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浪子不放浪 第8章(2)

作者:朱映徽
  云初雪望着李大娘,汹涌的泪水涌出眼眶,心绪更是激动不已。

  原来,李大娘是她的亲娘,难怪她总感觉李大娘特别的亲切,每一回即便她已先洗完了衣物,总忍不住在溪边多待一会儿,就是为了想要陪李大娘再多说几句话。

  原来,那份难以言喻的亲切感,正是因为李大娘是她的亲娘……

  “那,我爹……我爹是……”云初雪颤声问道。

  “放心,你的亲爹不是老爷,绝对不是。”李翠花说道。

  那笃定的答案,让萨君飞和云初雪都宛如放下了胸口那沉甸甸的巨石,顿时松了一口气。

  萨君飞接着问道:“既然不是我爹,当年您为什么不肯说出实情?还有……初雪的亲爹究竟是什么人?”

  尽管李大娘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会一直隐瞒到现在,可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他不得不问个清楚。

  “那个人……是老爷在贵州老乡的拜把兄弟,名叫郑伯勋……”李翠花叹了口气,因为想起了往事而感慨万分。“那两只玉镯确实是一对的,本来也确实都属老爷所有,听说,当时老爷将其中一只给了夫人,另一只……本想赠与萨公子的娘亲——李如儿小姐。”

  听见娘的名字,萨君飞的胸口一阵揪紧。

  李翠花接着说道:“可,如儿小姐不幸去世,老爷没有机会将镯子送出,也没有其他想要赠与的对象,便将玉镯送给了当时前来京城探访的拜把兄弟。”

  “原来如此,那么后来……这只镯子,怎么又会到了李大娘的手中?”萨君飞问道。

  “当年,郑公子打算离开京城时,却突然染上急病,我被派去照料他,不料竟有了感情……尽管他不想辜负我,可其实他在贵州早已有了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我不愿意破坏他人的幸福,便含泪成全他们,他的心里觉得对我有愧,便将那只玉镯送给了我……”

  听着李大娘的话,萨君飞和云初雪的心里都不禁唏嘘不已。

  这世上,光是拥有真挚的感情,也不一定能够成为眷属,倘若一对相爱的恋人能够如愿地结为夫妻、相爱到老,那是多么可贵的事!

  “在郑公子返回贵州后,我才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由于不想要坏人姻缘,所以我绝口不对任何人提起此事,只是不久之后因为害喜,还是被发现了,夫人把这件事情怀疑到老爷的头上,对此我心里虽然觉得愧对老爷,可……因为爱着郑公子,不想给他造成困扰,便打定主意要永远守着这个秘密……只是,后来我辗转听说,郑公子在返回贵州不久后就病逝了……”

  忆起这段悲伤而沉重的往事,让李翠花的眼中泛起了泪光。

  她幽幽叹口气之后,打起精神说道:“总之,放心吧,你们绝对不是一对异母兄妹,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听完了这段往事,云初雪如释重负,原先不断凌迟着她的那股罪恶感,顿时烟消云散。

  “这真是……太好了……”情绪一放松,她的眼前突然一黑,在萨君飞的怀中晕了过去。

  “初雪?初雪!”萨君飞焦急地低喊。

  李翠花也赶紧上前察看,见她苍白昏迷的模样,真是心疼极了。

  “该是这几日她几乎什么都没吃,又一直伤心哭泣,体力耗尽了吧!”

  看着她颊上未干的泪痕,萨君飞的心狠狠揪紧,真恨不得代替她承受这两日来的悲伤。

  “真是个小傻瓜,一个人承受这么多的痛苦。”他心疼地低叹。

  李翠花望着他,开口问道:“少爷,您是真心爱着初雪吗?”

  “那当然。”萨君飞毫不犹豫地说。“我会娶她为妻,一辈子好好地照顾、保护她。”

  “那就好,真是太好了。”李翠花一脸欣慰,哽咽地说。“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些什么,可是,我是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萨君飞闻言,一脸正色地说:“怎么会没资格呢?您是初雪的亲娘,日后我与初雪成了亲,您也是我的娘了。”

  “可我……我当年遗弃了这孩子……”李大娘说着,眼眶再度泛红。

  “您当年会那么做,也是不得已的,况且您也以您的方式一路陪伴着她长大,不是吗?初雪的心里对于亲生爹娘从来就不曾有过怨恨,我相信现在知道了这一切,她的心里也同样不会有半点怨怼的。”萨君飞语气笃定地说,望着怀中人儿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柔。

  她就是如此的善良、如此的美好,让人无法不深深爱着她。

  李翠花将他那深情的神色看在眼里,心里既欣慰又感动。

  “看得出来,少爷是真心爱着她,那我也就放心了,往后……”

  “往后,李大娘就搬过来一同住吧!”

