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昨天午餐,儿子和诗思突然一起失踪,之后,除了易缜的房间,管家婆婆在家里四处找了一遍都没找到两人,最后没办法,只好拉着身为母亲的她在易缜房门外咬耳朵——

  “他们会不会在里头?”管家婆婆指指房间,小声地问。只能说易家主屋的隔音太好,半点“异样”的声音都听不到。

  易夫人大惊。“啊?不可能吧?这两个孩子不对盘啊……”

  夫人的想法很正常,看过少爷和诗思互动的人都这么认为,要不是她亲眼看见,也不相信他们之间会有什么……

  管家婆婆决定公开她不小心撞见的事,这秘密一说出来,又让易夫人吓一跳。

  “怎么没听你提过!天啊,他们接吻了?!”

  “诗思说他们只是打赌,我看也不像在谈恋爱,想想应该没什么,就没报告夫人您了。”也许只是少爷调皮的恶作剧……这是她心里的OS,说出来不见得好。

  易夫人无法置信地摇头。“天啊,这太意外了,所以他们在谈恋爱吗?”

  后来,管家婆婆和易夫人到底有没有破门而入呢?

  当然没有,她们静悄悄地离开,还帮忙找了个烂理由,说公司临时有急事,需要易缜回去处理,而诗思是董事长的特助,也跟着过去帮忙,他们还特别交代让两位客人——凌荷和淑莉午餐后再由司机分别送回家。

  易董事长没多想,还真以为公司有急事。“我自己开车去公司一趟好了,他们是搭出租车去吗?车库的车都在啊,是什么大事……”

  易夫人按住老爷,神秘兮兮的。“没事没事,嗯,老爷啊,如果没意外的话,我们等着当阿公阿嬷就好了!”

  易董事长听得一头雾水,易夫人也没多解释,勾起的唇角却有掩不住的开心。

  没错,她是好奇儿子和诗思怎会凑成一对,但若能有结果,不也是好事一桩?

  接着就是隔天的早餐,一如平常,诗思先下楼帮忙管家婆婆准备。管家婆婆其实不用进厨房,但她太爱料理美食让大家开心,所以三餐一直都是婆婆负责的工作;司机张大哥则是园艺高手,闲暇之余最爱种花种树,易家的庭园都是由他一手打理,家里甚至有几盆盆栽还得过奖。至于打扫房子和洗衣之类的琐事,每天另外有固定的钟点阿姨过来帮忙。

  诗思没什么变化,依然一身轻装,束着马尾,清秀的脸上仍是淡淡的彩妆。

  她将早餐端上桌时,让易夫人暧昧的视线盯得全身发毛。易阿姨这么看她也没什么奇怪,发生昨天的事……是谁都会觉得奇怪吧?

  呼。

  “诗思今天看起来特别漂亮,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呢!”

  她眨眼,装无辜地笑着。“易阿姨,会不会是我BB霜搽太多了?”

  易夫人挥挥手。“耶,这和化妆品没关系,在阿姨看来,单纯是心情好的关系,昨天有什么开心的事吗?说出来分享看看,让大家一起替你开心。”

  诗思摇头。“没什么,就和平常一样。”

  年轻人半个字都不愿透露,但易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继续套话。“喔,对了,昨天我和老爷太累了,先进房睡觉了。”这也是体恤年轻人的做法,给他们更多空间。“诗思啊,听婆婆说你昨天没下楼吃晚饭,身体不舒服吗?”

  这下别说有多镇定了,她不信这么问,诗思还能装镇定?

  果然,诗思的脸红得像红苹果一样,呵,真好!

  “嗯……不太舒服,所以也先睡了……易阿姨,我先去厨房帮忙端东西……”

  肖诗思支支吾吾地说完后,只想躲回厨房,但没想到,她才转身就整个人撞进易缜的怀中。

  他搂着她的腰,怀中的柔软立即唤起昨天的记忆,他小腹一紧,渴望的欲火迅速燃烧。他皱起眉,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小猫总是能轻易勾起他失去理智的欲望?昨天由下午到黑夜的欢爱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只是搂着她,嗅到她的味道,他的情欲便轻易地被唤起,像个毛躁的少年……

  “做什么毛毛躁躁的?”

