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一定要嫁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易家的豪宅位于内湖明水路,独幢四层的西式洋房稳重而时尚,偌大的庭院绿意盎然,围墙边整排的吉野樱怒放,美不胜收,更吸引许多人在围墙外赏樱拍照。

  肖诗思轻巧地将摩托车骑进豪宅大门,和易家的管家婆婆挥挥手,也和司机大哥挥挥手。

  寒流过境,就算戴着安全帽,还是把她的鼻子冻得红通通的。

  “这么冷的天还骑车太辛苦了,我记得你家附近有公交车可以搭到这里,不是吗?”一个月的相处下来,连管家婆婆都喜欢这个纯真开朗的女孩。

  诗思笑着。“骑车骑习惯了,搭公交车反而不习惯,我急性子,挨不了等的。婆婆,樱花全开了耶!”

  粉红的樱花像是染红了整片天,这景色真的很美!

  “是啊,再一个半月等樱花谢了,婆婆教你怎么做樱花果酱和蜜饯。”

  肖诗思笑得很开心。她吃过婆婆去年的蜜饯,真的好好吃。

  “那我可以带朋友一起来玩吗?还是我先问问老爷?”

  “应该没问题,星期六、  日少爷通常不会回家,是住在市区的住处。”管家婆婆悄悄说,摆明了这间屋子会反对的人只有那个让她咬牙切齿的他!

  “哼。”

  婆婆笑着,宠溺地说:“好了好了,别用鼻子喷气,不好看。瞧你冻得鼻子都红了,快去喝个热汤,旱餐我帮你留着了,你先吃饭,老爷也才刚起床没多久,不急。”

  肖诗思深深感受到管家的关怀——应该说,整个易家上上下下的人对她都很好,都像易阿姨一样的亲切和蔼,当然,只除了他!

  “谢谢婆婆。对了,我中午会去赡养院,不留在家里吃饭。”

  “老爷也会去吗?”

  “当然喽。”

  “那太好了!”

  她美莫名是特助,实则是老爷和易阿姨爱的小天使。

  易阿姨一直对老爷很冷淡,根本不太开口和他说话,但加了她就不同,易阿姨会和她说话,“顺便”也会和老爷说上几句,加上她的刻意诱导,就说得更多了。老爷因此很开心,每天都笑呵呵的,而易阿姨说不理人家,但真的哪天没带老爷去看她,她也不开心,呵,她这份穿针引线的工作做得很称职呢!

  只是她热爱的新闻工作……肖诗思的眼中掩不去淡淡的惆怅。算了,别去想了!

  “婆婆我进去了,天气冷,你别在院子待太久喔!”

  “好好好,快去喝热汤,别着凉了。”

  她开心进门,但在进门前就遇到那个冷罗刹正要出门上班,这下别说笑了,她没赏白眼就算忍耐了。

  唉,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一个月前她居然会答应易董事长的请托来当他的特助,该怎么说这种奇怪的发展呢?

  那天,他激她没有担任特助的本事,所以她来了。人啊,不能生气,生气冲动吃亏的还是自己,她相信,易缜在挑衅时,也一定没想到她居然会答应……

  所以自己没有回头路了,她真的每天来易家报到当特助,如果不小心和他碰到面,那就冷脸对冷脸,哼,谁怕谁?

  “这么早?”

  “是啊。”

  “不懂得道早安?”

  “早安,少爷——”

  “言不由衷。”

  “少爷今天精神真好。”所以才那么多废话!他们平常碰面都是冷漠地擦身而过。

  “我精神是不错,你倒变成红鼻子小丑。”

  不能和猪生气——不不不,将他比喻成猪,是猪的不幸!“是啊,只要少爷开心就好。”

  “你这个特助还真辛苦,又要当爱的小天使,还要当小丑陪笑。”

  他妈的!  “是啊,少爷开心就好。”

  “所以不写新闻了?”

  哇咧,他踩到禁忌了,肖诗思抬头眯眼瞪人。“拜你所赐,请问我怎么写?有哪一家媒体肯用我?”

