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雀先生的挑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再也忍不住的詹姆士在楚暖大哥住处外徘徊,希望能见到她。

  可一直等到傍晚还是没见到人,他只好上门按电铃。

  过了一会儿,从对讲机传出低沉的男人询问嗓音。

  他连忙回道:“你好,我是詹姆士。我是来找楚暖的。”

  对讲机那头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接着是带着不爽的咆哮:“你这个人渣竟敢跑来这里?你觉得我不会揍你吗?”

  “三哥?”对方的敌意太强,让认出他嗓音的詹姆士感到困惑,他还想发问,却被驳了回来。

  “什么三哥,你没资格这样叫我!我还没去找你算帐,你倒自己送上门来!”

  “算帐?我做了什么?”詹姆士百思不得其解。

  对讲机那头瞬间没了声音,接着他就听到熟悉的柔美嗓音响起,“詹姆士。”

  “暖暖,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又不回我讯息?”他连忙追问。

  “三哥把手机收走了,他不让我和你连络。”她的口气有点郁闷。

  “为什么?暖暖,我做错什么了吗?”詹姆士不解的问。楚暖三哥的态度很奇怪。

  “三哥说他查清楚了,你以前交过很多女朋友,根本是个花花公子,所以不让我接你电话,还叫我们快点分手。这是真的吗?你都没和我说过。”

  猛然听到詹姆士过去的情史丰富,楚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别扭与难受。

  她突然感到很不安,因为她意识到这世上的女人不只她一个,偏偏她又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现在是詹姆士很爱她,也有耐心愿意包容,但将来他若遇到比她更适合他,也没她这些毛病的女人,她能留住他的心吗?

  听到楚暖的话,詹姆士顿时无言。

  这个黑历史真让大舅子给挖了出来?而且还直接隔离他们不让见面,未免太狠了!

  “是真的吗?”没听到他的回答,楚暖的心不禁提了起来。

  “不、不是……呃,是真的。可是暖暖,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我只爱你一个。”詹姆士连忙表明真心。

  “那你之前为什么都不跟我说?”楚暖的嗓音闷闷的。

  “我怕你不高兴啊。你看,你现在不就心情不好。”詹姆士好声好气的哄着。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楚暖三哥的低吼,“不要再听他说谎!他就是那种花花公子,一点都不可靠。暖暖,你不要被他骗了!”

  詹姆士突然想起费尔之前的调查,据说楚家兄长恋妹控的严重程度是照排行递增,因此最难缠的是楚暖小哥,然后是三哥、二哥、大哥。

  “暖暖,如果你三哥真的有调查过,那他应该知道,我这一两年来都没有交女朋友。而且在认识你之前,我都是和女朋友分手后才会与下一任交往,从没有劈腿。我不是花花公子!”

  楚暖应了一声,可嗓音还是闷闷不乐。

  所以他以前果然有很多女朋友喽?她不自觉地吃起醋来。

  发现气氛不对,深怕楚暖会被她三哥洗脑真的误会他,詹姆士咬紧牙,索性坦白了,“暖暖,我不敢向你承认我过去的情史,是因为我怕你会觉得我很花心、不可靠,把我列为拒绝往来户。和你交往以来是我这一生最幸福快乐的日子,我很怕破坏这份幸福,才会犯蠢的隐瞒你。对不起。”

  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承认自己因为太过在乎她而犯蠢,楚暖心里猛然涌上一股甜蜜的暖意。

  她细细回想过去他们相处的时光,脸上不自觉地泛出一抹幸福的笑颜。

  她想,詹姆士可能比她以为的还爱她、还在乎她。

  任何一个陷入热恋的男女,都会因为对方深深眷恋着自己而感到欢喜与快乐。

  因此,听完詹姆士的解释后,楚暖心里虽然对他交过的女友们还有一点吃味,却也释怀许多。

  可她三哥完全不吃这一套,坚持詹姆士有前科,不是好人,硬是不肯放她出门和他相聚。

  本来楚暖三哥调查到这件事后,想借着这次家族旅行告诉小妹真相。趁着她人在德国远离台湾,又有哥哥们关心陪伴,希望最大幅度地降低自家妹妹可能受到的情伤。

  没想到她与詹姆士如胶似漆,坚持要延期出发,好让他能跟着去。

  他们兄弟想着,到了德国再分开他们俩也一样。只要身为哥哥的立场够坚定,好好给小妹撑腰,詹姆士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可小妹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知道詹姆士是花花公子后的受伤与痛苦。