  李翠花先是惊讶地愣了愣,随即连忙摇头。

  “不,我怎么敢奢求——”

  萨君飞再度打断她的话,说道:“您是初雪的娘亲,搬过来同住、接受我们的照料也是应该的。我相信初雪也一定是这么想的,请您就别推辞了吧!”

  听着他这番话,李翠花的心里感动极了。

  看着被他温柔拥护在怀中的女儿,她不禁在心底感谢上天的垂怜,让她心爱的女儿遇上了这么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云初雪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而萨君飞则守在她的身边。

  她怔了怔,很快地想起先前的事,想起了她得知当年的真相、得知她和萨君飞并不是一对异母兄妹之后,大大松了一口气,但是……然后呢?她是怎么回到萨家的?

  像是看出她心中所想,萨君飞略带轻责地轻叹。“你呀,这两日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结果突然晕了过去,是我把你带回来的。”

  “喔……”

  想着自己被他一路抱回萨府,也不知道一路上有多少人瞧见,云初雪的双颊就不禁染上绯红。

  害羞了一会儿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

  没等她把问题说出口,萨君飞便已说道:“我已经将你娘接过来了,德叔也已让人整理了一间厢房给她,往后她就在这儿住下,和咱们一同生活。”

  听着他的安排,云初雪的心里感动极了。

  “那……”

  “至于吕丽萍,”萨君飞再度接口。“我已经告诉她,咱们俩根本就不是异母兄妹,也已经要她离开了,这会儿她应该已经在几名与她亲近的丫鬟陪同下,抵达她自己的住所了吧!往后,她不会再有机会踏进萨家一步,也不会再有机会煽风点火、兴风作浪了。”

  云初雪望着他,嫣润的红唇逸出一抹微笑。

  “你怎么都知道我想说什么?”

  刚才她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呢,他竟就能准确地猜出她的心思,这就叫做心有灵犀,吗?

  “那当然,我娘子的心思,我当然明白了。”萨君飞笑着回答。

  听见“娘子”这个称呼,云初雪的俏脸一热。

  “什么娘子?咱们又还没拜堂,八字还没一撇呢!”她羞嗔道。

  “那就快点把两撇都写齐了,我啊,已经等不及了。”萨君飞爱怜地抚着她的脸,说道:“要是再不快点成亲,你这个小傻瓜如果又一声不响地离开我,我要上哪儿去找我的娘子?”

  云初雪闻言,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愧疚。

  “对不起……”

  这两日,她因为误以为他们是一对异母兄妹而痛苦心碎,而他也因为她的失踪而心急如焚。分离对相爱的两个人而言,是多么可怕的煎熬,但愿他们再也不用经历这一些。

  “说你傻,还真是傻,我怎么会怪你呢?”萨君飞凑上前去,安慰地轻吻了吻她的眉心,接着道:“不过说起来,吕丽萍虽是出于恶意,却也因此让你和你娘相认了,这对你来说其实也是好事一桩。”

  “是啊,老天对我还是十分眷顾的。”云初雪满脸感动地说。

  真好,她不仅又回到萨君飞的身边,还有娘了呢!她真是太幸福了!

  “你娘还担心你会怪她、不谅解她呢!”

  “怎么可能?当年她会那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心里一点儿也不怪她的。”

  听着她的话,萨君飞的俊颜不禁浮现一抹微笑。就知道这个善良的人儿心中只会有感动,没有半丝的怨怼。

  “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可不许瞒我,更不许再不告而别了,知道吗?要是再重演这两日的经历,我可真要疯了!”

  云初雪本来心里还怀着愧疚,可一抬眼,瞅着他那一脸严肃正经的神情,她忽然忍不住轻笑出声。

  “怎么了?笑什么?”

  “还记得初次见面时,你看起来是那么的潇洒不羁,像是个无拘无束的浪子呢!”可这会儿,他的神情满是对她的在乎,真是让她既感动又窝心。

  萨君飞闻言也不由得一笑,说道:“浪子一遇上你,就放浪不起来了,谁叫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克星呢?”

  他们两人相视而笑,目光交缠,眼中只看得见彼此的存在。

  萨君飞缓缓倾身,轻吻住她甜美的唇儿,云初雪则伸出双臂揽住他的颈项,毫不保留的回应。

  胸口燃烧的情意,让这个吻愈来愈热烈、愈来愈狂野,很快的,光是亲吻已无法满足他们。

  这两日的分离,对他们而言太过煎熬,而这一刻,他们只想要与深爱的对方紧紧相拥、毫无间隙地结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