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雀先生的挑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6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感受到楚暖完全敞开心胸的响应,詹姆士心潮汹涌。

  ……

  楚暖小脸一白又一红,这才想到某人没有用保险套,她心里不禁一阵惊慌。要是怀孕怎么办?

  “詹姆士,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没做防护措施?”想到他之前不时对她说小宝宝很可爱,她不禁怀疑起他的动机。

  詹姆士一脸笑咪咪,他才不会承认看到老大家超甜美可爱的小女儿后很心动的事实。

  虽然老大很小气,总是不准他们玩——不,是抱小公主,那就自己制造一个小公主吧。

  尤其有小公主后,大舅子们“应该”就拿他没办法了……

  但被察觉到就没辙了,事后避孕的方法也很多。

  那就继续努力吧!

  “继续努力你的头啦!”听到詹姆士真打着这种主意,楚暖又气又急地揪着他的耳朵狂骂,“告诉你,我不想结婚也不想当妈,你给我节制点,不然以后都别想碰我!”

  詹姆士嗷叫一声,“我朋友告诉我,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暖暖,你不能对我耍流氓。”他一脸诚恳的控诉。

  楚暖冷笑一声,“我何止会耍流氓,我还会家庭暴力,你信不信?”她学自家二哥掰手指,很有架式的样子。

  “暖暖,你是淑女,不可以这么粗暴。”见心爱的要翻脸,能屈能伸的詹姆士飞身扑上,把她抱在怀里再一通乱亲,务必把她脑中的暴力思想都亲没了才可以。

  是说今晚的时间还很长,他还可以继续努力……

  好不容易拐到楚暖之后,詹姆士就过上了心灵很幸福、肉体很满足的好日子。他甚至有些遗憾为什么这么迟才遇到她,想想自己前几年漂泊浪荡的生活,真有些不堪回首。

  对,不堪回首!虽然那时还没认识楚暖,他和那些玩咖女友的恋情也称不上对谁的背叛,但一想到楚家五兄妹对花花公子的严正唾弃,他心里总有种抹不去的阴影。

  虽然他当时并没有劈腿,对每个玩咖女友也是很忠实的一段恋情结束后才开始另一段新的恋情,但不可否认的,当时他们都抱着游戏的心态,谁也没对谁认真过。

  总觉得这个会成为大舅子们攻击他的黑历史!

  尤其在发现楚暖对感情有某种洁癖后,他甚至不敢在她面前坦承自己过往的情史——这行为想来就是自找死路。

  一本莫名其妙的花名册就让她找了小哥一起演戏想踹掉他,要是被她知道过去那些确实存在过的恋情,他绝对会被她踹去睡客厅,搞不好还会就此被封杀。

  嗯,想想自家小情人的鞭炮脾气和行动力,以及那个万恶又庞大的大舅子后援团,还是以后再找机会慢慢交代吧。

  至于是多久以后……

  大概是等他们都有了小公主、小王子,或者等小公主、小王子都大了吧!

  詹姆士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浮想联翩,在门外讲完电话的楚暖一脸复杂地走进来。

  “暖暖,你怎么了?好像很纠结的样子。”他好奇的问。刚刚那通电话应该是某位大舅子打来的。

  “小哥还在生我的气,不让我回去帮他庆生。”楚暖很是烦恼。

  前阵子她为了詹姆士冷落了自家哥哥,不但不听话和詹姆士一刀两断,近来还常夜宿在他家,把去她住处突击检查的小哥给气坏了。

  不回去刚好,这么大了还要妹妹帮忙庆什么生啊!詹姆士在心里碎念。但他当然不可能这么直白的把自己心思说出口。

  “这样啊。那等他心情好一点,我们再回去看他好了。”最好大舅子心情一直都不会好,就不会来和他抢暖暖了。

  自从有了楚暖之后,他发现原来自己的占有欲也满强的。只要想到那几个大舅子会和他抢老婆、会分去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他就一整个不舒服!

  尤其他们兄妹感情真的很好,好到让他有点忌妒。

  “不行啦!小哥最别扭了,我若不回去帮他庆生,到时他会伤心的。我不能这样做。”

  “暖暖,我要忌妒了!”詹姆士一点都不避讳让她知道他很小气,因为不这样争取存在感,他很快会被那群大舅子给淹没。

  “忌妒什么啊!我和小哥年纪最相近,只大我两岁的他一直很疼我,为我费尽心思。连咖啡馆的店面都是他运用关系租的,房租比隔壁的餐馆和银行便宜多了,所以我一直很感谢他。”

  “原来这就是你在科学园区里开店的原因啊。”他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会挑这种地方开店。

  “对啊。其实这里人潮不少,又都是白领上班族与科技工程师,消费力并不弱,对新东西与新观念的接受度也高,因此当初挑这里开店,我觉得满适合的。”

  “嗯,你这样说也没错。但暖暖,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就算再好的商品也要懂得适度包装与营销,这样才能吸引到正确的顾客群。所以,你还是要宣传。”

  最近“炼金工坊”的名声逐渐打响,有越来越多上班族和工程师光顾,甚至有不少人专程跑来喝咖啡。

  在地天然好咖啡的吸引力不小,再融合店里能媲美小型展览馆的咖啡壶组与杯盘组展示,已慢慢营造出独特的口碑。

  “我知道。这方面还要请你多多指教。”对广告营销方面,她毫不犹豫地信任他。反正是自己的男朋友,虽然不会让他出钱,可压榨他动动脑子帮忙出主意还是可以的。

  “只要你愿意相信我,当然没问题。”能帮上她,向那群虎视眈眈的大舅子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是很乐意的。

  “我当然相信你啊!所以你也会陪我去帮小哥庆生对吧?”楚暖笑咪咪的回道。

  詹姆士郁闷地看了她一眼。“暖暖,你相信我,和把我送上门去给你小哥蹂躏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我怎么会送你去给小哥蹂躏!你没听过彩衣娱亲吗?”楚暖眨眨眼,一脸无辜。

  “我听人解释过这句成语,那是哄自己父母开心,和你小哥有什么关

  系?”他才不要送上门给敌人践踏。尤其这个敌人还阴过他。

  “詹姆士。”楚暖走到他面前,深情款款地握住他修长漂亮的右手。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他试图讨价还价。

  “你有听过中国人有一句话叫“长兄如父”吗?”她笑得很灿烂。

  “那也该是你大哥啊!”

  最后,詹姆士还是答应陪楚暖回去见她小哥。

  “今晚不管小哥说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出发前楚暖给他先打预防针。

  “你小哥还没放弃拆散我们?”听到这话,詹姆士就知道不对了。

  “什么拆散,小哥会这么固执还不是因为疼我,不希望我受伤。如果你敢对我不好,或是劈腿……哼哼,你就准备受死吧!”她背后可是有强大的哥哥军团护驾。

  詹姆士听了不禁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所以说有黑历史真是太危险了,只要有一点缝隙露出,他这几个大舅子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棒打鸳鸯。

  “我才不会劈腿,也不会对你不好。而且我对你怎样,你还不清楚吗?”

  他连忙表明自己的清白。

  “谁知道!我爸我妈一开始还不是看起来很美好。”

  “……”詹姆士被噎到无言。

  花心渣岳父的帐为什么要一直算在他头上?别人的黑历史真的和他无关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