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雀先生的挑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了他的话,楚暖只是心情更加挣扎复杂地看着他,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在他疑惑的眼神下,她低下头语速极快地飙出:“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不然等以后你不再对我好的时候,我会很痛苦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詹姆士蓦然变色,一把握住她的双臂,小心翼翼地低头问:“暖暖,你之前拒绝我不只是因为那本荒谬的花名册对不对?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你在怕什么?为什么对自己、对我这么没信心?”

  楚暖抬头讶异地看着他,他竟然知道她不只对他没信心,对自己也缺乏信心。

  詹姆士叹了一声,柔声道:“暖暖,自我们俩相识以来,除去一开头你对我莫名的排斥,我觉得我们相处得很舒服自在,而且我们在一起时那种互相心动喜欢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你不能否认,对吧?”

  楚暖神色茫然地顿了下,然后在他一脸期盼里微弱的点头。

  詹姆士唇角勾出一抹浅笑,“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找到这样一个人,一个与我心贴着心,让我万分喜爱又觉得温暖无比的人。所以我才不想放弃、不愿放弃。暖暖,我怕失去你以后会悔恨终生。”

  他把她轻轻拥入怀里,性感的唇爱怜无比地轻吻她的额间。

  “我自认是个可以沟通说理的人,也愿意倾听你的烦恼,你不要再把我拒于门外,让我进入你的心好不好?看你一个人挣扎烦恼,我却无能为力,那感觉让我感到焦躁也很心疼。”他温和有力的手掌捧住她小小的脸蛋,鼻尖轻蹭着她的鼻尖,洋溢其中的轻怜蜜爱让她眼眶发热,几欲落泪。

  她没想到他会和她说这些,这些几乎算得上是脆弱的言语。

  她一直知道男人很爱面子,要他们说出真心话有时比杀了他们还困难。可是骄傲如他竟然会承认怕失去她,承认被她拒于门外时,他会感到焦躁心疼,这是她从没想过的对待。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她、把她看成对等的伴侣,他做不出这些。

  也因此,她更感到愧疚。她无意折磨他。

  “这不干你的事,是我自己的心魔。我会怕,我不敢!”楚暖困难无比地把话说出口。

  詹姆士脸上掠过一丝惊喜,动作更加温柔地捧起她的小脸,璀璨绿眸定定看着她问:“你不敢什么?你在怕什么?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忙。”

  楚暖眉头紧拧,看着这个教她心动又心乱的男人,眼里泛起淡淡雾气。

  真的能说吗?真的可以告诉他吗?

  挣扎了好久,她从他怀里退出,站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狠下心逼自己开口,“我……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爸和我妈好好相处的时候。我爸总是不在家,而我妈不是在哭泣就是在乱发脾气,所以我几乎是四个哥哥带大的。”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扭曲又带着嘲讽,“六岁那年,我爸突然回来说找到真爱要离婚。我妈当然不肯,他们闹了很久,还把我们这些孩子一个个找去谈,希望我们成为说服对方的助力。”说到这,她嗓音益发冰冷,“那时,我心里真的很害怕,我觉得他们都不要我们了。但不管我怎么哭求,保证会当个好孩子,他们还是一直在争吵,甚至动手打架。”

  见她露出哀伤无比的笑容,詹姆士心疼极了。

  他想上前安慰她,却被她扫过来的犀利眼神拒绝了。她双手环臂紧紧抱着自己,身体微微颤抖,他无奈又舍不得。

  “后来我爸说要打官司,要告我妈伤害,说他们离婚离定了!我妈叫我去求他不要这么做,可是他把我推开,头也不回的走了。然后我妈就一直哭、一直哭。她一脸怨恨的拿东西砸我,说都是我的错,是我不乖,我爸才要和她离婚。”

