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4章(2)

作者:吉梗
  楚暖的呼吸急促,心脏疯狂跳动,一边的脸颊紧贴他胸膛,可以感受到软滑衣料下他硬实的肌肉和温热的体温。

  太靠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太靠近了!

  被他体温烧到脑袋有点昏沉的楚暖想着,同时努力想抹去方才手心被他湿热舌尖舔过的酥麻颤栗感。

  “暖暖,你想我,你心里有我的,对吗?”詹姆士询问的口气温柔里带着一点小心翼翼,让楚暖几乎要为他感到一丝心疼。

  楚暖咬着唇,心里万分挣扎。

  她心里有他吗?可能有吧,不然这阵子她就不会这么苦恼。

  见她好不容易软化了,詹姆士欣喜若狂,他强压着心里的激动说:“暖暖,我对你的心意,你其实都知道吧!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听到骄傲的他近乎卑微的恳求,楚暖心乱如麻,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发出闷闷的嗓音问:“你真的喜欢我?”

  “是,我喜欢你。”詹姆士把人抱得更紧,坚定地传达出自己的心意。

  “为什么?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会喜欢我?”她一直想不通,她不觉得自己条件有好到能让他着迷不已。唯一能解释的,大概是她一直不吃他那套,激起了他的好胜心,他才老是想要征服她。

  “喜欢本来就是一种很主观的感觉,哪有人说得出为什么。硬要我说,我只能回答不知道,但我就是被你吸引,就是没法忽略你。也许是你做的咖啡里偷偷渗入了属于你的毒,因此喝上瘾的我再也没法逃过你的魅力。”

  楚暖身体一僵并没有因此被感动,反而被这种糖度太高的情话雷得不轻。

  真不愧是花孔雀,好听话信手拈来,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你不相信?”詹姆士没有忽略她的反应。

  “我个人比较含蓄朴实,不太适应这种太夸张的表达方式。”楚暖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我实在看不出你哪里含蓄朴实。”詹姆士一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温柔却坚定地将她的脸转向吧台后那排金光闪闪加银光闪闪的豪华咖啡壶。

  “哈哈哈,这只是我个人的小爱好,不值得一笑。”楚暖努力想表达谦虚的态度。

  可笑了几声,感觉他过于炽热、简直可以化为实质的目光还是牢牢盯着她,她小脸越来越红,心里也越来越慌张无措,最后只能用手捣住自己的脸,羞恼的说:“你不要这样看我啦!”

  “为什么不要?我觉得很好看。”詹姆士笑咪咪地回答,目光在她泛红的耳上转了一圏,觉得这样娇羞的她可爱极了。

  “你够了喔!”楚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暖暖。”不给她逃避的机会,詹姆士抓住她的手,轻柔却坚定地把她的小手从脸上拉下来。“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他态度十分诚恳地问。

  楚暖微微皱眉,小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但发现他态度非常坚定,最后没办法的说:“我不知道。不然,我们先试着相处看看?”

  转眼到了周六,这天詹姆士的心情非常好。

  但他并不是因为休假而心情好,而是之前答应和他试试看的楚暖昨晚发了个讯息给他,说今天中午要介绍一个重要的人给他认识。

  这几天他们的相处还是像之前一样,他在下班后跑去咖啡馆找她,或一起吃饭聊天,或一起研究讨论新口味的咖啡。

  对他而言,她提出的“相处看看”就等同于交往看看,只是有人脸皮太薄说不出口,他当然也能体谅她这点可爱的小别扭。

  因此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肢体接触,但她已经不会对他摆臭脸,而他自认还有些耐心,可以等她更适应他。

  所以昨晚收到她的讯息后他颇为高兴,这是她进一步接受他的征兆,她愿意让他进入她的生活圈里。

  不知她是要介绍好友还是家人给他认识?是不是怕自己识人不清,所以请亲朋好友来帮忙鉴定他?

  可无论如何,这都是个好消息,因此他费心打扮,有心在她的亲朋好友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因为楚暖坚持不让他去接她,因此他们直接约在餐厅见面。

  捧着包装得俏丽可爱的玫瑰花束,衣冠楚楚的詹姆士在前往餐厅的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女人痴迷的目光。

  他本想给楚暖一个惊喜,可当服务生领着他接近她预定的座位时,他却惊讶的看到背对他的楚暖正与一名面带笑容,身穿白衬衫,外罩灰色薄毛衣,下身穿着黑色窄版牛仔裤,脚蹬黑色马丁鞋,手长脚长的俊朗青年态度亲昵地说笑着。

  他双眸顿时狠狠眯起,心头涌上一股强烈的不舒服与不满感——这是怎么回事?

