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上七点半,肖诗思挂着核桃般红肿的眼睛返回易家。

  总店不卖,分店不卖,网络上也找不到,她鼓起勇气冲回公司,林秘书却告诉她易缜已经去了晚宴会场,她想知道是哪间酒店——再怎么说她都得和易缜解释清楚,但林秘书笑得很神秘,不告诉她是哪间酒店,只要她回易家,自然会有答案。

  答案?应该是负荆请罪才对吧!肖诗思感觉手上的纸袋像船锚一样沉重……

  老爷刚吃完晚餐,正在客厅看新闻。看着老人家和善的笑脸,她的眼泪又浮了上来。“老爷……”

  易老爷看到小姑娘很开心。“来来来,诗思坐,我刚刚才接到好朋友的电话,他很喜欢那尊麒麟,谢谢你帮我送去给易缜啊。”

  她一愣,脸色大变。“默麟?”

  她看着手上的纸袋。断尾的默麟还在她手上啊……

  易老爷没想太多,直接招呼她吃饭。“你吃了吗?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刚刚管家还在问昵!”

  管家婆婆进客厅,看到诗思。“诗思回来了?来来来,吃饭了,我先把汤热一热好了,今天是山药排骨汤,很好喝。”婆婆拉着她的手,立刻哇哇叫。“唉呀,这手怎么和冰块一样冰啊?来来来,我们去喝汤喝汤——”

  显而易见,是谁帮她解危了……

  易缜能把礼物交给老爷的故友,只代表他替她买了新的麒麟。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她?

  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份人情她要怎么还?

  老爷给她的薪水算优渥,但扣除房租、每月的保险费和其他杂支,以及寄回家给父母的生活费用之后,所剩也不多,四、五十万她要存到多久才能还给他?

  再怎么说,她都不想欠易缜人情……

  晚餐之后,老人家早早就寝,她坐在大门的阶梯前苦恼还债的方式,还有,等他回来。

  十一点,BMW745返家。司机大哥先把车停好,下了车,看到诗思吓一跳。“诗思,你还在,还没回家啊?正好正好,少爷醉了,你来帮帮我。”

  肖诗思急忙起身。“喔,好。”

  易缜果然醉得一塌糊涂,她和司机大哥撑着高大的他来到位于二楼的房间,他身上浓浓的酒气差点将她醺晕过去。老天,他是喝了多少桶的酒啊?

  将他置于大床后,司机大哥擦擦汗,气喘如牛。“诗思啊,你照顾一下少爷,我去把车子停好,你可以吧?”

  肖诗思也像爬了座山,全身乏力。“可以的……大哥先忙吧!”

  司机大哥离开后,她拧着眉看着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的男人。如果是今天之前,她包准用头走人,哪会去服侍他?偏偏他帮了她……

  呼——她深吸口气,好吧!

  她脱下羽绒外套,慷慨就义似地大步向前,动手挪动易缜的身体。她弯腰脱去他的鞋子,正准备替他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时,才发现他早已睁开眼,炯亮的眼瞅着她。她的心跳莫名加快。

  “你、你、你醒了?”厚,她干么还紧张到口吃?!

  “你脱我衣服?”

  肖诗思吓得缩手,挺直腰。“你、你、你醉了,我想脱了外套,你会、会、会比较好睡……”

  “是吗?”

  易缜撑起身体,低哑的嗓音、敞开的领口、结实的朐肌,头发微乱,邪魅地勾着唇,性感的模样就算是贞洁烈女也会看得脸红心跳,她是正常女性,所以她现在当然也是脸红心跳。

  “既然你醒了,那、那、那我先走了……”她紧张得揪着手指。“对了,“旺麒麟”的事谢谢你,我、我、我会想办法还你钱……”

  “你有钱吗?”

  被踩到痛脚,她瞪他,骨气十足。“那也是我的事。”

  “你很习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那也是我的事。”

  “不过,既然我现在是你的债主,你的事我应该有权过问。”

  肖诗思不服。“这没道理——”

  只是他根本没让她把话说完,突然抓住她的手,施力将她往下址。

  “啊!”她惊呼,瞬间跌落在大床上。下一秒,她已经稳稳地置于他怀里。他看着她,幽深的黑眸灼亮得可怕。

  “你有没有想过用其他方式偿还债务?”他语气危险暧昧,手指刷过她柔嫩的脸颊。

  她瞪他。当记者也见多世面了,才不会只是因为这样的接触就吓得大呼小叫。

  “我不是你的菜。”

  “偶尔来个清粥小菜也不错。”

  她厉颜迎视他。“你想要女人的话,手机通讯簿随便一找都有。”

  “如果……我现在要了你,你会怎样?”

