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浪子不放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浪子不放浪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蓦地响起的低沉嗓音,吓了云初雪一大跳,尤其当她听出那嗓音的主人是谁时,一颗心更是快蹦出胸口。

  她在惊吓之余匆忙地转过身,却疏忽了周遭地面因为刚才洗衣而溅湿,脚底不慎一滑,娇小的身子就这么扑通一声掉到水里。

  萨君飞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更不是有意吓到她。

  刚才他到“慈云庵”去找她,妙慧师父说她去洗衣了,于是他便到附近的溪边去寻找,却只看见几位大娘。

  疑惑之余,他循着溪流而上,总算瞧见了她纤细的身影。

  那时她正好洗完最后一件衣物,却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就这么独自一个人坐在水边,望着溪流发呆。

  在他的眼里,周遭的景色虽美,却远比不上她迷人。

  他就这么静静地欣赏着她那沉静美丽的身影许久,却见她似乎正为了什么事情而烦心,红唇几度轻轻逸出轻叹。

  他本是有意想要为她分忧解劳,不料一出声却反而吓着了她,还害她发生这样的意外。

  萨君飞在自责的同时,毫不迟疑地跃入溪中,强壮的手臂很快地揽住在水里惊慌挣扎的人儿。

  云初雪不谙水性,灭顶的恐惧让她紧紧攀住他强壮的身躯,即使萨君飞已搂着她离开溪中,心中的惊惶仍挥之不去。

  萨君飞将她轻轻放在草地上,让她背靠着一棵树而坐。

  “别怕,已经安全了。”他一边低声轻哄,一边为她拂开湿发,黑眸关心地望着她。

  那双美丽的眼眸中盈满了无助,神情楚楚可怜,让他的大掌忍不住在她的颊上怜惜地轻抚。

  “放心,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听着他的轻声安抚,云初雪逐渐定下心神,这才察觉自己的双臂仍紧攀着他的颈项,他也因此和她靠得极近,两个人几乎快搂抱在一起了。

  她羞红了脸,连忙松手,抬起头想要说什么,但是一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她的呼息不禁一窒,思绪陷入一片混乱。

  萨君飞一瞬也不瞬地注视着她,就见那嫣润的红唇欲言又止地微微轻启,吐露出惑人心神的气息。

  原本停留在她颊上的指掌,情不自禁游移,略微粗糙的指尖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地摩挲。

  这个过分亲昵的举动,让云初雪的身躯一颤,那一脸娇羞无措的神情,更是诱人极了。

  萨君飞抵挡不了诱惑,俊脸逐渐靠近,最后吻住了她。

  当两人的唇片相贴,云初雪的思绪一片空白,双手不自觉地揪着衣襟,无措地轻轻颤动。

  她柔嫩的红唇,让萨君飞在心中发出满足的赞叹,而他火热的舌更进一步地探入她的唇齿之间,纠缠着她的丁香舌。

  起初,云初雪又羞又慌,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他阳刚的气息和缠绵的吮吻,很快地让她无法思考,她不仅忘了羞怯,甚至还顺从内心的渴望,怯怯地回应他的亲吻。

  她甜美的滋味和娇怯的回应,让萨君飞的胸口燃起了一团火,他情不自禁地愈吻愈深,愈吻愈热烈。

  当这个缠绵火热的亲吻好不容易结束时,云初雪差一点快喘不过气来,天旋地转的感觉让她脑袋发晕、浑身发软。

  “我……我快晕了……”

  她怔怔的低语,惹来萨君飞一阵轻笑。

  “但是你喜欢。”

  听见他的话,云初雪的俏脸一热。

  “我……我才没——”

  口是心非的否认还没说完,他的长指就轻抵住她的唇。

  “好姑娘不可以说谎喔!”

  她的唇片是如此的温软细嫩,让萨君飞忍不住轻轻地摩挲,而这挑情的举动,让云初雪的身躯再度轻颤,眸光也变得更氤氲了几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亲吻她?

  萨君飞目光热烈地注视着她,说道:“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

  这么坦白直率的回答,让云初雪双颊更加热烫了。

  想不到,他不仅清楚明白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甚至还更进一步地问道:“那么你呢?”

  “我……我什么?”

  “你喜欢我吗?”