  瞥到詹姆士到来的青年墨瞳微缩,脸上虽然仍带着笑,身上却隐隐散发出一股不悦的气场。

  青年的反应让楚暖跟着转过头来,发现是他,对着他招手。

  “詹姆士。”她笑着招呼并站起身来。

  “暖暖,这人是?”强压下心头的窒闷,詹姆士绅士有礼的询问。

  那名俊朗的青年态度有些张扬地指着詹姆士,也开口问:“亲爱的,这就是你说你很感谢的朋友?”他在说到“朋友”时还故意加重语气。

  亲爱的?朋友?詹姆士立时转头看着楚暖,希望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楚暖先转头看着那个青年,表情有点讨饶,接着又转回来,眼神有些怯怯地迎上詹姆士的目光说:“这是我的男朋友,也是我说想介绍给你的那个重要的人。”

  “男朋友?怎么可能!”詹姆士不敢置信。

  “怎么不可能?我和暖暖从学生时代就是男女朋友,后来我们也一起出国,是之前我们有点误会,我才没有陪她回来。不过我们已经和好了,所以今天让她约你出来,是想表达我的谢意。听说这阵子你帮了她很多忙,谢谢你帮我照顾暖暖。”

  听着那个男人一口一个我们,摆明宣示主权,詹姆士简直要抓狂。

  “暖暖,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和我交往吗?”他完全无视那个青年,只想和她要个答案。

  “交往?”那个青年的嗓音微微提高。

  “我才没有说要交往。”楚暖先转头对青年解释,又回头对詹姆士说:

  “我明明是说先相处看看,哪有答应要和你交往。”

  见她一举一动都先紧张着青年的想法,詹姆士就算想告诉自己这是她演的一场戏,仍无法平息心头那股不甘与愤怒。

  “你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之前你明明没有男友,也答应和我相处看看的不是吗?”他目光有些哀伤地看着她问。

  被他看得越来越愧疚,楚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那个青年就插话道:“你不用逼她,是我听到你一直缠着她,我才让她把你约出来。她不会说话,也不善于拒绝别人的好意,之前才一直没办法和你把话说清楚。可是我回来了,身为男友的我当然应该为她出面!换成是你,你也会做一样的事。”

  他一直缠着她,她不善于拒绝?詹姆士听了有种仰天狂笑的冲动。

  她怎会不善于拒绝,之前他不知被她拒绝了多少次!

  还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原来只是她无法处理的敷衍吗?

  “你之前都是骗我的?说你没有男朋友、愿意与我相处看看,都是骗人的?”他不敢相信自己会被她耍了。

  “你……就当我骗人好了!”楚暖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见到詹姆士有些自嘲的表情后,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不起!”她对他深深地一鞠躬道歉。

  詹姆士看看低着头的她,再看看伸手拥住她的青年,冷笑一声,把玫瑰花束甩在桌上就转身离开。

  远远地,他还听到青年对她说:“你根本不用对这种人心软。”

  心软?哈!所以他还被她心软了?

  心情极差的詹姆士回程就急call前战友们出来喝酒解闷。

  鲜少看到他这么消沉的样子,他那些兄弟纷纷交换怀疑的眼神。

  之后,有人负责灌醉他顺便套话,有人负责进行调查。

  等次日中午,詹姆士从头痛欲裂中清醒,就看到他的好兄弟们合送的一份大礼。

  一手揉着发胀疼痛的额角,一边翻阅手中的资料,詹姆士看到楚暖和四名男子亲密相处的照片,其中一个就是昨天他看到的那位男朋友。

  下面有嗜好是当黑客的费尔友情提供的批注,说明这名男子是楚暖的四哥,她都叫他小哥,是台湾某科技大学的副教授,之前人在美国进行学术交流活动,才回国没几天。

  接着费尔提供进一步的内幕,据说楚暖在欧洲学艺时曾被店里的小主管缠上,当时去探望她的四哥就和她合演过情侣,逼退那位小主管。

  所以这次不过是故技重施而已。

  白宇衡也很欢乐地留下重要的友情提示:据调查,楚家四个哥哥都有恋妹情结,而这位小哥最为严重。

  他诚挚祝福詹姆士将来和四位大舅子相处愉快……以后被大舅子虐的人不只他一个,想起来就很开心。

  看完这些资料,詹姆士揉揉眉心,吐出一口长气。

  他毫不怀疑手上这份数据的正确性,因为他这些前战友虽然各有毛病,但也各有专长——

  费尔是计算机奇才,进入国家级数据库就像走进他家后院般简单。问题是他就是个毒舌坏脾气的别扭死小孩,最大的嗜好竟然是当黑客。

  “宅男研究狂”汉森是维修技师,从武器维护到军车改良统统难不倒他,还擅长发明小东西。但他不通人情世故,还有严重的社交恐惧。

  “武力狂”白宇衡,曾任狙击手,对枪械炮弹最为擅长,也是除了老大之外武力值最高的人,但生性白目。

  老大霍君阳是他们小队的队长,负责指挥作战、战情分析,更熟悉各种冷热兵器及格斗武技,可说是个全方位的军武强人——问题是他就是个“护短魔人”,而这“短”,单单只指他的小秘书兼爱妻胡苓!

  喔,不对,这个短也包含他的家人,比如他的大妹,因此常常虐白宇衡的那个大舅子就是他们老大无误。

  不知道是楚家四名难缠的大舅子战力高,还是自家老大战力高?

  搞清楚事情真相后,詹姆士又恢复了自嘲的心情。

  所以应该是楚家四哥看他不顺眼,再加上楚暖也想趁机甩掉他,才合演这出戏吧。

  不过,楚家四哥不喜欢他是可以想见的,但楚暖……嗯,看来他们有笔帐要好好算一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