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8章(1)

作者:吉梗
  最近“炼金工坊”变得很热闹。

  原来詹姆士不知为何,突然热衷起搜罗购买各种别具特色的咖啡壶组,以及各国名瓷厂所推出的咖啡杯盘组,一日一件地送给楚暖。

  小悠简直羡慕死了。“暖暖姊,你快答应吧!”

  “答应什么啊?”楚暖也被这天上砸下的大馅饼给甜得头昏脑胀。每天都这么幸福真的可以吗?

  “答应詹姆士的求婚啊!”小悠理所当然的说。

  “什么?这些是为了求婚才送给我的吗?”楚暖一副觉得手里捧着的粉瓷咖啡杯很烫手,可又舍不得放下来的纠结表情。

  “不是为了求婚,他为什么要天天送你礼物讨好你?难道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在心虚?”小悠的思考从这头非常大幅度的跨到另一头。

  楚暖也做出不满的表情,“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要心虚?”

  “咳咳!”站在一旁被当成路人漠视好一会儿的詹姆士实在听不下去,赶紧清了清嗓子争取存在感。

  和楚暖在一起久了也学皮了的小悠这才一副刚刚发现他的诧异表情,“詹姆士,你来了。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对不对?”

  詹姆士露出无奈的苦笑,“我什么都听到了。”

  小悠马上转头看着楚暖把球丢给她,眼巴巴地看着她要怎么出招。

  “既然如此,你就坦白招供!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会权衡罪刑轻重,告诉你还得上贡多久。”楚暖一脸正色,眸里却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詹姆士再也忍不住,一把将人捞到怀里,好气又好笑的回:“你宁愿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才送你礼物,而不愿我想向你求婚才送礼讨好你,是吧?”

  虽然说好了不结婚也可以,但他还是致力于慢慢对她洗脑的大业。不是说习惯成自然吗?因此他平时并不会故意回避想和她结婚的话题。

  “哈哈哈……你要喝我新调的咖啡吗?”确实有点习惯成自然的楚暖,在詹姆士调教下已经不会一听到求婚或结婚就陷入浑身紧张的警戒状态,但打哈哈的功力也日益加深。

  詹姆士无奈地瞅了她一眼,完全拿她没办法。哪怕是她这样耍赖的模样,他都喜欢得不得了。

  “我们今天来点特别的。”他神秘兮兮地拿出一个包裹。

  “这是什么?”小悠好奇的问。

  因为近来好玩的东西太多,小悠下班后也不急着回家,笑着说她近来的兼职是当电灯泡。

  不过楚暖和詹姆士都很喜欢她,并不介意她多留一会儿当电灯泡。

  “你们猜猜看。”詹姆士故意卖关子。

  “应该是咖啡豆。”照包裹大小,楚暖作出判断。

  “是。下个问题,这是哪里的咖啡豆?”他的笑容益发迷人。

  “我可以拆开吗?”楚暖看着他问。

  “拆吧!”他点点头。

  楚暖小心地把包装拆开,然后惊呼一声:“天啊,是翡翠庄园的咖啡生豆!这一磅竞价就要上百美金,我根本买不下手,只能看着网页垂涎,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真正的顶级咖啡豆多是经过专家认证后,在网络上公开竞标销售的,买家来自世界各地,因此价格常常居高不下。

  詹姆士得意地勾起一边唇角。他才不会透露他去查了她网页的浏览历史纪录,好知道她到底喜欢哪些“玩具”。

  虽然上回温水煮青蛙的计划被发现了,但他仍然没有放弃,打算先投其所好把她的心给网住,让她因为这些玩具而逐渐加深对他的好感和依赖。

  他就不信,他的情意不能攻克她的恐婚症。

  “詹姆士!”果然,楚暖看着他的双眸都变成星星眼了。

  小悠很识相的马上告退。当电灯泡也是一门学问哪。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以后我离不开你怎么办?”依偎在他怀里,楚暖很烦恼的说。

  詹姆士想这就是他的目的啊!不过他嘴上仍然安抚着:“不会的。只有我离不开你,没有你离不开我。”

  楚暖背脊一凉,缓缓抬头看他。“我怎么觉得这句话怪怪的?”

  “有吗?哪里怪?”詹姆士含笑看着她。

  “有种怨妇的感觉。”她认真的分析。

  “是吗?我想一定不是因为有人要去德国,却留下我一人在台湾。”他满脸温柔地对着她笑。

  楚暖身躯抖了下。“那个……大哥想我嘛!”把公司总部设在德国的大哥突然招自家小妹前去探亲,她当然不能拒绝。

  “我说过我可以安排假期,只要你等我两周。”楚暖大哥是做生意的老狐狸,他可不放心让她单独去。等下她又被大舅子们拐跑或洗脑了怎么办?