  他问得这么直接,让云初雪的一颗芳心差一点就蹦出胸口。

  “我……我不知道……”其实她心里是明白的,可毕竟她是个姑娘家,怎么好像他一样大刺刺地说出心意?

  萨君飞嘴角扬起,笑望着她那不胜娇羞的模样。

  “那要怎样才能知道?”

  “我……我不知道……”

  “那么,我来帮你确定吧!”他低语,再度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回,不像刚才又惊又羞,有的是更多自心底蔓延开来的缠绵情意。

  云初雪很自然地闭上眼,甚至心悦诚服地为他分开红唇,迎入他火热放肆的掠夺,并抛开了羞怯,放任自己顺从心意地与他唇舌交缠。

  当这个缠绵又温存的亲吻结束后,云初雪只觉得自己几乎在他的怀抱中融成一滩水。

  “你是喜欢我的。”

  萨君飞说出肯定的答案,俊脸尽是满足,而他的胸口更是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给涨满。

  听见他那再笃定不过的语气,云初雪羞得将烫红的脸蛋埋进他的胸口。

  想着他亲口表明了心意,她的心底就涌上一股强烈的欢喜,只是……想到刚才缠绵火热的亲吻,她羞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才好。

  “我……咱们的衣裳都湿透了……该回去了……”

  萨君飞虽然想要多与她相处一会儿,但是经过刚才的意外,他们身上的衣物确实都已湿透了。

  他从小就身强力壮,即便浑身湿透地吹吹风也不至于有事,可她这么纤细娇弱,恐怕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若是她因此病了,那可是要受罪的,他当然舍不得她受苦。

  “确实是该换衣裳,我送你回去吧!”

  云初雪闻言连忙摇头,说道:“不用了,萨公子也得快点回去换衣裳呀!万一病了,那可不好。”除了羞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之外,她的心里更不希望他染上风寒呀!

  况且……他们此刻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若是让师父们瞧见了,不知道师父们会怎么想?

  她们会不会觉得她的行为不检、太过轻浮随便?

  “不行,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就算让师父们瞧见,我也会负起责任解释清楚的,毕竟,若不是我吓着了你,你也不会不慎跌进溪里了。”

  “可是……”

  云初雪还想说些什么,但萨君飞已不由分说地一手拎起了搁在一旁洗好衣物的竹篮,另一手则很自然地握住了她。

  当他温热的指掌与她亲昵地十指交扣时,云初雪的芳心强烈地怦动,原先想说的话全都化为乌有,就这么乖顺地跟着他走。

  尽管一阵阵的山风吹在湿透的身上,但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因为寒意还来不及袭上身子,就被她胸口那团炽热的火给驱散了。

  在两人牵着手,返回“慈云庵”的一路上,云初雪不断地回想起刚才的一切,而那让她双颊的绯红久久无法淡去。

  她娇羞地轻咬着唇瓣,不禁亿起刚才他是如何温存地吮吻她的唇、如何缠绵地与她舌瓣交缠……

  那些羞人的记忆,让她脸上的红晕不但没有褪去,反而更加深了。

  哎呀,这样可不行哪!她得快点让自己恢复正常才行!

  光是瞧见他们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肯定就会让师父们惊愕不已,倘若还看见她脸红心跳、含羞带喜的神情,那她真要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正当云初雪暗暗调整呼息,很努力地试图让心跳的节奏恢复平稳时,萨君飞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疑惑地转头望向他,就见他的神情严肃,浓眉甚至皱了起来,那不寻常的神情,让她有些意外地怔了怔。

  “怎么了?”她忍不住问。

  “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不对劲?什么地方不对劲?

  云初雪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注意到远处的山林间,隐隐有奇异的红光闪动。

  奇怪?那红光是怎么回事?看起来怎么有点像……

  云初雪倒抽一口气,眸中浮现一抹担忧。

  “那该不是失火了吧?”

  “看起来很有可能。”

  “糟了,那个方向……是‘慈云庵’哪!师父们会不会出事?”

  一想到说不定师父们正身陷火海,云初雪的心就狠狠揪紧,而这也正是萨君飞所担心的。

  “咱们快点赶回去瞧瞧吧!”他说道。

  “嗯。”

  云初雪点了点头,焦急地加快脚步,心里拚命地祈祷师父们可千万别出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