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浪子不放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浪子不放浪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时序递嬗,秋去冬来。

  位于京城北方的一座小城,飘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柔和的晨曦中,细若柳絮的白雪,随着阵阵清风漫舞于天际,将近郊的山林妆点得更加美丽。

  山腰处,有一大片竹林,一间名为“慈云庵”的尼姑庵就座落于此。

  由于位置稍微偏僻了些,这儿的香火并不怎么鼎盛,却也因此多添了几许清幽静穆的气息。

  通常在天刚亮不久的时候,山林里只听得见清脆悠扬的鸟啼声,然而此刻却有一阵婴孩的啼哭声,随着清风回荡在山林间,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或许是听见了这不寻常的哭声,一名慈眉善目的师父出来察看,赫然发现了一只大竹篮,就搁在庵门口。

  竹篮里,躺着一个正在嚎啕大哭的婴孩。

  妙慧师父惊讶地一怔,赶紧上前察看婴孩的情况,幸好这娃儿看起来气色红润、精神饱满,可能是刚被搁在此处不久,并未着凉受冻。

  “阿弥陀佛,究竟是哪位施主将孩子置于此处?”妙慧师父四下张望,却不见任何人影。

  由于此刻正飘着雪,这脆弱的小生命若是在外头待得久了,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她也只得先将这一大只装着婴孩的竹篮带回庵里。

  进入庵里,几名师父仔细地察看,发现这是一名女婴,而竹篮里并没有放置任何的书信,仅在女婴的身下发现一只玉镯,但光凭那只玉镯,根本无从辨认女婴的身分。

  “住持,现在该怎么办呢?”妙慧问道。

  住持师父望着竹篮中的女婴,睿智的双眸中闪动着温柔与怜悯的光芒。

  “阿弥陀佛,既然这孩子被搁在庵门外,咱们也不能不管,就暂且让她在庵里待下吧!或许过几日,这女婴的家人感到后悔,就会前来寻回。”

  就这样,女婴在“慈云庵”里暂时住下,由几名师父轮流照料。

  她们本希望女婴的家人能够前来将她领回去,然而过了大半个月,并未有任何人前来寻婴,而庵里的师父也曾托前来上香的香客在城里帮忙打探消息,也都没有结果。

  在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这女婴也只得长久在庵里住下了。

  “住持,既然要让这孩子待下来,可要让她出家修行?”妙慧问。

  住持师父望着女婴,平静地道:“阿弥陀佛,这孩子才几个月大,什么都不知道,还是等她长大之后,再自行决定吧!”

  几名师父都纷纷点头,内心赞同不已。

  “既然这孩子将继续住下,住持是否为她取个名字?”妙慧又问。

  住持稍微思忖了片刻后,开口道:“就暂以‘慈云庵’的‘云’作为她的姓氏,而既然她是在今年的第一场雪中被发现的,那么就叫她‘初雪’吧!”

  云初雪。

  从这一刻开始,这个被遗弃的女娃儿有了属于她的名字,自此在这座清幽雅静的“慈云庵”住了下来。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