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谁说一定要嫁你 第1章(2)

作者:伍薇
  只是还来不及说出自己的想法,突然其来的黑西装部队不顾总机妹妹和淑莉的阻挠,大步迈进总编的办公室,彷佛帝王出巡一般地热闹。

  为首的男人一下子便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他身高一百八十五左右,身形挺拔精硕,五官棱角分明,俊美却不显阴柔,眉宇间的神韵让她想到亲切好客的易阿姨——

  肖诗思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易阿姨的独生子,市值超过千亿的“原硕科技”当家主子,今年三十四岁的易缜。

  他的眼睛遗传自易阿姨,一样漂亮但多了属于男人的阳刚,眼里的精明冷厉,清楚地让她感受到他的绝情和冷酷。

  “肖小姐。”

  肖诗思起身,冷静面对。“易先生。”

  他们打量着对方,诡异凝重的气氛弥漫。

  总编忧心忡忡一语不发,倒是易缜后头那群貌似律师团的人,个个都像嗜血的豺狼虎豹,随时要将她噬骨吞腹。

  所以她完全不讶异为何自己才刚回国就接到律师的电话,为什么她才进公司,他们就能找上门来,为什么他能一眼认出她就是写专栏的记者——站在权力顶端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事?

  “你的报导造成我很大的困扰。”易缜打量着眼前这位脂粉未施的女子,她身形纤细瘦长,一身便装,长发束成马尾,没有女人该有的芳香柔软,微扬的下巴显示她固执不妥协的性格。

  “这并非我报导的本意。”

  “却是源头。”

  “易先生,同业之间要怎么借题发挥,我无法控制。”

  “这是推诿之辞,反驳你的推诿就是我的律师团存在的价值。”

  “易先生,请你仔细研读我的报导并没有任何诋毁的文字。”

  “那么说,我家人因此而起的情绪问题,我只能自认倒霉?”

  肖诗思低头不语。如果因为她的报导而伤了和善的易阿姨,这绝非她所愿,她明白同业的采访方式,安养院不可能平静宁谧,那些老人家和易阿姨是否能够承受这样紧迫盯人的情况?

  “显而易见你和你的杂志社伤害了我及我家人的名誉。”

  她抬头,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握成拳。“易先生,我的原意没变,我的报导没问题,但我并不想被你说成这是推诿之辞,这是我个人的事,和杂志社无关。”

  易缜撇起嘴角,眼里的讽刺更强烈。“这是什么?牺牲奉献的伟大情操?”

  她耸肩。“随你怎么嘲讽,既然这样了,我会立即离职,这是我的专栏,就由我自己负责!”

  对于诗思的宣告,一旁的总编吓了一跳,但也立即明白这的确是唯一的方式。诗思是聪明体贴的女孩,这就是她会作的决定。

  “你想切割,藉此保全杂志社?”

  “这和切割无关,这是我的报导!”

  “那就看看喽,谁能全身而退,不是你能选择。”

  他扯唇微笑,俊美的笑容让她忽然不寒而栗。

  易缜转身离开,律师团随侍在后。

  肖诗思低着头,硬撑的肩膀在他走人之后立刻垮了下来。

  “诗思……”淑莉冲了进来,担忧地望着好友。“怎么办啊……”

  肖诗思摇头。

  淑莉接着说:“还是找阿谅帮忙好不好?虽然他是专打专利权的律师,也很两光,但毕竟是律师,一定有门路可以帮你的……”阿谅是诗思的前男友,趁着诗思出差,居然无聊到劈腿找小三谈恋爱,敏感的诗思发现后立刻将阿谅三振出局,懒得理会他的解释。不过诗思也没有很爱他啦,她是热爱工作的工作狂。

  “没事,我有事先出去,回来再说。”

  肖诗思离开办公室。她心乱如麻,哪怕是好友的体贴关怀,在这节骨眼上,她也无心面对。

  她由办公桌拿了自己的摩托车钥匙和安全帽,随即冲出杂志社。她必须去安养院看看,她必须亲自向易阿姨和其他长辈道歉,就如那个人说的,她的确是源头……

  刚上车,尚未离开的易缜发现她骑着摩托车奔驰离去的背影,立刻对司机下了指令——

  “跟上。”

