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浪子不放浪 第4章(2)

作者:朱映徽
  云初雪想了一会儿,说道:“除了我常去洗衣的那条小溪之外,还有一个地方的景致很美,不过离这儿有一段路,是有一回我采山菜时,不知不觉愈走愈远,在无意中发现的。”

  “那就去瞧瞧吧!还请云姑娘带路。”萨君飞微笑地说。

  那迷人的笑容再度让云初雪的心跳怦乱,赶紧转身迈开步伐,然而即使没有回头,她也能察觉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那专注灼热的目光,不只让她的胸口怦乱不已,甚至就连整个身子都仿佛着火似的热了起来。

  她心绪纷乱地咬了咬唇,感觉自己的手脚因为意识到他的视线而变得有些僵硬笨拙,真担心自己等会儿又要不慎跌倒,那可就糗极了!

  穿越竹林后,他们相偕走了一小段林间小径。

  约莫两刻钟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山崖,由于这儿的地势较高,视野十分辽阔,不仅可以眺望远处的美景,还能欣赏天际变幻的云彩。

  一阵阵的山风拂面而来,沁凉如水,让人有种浑身放松、通体舒畅的感觉。

  这美好而愉悦的感受,让云初雪一路上的紧张与局促终于放松下来,粉唇也好心情地弯起。

  “这里很美吧?”她微笑地问。

  萨君飞的目光只朝眼前的景色一瞥,就立刻移开了。

  并非眼前的景色不迷人,而是身边的人儿更加吸引他的目光,那美丽的侧脸让他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

  打从第一眼见到她,她就让他有种纯净而舒服的美好感觉,仿佛不论前一刻再怎么心浮气躁、愠恼愤怒,只要有她在身边,那些负面情绪就会立刻被抚平、被净比。

  “你很喜欢这座山林?”他轻声问。

  “是呀!”云初雪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自然深爱这里所有的一切。”

  “那么往后呢?往后的日子,你有什么打算?”萨君飞试探地问。他心想,这么一个美好的姑娘,总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尼姑庵里吧?

  想不到,云初雪却说:“等我明年满十八,就会请住持师父为我剃度出家,往后就继续待在‘慈云庵’里,和往常一样。”

  “什么?!”

  他那震惊激动的低喊,吓了云初雪一跳。

  她转过头,望着他那浓眉紧皱的模样。

  “有……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

  尽管知道她自幼就被“慈云庵”的师父收养,但他以为她终究有一天会离开,没想到她竟有剃度出家的打算!

  光是想像着她落发为尼的画面,他的心就狠狠地揪紧,仿佛有团焦灼的火在他的胸口燃烧。

  他有股冲动想要扳住她纤细的肩头,吼着不许她这么做,可……他哪有这么做的权利?

  “你……为什么想要出家?”他问道。

  “因为我从小就在‘慈云庵’长大,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呀!”

  “就只因为这样?”

  “呃?不然呢?”云初雪愣愣地反问。

  “你难道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离开?”

  “离开?”云初雪又是一愣。“但……我还能上哪儿呢?”

  过去十七年来,她的日子是如此的单纯而规律,而她也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会一直这样过下去,因此从来就没有想过其他任何的可能。

  你可以到我的身边!萨君飞差点脱口这么回答,而闪过脑海的声音是如此的笃定,让他不禁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过去他从来就不曾想过要将哪个女人留在身边,一直以来,他享受着自在逍遥,心无羁绊的生活,乐此不疲。

  他也曾经试想过自己娶妻生子的情景,而那让他打从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抗拒,觉得那就如同一头原本属于山林的猛兽,却被囚困牢中般的可怕。

  可……倘若身边的人儿是她……他发现这个想像不但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排斥,甚至还觉得挺不错的。

  尽管和她才第二次见面,但是那种被深深触动心弦的感觉,却是前所未有,而他相信未来也很难再有任何一个姑娘,能让他拥有同样的感受。

  一个强烈的声音自心底响起,告诉他不要错过眼前的姑娘,否则他肯定会一辈子带着遗憾的。

  只是……面对着一心想要剃度出家的她,他该如何才能让她改变主意呢?