  大少爷不开心自己生理状况让人这样地影响,开始胡乱迁怒。

  肖诗思像惊弓之鸟般立即退得远远的,垂着眼帘,双手握拳。她早就做好心理建设,就算这个男人翻脸不认人,她也无所谓,昨天的事她并不后悔,真的不后悔,因为不后悔,所以她要坦然面对。

  反倒是易缜让她疏远的态度给惹毛了。都什么情况了,她还跟他装没事?!

  “你就不能像别的女人一样温柔点吗?”

  诗思抬头,迎上他的挑衅,也跟着有些火气了。她是不后悔没错,但可不认为自己已经被归类在“易少爷床伴名单”之中,所以要学习其他“姊妹”的温柔!

  “温柔?”她冷笑,闪过碍眼的男人,到厨房去帮忙。

  易缜简直无法置信。她懂不懂得什么叫缱绻缠绵?懂不懂得什么叫余波荡漾?她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是怎样,以为他是用过即丢的便利贴男孩吗?

  他太生气了,瞪着她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咒骂她一千遍。

  易夫人看着两个针锋相对的孩子,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呃,这叫谈恋爱吗?他们不会是关在房间里吵架?并非她和管家婆婆想象的那样?

  易缜气愤地坐下。

  “一大早就生气?”易夫人探问。

  易缜用力切着培根,弄得瓷盘喀喀作响。“我也不懂我为什么这么生气。”

  易夫人失笑。“没办法,诗思不是一般的女孩。”

  他用力把刀叉一摆。“你为什么会喜欢她?你不认为她把我们家搞得鸡飞狗跳吗?”

  易夫人耸耸肩。“会吗?老爷和我都很感谢她让我们家变得活力十足。”

  易缜拿起刀叉,继续吃早餐。活力十足?他眯眼,他的确被气得火力十足,为了取悦她,昨天还马力十足!那个不知珍惜的笨女人……

  易母看着儿子脸上的阴霾。“你不喜欢人家?”

  “我没不喜欢她。”都那样了,怎么可能是“不喜欢”她!

  “那喜欢呢?”

  他没说话。因为还在生气,所以不想考虑这个同样困扰自己的问题。昨夜,他抱着她,诗思在他怀里熟睡时,他想的就是这个问题——他和诗思是什么关系?

  “默认就代表喜欢喽?儿子。”

  “随便。”

  易夫人看着眉头紧皱的儿子。呵,这或许是他人生之中难得的挫败吧?不错,是很好的学习。

  “你不得不承认诗思真的很特别。”

  特别?!惹他恼火的本事的确很特别!易缜更加用力地切切切,仿佛培根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对了,婆婆说你昨天没下楼吃晚餐?”易夫人又问了这问题。

  “在忙。”他直接回答,完全不找理由。

  “忙到不用吃饭?你不饿也不怕饿到人家?”

  “没空哦。”他耸耸肩,一副跩样。这当然也是事实,他和小猫真的很忙。

  易夫人大笑。现在情况到底是要继续隐瞒,还是她干脆拿出母亲的魄力,一次问个清楚?

  “你和诗思——”

  诗思端着色拉盘走出厨房,易夫人打住自己的问题。她将诗思疼进心坎里,自然不会在公开场合问这种亲密的问题让女生难堪。

  但易缜可不领情,指着诗思。“你要我别欺负她是吗?”他嗤之以鼻。“不知道谁欺负谁,我哪能欺负得了她?”

  诗思放下手中的色拉盘,坐下来。她的座位在易夫人身旁,易董事长和易缜坐一排,司机张大哥和婆婆随后也入座。易家没有阶级观念,住在家里的便是一家人,一家人当然是一起用餐。

  对于易缜的挑衅,她同样冷静对待,保持冷淡的态度,鸟都不鸟他。哼,存心气炸他最好!

  “瞧,她这么凶,谁欺负得了她?”

  易缜就是不爽就对了。如果她能温柔一点,能有女人娇羞的一面,他也绝对不会这么火大,自然不会件件事都看她不顺眼。

  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她的温柔只有在床上才看得见,他一点也不介意把她囚禁在自己床上,让她天天笑给他看……

  喔,真头痛,小猫真的让他产生许多违背理智的想象。

  诗思安静吃早餐,当他狗吠火车汪汪汪。他喜欢女人在他身旁软得跟没骨头一样,但请问他是她的谁?她有必要柔软给一个专找她麻烦的男人看吗?