  “是,易总。”

  摩托车一路狂飙到了山上,才刚冲进安养院大门,就看到易阿姨坐在花园里的凉椅上看着远方,神情是陌生的惆然和冷淡。

  肖诗思咬牙走向前,在易阿姨身旁蹲了下来,并未留意易阿姨身旁还站着一位老伯伯。

  “易阿姨……”

  易阿姨收回投望远方的视线,低头看到蹲在眼前的女孩,立即漾开了美丽的笑容。“嗨,诗思你来了。”

  易阿姨完全没有怨愤和指责,但不可能,这件事不可能不延烧到安养院的……

  “关于那篇报导——”

  易阿姨没让她把话说下去。她握住诗思的手拍了拍。“那篇报导写得真好呢!我其他姊妹兄弟也这么觉得,我真以你为荣喔,诗思。”

  “易阿姨……”肖诗思淌着泪,因为被谅解被安慰,让她反而觉得自己好罪过。“可是如果不是我访问了您,也不会闹成这样,打扰到您和其他爷爷奶奶清静的生活,我真的好过意不去……”

  易阿姨挥挥手。“不会不会,这样才热闹,一堆记者来拍我们,大家可开心呢!你也知道我们爱热闹,这几天一堆记者进进出出,到处捉人采访,我们倒是还好,但可忙坏那些驻院的医生护士了。我们不是因为生气不开心,而是兴奋到睡不着觉呢!医生说老人家太亢奋不好,哈,这论点还真是可爱……”

  易阿姨温柔拭去她脸颊上的眼泪。“别哭,没事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

  “可是,易阿姨……”

  “放心,有事我来顶,想当年我可是有名的小辣椒喔!诗思,别担心有谁能伤害我们,咱们这些年过半百的老人,没你想像的那样脆弱。”

  肖诗思边点头边啜泣。这下她可以放心了,或许对抗易缜的律师团是场鸡蛋碰石头的硬仗,但至少老人家们都没事,这真的太好了!

  后方的易缜将母亲的温柔看进眼里,眯起眼,万分不愉快。他希望看到是母亲的斥责,那么他才能替母亲讨回公道,而不是看到母亲对她的体谅。

  同样的画面也让一旁的老伯伯很惊讶。他就是易董事长,传言中寡情花心、抛弃元配的老董事。

  有多久,他没看到妻子对谁这么关心,心情这么好……

  “晓玉……”

  听到丈夫的轻唤,易夫人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

  “有事吗?”

  肖诗思这才发现一旁的老伯伯。完全不用猜测此人是谁,因为易缜的身形和长相,除了眼睛和神情之外,简直就是父亲的翻版,这位一定是易董事长。

  “她不是写那篇报导的女记者吗?”

  “那又怎样,她写得很好,你和儿子都不要去为难人家!”

  顺着易阿姨的视线,肖诗思这才发现易缜居然也来了,而且就站在她后头!

  所以,易阿姨最后一句话是冲着她儿子说的吗?

  “妈,是她报导偏颇,才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易缜语气挑衅。从头到尾就是那篇报导的问题,况且自己的权益受损,他进行求偿也很正常。

  “那你想怎样?控告人家不成?!”易夫人质疑。

  易缜耸肩,很理所当然。“是有这个打算。”

  易夫人瞪人,但不是瞪儿子,而是瞪儿子的爹。“老易,我警告你喔,别让你儿子去欺负人家喔,我不想看到他去告诗思,你听懂没?”

  易董事长一听到指令,立刻像柔顺的小猫。“没问题没问题,不告不告,我让儿子不提告喔……呜,晓玉,我真的好感动,你好久没跟我说这么长的话了……”

  易董事长都快掉眼泪了。

  “神经。”易阿姨懒得理人,下巴一扬。

  肖诗思傻眼。现在这个情况……真的……好奥妙……

  “你儿子有去人家杂志社像流氓一样找麻烦吗?”