  虽然她显得很失落也很沮丧,却在詹姆士三言两语下就被说服,和他们原先的预料完全不同。

  不想让自家三哥生气,又不愿詹姆士难受,楚暖只好站在阳台上与詹姆士遥遥相望,扮演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不过她把手机拿回来了。

  “暖暖,那些都是认识你之前的事了。我可以保证,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詹姆士对着手机,很努力想帮自己挽回。

  “嗯,我知道了。”楚暖笑着回答。

  她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经过这次事件后,她意外发现想象他们俩结婚的情景时,她不但不感到恐惧,还隐隐感到期待。

  也许她恐惧的一直是父母那段不适合的婚姻,也许当初父母的决裂在她心里插上了一把刀,这些年来一直流着血,而她年幼时没有能力处理,等她成年后又过分放大过往的伤痛,以至于没有把刀拔起来的勇气。

  是詹姆士对她的真心与疼惜,带给她强大的安全感,让她有勇气、有力量去面对过往的伤痛;而害怕失去他的压力让她能毅然面对自己的心,这才发现拔刀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原来她已拥有抚平伤痛的能力……

  只不过一想到他众多的前女友,她心里不禁有些酸酸涩涩的,还是晚一点再告诉他好了!

  那天詹姆士并没有顺利地和楚暖单独相处,但也没有离开。

  他们两人就隔着楼上楼下,利用手机诉说彼此的情意,差点把楚暖三哥气坏了。

  不过自那日后,楚暖果然和当初约定的一样,不时找机会出来见詹姆士。

  这样颇有不受祝福的小情侣背着家长偷偷约会的感觉。

  “人家罗密欧与朱丽叶当年私会时才几岁?你都是他们两倍年龄的大叔了!”听到詹姆士的感叹,楚暖不忘亏他。

  “你好像忘了,和朱丽叶比,你一样是大婶了。”他礼尚往来的提醒。他们可是一对般配的老情侣。

  “喂,你不知道和女人说年龄是禁忌吗?”楚暖笑着回答。

  “我知道更多禁忌的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素了好几天,詹姆士露出邪恶的笑容。

  楚暖背脊一凉正想躲开,就被他压在没什么人经过的巷底墙角狂吻起来。

  看来有人早注意好作案的地点。

  在光天化日之下,于附近还有人会经过的地点激吻,让楚暖的心跳得很快。

  这是在台湾时她绝不会做的事,可现在身处异国,心态上本来就有种度假的飘飘然感觉,加上她也非常思念他,因此双手抱住他后颈就热情地响应起来。

  他铁臂牢牢揽着她的纤腰让两人身体紧紧相贴,在越来越热的身躯互相磨蹭与扭动之间,她感觉到他裤裆里隆起的灼热坚硬抵着她腿心。

  “詹姆士!”她惊喘一声。他们还在人来人往的街道附近哪。

  “暖暖,我好想你。”他低沉性感的嗓音诉说着思念,炽热的唇含住她敏感白皙的耳垂湿润地吮咬,让她发出好听的嘤咛声。

  “我也好想你……”哥哥们真是太霸道了,就是不肯让他们住在一起。

  “下午留下来陪我,不要走。”詹姆士怂恿着她。

  “可、可是,哥哥……啊!”

  “他们都霸占你这么多天了,我不过要一个下午,不过分的。”詹姆士生有薄茧的炽热大掌在她身上四处游移点火,又一路滑到她浑圆挺翘的臀上,一下下饱含暗示地抚揉着。

  楚暖觉得自己全身快被他捏化了,心里也生出对他的强烈渴望。

  “嗯!”她嗓音娇怯地答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