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浪子不放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浪子不放浪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庄严肃穆的尼姑庵,一向仅容许女香客进入,至于男宾则一概止步,但这根本阻止不了萨君飞。

  此刻他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见到她。那份无法抑止的迫切渴望,即便是天塌下来了也无法阻止他!

  稍早他已经先到那条林间小溪去瞧过,甚至还到他们初次见面的林子晃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伊人的身影,因此只好来到“慈云庵”寻人。

  怀着想要早点见到她的强烈渴望,萨君飞施展轻功,跃上了尼姑庵的屋顶,居高临下地张望。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她正在屋子里,届时想要找人可不容易,好在他的运气还不坏,很快就瞧见了那抹纤丽的身影。

  她一个人在雅致的庭院里,正在照顾着花木。

  一看见她,他原本紧皱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

  真是不可思议,光是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望着她,原本浮躁的心绪当真逐渐地变得平静。

  一个寻常的姑娘,怎么会拥有如此独特的感染力?过去他可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

  萨君飞伫立在屋檐上,静静地望着云初雪,并没有出声惊扰。

  他发现自己似乎怎么也瞧不腻那抹美丽沉静的身影,倘若她不离开的话,要他就这么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她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云初雪起初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寻常之处,然而突然间,一种被人紧紧盯住的异样感让她的心里打了个突。

  “奇怪?”

  她困惑地轻声低语,带着一丝疑惑转身张望,却什么也没瞧见。

  就在她以为那股莫名的异样感只是出于自己的错觉时,眼角余光终于瞥见了屋檐上的身影。

  她吓了一大跳,掩着小口退了几步。

  屋檐上怎么会有人呢?

  惊愕之余,她定睛一看,结果心里更加惊讶了。

  是萨公子?!

  云初雪眨了眨眼,严重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萨君飞望着她,那满脸惊讶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让他忍不住勾起嘴角,扬起一抹笑。

  瞅着那迷人的微笑,云初雪的心跳突然变得纷乱,脑中更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自己此刻正置身于梦中,否则她怎么会瞧见萨公子呢?他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呀!

  怔愣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正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胸口,那明显的怦动,强烈得让她想忽略也难。

  这是怎么回事?

  自从那日在林子里见着萨公子之后,她的心好像再不能像以往那样平静似水,那总在不经意间浮现脑海的俊脸,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搅乱她的心湖。

  为什么会这样?

  云初雪微偏着脑袋,困惑地思忖着,而下一瞬间她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匆忙迈开脚步,朝他走了过去。

  她停在屋檐下,抬头仰望着他。

  “萨公子……你怎么可以进来这里呢?”她刻意压低了嗓音,就怕惊动了其他师父。

  “为什么不能?”萨君飞微笑地反问。

  他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那双澄澈的眼眸,感觉到自己原先的浮躁被一股宁静舒服的情绪所取代,那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受。

  “当然不能,这里可是尼姑庵啊!”云初雪一边轻声低语,一边忍不住朝左右张望了下。

  好在师父们这会儿都不在附近,否则若是瞧见有男人闯进了庵里,那还得了?

  “可是,我想见你。”

  云初雪闻言一怔,抬头望着他那双熠熠发光的黑眸,她的呼息不自觉地屏住,心跳更是愈来愈狂乱。

  我想见你。

  为什么光是听见这几个字,她的心底就无法控制地窜起一丝丝喜悦?

  云初雪无法理解自己的反应,也无暇深思,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别让师父们察觉他的出现。

  “不管怎么样,萨公子还是快点离开吧!要是让师父发现可就糟了。”

  离开?萨君飞的眉头一皱。

  他特地前来见她,可不想就这么离开。

  “我不走,除非……你跟我出去。”萨君飞开口说道。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要求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可他就是按捺不住那份想要多与她相处的渴望。

  “什么?跟……跟你出去?!”云初雪轻声低呼。

  “是啊,我前几日才刚到京城,对这一带还很陌生,既然云姑娘自幼在这儿长大,那么或许可以带我到附近去走走?”萨君飞说道,这是他所能想到最合情合理的借口了。

  “可是……”云初雪仍有些迟疑。

  “那不然,咱们就在这儿聊聊也行。”

  萨君飞一副好商量的模样,甚至当真在屋顶随兴地盘腿坐下,像是真的打算在这里与她好好聊个尽兴似的。

  “哎呀,不行啊!”云初雪有些焦急地轻跺了跺脚。

  倘若他们两人真的就这么在这里继续交谈下去,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师父们发现的。

  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她可不希望真的引起什么骚动,更不希望他受到师父们的责难呀!

