回避。

  但她尚未陷入两难,易缜已经搂着美人刻意挡住她的路。

  他瞄了眼她手中琉璃工坊的纸袋。“又是麒麟?”

  “不是。”肖诗思敛下眼不看他。

  他冷哼。“要是摔坏了,这回不会有傻瓜出手帮你。”

  她点头。“谢谢关心。”

  他搂着美人迈开步伐离开,显得那么不可一世,越过肖诗思。

  他们是这么冷淡,甚至怀有敌意。意外遇上这情况的路人,没人相信不过是昨天夜里,他们才经历过激烈、震撼的欢爱……

  肖诗思深吸口气,忍住盈眶的泪。她往前走,继续今天的工作。

  她没回头,否则就会看到易缜走出大楼的旋转门之后,搂着凌荷的精壮手臂立刻颓然放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