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管家婆婆偷偷观察两个年轻人。

  诗思嘟着嘴,沉默不说话,少爷虽然没有表情,却一直偷看人家,呵,她想到昨晚撞见的事,或许,是或许喔,或许诗思能变成少爷的媳妇,也是件不错的事呢!

  易缜的确很快解决押金和租金的问题,为了留住他母亲,他真的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这个爱的小天使送进家里——有多急呢?急到这个日理万机的总经理居然请假帮她搬家。

  窄小的租屋挤进了他,显得更加狭窄。

  “这里几坪?”

  “八坪。”当套房还算大了……

  “八坪一个月要一万的租金?你被坑了吧?”

  她耸肩。“这里离夜市近超市近,觅食方便,租金算合理了。”

  “你家住哪儿?”

  “宜兰。”

  易缜拿出他的iPhine丢给她。“把地址电话留下。”

  肖诗思没好气地接过手机。“你这是什么意思?怕我卷款潜逃找不到人吗?”

  “有可能。”

  她瞪了他一眼。“你存心气我吗?”

  他噙着笑,就喜欢捉弄她的感觉。“还好吧。”

  她又补瞪了好几眼,才把老家的地址输入他的iPhine,名字还故意输入:“我是诗思不是猫”。

  易缜接过她丢回的手机,看了眼她输入的姓名,啥开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小猫,搬家了。”

  搬家搬家!感觉自己任何事都让这个男人耍弄玩的,她愈想就愈一肚子火气,连收拾东西的力气也充满愤怒。

  易缜的心情却莫名其妙地好。看来工作狂偶尔有个宠物也不错。“搬个家火气不用这么大吧?我都来帮你了。”

  肖诗思放下手中的箱子,又抬头瞪人。“是是是,要您来帮我,是我莫大的光荣,需要小的跪地谢安吗?易总——”

  他大笑。“小猫发脾气还真可爱。”

  她不客气赏了他一个白眼。“谢谢少爷的夸奖!”

  他大笑,揉揉她的头发。“丑死了。”被赏了白眼心情还这么好,这也是他打出娘胎的头一遭。

  三楼的邻居婆婆知道她要搬走,特别来送行,两人忙着抬杠时,大门没关,婆婆正好走进来。

  “诗思啊——”

  “赵奶奶,您怎么上来了?我下去找您就好了,您膝盖不好,爬楼梯不方便的。”

  赵奶奶注意到屋里的易缜,他们两人只顾着斗嘴,却没想过自己在别人眼中就是情侣模样,白色V领T恤搭上卡其色的休闲裤,一个纤细一个阳刚,连脚上的球鞋都是同样的款式和颜色,但这巧合两人都没注意到。

  “诗思,这位是你男朋友吗?很帅喔!”

  肖诗思差点没吓死,急忙澄清。“赵奶奶,您开玩笑了,当然不是,他是我老板……”

  赵奶奶挥挥手。“别害羞,老板也可以是男朋友啊,这叫办公室恋情对不对?好浪漫喔,你看你们还穿情侣装呢,真是甜蜜呢——”

  肖诗思看看自己,再看看身旁一脸痞样的男人,唉,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赵奶奶真的不是,您真的误会了……”

  她一直澄清,这让高高在上的易总经理不爽了。要澄清也应该是他来澄清才对,难道他还配不上她吗?以他的条件,如果他是她男朋友,应该是小猫祖上积德,是莫大的光荣才对吧?

  瞧她,拼命和邻居解释两人的关系,仿佛他是什么可怕的疾病,最好不要沾上……他愈看愈不爽。

  她愈要这样,他愈想气死她。

  易缜忽然伸出手,亲热地揽住她的崾,将她搂进怀里。肖诗思仰头瞪着搂抱自己的疯子,立刻明白这又是他小人卑劣的手段。

  她做错了吗?她的澄清让他很没面子吗?该死的男人虚荣心!呜,她是不是又自堀坟墓了?

  “你干么……”他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那是古龙水的味道和他的阳刚混合而成的,那晚亲密的拥吻就像跑马灯般忽然在脑海回放,喔,她快晕了……

  易缜凝视着脸红的她。“宝贝,你太糟糕了,抱也抱了,吻也吻了,怎么会没关系呢?赵奶奶,我是小诗的男朋友,敝姓易,单名缜。”

  他——妈——的!还“小诗”咧!

  肖诗思很生气地瞪他,如果眼神是一种武器,姓易的早就碎尸万段了,怎么可能还留在世上气她呢?“你不是我男朋友,那个拥吻只是个意外,是你挑衅的!”