  尽管感觉得出她对自己应该也有着一定程度的好感,可若是突然间开口要她跟他走,只怕会将单纯的她给吓着了。

  到时候,要是她心慌意乱地躲着他、避不见面,那岂不是弄巧成拙吗?

  “天地如此辽阔,各地都有不同的风景,难道你不想走出这座山林,四处去看看?像苏州,就与京城的一切有很大的不同。”他说道,希望她能明白这世上不是只有“慈云庵”一个去处而已。

  “萨公子是苏州人吗?”云初雪问道。

  她曾经听一位女香客提过江南的湖光山色、动人美景,心里很好奇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不,不算是,我自幼跟着师父云游四海,只不过师父有感于年事渐高,最近两年才在苏州开了间武馆,安顿下来。”

  “原来如此,那么萨公子这次到京城来,也只是短暂停留几日,不久之后就要离开了吗?”云初雪问道。

  一想到他可能很快就要返回苏州,她的心就莫名地揪紧,一种难以言喻的慌张感涌上心头,像是唯恐今日一别,往后就无法再见到他了……

  为什么心底的那份不舍会如此强烈?为什么她会这么希望以后还能再与他见面?是因为他是她难得认识的朋友吗?

  云初雪轻咬了咬唇,心绪有些纷乱。

  萨君飞望着她,坦白说道:“起初,我确实是有那样的打算,只不过……现在可能会有变数吧!”

  一想到木匣中的那叠书信,再想到德叔所说的那些话,他的眉头不自觉地皱起,而看着他忽然变得凝重的表情,云初雪的心也跟着揪紧。

  他怎么了?有什么事情烦心吗?

  她想要开口询问,如果可以的话,她很愿意为他分忧解劳,可又怕自己问得太多,会让他感到为难。

  从她那透着关心的眼眸和略带犹豫的神情,萨君飞看出了她的心思,而那份温柔善良的心意让他的胸口一暖。

  倘若是别人,他肯定一个字也不想提,但如果对象是她的话,他便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先前我说过,在我还是个婴孩时,就被师父收养,而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是个亲生爹娘不详的孤儿,但是前阵子师父却把我的身世告诉了我……”

  他娓娓说出了一切,包括一开始他误以为“那个人”无情无义,因此打算将家产全数捐出去,也包括德叔交给他的那叠书信,以及“那个人”当年不得不将他托给师父照顾的原因。

  听了这些事,云初雪的眸子染上了一抹忧伤,为了这段造化弄人的往事而为他难过。

  “这么多年来,你爹的心里肯定很苦,对萨公子的爱与关怀没有办法向你表达,只能藉由书信来抒发。”

  比起来,一直以为自己爹娘不详的他真的幸运多了,毕竟怀着愧疚度过这么漫长的岁月,那可是相当痛苦的煎熬啊!

  萨君飞沉默了半晌,尽管心里对于往事仍无法完全释怀,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确实没错。

  想着“那个人”这二十多年来,每逢他的生辰就写下一封封无法送出的信函,他发现自己无法毫不在意地将那些家产全捐出去。那份迟疑当然不是为了贪图钱财,而是因为德叔所转遖的那句话——

  他不奢望能够得到少爷的谅解,但至少希望他留下的一切,能够代替他陪伴在少爷的身边……

  究竟他该怎么做才对?萨君飞一时还无法拿定主意。

  望着云初雪那双澄澈的眸子,他忍不住问道:“对于当年遗弃你的亲生爹娘,你的心里真的从来不曾有过怨恨?从来就没有怨过他们既然生下了你,为什么又弃之不顾吗?”

  云初雪扬起一抹微笑,说道:“心中的疑惑难免会有,但我不曾怨恨过,因为我相信他们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相信,尽管他们无法亲自扶养我、照顾我,但是他们的心里肯定是爱我、希望我一切安好的,萨公子的爹不也是如此吗?”

  “他……也是如此?”