  说也奇怪,尽管今日才与萨公子第二次见面,可她却打从心底相信他不是坏人,相信他没有半丝恶意,更相信他不是刻意想要破坏庵里的规矩。她相信,他真的只是单纯的……

  我想见你……这几个字再度回荡脑海,让云初雪的胸口隐隐热了起来。

  望着萨君飞那俊朗的脸孔,她的心跳和思绪一样纷乱。

  “我……我不能就这么出去呀!至少……至少得跟师父说一声才行……而且……萨公子真的不该继续待在这里,要是真被师父们发现了怎么办?”

  萨君飞也不想太为难她,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在外头的竹林里等你,我会等到你来为止。”

  留下这句话之后,他便施展轻功离开了“慈云庵”的屋檐。

  云初雪目送着他离去的身影,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跟随着飞掠而去。想着他特意前来只为了想见她,她的心就无法控制地怦动不已……

  远远望着昂然伫立在竹林中的那抹挺拔身影,云初雪咬了咬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为了他而来,过去她只有为了洗衣或是采摘一些山菜或果子时,才会离开“慈云庵”。

  她更不敢相信的是,自己竟然会向妙慧师父编了个借口,说她想到附近采些止血的药草以备不时之需。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那番说词,一股罪恶感不禁油然而生。

  老天,她竟然对师父说了谎,这在过去可是不曾发生过的事啊!她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从小照顾她的师父?

  为什么她不直接坦白地说出实情?为什么当她面对着妙慧师父时,脱口说出了那些编造的借口?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云初雪的心里其实是明白的。她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为了不想让师父知道萨公子曾擅闯“慈云庵”之事。

  尽管她相信他没有半丝恶意,但毕竟男人闯进尼姑庵可是一件严重的事,而她一点儿也不希望师父们认为他是个举止轻浮的坏人。

  可是,即便她有这么做的理由与苦衷,但是无论如何,对师父说谎都是很不应该的呀!

  云初雪心情沉重地低下头,胸口被一股强烈的罪恶感给占满。倘若师父知道了她的行为,肯定会觉得很失望、很心寒吧……

  “在想什么?都想到出神了。”

  突然响起的低沉嗓音,猛地让云初雪回过神。一抬头,这才发现萨君飞不知何时已来到面前。

  她吓了一跳,脚步反射性地往后一退,差一点被凸起的土堆给绊倒。

  “小心!”

  萨君飞眼明手快地伸出手,将她踉跄的身子捞进自己怀里。

  待她站稳后,他忍不住轻笑道:“你怎么好像很容易跌倒呀?”

  云初雪的俏脸一热,觉得糗极了。

  “我……”

  她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近距离望着那张俊朗的脸孔,却让她的思绪突然一片空白,不仅心跳乱了节奏,双颊也逐渐热了起来。

  萨君飞瞅着她此刻的神情,胸口蓦地掀起一阵骚动。

  他自幼随着师父行走江湖,走遍各地的大城小镇,见过的人早已多到数不清,而约莫在他十五、六岁之后,逐渐注意到常有小姑娘见了他之后,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双颊泛红、眸光闪动,脸上浮现迟疑又带着一丝期待的表情,仿佛想要上前对他说什么,却又始终没有行动。

  起初他不太明白那些姑娘究竟是怎么了,后来有一回他终于忍不住上前直接问个清楚,想不到却把那个小姑娘给吓跑了。

  那双颊烫红、惊慌失措的反应,让十六岁的他丈二金哪摸不着头脑,他还因此被师父大大取笑了一番。

  后来才明白,原来那是姑娘家对某个人心生爱慕时,才会流露出来的神情。

  这么说来……

  萨君飞忍不住深深注视着怀中的云初雪,瞅着她脸上美丽的绯红、瞅着她眸中宛若星子般的灿光。

  莫非……她也对他……

  在他灼热的目光下,云初雪的芳心更加怦乱。

  那一下又一下的跳动是如此的强烈,让她不禁怀疑连他都能听见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

  她满脸羞红,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多谢萨公子……我已经……没事了……”

  要是再继续这么被他揽在怀里、被他这么一瞬也不瞬地盯着,恐怕她的心真要蹦出胸口了。

  萨君飞虽然有些舍不得松开怀中的软玉温香,可也不想被她认为是个刻意占姑娘家便宜的登徒子,便还是松了手。

  见她的双颊仍染着美丽的红晕,想着这么美好的一个姑娘对自己怀有几分好感,萨君飞的胸口就蓦地涌上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虽然明知道没打算在京城久留的他,实在不该去招惹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姑娘,然而在见到她的瞬间,他的心底就掀起一阵难以遏抑的鼓动,忍不住想要靠近她……

  “萨公子刚才不是说,想到附近去走走吗?”云初雪轻声开口,希望藉由别的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别再这样脸红心跳下去了。

  萨君飞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就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特别值得去走走的地方?”

  尽管自己早已将这附近的山林大致绕过一遍,但是他想知道,除了“慈云庵”之外,她平时都上哪儿去?都做些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地方?

  一股想多了解她、甚至是想了解她所有一切的渴望涌上心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