  易缜作势叹了口气,和赵奶奶诉苦。“唉,赵奶奶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小诗始终不愿接受我?我都快没自信了……”

  易缜这个大帅哥,任何年纪的女人都会为他着迷,更不用说他现在装可怜博同情,揪得赵奶奶的心简直就快碎植了。

  “嗳,小诗怎么会这样呢?易先生条件这么好,如果赵奶奶年轻个六十岁,能遇到易先生这样的对象,开心都来不及了,怎么会不接受呢?小诗,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肖诗思晕了。这世界还有公理正义吗?为什么她要被这个男人害成这样?

  “赵奶奶——”

  “没关系,赵奶奶知道你的不安。唉,哪个女人身旁有这么帅的男朋友,当然都会不安,你也怕自己条件不够,怕他会喜欢上别的女人,但是小诗,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在赵奶奶看来,你开朗又可爱,我们街坊邻居哪个婆婆妈妈不喜欢你?你要有自信,易先生现在爱的是你,这样就够了,要敞开心胸接受他,知道吗?”

  肖诗思石化了……呆愣着让赵奶奶用“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等言论不断摧残她,罪魁祸首却早已低着头,装成男版林黛玉。装悲情是吗?装哭泣是吗?事实是憋笑憋到快内伤了吧?!

  “很辛苦吗?易总。”

  “还好啦。”

  “谢谢你让赵奶奶这么关心我喔——”

  “不客气,应该的,小诗。”

  总算,赵奶奶要下结论了。“如果婚期订了,别忘了邀请赵奶奶喝杯喜酒,我们家小诗当新娘一定好漂亮的!”

  这时候就别违逆老人家了,都说成这样了,要再解释什么,赵奶奶肯定也不信,只认为是她任性罢了。

  “好的,赵奶奶,我们会的,你说是吧,亲爱的——”

  易缜忍着笑,搂着她纤腰,讶异于她身上的气息,这股带着果香的气味,就像那晚他嗅到的甜美……等等,他在想什么?以他丰富的情史,怎会在乎、回味那个如清粥小菜般的吻?大情圣,你在想什么?

  他扯着笑。“当然,宝贝。”

  肖诗思没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只是继续和赵奶奶话家常,讨论搬到哪儿啊、未来许划啊、生几个小孩啊……

  这一幕幕八点档才会有的情节演下来,肖诗思深深怀疑自己具有编剧天分,或许她应该去演艺圈应征看看才对!

  只是赵奶奶这团混乱还没结束,另一个又来了——

  “诗思。”

  肖诗思的前男友阿谅登场。他听说诗思惹上麻烦,原本想着诗思会不会来找他,或许两人还可以趁这个机会破镜重圆,但一个多月过去了,她始终没来找他,他耐不住了,只好硬着头皮找上门。

  肖诗思原本的笑意在看到阿谅后全部消失,身体立刻绷紧,抱着她的易缜忽然感受到她的情绪。

  “李友谊,你还敢来找我?!”肖诗思见他就骂。

  她离开他的怀抱,双手插腰,气呼呼地骂着刚进门的男人。

  易缜望着空出来的怀抱。

  没了她在怀里,他心中竟然有种莫名的失落和空虚……他抽眉。怎么了?他是生病了吗?

  赵奶奶悄悄走到易缜身旁。“易先生不知道吗?那是小诗的前男友,他趁小诗出差时劈腿别的女人,两个人分手没多久。”

  易缜冷眼看着一切。

  原来小猫不是只对他一个人张牙舞爪,她对每个男人都这样,真不可爱,难怪她的前男友想寻找别的温柔乡。

  “那个男人还是个律师喔,真是可恶,也不想想小诗对他这么好,说变就变,一点都不可靠说——”

  他看着那男人不断道歉,肖诗思虽然依旧冷漠,也会骂人,但他看得很清楚,她眼中流露着惆怅。

  很明显,小猫心中还有他,哼,那就和好啊……

  “易先生,你别在意,他们肯定是结束了,赵奶奶可以担保,没问题的。”

  他们结不结束和他有什么关系?真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吗?

  这只是玩笑,好吗?

  她再可爱再有趣,也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可爱久了,也会腻的。

  在意什么啊……呿,小猫的前男友?得了吧!

  “肖诗思!”易缜没风度地大吼。

  肖诗思吓一跳,回头望去,只见易缜快要抓狂了。

  “什么事啦……”她怯生生地问。他在气什么?

  “搬家!我今天特别请假来帮你,你还给我有空和别人话家常?!”

  “就朋友……”

  朋友?易缜眯起眼。至少和他分手的前女友,都不再是他的朋友!

  “搬家!”

  “好啦好啦……”她吓傻了,跳起来冲去收拾东西。

  阿谅一头雾水看着前面那座爆发中的火山。

  “请问你是……”

  “我是?”

  易缜冷笑,笑得让人不寒而栗。他大步向前,忽然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拎起阿谅的衣领,用力一用,将他扔出大门,还顺道用力甩上大门。

  赵奶奶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不——会——吧……

  肖诗思如惊弓之鸟,缩得小小的,看着发火的易缜。

  他在气什么?呜,好可怕,好可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