  “我会告你强暴。”

  易缜望着她。“易家媳妇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

  “你醉疯了吗?让你强暴我,只为了易家媳妇的位置?”

  易缜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放开脸色苍白快要吓死还要故作镇定的肖诗思。

  他呈大字形躺回原来的位置。小猫就在旁边——

  “你认真的样子真好玩。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你在我眼中只是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孩。”

  肖诗思气得七窍生烟。想也知道自己被愚弄了!

  她翻身要坐起,但冲动真的会坏事——

  “我二十六岁了,不是没发育的小孩!”

  易缜转头,鄙视地瞄了一眼她刻意挺出来的胸部。“不像。”

  “你很过分耶!”

  易缜笑得很开心。她气炸的模样彻底娱乐了他,见她怒目咬牙,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感觉很新鲜有趣,在市侩且客套疏离的应酬之后,来点这样的娱乐也不错。

  “你还敢笑!”肖诗思气得准备扑上前咬人,谁知他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她惊呼,整个人又跌回他怀里。

  “放开我!”她彻底火了,张开手指要抓花他的睑。

  “乖,小猫。”他钳制住她的双手,置于她头顶上。

  “放开我!”没手没关系,她用脚踹总可以吧?

  但他长腿又压住她乱踢的双脚,这下完完全全束缚住她。

  她望着他得意猖狂的笑脸。如果他敢靠近,她就咬他!

  “易缜,你到底想怎样?”

  “说你没发育你又生气,要不然你来勾引我试试,看我有没有反应?”

  她火冒三丈,气到咬牙切齿。“别说是我,只要是女人,你随时能上,我干么浪费时间勾引你?”

  “我没那么不挑。”

  “那就放开我啊!”

  “啧啧啧,就说你没发育还不信,你看,我们这么亲密地胸贴胸,我还感觉不到你胸部的弧度,怎么叫有发育?哈。”

  士可杀不可辱啊!

  肖诗思气到快脑充血。

  女人最恨男人谈论她们的体重、年龄还有胸部太小!

  好歹她也谈过恋爱,对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吸引力?!

  冲动就会坏事,后悔的还是自己——

  但她根本没考虑那么多,怒火狂烧的她只想争回面子。这时候什么都不重要,只有面子最重要!

  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愤慨地捧着他的帅脸,想也没想就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两人唇办相触之后,原本的粗鲁却逐渐柔软地转为缠绵般的暧昧,她轻轻的吻像猫般的磨蹭,像羽毛般轻抚……

  ……

  她仰头,易缜顺势舔吻着她柔美的颈项,火热的yu/望即将一触即发。

  “唔……”她逸出一声娇吟,身体因兴奋而微颤。

  “小猫,你成功勾引我了。”

  他的声音因yu/望而沙哑,眼眸燃烧着火,他倾身封吻住她的唇,霸道地攫取她的甜美。此刻,他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占有眼前这颗甜美的果实,让她属于他,就属于他……

  “啊!”

  管家婆婆的尖叫打破了这个魔咒。两个人像是由空中跌落地面般,理智全数回笼,肖诗思用力推开拥吻她的男人,退得远远的。

  她赶紧拉好衣服,捂着唇。怎么会这样?

  “你们两个……”管家婆婆看看易缜又看看诗思。这这这,是该阻止还是任由他们自行发展下去?  “你们两个……”

  肖诗思拢拢头发,强自镇定。“婆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在打赌。”

  “打赌?!”

  别说管家婆婆吃惊了,连男主角易缜也很震惊。对她而言,这叫打赌?都吻成那样了还叫打赌?!

  “嗯,就是打赌。”

  她下了床,穿上羽绒外套,背上背包,只有自己知道她有多害怕,她有多恐惧,她的手是颤抖的……

  她怎么会吻他?她怎么能够主动贴上去吻他?就算是被挑衅,她也不该这么冲动!

  “婆婆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肖诗思一溜烟地跑掉。

  管家婆婆看看这,看看那,都让他们给搞胡涂了。

  “少爷,你和诗思在谈恋爱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少爷没说话,严格来说,少爷还很生气……如果诗思说的是真的,少爷这么生气是不是代表……他赌输了?

  易缜望着肖诗思离去的背影。到现在,他的唇上似乎还感觉得到她柔软的触感,他的欲望居然是来自于一个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的女人,就算她已经离开,他还是渴望她——

  怎么搞的?这是酒后乱性?

  他闭上眼。头一回,他有想砍了自己的冲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