  詹姆士紧紧皱起眉头,“这不是你的错。”他心里对那个把错都推到孩子身上的母亲感到很不谅解。

  “后来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当个乖巧的好孩子,他们还是一样,好像一点都不在乎我们。既然这样,我也不要在乎他们了。之后有一次我妈又对着我大哭大骂,我对她说他们快点去离婚,我不在乎!我们都不在乎!”她嗓音开始哽咽,珍珠般的泪水也无法抑止地从眼眶坠落。

  詹姆士再也忍不住,大步向前将她拥入怀里,不顾她的反抗与拒绝,坚定地抱住她,并用指腹抹去她的泪水,一下下吻着她额头想安慰她。

  被他紧紧抱着、逐渐软化的楚暖,最后偎在他怀里泣不成声:“后来……后来我妈自杀了!她自杀了!”

  詹姆士的心狠狠一抽,嘴里轻唤着她,将她的脸贴在他胸前,任她的泪水浸湿他的衣襟。

  他开始感到后悔,不该提起这个话题。可他也很清楚,这已成了她严重的心病,她愿意和他说代表她选择信任他,所以他强忍着心怜不舍,让她把心里的痛苦倾诉完。

  怀里的泪人儿剧烈颤抖,她突然收紧双臂狠狠抱住他,用负气的口吻说道:“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是我的错。就算后来我从哥哥们那里得知我妈早就得了重度忧郁症,也从心理医师那得到公平客观的分析,知道她自杀不是因为我叫她离婚,是因为她爱上一个不负责任又花心好色的男人,却死不放手还企图用孩子留下他。可最后是我们五个孩子成了他们失败婚姻下的牺牲品……我真的很不甘心!”

  听出她话里难掩的哀戚愤恨与伤痛,詹姆士沉声说:“这不是你的错。宝贝,这真的不是你的错。”

  他能想象一个才六岁的小女孩,对自己造成母亲自杀的罪恶感会有多痛、多不能承受,因此他不停劝哄,希望她不要自责。

  感受到他深深的怜惜不舍,楚暖的心微暖,心底那块万年寒冰好像被他的体温融化了一角。

  浑身颤抖的她闭上眼努力想止住自己的泪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不是我的错,每个人都和我说不是我的错!但我还是无法不难过、不痛苦!我不懂,既然她心里只有他,根本没有孩子,为什么要生下我们?还有我爸,既然这么不想负责任,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害人害己?”

  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所以我一直抱着不婚的打算,也不想谈恋爱。我只想着等年纪大了就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开间民宿或咖啡馆,就这样养老。我才不要给别人伤害我的机会,我也不要去伤害别人。”

  楚暖说完,睁开眼发现詹姆士满脸哀怨,不禁破涕为笑。“不过我的哥哥们都抢着养我,我想我还是很受欢迎的。”

  “你已经是我的了,归我养,其它人想都不要想!”詹姆士佯装气恼地咬了她的唇一下,接着无比缠绵地吻住她的唇。

  在充满怜惜的深深一吻后,他把她拥在怀里,柔声劝道:“暖暖,这不是你的错,你那时只是一个小孩子。是你的父母没有尽到保护、疼惜你的责任,他们之间的纠葛并不是你造成的,你也只是个无助的受害者。”

  楚暖有些愣怔地看着他,倏地表情转为倔强的问:“你不觉得我很冷血无情?”

  看着她故做坚强,詹姆士心疼又无奈。

  向来在他面前牙尖嘴利又不肯服输的小女人到现在还在伪装。

  他大掌一下下抚拍她的后背,笑着说,“不觉得。我认识的暖暖是个心和名字一样温暖的可爱小女人,她既心软又心善,很有自己的主见,而且脾气很大、胆子不小,就只会欺负我一个人。”他故意露出委屈的表情。

  “我欺负你?我哪时候欺负你了?都是你欺负我好不好!没收我那么多咖啡壶……”她怨念十足的对他抗议。

  “你哪没欺负我?明明知道我在追你,却一直给我铁板撞,后来还和你小哥一起演戏,骗我你有男朋友……要不是我机警,你就被抢走了。”詹姆士一脸幽怨地反驳。

  楚暖讶异地看着他,噗哧一声笑了,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

  “我小哥可讨厌你了。要不是大哥在国外经商、二哥在军中、三哥在南部当警察还没发现你的存在,不然我想他们应该都已经杀回来了。”

  “为什么?就算你们家人感情很好,也没有阻止自己妹妹谈恋爱的哥哥吧!”

