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雀先生的挑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是一周的开始。

  一早完成开店的准备动作,楚暖从吧台里隔着玻璃落地窗望向店外。

  今天是好天气呢!冬日的暖阳最舒服了……

  小悠默默看着笑得有点哀伤的店长,总觉得今天的店长不太对劲。

  一整天,楚暖看似一切如常,只是话变少了,有时会陷入失神状态不知在想什么,有一次甚至把客人点的咖啡调错,这是开店以来她不曾犯过的错误。

  这一天的生意还算不错,忙到傍晚该打烊的时间,见店里已经没客人了,小悠泡了一杯可可给楚暖。

  “暖暖姊,你还好吧?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今天一直在恍神。”

  “啊?我没事啊。而且我哪有恍神!”楚暖不承认。

  见小悠还要追问,楚暖连忙推她去厨房收拾,好能快点下班。

  她吁了口长气,但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没关系,这只是短暂的不适应,等时间长了,她一定会很快忘记他的。

  就在这时,自动门发出“叮咚”的提醒声,楚暖抬头温柔的说:“抱歉,我们要打烊了……”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迎面走来那一身闪亮但一脸黑气的男人给吓到了。

  “你、你、你……”她惊讶得都结巴了。

  “你很吃惊?是不是以为我现在该对你彻底失望,甚至感到愤怒痛恨,应该对你完全丧失兴趣,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詹姆士一脸狞笑地问。

  “……”楚暖差点被吓哭。这不是正常设定吗?像他这般高傲、有能力且自诩绅士的人,遇上这种几乎像被她耍了的事件,应该很气愤但又不屑与她计较,只是对她嗤之以鼻、划清界线;但他为什么没照着设定走,还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楚小暖,你很好!我从没遇过对我这么用心良苦的人。”詹姆士面带微笑,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说。

  妈呀……有人黑掉了,救命!

  楚暖此刻感觉到严重的危机感,有种可能会看不到明天的恐慌。

  原来孔雀狂化也是很危险的……

  “这位大侠,有话好说。”她脑袋一片空白,蹦出了跳tone的台词。

  “我们的确是需要好好说一说。”

  偏头看到小悠疑惑地站在厨房门口看他们,詹姆士立马变脸,亲切温和地让她先下班。

  “打烊的事我会帮忙,你也辛苦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吧!”他比店长还店长地对小悠说。

  “喔,那麻烦你了。对了,暖暖姊今天一直在恍神,你要多注意她喔!”

  小悠已经很习惯詹姆士晚上会来找楚暖一起研发新咖啡,也知道他在追店长,为此她收了不少点心贿赂,因而现在也很无良地把楚暖给卖了。

  楚暖原想阻止小悠离开,但一对上詹姆士深沉带着点痛心的双眸,她就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纠结万分地看着小悠贴心地帮他们锁上店门。

  “过来。”詹姆士看着楚暖说。

  楚暖没有动,一副想死守在吧台里的样子。

  “你不过来,我就进去。”他威胁道。

  “咦?”看了看吧台里不大的空间,楚暖还是哀伤地钻了出去。至少等下逃跑时会比较方便。

  “不要想逃跑。”

  楚暖吓了一跳。他怎么知道她在想这个?

  詹姆士实在不想和她说,她想什么都写脸上了。

  “那个……”楚暖正想开口,又被他打断。

  “谎话就不用说了,我知道那天那个男人是你的小哥。除非你打算谈不伦恋,否则不要再拿他来当借口侮辱我的智商。”

  “你怎么知道?你调查我?”楚暖大惊失色。

  “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詹姆士眯起眸看着她。

  “保全……也兼征信吗?”她一脸惊叹。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骗我?你若真不喜欢我,当初就不要给我希望,为什么答应我了又要演戏骗我?”这是他最想弄懂的。

  “我……”楚暖不敢看他,眸里闪过一丝脆弱。

  为什么?因为她是个胆小鬼,她没有勇气和他交往,她怕自己会太喜欢他,然后承受不住他变心的伤害,之后会变得和妈妈一样。

  “暖暖,你摸着你的心告诉我,你对我有好感吗?”詹姆士一脸严肃认真地看着她问。

  楚暖觉得胸口一阵窒闷,想说“没有”却说不出口,想说“有”却不敢开口。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犹豫什么?告诉我。”詹姆士紧握住她发冷的小手,不让她闪避。“是我哪里不好吗?你告诉我,我可以改。”他口气哀伤的问。

  楚暖贝齿咬紧下唇,她受得了他的冷嘲热讽,却一点都抵抗不了他的忧郁哀伤。

  她不停摇头,想把手从他的大掌里抽回却怎么都不成,最后只能挫败地看着他问:“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不能!除非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不然我无法放手。”

  “哪有人这么霸道的!你凭什么?”她嗓音里带上一点难以控制的哽咽。

  “凭你心中有我。暖暖,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看着她的反应,詹姆士怎么都不相信她讨厌他。

  “谁喜欢你了?谁会喜欢一个花心好色的孔雀男!你们都只是三分钟热度,现在还海誓山盟,等遇到别的更吸引你的女人,就会回来说你找到真爱!”

