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4章(1)

作者:伍薇
  搬进易家主屋的这三天,她每天都会听到这个问题——

  “诗思,少爷怎么了?”

  “诗思,我那个脾气古怪的儿子又哪里不对劲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她会知道少爷的心思呢?问这些她根本答不出来的问题,厚,她哪知道易少爷怎么了?

  “我不知道,婆婆。”

  “易阿姨,我真的不知道。”

  就算她这样回答,但她很清楚,同样的问题隔天大家还是会再问一遍,唉。

  那天搬家,易缜把阿谅轰出门的气势,让她无法置信,但除了吓个半死之外,他的确是帮了很大的忙,让她当天就能住进易家,书、衣物等大行李也都是他在搬进搬出,而不是司机大哥。

  但就算这么轻松,其实过程中,她也很不好受。

  试想,整天和一座随时处于喷发状态的火山大眼瞪小眼,能轻松多少?战战兢兢不说,还要一直被他冷言冷语——

  “这些就是你的保养品?只有这么几罐?”

  天晓得她保养品少是碍着他哪里了?“易少爷,我天生丽质。”

  她耍嘴皮的下场,当然是获得白眼一枚。

  “你只有裤子吗?没半件洋装?”

  没洋装也碍着他了?这少爷也太难伺候了。“我的工作穿裤子比较方便。”

  以为这是“男人不知如何表达的关心”?像小男生一样,老是欺负他喜欢的小女生?喔,误会大了,她很清楚易缜对她绝对没半点“怜惜”或“不舍”的意思,他完完全全只是找她麻烦罢了。

  而且老实说也不行,还是要被他继续嘲讽——

  “难怪你前男友要劈腿,你全身上下哪一点有女人味?”

  挑剔这么多,只有这句话才是易缜的重点,他就是想损她!

  不过,小三干他啥事?没半点女人味又干他啥事?!

  她很想回呛,以她的脾气也不可能不反击,只是为了不让火山继续借题发挥不断挥发,所以她选择沉默装傻不回应。

  没想到这也有事。

  “哇,原来你还在乎他?别人都不要你了,你在乎他有用吗?”

  这男人很奇怪,她在不在乎前男友和他有关吗?别人不要她,干他什么事?他用得着讽刺她吗?用得着揶揄她吗?莫非这头沙文猪真以为那晚的擦枪走火就给了他什么鬼权力?!

  然后,她再也忍不住,破功了,愤怒地吼了回去。“这干你屁事啊!就算我被抛弃一百次也不干你的事!易少爷,你以为你抱过我、吻过我很了不起吗?!”

  这句话应该就是战争的导火线吧?

  虽然他的确没资格,不过她踩中男人最该死的面子问题,所以他很生气,真的很生气,东西放着用头走人(这时场景已经在易家她的房间,呼,幸好),然后演变成现在这番情况,易缜像被大怒神附身,随时都在不高兴,真的很难相处。

  美好的星期天,樱花开得正美,今天午餐安排在树下野餐,家中长辈心情都很好,她还找来淑莉一起耍宝,逗长辈们开心。

  “你和易总到底怎么啦?”捉了一个空档,淑莉偷偷问道。

  肖诗思扬起手中的小酒杯,陶醉地闭上眼。浪漫的樱花纷飞,嗓着管家婆婆亲手酿造的梅子酒,这场景,这气氛,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谈他破坏气氛喔。”

  “第六感告诉我,你和易总肯定有问题。”

  她啜了口酒,眼神迷蒙。老实说,几杯梅子酒喝下来还真有几分醉意,不过这样微醺感觉很不错呢!

  “我能跟他怎么了?不就是这样井水不犯河水吗?”

  淑莉又问:“可是最近很少听你说和他抬杠的事喔?”

  诗思耸肩。“这才正常啊,天天抬杠很累人的好不好?”

  她四两拨千斤,不想谈太多,她和易缜真的没什么,只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搞得现在情况好像比较复杂罢了。当然,她不可能和好友坦白那晚的事,淑莉铁定没完没了。

  但才刚提到某人,某人就出现了,还搂着性感美女,显然是示威游行性质。

  美女低胸贴身的上衣加上托高臀形的牛仔裤,长鬈发,如雪般柔嫩的肌肤,深邃精致的五官,身形修长婀娜,说有多美就有多美。

  “32F有。”淑莉低头悄悄说。

  “我果然未发育。”看模样不超过二十岁,肖诗思叹气,不得不承认。

  淑莉没听清楚。“什么?”

  “没事。”

  易阿姨和易董事长回到庭院,便看到儿子的新女伴。

  “新女朋友啊?”

  易缜没回答,径自坐了下来,选的位子不偏不倚正好在肖诗思的对面。

  “那是管家婆婆的位子喔。”易夫人故意说。

  管家婆婆刚拿东西回来,马上接着说:“夫人,没关系啦,难得少爷周末回家,位子给他坐没关系。”

  所有人——入座,易缜坐在她对面,美女当然坐在他旁边,两人像连体婴一样,搂在一起没有空隙,亲亲密密,好不恩爱。

  肖诗思低头吃东西。

  一般而言,易缜周末会待在位于信义路的私人住处,或许是和女友的狂欢周末夜,或者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思考该怎么变成商场上没眼泪没良心的虎豹豺狼,无论怎样,都不关她的事。这是他家,他回家吃饭很正常,所以不关她的事;他是黄金单身汉,带女朋友回家很正常,所以也不关她的事。

  什么都不关她的事,那为何心跳得这么快?隔着一张桌子,她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压迫性十足的凝视……

  原本欢乐的气氛因为不速之客,气氛变得很诡异。

  “小猫,不打招呼?”

