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肖诗思在大门口追上了易缜。“等等——”

  他停下脚步。小猫追来了?呵,就算被她的善意给取悦了,但他还是故作一脸冷酷、无所谓。

  一旁的司机立即说:“少爷,我先去热车。”

  司机离开,将安静的空间留给两个人。

  “什么事?”易缜跩个二五八万的样子很挑衅。

  肖诗思双臂环胸,心跳狂飙,喘息着,死瞪着人家的领带就是没勇气抬头看他。“嗯……我只想说……”

  “说什么?你别气我就好。”

  她摇头。“易缜……照、照顾自己……一、一路顺风。”

  呼,他没很用地让她一句顺耳的话灭了满腔怒火。真不知小猫哪来的本事,可以这样操控他的心情,他在商场上可是人见人怕啊!

  “就这样?”

  “嗯。”她用力点头。

  “不是追来和我吵架的?”

  “不是……”

  易缜忽然伸出手臂,环住她的双肩,将她往自己怀里轻轻一带。

  “坏小猫,专门惹我生气。”他的语气里带着男人的沮丧与委屈。

  “我唧有……”她哽咽地环住他的腰,脸颊蹭着他结实的胸膛,嗅着他阳刚的气息。

  “那是舍不得我喽?”他故意吊儿郎当地问。

  她轻轻点头,很轻很轻,但他感觉到了,因此龙心大悦。

  “干脆我们一起出差好了,我不去看展了,带你去玩几天好不好?”

  她抬头,娇嗲地瞅他。“神经。”

  易缜仰起头,闭上眼控制自己的情绪。“算了,你还是冷淡一点好了,太娇媚我也受不了。”

  肖诗思皱眉,笑看着他。从不认为平凡的自己能对情场浪子有多大的影响。“我不懂。”

  他微弯腰,紧紧将她搂进怀中。“不懂最好。”

  他是好面子的沙文猪,不爱女人看穿自己就是他的弱点,哼。

  “等我回来。”

  “嗯。”

  “小猫要乖,等我回来,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

  “是好是坏?”

  “不会坏。”

  她仰头。“真的?”

  “不会坏。”他俯身,轻轻覆住她的唇,安抚她的不安。

  早晨清亮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让他们漾着金黄色的光。他们彼此拥抱,细腻地吻着对方,那纯净的气氛让偷偷围观的易家人无不必动叹息——

  嗳,真好!

  “幸福快乐厚?”

  今天易董事长和易夫人南下访友,她才有空陪淑莉到机场作专访。最近杂志社大洗盘,原本专跑社会新闻的淑莉,也要兼跑影剧新闻,不过这对淑莉而言倒是无所谓,就是个挑战罢了。

  “什么幸福快乐,你别想太多。”

  淑莉不知道她和易缜的事,却又敏锐地感觉她和易缜的关系肯定不简单,或许这就是身为记者的第六感吧?

  “在本仙姑看来,你红光满面,代表喜事将近,果真如此的话,头条新闻一定要给我喔,这叫“麻雀变凤凰之2012台北版——当科技金主爱上默默无闻小记者”!你看我的标题下得不错吧?”

  肖诗思大笑。“没创意。”

  淑莉可不服气。“唉呀,诗思,这种标题不用有创意好吗?只要知道男主角是易缜就不得了了,他可是现在科技界——不,应该说是整个上流社会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他的身价加上年纪,再加上他的外表和身材,要预估易总未来的价值……哇,根本算不清啊!”

  肖诗思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别太夸张,易缜都被你给神化了,他脾气不好又很幼稚,这个你总不知道了吧?”

  “他有脾气不好和幼稚的资格好吗?”淑莉双手捧颊,双眼冒爱心。“哇,帅哥幼稚好可口的说,这么好康的事都让你遇到,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淑莉是韩星迷,喜欢韩国男偶像那种冲突的“组合”——天使脸孔、甚至比女人还来得细皮嫩肉,却有着六块肌的好身材。今天来机场也是为了采访韩国当红偶像团体,他们要来台湾举办演唱会,就不用说淑莉有多兴奋了。

  一直提到易缜,就忍不住想他了……其实不用逞强,他离开多久,她的想念就有多久,而且想念还会累积,不断加深,怎么习惯?根本不会因为天天想,想久了就习惯,久了就没感觉……不,她想念他的心情根本没断过,滋味很不好受。

  但是,为什么会思念他呢?她用什么样的心情想念他?