  詹姆士听得满头斜线。“等等,你在说哪出偶像剧的剧情吗?”他哪时花心好色了?

  “我说的就是你!”楚暖一时冲动竟成功抽回自己的手,她钻进吧台拿出一本硬壳笔记本丢给他,“你看,这就是你的花名册。”

  这是自詹姆士光顾她的店以来,所有拜托她在詹姆士来时、或知道他哪时会来,通知她们一声的客人名单。

  这不是他的错吧?听到楚暖的控诉,詹姆士觉得自己很无辜,又有种想笑的冲动。

  搞了老半天,她该不是吃醋了吧?

  “暖暖,我根本不想认识她们。我为什么会来你的店,你还不知道吗?”

  詹姆士失笑地从身后把气得背对他的她一把拥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问。

  “我知道啊!为了咖啡嘛。”楚暖气呼呼的说。

  “你真以为我找不到别的咖啡?要不是这里有你,我为什么要来受那些女人骚扰?”后来他都选晚上来,就是因为受不了老有女人想与他偶遇。

  “喔,骚扰!你还说你不花心好色,爱慕你的人都被你说成骚扰了!”

  深感和一个故意找碴的女人辩论是不会有结果的,詹姆士把怀里的人一转,俯身就吻上他觊觎许久的甜美双唇。

  楚暖瞪大了双眸,心脏暴动般地狂跳。他湿热的唇瓣蹭着她的唇,细细密密地轻吮着,又探出舌尖企图钻进她的口里。她死死闭着唇想阻止,却因为呼吸不顺下意识张开口,被他给闯了进去。

  他软滑的舌在她口中大力翻搅,又无耻地纠缠她的小舌,她尝到微甜的滋味以及淡淡的奶香,不禁好奇他之前是喝了奶茶吗?可现在好像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

  就在她觉得自己脑袋变成一团浆糊,呼吸也快停止时,那个贪婪地卷缠她的舌、吮吻她的唇的流氓终于放开她,并稳稳握住她气愤扬起的手腕,意犹未尽地琢吻她被吻得鲜红欲滴的水润唇瓣。

  “色狼!不要脸!”楚暖一边喘息一边怒骂。可恶,这是她的初吻耶!

  “我会负责的。”詹姆士又伸舌舔了她的唇瓣一下,笑得满脸温柔。

  “谁要你负责!”楚暖转为惊恐,觉得他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就好像饿了很久的野兽看到美食一样。

  “不行,为了证明我正直的人格,以及洗刷你心中对我不公正、好色花心的印象,我一定要对你负责,而且只对你一人负责到底,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独一无二的女朋友了。”

  “啊!哪有人这么不要脸的!”楚暖被他死死抱住,怎么都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只能拚命转头以逃过他的口水攻击——不要再亲她的脸了!

  可好不容易才捕获猎物的詹姆士怎么可能放过她,虽然还不能吃大餐,但讨点可口的甜点,当做之前被她欺骗的心灵补偿总可以吧。

  于是从那晚起,楚暖正式成为有饲主的人——喔不是,是有家养男人的人。

  成功被确定与詹姆士交往中的关系后,楚暖打烊后的时光变得非常忙碌。

  不是詹姆士来找她,两人窝在店里研究各种口味的咖啡,就是她被他拉出去吃饭兼约会。有时他要加班,还会在打烊前打电话来,可怜兮兮的和她说咖啡瘾犯了怎么办?明知道他在装,但到最后往往是她心软地带着爱心晚餐与特调咖啡去探班,也因此认识他那群非常有特色的前战友。

  不过两人交往以来,她最大的收获不是从此有个高大英俊又温柔体贴的护花使者,而是……多了一个收藏心爱玩具的新据点。

  被詹姆士用押在他家的旧爱成功诱拐到他公寓拜访的楚暖,一进到宽敞的屋里,目光就被靠近阳台处的小吧台给吸引,还有贴墙那整排白桦餐具柜。

  她惊讶地窜到餐具柜前,看着质感很好的玻璃木柜里,整整齐齐地陈列着她心爱的玩具,除了那些咖啡壶外,柜子的其它层还摆放了很多看起来就很迷人的咖啡杯盘组,这梦幻般的景象让她看傻了眼。

  “喜欢吗?”詹姆士含笑看着她惊愣的模样。

  “这是你弄的?”楚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他。

  “当然。”他伸出手,宠溺地把垂在她眼前的一绺长发塞回她耳后。

  楚暖的身体颤了下,露出茫然而脆弱的表情,有些恍惚的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詹姆士微微皱起眉,“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为什么她开心之后会露出这么教人心疼的表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