  易缜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实在搞不懂自己的情绪为何要让她牵着走?她的一句话可以让他大笑,下一句话却可能让他气到脑中风,这样的剧烈起伏并不是一个管理者该有的情绪反应。

  肖诗思抬头,漾开亲切的笑。酒精在体内发酵,呵,连勇气也跟着发酵了。“少爷好,小姐好。”

  他打量着肖诗思。她最厉害的功夫就在皮笑肉不笑,天晓得既然明白她这么言不由衷,自己为何还要逗她?逼她和他说话?

  逗猫玩是很好,但被猫气到可就一点也不好。

  不过,今天就是他的反击,他要让肖诗思明白他是何等人物,他吃不来清粥小菜!说他莫名其妙吗?哼,丧失EQ只想争一口气的男人就是这么不许代价、莫名其妙。

  “和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凌荷。”

  凌荷?肖诗思眨眨眼,嗯?好熟的名字……啊对,就是那位拥有双博士学位、由国外红回台湾的中法混血名模。

  唉,怪只怪她没接触新闻太久了,连这么知名的人物摆在眼前她都没认出来。

  专跑社会新闻的淑莉也没立即认出来,听到她的名字才和诗思一样恍然大悟。

  中法混血的凌荷,她的家世和她的身材……呃,学历一样显赫,父亲是外交官,母亲是法国人,从小在国外长大,除了是名模之外,听闻好菜坞的几位名导也有意找她拍片,未来星途无可限量。

  “凌小姐你好,你好漂亮。”这句是真心赞美。

  凌荷只是微笑,一脸似懂非懂。

  易缜解释。“她只懂得英文、法文以及西班牙文。”他用法文在性感美女耳边低语了几句,逗得美女偎在他怀里盈盈娇笑。

  “小猫,你会英文吗?”他坏心眼地问。

  肖诗思耸肩。“Hello,How  are  you?”

  “法文?”

  “Boniour、Merci  beacoup——”肖诗思挥挥手,乐得很。“凌小姐,我说得标准吗?”

  易缜眯起眼,还真何服她的勇气。“西班牙文?”

  “不会。”

  “总算有你不会的了,我还以为你十项全能呢。”

  “谢谢易总夸奖。”真好,果然酒精能壮胆,易缜愈要给她难堪,她愈要嘻皮笑脸!

  她英文普普,法文只听得懂“绷瞅”、“梅西布鼓”,西班牙文不会,所以,易缜想表达什么?

  性感美女才是他的菜?他的Lovrer?她是想攀也攀不上的小流浪猫、清粥小菜?

  哇,没必要,她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她可是易大少爷碰不起的无价之宝呢!

  长辈们很尴尬,谁都看得出来,易缜是故意给诗思难看,虽然诗思应对得很好,而且是太好,很值得他们骄傲,但大家也舍不得她让人这么欺负,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一样!

  “诗思,没饮料了,帮婆婆去厨房拿点吧?”易阿姨开口。

  “对对对,我刚榨了橙汁,放在冰箱,诗思帮我拿来吧。”婆婆更不舍她。

  “还有我的热茶,谢谢诗思。”连易董事长插掺一脚。

  淑莉火气也不小。“我陪——”

  易缜忽然开口。“我陪她去。”

  啊?!全部的人目瞪口呆,但也没人敢阻止。

  他也讶异于自己的冲动。哼,肖诗思果然有本事,可以让他完全依本能行事,压根儿不思考。

  “我陪她去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易夫人眼中闪着浓浓的警告。再欺负诗思,坏儿子就走着瞧!

  “是啊是啊,少爷可以帮忙拿……”婆婆打圆场打得有点心虚。

  总归是他不满她冷漠、应付的态度就对了!他承认自己很自大,习惯女人的迷恋倾慕,习惯她们的柔顺服从,他更对自己有自信,他的爱抚和亲吻绝对不是任何女人可以随便忘记的,但小猫那种不算技巧的吻竟然可以勾起他的欲望,这一点,他承认她的确了不起。

  既然自己无法放下,他也不相信她真能那么释怀、无所谓。

  偷瞄身旁一脸阴晴难测的男人,肖诗思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走回屋内。她很清楚,这场仗绝对不好打。

  易家的欧式厨房很大,但杵了个高大的易缜在里面,感觉就像快没空气一样。喔,她想尖叫,快快快,开冰箱找婆婆榨好的橙汁。

  “你前男友呢?”

  果然。

  “没联络。”

  她抱着橙汁想闪人,但高大的男人却故意堵在门口。

  “你不是还喜欢他?”

  她仰头,厌烦地看着他。“请问你哪只眼看见我还喜欢他?”

  易缜眯起眼,看着浑身竖毛的小猫,真是碍眼。他讽刺道:“反应这么大还叫不喜欢?”

  肖诗思低头闭上双眼,倒数二十秒。不生气,19、18、17……不生气,10、9、8、7……不生气……

  然后,她抬头反击。“易少爷,我觉得你太在意我和阿谅的事,如果不是因为我了解你只是存心找麻烦,想看我出糗,我真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易缜先一愣,然后放声大笑。虽然他没发觉自己笑声有多空虚。

  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小猫?他再三强调肖诗思并不是自己的菜,他会这么欺负她,就像她说的只是想找她麻烦,单纯觉得她有趣罢了,并没有其他意思……

  “小猫,你这个笑话还真好笑,你不是我的菜,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