  易缜是不提告了,但他这卑劣的男人怎可能这么轻易饶过她?这小人居然买下各大报的头版,刊登了一份声明书,内容不外评论她的不专业和反驳所有外界传言。请问,有了易总经理的“美言”,还有谁会用她?

  也幸好那时她冲动地接了这份特助的工作,否则真的要喝西北风饿肚子了,连房租都付不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算要天天和他大眼瞪小眼,她空有骨气有屁用,填饱肚子才实际!

  “哈,真好笑,如果你有实力,还怕找不到伯乐?”

  “伯乐顾忌易总啊,谁让您那份声明书写得如此精彩——我真该拜你为师呢!”

  易缜大笑,一早把斗嘴当运动也不错。“不了,我不需要爱的小天使在我旁边飞来飞去。”

  他也想要冷酷无情,把肖诗思当成商场上的对手彻底击例,以他惯有的方式整治她,让她如难而退、主动走人。他并非什么善良人士,他习于采取对自己最方便也是有利的行动,而她既然敢接下父亲特助这份工作,还天天自己送上门,就要有心理准备,承受他三不五时的攻势。

  只是情况似乎在交手中起了变化,他既不冷酷也不无情,因为她总有办法激出他幼稚可笑的那一面,连他自己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因此,和她吵架反而成为一种乐趣——他从没想过吵架也可以当成乐趣。

  肖诗思握紧拳头,很想揍人。“如果易总觉得碍眼,我会尽量避开你出入的地方。”

  “让小天使走后门,我母亲会不开心。”

  “我不是爱打小报告的人,易总。”

  “家里眼线很多。原来大家都爱飞来飞去的小天使。”

  他——妈——的!“因为小天使待人热忱,不会拐弯揶揄人啊。”

  “喔,我在揶揄你吗?”

  她恶狠狠瞪人。“你没有吗?”

  易缜大笑,像摸小猫一样,伸手揉了揉肖诗思的头发。这只猫的头发像婴儿的一样滑顺呢。“在家要乖,懂吗?干脆我推掉晚上的应酬,回家陪你玩如何?对了,买只逗猫棒回来好不好?喵。”

  说完,他开心地扬长而去,存心气炸肖诗思。

  这什么鬼啊!这什么男人啊!她又不是小猫,还逗猫棒?还喵咧!

  司机在易缜上车后,忍笑和气到冒烟的诗思挥挥手,也跟着上车,BMW745缓缓驶离。

  管家婆婆关上电动门后,笑看着气到冒烟的喵……呃,诗思。

  “诗思,进门了。”

  肖诗思气嘟嘟地进门。这一天大败,怎么会有人嘴坏到这种程度?他是商人不是吗?又不是耍嘴皮子的名嘴!重点是,她怎么会斗输他?气人啊!

  不过呢,显然早上这一战还不够精彩。中午拜访了赡养院,和易阿姨吃过饭之后,易董事长要她到公司一趟,有一份礼物要请她转交给易缜,让他带去晚上的应酬,交给一位故友。

  诗思想得简单,她只要将礼物转交给易缜的秘书即可,又不见得要遇到本尊,快去快回还可以帮忙管家婆婆准备下午茶的羊羹……呃,其实帮忙还好,是解馋还差不多。婆婆的好手艺——尤其是点心——根本无人可敌,或许她应该把婆婆拐去开甜点屋才是。

  她摩托车狂飙到“原硕科技”总部,和保全大哥挥挥手,将车停在大门边,没费心停去地下停车场。

  不愧是市值千亿的企业,总部大楼气势磅礴,己成为敦化南路办公大楼的新地标。

  “江大哥,我上楼一下,马上下来!”

  才一个月,她不只和易家上下相处得不错,连“原硕”的员工也混得很熟。

  “易总在喔。”

  诗思把手上的纸袋提了提。“没关系,我把东西交给林秘书就离开。”

  大家都很清楚她和易缜不对盘。

  肖诗思快马加鞭冲进电梯,到了高层办公室的楼层再冲出来。她心心念念着下午的羊羹直往前冲,完全没注意由转角冒出来的易缜,她煞车不及,一头撞了上去。

  纸袋飞了出去,她也飞了出去,易缜不动如山,她却狼狈跌了个“猫”吃屎,痛啊……

  “老天爷……”

  “原来是猫啊,还是只暴冲的猫。”

  易缜真是没有绅士风度,没扶女士起身不说,还要揶揄个几句。

  “猫怎么会来公司玩耍?”