  为什么他这几个大舅子一定要和他作对呢?

  “哈哈哈……”楚暖只能干笑。大哥叮咛过,这次探亲不能带詹姆士。大哥说想和弟弟妹妹好好相处、共叙天伦。

  对,这次同行的还有她其它几位哥哥。

  “暖暖,你不在台湾,我该怎么办?”詹姆士一副很颓丧的样子。

  “喂,你不要装出一副没有丢下我出差过的样子。我当初怎么撑过来,你现在就怎么撑!”从他们交往以来,他都出差几次了。

  “所以我向老大申请减少出差,不然就是带家眷一起去,是你不肯。”虽然出差很忙碌,但他一点都不介意带着她一起。

  “我要开店啊!”楚暖瞪圆了双眸。炼金工坊好不容易才打出名声,有了基本的客源,当然要好好经营。再说哪有人出差带家眷的?又不是去玩。更别说她算哪门子家眷?

  “所以我真的很没地位,排在你的哥哥们和你的店后面。”詹姆士做出幽怨的模样,坚持要和她的哥哥们以及爱店争宠。

  倍感无力的楚暖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却被他隐含落寞忧伤的表情给击中。

  不带这样用男色攻击的啊……

  因为越来越在乎他,也就越来越见不得他难受。看他难过,她心里会更难过。

  “我真是欠了你的……好,我延迟两周出发。可我们先说好,到了德国你要让我们兄妹有单独相处的时间。”楚暖实在放不下他,也舍不得他伤心,只好对不起哥哥们了。

  詹姆士在心里握拳欢呼。这是他和大舅子们的战争里少数的胜利,他可以察觉到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慢慢能追上她最重视的家人了。

  这是他努力了许久才达成的。他希望自己在楚暖心中的分量可以再重一点,等她足以信任他,或许他们就可以一起解开她的心结,达成他和她结婚、成家、生下他们的宝宝的心愿。

  不过他最希望的是她和他在一起幸福快乐,既然她深爱她的哥哥们,他也不会让她痛苦为难。

  “暖暖。”情绪激荡下,詹姆士低头含住她水润丰泽的双唇,细细密密地深吻。

  “谢谢你。”一吻之后,他嗓音低哑的说。

  “傻瓜!”楚暖唇角微翘,口气是带着微嗔的娇甜。他是她最爱的男人,有什么好谢的。

  楚暖这次去德国,连同周休二日,共排了十天的假期。

  可到了机场会合准备登机前,詹姆士就发现不对劲。

  先不说他的座位被刻意排在和他们兄妹有一段距离,楚暖的几个哥哥也用充满敌意的眼光看他,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每回他想接近楚暖,或她想和他说话,都会被阻止。搭乘飞机从台湾到德国这么长的时间,他与她相处竟不到三小时,总被她哥哥们强行打断。

  这让自认脾气不错的詹姆士也感到焦躁不快。他和暖暖都交往一阵子了,感情也一直很好,为什么大舅子们要这样刁难他呢?

  等到了德国就更过分了。机场里,楚暖大哥态度沉稳坚定的把楚家人全数带走,丝毫没有要招待詹姆士的意思,好像他只是个路人。

  上回见面,楚暖大哥并没有这么无视他,至少还做到客客气气的表面功夫。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但因为出发前已经答应过楚暖不会和她的哥哥们硬杠,让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詹姆士索性找了间离楚暖大哥住处不远的商务旅馆住下,并排定了自己参观与访友的行程。

  一个当初在同一个佣兵团服役,交情还不错的前战友就定居在德国,不过他住的地区有些远,比较适合到当地住一两天。

  因此假期的前几天,詹姆士先参观过感兴趣的工商展览和附近的景点,打算之后借着访友的理由光明正大把楚暖拐走,好脱离她哥哥们的魔掌。

  本来他和楚暖说定了,她每天都会视情况溜出来陪他吃午餐或晚餐,尽量争取两人相处的时间,可第一天晚上她就失约了。

  詹姆士捺着性子等到深夜还是没见到人,又发现连手机都打不通,发讯息她也不回,不禁担心起来。

  虽然她在哥哥家应该很安全,但突然连络不上还是让他很不安。

  他告诉自己也许是楚暖的手机没电或坏掉了,可次日,他还是无法连络到她,而她也没有主动连络他。

  这很不对劲!楚暖失约不可能不和他解释原因,就算手机有问题,她也可以使用其它方式连络他,但她从昨天起就杳无音信,一定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