  这两个问题,她一直在问自己。

  她讨厌他吗?没有。就算有,也是被他桃起的怒气。

  那是喜欢吗?如果是,她喜欢他哪一点?家世?外表?她真的有这么肤浅?

  是在乎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她的确在乎他,否则不会让思念缠身,可是在乎是否等于喜欢,甚至……爱?

  肖诗思叹了口气。不,她不懂爱,就算谈过恋爱,她也明白自己不曾海枯石烂地爱过一个男人,爱是什么?她并不懂。

  那,易缜呢?他对她又是怎样的想法?

  这几天她都会接到他电话,通常是简单的几句,问问家里状况,问问易董事长,还会哈啦个几句。这男人有时真的很幼稚,诗思想着想着,不自觉噙开了笑——

  “乖吗?小猫。”

  “有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吗?”

  “喂,小猫,你舌头被吃掉喽?都不说话?”

  到了昨天,他问她——

  “你想我吗?”

  她没立刻回答,因为她被吓到了。但这一犹豫,易缜又火大了。

  “没血没泪的坏小猫,看我回去怎么整治你!”

  然后他生气地结束通话。

  如果他愿意多一点等待,让她整理一下情绪,她会承认,承认她很想他,也会问他:“你想我吗?”

  偏偏他性子急,一不顺他的意,他就会喷火不开心。呼,这就是他们相处上最大的问题。肖诗思无奈地叹息。

  淑莉看着好友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哈哈大笑。

  “你一下开心、一下难过,还莫名其妙唉声叹气,这叫没在谈恋爱我才不信。你知道吗?再聪明的女人谈起恋爱都会失控喔!”

  肖诗思愣住了。

  恋爱……她和易缜?!

  会吗……

  可是已来不及让她整理思绪了,淑莉发现偶像团体的其中一位正单独出关,而且还是最受女粉丝喜爱的主唱,但因为他戴了墨镜、大帽子,穿着很普通,身边也没有工作人员或其他伙伴,反而没被歌迷和其他媒体发现。

  太神奇了,幸好淑莉一眼就认出来。呜,她可是超级粉丝,卧室四面都贴满他的相片,他化成灰她都认得出来!

  “那是何相宰!”淑莉激动地和诗思耳语。

  “啊?没其他人?”

  “是啦是啦!就是他,我们快去访问他!”

  淑莉拉着诗思就跑,说服诗思陪她一起来采访也是有目的的,诗思是国立大学韩文系毕业,还是高材生,她的韩文早就通过检定,说写流利。

  淑莉挡住化身平常人的何相宰,他很惊讶,她又赶紧把诗思推上前,让她打招呼。诗思的有礼加上流畅的韩文,让他卸除戒备,真的停下脚步和诗思聊天。

  她问了很多淑莉想问的问题,包括公私领域全问了,何相宰年龄虽轻,却是气度非凡,或许就是他如此受欢迎的主因。

  他们有说有笑,当何相宰发现诗思以前在庆州打工的地方正是他的故乡,她打工的养生火锅店居然就是他亲阿姨经营的,话题更是整个打开,两人像是好久不见的老友一般愉快聊天,笑声不断——

  易缜看到的就是这画面。

  他提前两天回来,第一眼见到的却是小猫和别的男人说笑?而且还是在机场?这是老天的捉弄还是安排?

  他冷眼望着,怒火不断窜升,连一旁来接机的小张也是整个惊吓不已。少爷昨天打给他说今天会回来,要他来接机但先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他明白少爷是想给诗思一个惊喜,只是这惊喜好像太大了……

  “呃……少爷,或许那只是诗思的朋友……”

  他们都是不认识韩国明星的大男人,自然以为这么有说有笑、还勾肩搭臂一起拍照的,会不会是诗思的前前男友?

  她既然有一个前男友,再有一个前前男友也不稀奇!

  “走了,小张。”

  “可是,少爷……”

  这时的易缜不想听什么解释,只想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