  “有,刚刚去过了。”易缜坦言不讳。听母亲说了那么多话也很新奇,因为家里过去的事,一直让母亲耿耿于怀,对父亲也始终冷冷淡淡的,两年前,她干脆离家搬到朋友经营的安养院居住。

  但……他看着这个女记者,一个陌生人竟然能解除母亲的心防?

  易夫人很生气。“你对人家怎么样了?!”

  “正式提告。”他不只坦白,还有势在必得的把握。

  “易缜!你这孩子实在是——”易夫人气得说不出话,只能把气发在老伴身上。“老易,你听听你儿子说的是什么话,养一个律师团是很了不起吗?!说告人就告人,是把告人当成快乐的事吗?!”

  肖诗思急着解释。“我说过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是我的专栏就由我负责,我已经辞职了,你不用控告杂志社。”

  易夫人大惊。“诗思,你辞职了?!怎么会这样?老易,你看你儿子,这简直太过分了吧!”

  易缜冷言冷语。“这是打小报告吗?”

  肖诗思眯眼瞪人。“我没必要打小报告。”

  易董事长马上安抚妻子。“晓玉,没关系,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这关系可大了!现在是什么景气,你以为工作很好找吗?!说不定人家有房贷要缴,有父母要照顾,易缜逼人家辞了工作这怎么会没关系呢?!”

  易董事长马上反应。“陈小姐刚好请长假陪她小孩出国念书,不然我聘请肖小姐来当我的特助好吗?这样肖小姐就有工作了。晓玉你别生气,气坏身体舍不得的还是我……”

  啊?!

  “爸?!”

  “易董事长?!”

  老董事长的决定吓坏了两名年轻人,他们几乎同时间出声抗议,然后瞪着对方,谁都不让谁。愤怒在空气中擦出火花,噼啪作响,手上如果有武器,老早就出鞘比划啦!

  因为她的拒绝,他感觉不受尊重,所以嗤了声。“肖小姐,特助这工作绝对比当一个小记者有价值许多。”

  因为他的瞧不起,她感到受辱与委屈,所以冷哼。“易先生,你没当过记者,没资格评论我的工作有价值与否!”

  “牙尖嘴利。”

  “谢谢夸奖。”

  两人瞪着对方,剑拔弩张。

  看着年轻人互杠,易夫人也很惊奇。儿子一向被宠坏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从不懂得尊重和体谅,女人见着他也只是化作一滩没用的水,呵,诗思真的很特别呢……

  “好,这是不错的办法。”易夫人开口。儿子和老头个性使然,平常做事总是死气沉沉的,有一个开朗的诗思来热闹一下,也挺不错的~~

  “妈,别开玩笑了!”

  “易阿姨,这太离谱了!”

  两个年轻人立刻抗议。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连易缜也惊讶了。他要控告的对象居然当场变成父亲的特助?虽然他明白母亲是要以这种方式阻止自己的行动,不过……

  他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是有什么样的魅力,让母亲如此保护她?

  得到妻子难得的认同,老董事长是又惊又喜、心花朵朵开。

  他擦着感动的眼泪。“晓玉,我等这天像等了一辈子那么久啊……”

  因为太感动了,所以他直接漠视儿子的反对,殷殷切切地恳求让他这几天也颇为不满的女记者。他和妻子的事,只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解决的,但新闻媒体这一闹,只惹得妻子更加生气。

  直到今日来访,他才明白原来妻子气的人还是只有他(唉,永远都只有他……),但对这位女记者体贴温柔极了。妻子怎么会和这位记者这么投缘呢?就当是人和人之间奇妙的缘分好了,只要妻子开心,肯和他说话,那他还有什么好在乎计较的呢?

  “就请肖小姐帮个忙,好人帮到底,来做我的特助吧!”

  面对老董事长的拜托,肖诗思完全傻眼了。

  她瞪着像得快要火山爆发的易缜。这件事——

  怎么感觉愈来愈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