  天晓得她是被情欲冲击到哪根神经不对劲了?怎会招惹这种幼稚男人?如果生理欲望克制不了,牛郎店多得是选择,她干么惹上他,然后让自己这么难堪?

  两人互瞪,怒眼扫过来、冷眼回敬过去,谁也不让谁,餐桌上一时间火光四射,噼啪作响。

  易夫人看看儿子再看看诗思,这叫谈恋爱吗?他们俩真的在谈恋爱吗?真是好让人不安……

  诗思的外表和美丽性感扯不上边,但清秀明朗也很好,不过个性呢,她过于坦率也不够柔顺听话,理当不会是易缜喜欢的类型。

  唉,儿子是她生的,她百分之百确定,虽然他交过不少女朋友,但不存有玩世不恭、欺负女生感情的想法,他不是坏男人。

  至于每段感情为何不长久?或许是他还没确认自己所要的伴侣吧……

  易夫人想得很心虚。儿子什么都好,聪明反应快,公司在获利上不断攀高,唯一缺点就是对感情总不是那么在乎。老易对于这样的儿子当然开心,没有哪个父亲希望自己的继承人玩物丧志,儿子认真工作,他连走路都有风,怎会不高兴呢?

  但身为母亲就不同了,如果儿子真的喜欢诗思,她百分之百赞同,诗思很特别,她有信心诗思绝对可以制得住儿子。

  但现在的气氛太诡异了,儿子和诗思互看不顺眼不说,连妻子都心事重重,身为一家之主的易董事长只好自个儿找话题,想让场面热络一点——

  “儿子,你和凌小姐在谈恋爱吗?今天周刊有你和凌小姐的报导。”

  这话题差点让易夫人口中的橙汁喷了出来。老易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易,绯闻都是乱传的,别信它……”易夫人打圆场,等于是说给诗思听,她可不想让那些八卦毁了刚要萌芽的爱情。

  易缜看着诗思,像找到机会一样,坏心眼地笑了。“你有看吗?”

  肖诗思抬头,平静迎视他。“如果易总想知道我的读后感,早餐后我会赶紧读完。”

  易缜眯着眼,又一脸不爽了。“这有什么好读不读的?你只要说出你的心情就好,是开心还是难过啊!”

  她瞪他。他一定要在这时逼她表态,开口说他在她心里的重要性有多少吗?

  “为什么我要表达开心或不开心?”

  因为我想知道!

  只不过易缜不会这么坦白。

  “回答个问题有这么困难吗?”

  她懒得安抚他,还火上加油。“不管开心或不开心,我都不会有那些情绪。”

  易缜脸色一变,刀叉用力一搁,准备控诉她的没血没泪没良心。“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话会不会伤——”

  “等等,儿子,先不要吵架了。”

  为了不让儿子被气到脑中风,易夫人决定插手帮忙,毕竟怒火之下没好话——

  “对了,我记得你不是今天要出发去德国看展览吗?”

  司机张大哥立刻接着说:“夫人,没错,少爷的行李我已经先放在车厢了,早餐后,我会先送少爷到机场。”

  肖诗思一愣,低下头。行李想必是他早上才整埋的,她凌晨四点离开他的房间时,他睡得很熟……

  昨天,他并未提到要出国看展的事,是没机会说,还是认为不用告诉她?

  易缜深呼吸,压下火气,看着整桌美味的早餐,他被气到食不下咽。

  “我先走了,先去公司拿些资料。”

  他站起身要离开。

  “几天回来?”这是易夫人帮忙问的。

  他耸肩。“一个礼拜吧,顺道看看朋友。”

  他回得漫不经心,反正他希望在乎的人也不在乎。呿,从没遇过小猫这种女人,好像专为打击男人自尊心而生的。

  肖诗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跳得好快。难道真的要让他带着争执的怒气离开一个星期?

  她不愿意,他呢?至少她知道如果两人就这样……她会很失落,不管她和易缜会变得怎样,说不定等他回国之后又有新的女伴出现,可无论如何,在这个节骨眼,她不想以这种心情分别。

  她霍地站起身,冲出餐厅追人。易夫人感动地捂胸,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真的,儿子和诗思在谈恋爱啦!

  易董事长指了指,疑惑地问:“老伴啊,咱们儿子和诗思……”

  易夫人用力点头。“没错没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