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想请假。

  她是乌龟,所以逃避现实的方法就是请假。病假事假统统都好,她就是想请假,想逃避不想面对易缜,最好能装死,谁教她昨晚做了一件天地不容的事,居然吻了人家——

  易缜喝茫了,可以用“酒后乱性”交代自己的脱轨,那她呢?半点酒都没沾,只是因为人家的挑衅,她就不顾一切地争回面子,甚至是这种亲密行为,她还是什么都不怕地往前冲?

  喔——好想死。

  还在考虑要用什么借口请假时,手机就响起,来电显示居然是易家的号码。

  她胆颤心惊地接起电话,暗暗祈祷最好是易缜要她滚蛋,不要再去易家。“喂……”

  “诗思啊,你要不要早点过来,老爷上吐下泻,少爷有会要开,一早就去公司了,老爷又不让我们请医生过来,也不准我们打电话给少爷,你快来劝劝老爷吧!”

  管家婆婆的电话一来,肖诗思只好放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忧虑,赶紧骑车赶到易家主屋。

  易董事长果然不舒服,瘫在沙发上低低呻吟。

  “老爷……”

  “诗思,我没事……”

  “怎么会这样?有吃到什么吗?”

  管家婆婆叹了口气。“就昨天下午你不在,老爷想自己动手学一些点心,今天可以送去赡养院让夫人尝尝,可能是吃了没熟的半成品吃坏肚子了……”

  肖诗思看着紧闭双眼的老爷,有感而发地说:“其实老爷很想要阿姨回来,就算年轻时做错事,最爱的人还是阿姨……”

  易董事长缓缓睁开眼,落寞地叹了口气。“唉,晓玉脾气硬,我再怎么想她也没用,她是不会原谅我的。说不定到我死,她还是只会记得我年轻时的背叛……”

  老爷语气里的无奈让人心酸,如果能让易阿姨看见老爷现在的模样,她一定也会舍不得吧……

  肖诗思突然灵光一闪。舍、不、得!

  她激动地嚷着:“婆婆,打电话叫救护车送医院!”

  易董事长反对。“我不要去医院,刚吃了止泻药好很多了……”

  肖诗思一脸奸诈的笑。“NONONO!老爷去医院不是医病的,是让人舍不得的,如果老爷想要阿姨回家,这一次就听我的吧!”

  易董事长一下子也猜到。“苦肉计。”

  “没错,就是苦肉计。”

  “诗思啊,夫人刚离家的那一年老爷就用过了,夫人不会上当的……”

  肖诗思下巴一扬。“那是因为没有诗思来帮忙啊!”

  她有信心这次一定能成功,只因老爷和易阿姨年纪都大了,愈能体会家庭生活的可贵。

  既然是苦肉计,所以也不要浪费社会资源叫救护车,最后由易董事长自行开车去医院。肖诗思千交代万交代婆婆,反正老爷也是真的不舒服,一定要让医院替老爷打点滴,而且不能直接住进头等病房,一定要躺在急诊室的临时病床上,等她接了易阿姨过去。

  交代完一切之后,肖诗思骑着摩托车直奔赡养院。一跳下车,她立刻像戏神附身一样,一脸愁容和无措——

  “易阿姨……”

  易夫人吓一跳。平常开开心心的孩子,怎么愁眉苦脸的?眼眶里还含着泪。“怎么了,诗思,怎么哭了?不会是我那个儿子又欺负你了吧?”

  她突然想到昨晚的擦枪走火,呃,老实说,应该是她欺负他才对……啊啊啊,这是题外话!

  肖诗思打起精神,专心演戏。“不是的,易阿姨,是老爷,他昨天为了学做点心给您吃,试吃时自己吃坏肚子了,早上上吐下泻,因为司机大哥才刚出门,所以老爷只好自己开车去看医生。唉,真的好可怜……”

  刚开始,易阿姨的确还很冷漠,只是“嗯”了声,也没多问什么,肖诗思只得再加码。“我想我还是去学开车好了,老爷年纪大了,总是要预防些。今天他还能自己开车,改天呢?老爷爱面子根本不可能叫救护车。有时想想赡养院也没什么不好,这里有医生和护士,如果有状况,可以立即处理,不像老爷,在家里只有婆婆,还有不会开车的我……”

  她说得平静轻松,但语气凄凉哀伤,表情到位又精彩。

  终于,易阿姨开口了。“情况很严重吗?”

  肖诗思作势叹了口气。“嗯,婆婆说还没病房呢,您想想,老爷身高一百八,要躺在急诊室那种临时病床上,我光想都觉得好可怜……”

  易阿姨瞪大眼。“怎么不让易缜去处理呢?”

  “老爷说易总在开会很忙,不要打扰他,让他专心工作,反正他痛习惯以后就没事了……”

  易阿姨一骨碌站起身。“什么叫痛习惯就没事?老易是在想什么?以为痛习惯会变铁人吗?!走,诗思,你陪我去医院骂人,这太不象话了!那家医院没病床是不会转院吗?也可以打电话给家庭医生啊,家里又不是没家庭医生!”

  “喔,潘医生全家出国度假了……”

  “没代理人?”

  “没……”

  “真是气死我了,等小潘回来我就去拆了他的诊所!走,诗思,我们去医院!”