  云初雪肯定地点点头。

  “倘若不是如此,他怎么会写下一封又一封的信函?他会在临终前决定将家产全部给你,除了基于愧疚之外,我相信更是因为爱你。他生前无法亲自在你身边照顾你,去世后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爱你了。我想,无法在临终前亲耳听你喊他一声‘爹’,肯定是他心里最大的遗憾吧!”

  她的语气宛如春风般轻柔,却深深撼动了萨君飞的心。

  望着她美丽的眼眸、她温柔的神情,无论怎么看,都无法从她的身上找出半丝对命运的忿懑与不平。

  仿佛感染了她的善良与宽容,他发现自己心底的结虽然还是存在,但已不再那么深刻了。

  “你真是不可思议。”他由衷说道。

  “呃?”云初雪愣了愣,不解他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好像不论再怎么丑陋不堪的事情,也不能让你的心情蒙上阴影,不论再怎么浮躁烦乱的事情,也不能影响你心中的美好,天底下怎么有像你这么美好善良的姑娘。”

  听见这番称赞,云初雪的俏脸一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哪有萨公子说的这么好?”

  “当然有,而且远比我说的更好。”

  他肯定的语气,让云初雪颊上的红晕又更深了些。

  望着她那娇羞的神情,萨君飞的胸口一热,有股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而一想到她竟打算要剃度出家,他的眉头就不由得皱紧。

  一察觉他神色突然的转变,云初雪微微一怔,疑惑之余,忍不住关心地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现在的日子虽然过得平静而安定,但是一辈子的时间很长很久,难道你真的打算未来的每一天都在‘慈云庵’里度过?你不觉得少了些什么吗?”

  少了些什么?

  望着他那双深邃的黑眸,云初雪忽然一阵哑口。

  倘若是在遇见他以前,这个问题她绝对能够毫不迟疑地回答——尽管日子平静得近乎单调,但是她每一天都打从心底感到知足而惜福,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匮乏。

  然而此刻,在他的注视之下,她的芳心怦动、思绪纷乱,竟没办法说出像以前一样肯定的答案。

  似乎,除了平静安定的生活之外,她的内心深处还渴望着什么,那份隐隐约约、不知从何而来的空虚感,渴望着能够被满足……

  但,她究竟期盼着什么?想要些什么?她自己都没有肯定的答案,况且离开了“慈云庵”,她还能上哪儿去?

  “我……我不知道……”她心乱地低语。

  茫然间,山风突然变得强劲,也多了几分寒意,纤细的身躯因为感到冷而微微轻颤。

  就在这时,一股暖意袭来。

  她怔了怔,这才发现原来是萨君飞解下了披风,覆在她的肩头。

  这个举动虽然让她心生感动,可担心他会觉得冷,便连忙想要推辞。

  “我不用——”

  萨君飞打断了她的话,说道:“风大,着凉了可不好。”

  “但是萨公子……”

  “放心吧!我一个大男人身强力壮的,没那么容易染上风寒,倒是你,这么纤细娇弱,不小心可是会着凉的,还是披着吧!”

  他的关心让云初雪的心底一暖,也不再推辞了。

  “这……好吧,就多谢萨公子了。”

  “别客气。”萨君飞说着,再度从她的身后为她覆上披风。

  当那袭宽敞的披风包裹住娇小的身躯,立刻带来了暖意,而他在为她系好了布绳之后,并没有退开,就这么顺势将她轻揽在怀。

  这个亲昵的举动,让云初雪的双颊蓦地染上绯红。

  他……是忘了松开手吗?还是……

  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一颗心更是宛如擂鼓般跳个不停,不过尽管感到害羞,她却丝毫不想挣扎抗拒,甚至还悄悄眷恋着他所带来的暖意。

  萨君飞当然知道自己该松手了,可是这么拥着她的感觉太美好,他不想放手,也舍不得放手。

  一阵阵微寒的山风拂面而来,撩起了两人的发,飞扬的发丝犹如他们心底滋长的情愫,缠缠绵绵地绕在一块儿。

  他们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谁都不想打破这静谧的一刻,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轻靠在一起,一同望着眼前的美景,几乎忘了时间的流逝、忘了一切的烦恼,像是天地间只剩他们两个人似的,那么的单纯、那么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