  诗思气炸了,但不能和他的架,她得先确认老爷托付的东西没摔坏。

  是琉璃啊,她赔不起的。

  她跪在地上,沁着冷汗,抖着手把木盒打开后,整张脸都绿了,眼泪也跟着滚在眼眶里。麒麟的尾巴、麒麟的尾巴……麒麟的尾巴断掉了!

  她咬着唇瓣,大气不敢喘一个。怎么办啊……

  易缜的嗓音淡淡地扬起。“撞到人不道歉吗?”

  “这个多少钱?”

  他看了眼她手上断掉的尾巴。“这是限量的,四、五十跑不掉吧?”

  肖诗思抬头,苍白着脸,眼眶里滚着晶莹剔透的泪。“四……五十万?!”

  “差不多。”易缜耸耸肩。

  肖诗思低着头,将断掉尾巴的麒麟收好。“你几点要去应酬?”

  “你要陪我去吗?不了,我不带猫出场。”

  “老爷要把这麒麟送给故友,我去想办法买只新的给你带去。”

  易缜一愣。有几秒钟,他让肖诗思勇于负责的骨气给折服了。“这是限量的。”

  “我去总店问问,总有办法。我五点前回来,你等我——”

  她站起身,转身就跑,在那瞬间,易缜见到她滑下脸庞的眼泪。

  “易总,开会时间到了。”林秘书前来提醒,正好看见肖诗思进入电梯的背影。“耶,那不是诗思吗?诗思——”

  来不及了,电梯门已经关上。

  易缜打量跟着自己多年的秘书,林秘书年近五十,工作经验丰富,是他倚重的好帮手,也是少数受他尊重的女性之一。

  “为什么所有长辈都喜欢她?”

  “因为诗思很可爱、很开朗,个性又洒脱啊,不过,”林秘书掩嘴而笑。“其他部门的年轻妹妹可不喜欢她,她们都嫉妒诗思的好运,可以近距离和易总接触。易总不觉得她很有趣吗?”

  “完全不会,”嘴上说不会,他却忍不住望着肖诗思离开的方向。“会议先延后,我先出去一下。”

  “易总不是要去欺负人家吧?”林秘书的神情活像母鸡护小鸡。

  易缜眯起眼。“原来你也是猫的眼线?”

  “猫?”

  “肖诗思。”

  林秘书大笑。没错,和易总斗嘴时的诗思的确很像张牙舞爪的小猫。

  易缜下楼取车。他自己开车,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现在做的蠢事。肖诗思弄坏东西理当赔偿,但他为什么要跟着她?或许只是好奇,或许只是折服于她的骨气,或许只是惊讶于她的眼泪……

  没必要想得这么多,总归五个字:“好奇心使然”。

  他开车来到琉璃工坊总店,推开大门后,只见肖诗思正和店员恳求帮忙调货的事情。

  “求求你,可以帮我问一下吗?这限量商品真的一定只能卖给VIP的客人吗?那如果VIP的客人没有这个需求,能不能转卖给我?这是一份礼物,晚上要送人的,这很重要……”

  总店店长见了易缜,悄悄来到他身旁。“易总,您来了。”

  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肖诗思的注意,他安静观察。“那位小姐手上拿着的是断尾的麒麟?”

  店长恭敬回答。“是的。这位小姐说她把她老板要送人的礼物弄坏了,要来补买一尊,但“旺麒麟”是专为VIP客人设计的,公司可能无法贩卖给一般顾客。”

  “她有说她老板是谁吗?”

  “她不愿透露,否则说不定可以帮忙。”

  她真是笨蛋,不愿把父亲的名字说出来也叫骨气吗?这原本就是个崇信权力、利益当道的社会,如果这算是骨气,也只能算是固执的笨骨气!

  “如果是我要呢?”

  店长咧开笑。“当然没问题。”

  “五点前,请送到我办公室。”

  “没问题的,易总。”

  易缜冷着脸转身走人,不想看到笨猫求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