  呜,对不起喔,潘医生——肖诗思在心里偷偷向无辜的潘医生道歉。

  因为山上叫车要等车行排班,赡养院的车也正好让厨师开出去买菜,易阿姨会开车却没车可开,想搭车也没车可搭,最后,肖诗思只好用摩托车载着易阿姨直奔医院。

  久没坐机车的易阿姨还很兴奋,压根儿没想到肖诗思吓出一身冷汗。要是伤了易夫人一根寒毛,呜,她怎么赔得起啊……

  到了医院,两人冲进急诊室。易董事长刚上完厕所出来,拖着乏力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向临时病床,婆婆手忙脚乱地跟在一旁推点滴,不管是不是演出来的,效果好到易阿姨看到这一幕立即喷泪。

  她冲上前,搀扶虚弱的老伴。“老易,我帮你。”

  易董事长吓坏了。没想到,苦肉计真的成功了!

  “晓玉,你来啦……”他握着妻子的手,老泪纵横。

  易阿姨同样泪眼汪汪地偎进丈夫怀里,低低啜泣。“你都病成这样了,我怎么能不来?老易,你怎么会这样……”

  易董事长一愣,一头雾水,抬头看诗思。不会吧?诗思不会瞎编他罹患不治之症吧?要是真这样,等真相揭破,晓玉一定会更生气……

  他只好先招认。“晓玉,我只是急性肠胃炎,不严重的……”

  易阿姨抬头瞪人。“谁说不严重?急性肠胃炎也会有并发症啊,怎么能没人照顾,让你一个人窝在急诊室?我好舍不得……”

  易阿姨哭得唏哩哗啦。她知道易阿姨心里还是有老爷的,只是过去不开心的事一直纠缠在心里,现在,看到自己最爱的男人生病无助,易阿姨怎么可能继续扮演冰冷漠然的妻子?

  肖诗思眼看时机到了,打铁要趁热地接着说:“对啊,易阿姨,老爷真的需要有人照顾,你还是回家吧,老爷真的很想念你……”

  管家婆婆加码。“是啊,夫人回家吧!你不在,老爷天天念的想的都是你啊!”

  易董事长可怜兮兮地来上最后一击。“晓玉,我老了,我需要你,别让我抱着遗憾离开……”

  “老易……”

  易阿姨擦擦泪,最后终于点头了。

  肖诗思欢欣鼓舞,太——成功啦!

  只是她还没享受完成功的喜悦,就见易缜一脸铁青、全身紧绷地大步走虚医院。

  他气得低吼:“肖诗思!你居然骑摩托车载我妈在马路上飙车?!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都不敢相信!”

  肖诗思吓白了脸。别说他想不到,她也想不到自己飙车竟然这么巧地让他看到?呜,这下完蛋了……

  易缜想骂人,突然看到坐在病床上的父亲还吊着点滴,脸色一变。“爸,你怎么了?”

  易阿姨擦着眼泪,拉着儿子的手。“缜,你爸急性肠胃炎,他说你在忙开会不想打扰你,是诗思送我过来的,你别骂她,山上也不好叫车嘛……”

  易董事长更激动,赶紧把喜事告知儿子。“儿子,你妈要回家了,真是太好了!两年了,我们一家终于团圆了!”

  一旁的管家婆婆感动地擦拭眼泪,这是属于易家最幸福的一刻。

  肖诗思勾起唇角,打算功成身退,将幸福的时光留给他们,没想到易阿姨却突然拉住她——

  “等等。”

  “易阿姨?”她的笑容让肖诗思全身发毛。

  “太久不在家,我怕我受不了、不习惯,还是想回去赡养院,要不然这样吧,反正诗思也是在外面租房子,倒不如让她搬来和我们一起住。所以,我回去可以,条件是诗思也要搬进我们家。”

  她喜欢诗思这个贴心的女孩。老伴情况虽然让她舍不得,是不是苦肉计她也不敢确定,但多少是诗思刻意安排的。她是这么体贴有心,怎不让她喜欢?

  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够懂得欣赏诗思的好,她有把握儿子也会喜欢她。这当然不是撮合,只是她身为母亲的想帮儿子制造机会,两人既然有缘,至于有没有分?呵,朝夕相处之后就会知道。

  肖诗思目瞪口呆。

  易缜抿唇不语。

  至于易董事长,只要妻子愿意回家,他什么条件都同意。“诗思,你也来吧!有你在,我们家才有朝气。”

  管家婆婆最开心。“夫人,您这个决定真的太好了!”

  不会吧……事情怎么又演变成这样?

  她被易家提告,然后成了易董事长的特助,接着,她吃了熊心豹子胆吻了黄金单身汉易缜,现在还要她住进易家?

  她哭丧着脸。“我能不答应吗?”

  这回开口的是易缜。“不行。”

  啊?!她抬眼瞪他,光看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存心找她麻烦,为反对而反对啦!

  她心有不甘地跺脚。“我、我、我的房租还没到期,不能退押金!”

  易缜打趣地看她垂死挣扎。“这是理由吗?”

  她像泄了气的皮球。“不是……”

  奇异的是,他并不反对她住进家里,母亲喜欢她,父亲也依赖她,她是个称职的小天使,他想不出理由不让她搬进来——当然,这个决定绝对和昨夜的擦枪走火没有关系——

  也或许有关。他很困惑这个平凡无奇的“小女生”对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可以让他差点失控,光是这一点就让他想好好观察、仔细研究,所以要不对盘的她住进家里,他无所谓,因为想着往后随时随地有猫可逗的日子,他就非常期待……

  “既然我妈说要你搬进来她才肯回家,我就会让你住进来,没有其他问题。”

  原来这才是主因啊……

  呼,她在想什么?干么在乎他的想法,他会这样想很正常啊,如果易阿姨愿意回家,就算要易缜去攀登玉山,他都会马上出发吧!

  只是,心头那闷闷的感受是为什么?这么闷闷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