  听到他不服气的控诉,楚暖忍着笑说:“谁教你要长成这样子。我那个花心的爹就是个皮相好、善于打理自己又长袖善舞的男人。因此初相识时,我一见到你就勾起不好的印象。而且我小哥也觉得你不是个好人,叫我务必要远离你。”

  “这是无妄之灾!暖暖,你不能听信谗言。”詹姆士觉得自己太冤了,前人造业为什么要他来担?还是完全不相识的前人——嗯,虽然那人是他亲亲宝贝的老爹。

  楚暖原本哀痛的心情被他这一番话整个扭转了。

  “什么谗言?那是我哥哥耶。”

  “就算是哥哥,也不能妨碍妹妹谈恋爱。既然这么疼爱你,就该鼓励你追求幸福,要祝福你幸福才对!”詹姆士振振有辞。

  楚暖听了忍不住捣着嘴笑。“嗯,你说得不错。所以自从我发现我成为仰慕小哥的女人的眼中钉之后,我就搬出来自己住。不然我小哥何年何月才能结婚?这就是你的意思,对吧?”

  “没错。”詹姆士颇为欣慰。“人长大了总是要独立,你哥哥们也会有自己的幸福。所以暖暖,你的幸福就交给我了。”大舅子们也快点去谈恋爱,不要再妹控。

  “喂,你会不会太趁火打劫?”楚暖失笑。这人怎么时时不忘拐她。

  “我只是随时记得伸张主权而已。”詹姆士将她一把揽紧,一副“这就是我的没错”的态度。

  “什么主权?谁是你的?”她可不承认。

  就在这时,詹姆士突然站起身,并去吧台泡了一杯红茶给楚暖。

  楚暖讶异地看着他,眨了眨眼后还是乖乖接过来吹了两下喝了一口。

  詹姆士从她手中把茶杯接过去放在一旁的桌上,笑咪咪的宣布:“你喝了我的茶,就是我家的人了。”

  “啊?”楚暖一脸不解。

  “这是你们的习俗啊!之前有人和我说的。你喝了我的媳妇茶,就是我的媳妇了。”他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

  “这是哪里的习俗?才不是我家的。”真是太狡猾了!楚暖啼笑皆非。

  “不管不管,你喝了我的茶,就是我的老婆。”詹姆士一把抱住她,朝她脸上亲了好几口。

  楚暖的身体突然僵住,察觉不对的詹姆士连忙垂下眸,就看到她一脸泫然欲泣。

  喂,这是怎么了?他好不容易才把人逗笑,怎么她又要哭了?

  “暖暖,你怎么了?”他急着问。

  楚暖笑着摇头,一手捂着自己心口。

  刚刚他说喝了茶就是他老婆时,她心底竟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温暖与甜意,好像终于找到可以依靠的大山,那是种她从没感受过的安全与可靠,就算哥哥们也不曾带给她这种贴心暖意。

  “你真的不后悔吗?”她看着他问。

  “后悔什么?”

  “后悔选我。你真的要为了我放弃一整片森林?”她目光里带着期盼又混杂了恐慌与害怕。

  詹姆士低头吻了下她的额。“我听说中国人有一句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也只想找到一个心爱的人陪我到老。我又不是精灵,一点都不迷恋森林!”

  听到他的话,楚暖闷闷地笑了,接着抬头封住他的唇。

  这是第一次她主动吻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