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雀先生的挑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詹姆士坐到吧台前,楚暖笑得温柔。

  “你今天想喝什么咖啡?”从她愉悦的嗓音可以听出她的心情很好。

  詹姆士瞥了眼她爱不释手的咖啡壶组,把她的注意力成功地引了过去。

  “欸,你也想试这支咖啡壶萃取出来的冰滴咖啡吗?可是光萃取就要好几个小时,今天已经来不及了。”楚暖一脸遗憾的说。“不然你明天再来,我一定做给你喝。”她眉眼弯弯地看着他,眸底彷佛沉坠了星光。

  “你很喜欢这组咖啡壶?”詹姆士突然发问。

  “是啊。你不觉得它很美吗?”楚暖用一种梦幻般的口吻问他。

  “是很美。”他沉稳应道。

  得到他认同,她笑得更开心。“算你识货。我煮新研发的咖啡给你喝。”

  楚暖小心地把几乎半人高的冰滴咖啡壶组放在詹姆士面前,“帮我保管好喔。”

  他点头,表示非常乐意,心想以后他还打算保管更多。

  不知道有人打上她宝贝主意的楚暖,动作灵巧地开始冲煮特调咖啡,那优雅的一举一动在詹姆士眼里都散发出独特的光芒。

  暖黄灯光下,他中意的女人专注地为他冲煮咖啡,随着醇郁香气飘散开来,她唇边漾出一抹使人迷醉的温柔笑颜。

  一时间,他看得有点痴了,漂荡多年的心突然强烈紧缩,微微窒痛。

  这一幕是他企盼许久,却一直求之不可得的——

  一个能带给他心灵安静满足的可靠伴侣。

  他从没这么渴望过一个女人,他想他这次真的找到能停泊的码头了……

  詹姆士定定看着楚暖,那双纤美的素手捧着热腾腾的咖啡送到他面前,见他恍神,她笑得益发灿烂。“你的咖啡好了。在发什么呆啊?”

  难得他也会发呆,那种与他平时精明能干的形象反差极大的憨愣模样让楚暖噗哧笑出声来。

  “没想到你装可爱也满厉害的嘛!”她伸手就要抚上他的俊脸意图调戏。

  可在素手离他脸颊只有一公分的距离时,楚暖猛然清醒,发现自己得了新玩具太过飘飘然,动作一顿就想收回手。

  但詹姆士怎么可能放过这机会,她才刚动作,他指节分明、温润如玉的大手就将之掠住,并牢牢握在掌心。

  握着她的手,詹姆士的心微微悸动。他强忍住心里想吻她的冲动,叫自己冷静,不能吓跑她。

  现在还不是时候,时机尚未成熟,他得要等、要忍……

  感觉自己的手被他滚烫的大手紧紧包覆,楚暖的心跳猛然加速,浑身血液疯狂奔流,她急着想把手抽回却敌不过他的力气,只能又惊又恼地瞪着他,“放开我!”

  可詹姆士不但没放开,还做出让她更加吃惊的举动。

  他将她的手贴到他的脸上,目光十分温柔地看着她。“你刚刚不是想摸,怎么一下子就没胆子了?真不像你。”

  被他看得心慌,楚暖逞强道:“谁、谁想摸啊!油滋滋还刺刺的,恶不恶心!”边说她边做出嫌恶的表情。

  其实他肤质很不错,摸起来滑滑的……想到他骚包无比的穿衣风格,她觉得这人一定有在做皮肤保养。另外,靠近下颔的地方有些刺刺的,她猜应该是新冒出来的胡碴。

  “喔?会油吗?可我是干性皮肤耶!”看着她局促不安的样子,詹姆士心情大好。

  怎么看,她都不像对他无动于衷。

  因此他很故意地握紧她的手在他脸上又蹭了一回,好像想证明他的皮肤一点都不油。

  在抚蹭的过程里,他注意到她的手背又细又软,让人很想多摸两把,指腹却有些粗糙干裂,应该是她工作时常常接触水造成的。

  顿时他就心疼起来,想着要把她的手保养好,不然太糟蹋她这双骨肉匀称的美手了。

  发现詹姆士不但不放开她,还故意抓着她的手在他脸上磨蹭,大有偷吃她豆腐的嫌疑,楚暖又羞又气,扬起另一只自由的手就想呼他一巴掌。

  可她的手半途就被他拦截了。

  “脾气还是这么呛!”

  “臭流氓,快放开我!”两只手都落入他的魔掌,楚暖益发心慌意乱,强作振定地命令。

  见她都要炸毛了,知道不能再逗下去,詹姆士有些遗憾地轻轻松开她的手,正色道:“你洗东西时有戴手套吗?处理食材时有戴手套吗?应该没有吧。从今后一定要戴手套,接触到水之后也要擦干手并擦乳液保养,不然以后你就知道苦。”

  楚暖暴瞠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刚刚还在偷吃她豆腐,一转眼就装得道貌岸然的样子教训她!

  “你有病啊!”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了。

  “我没病。不过,你再不好好保养你的手,很快就会变成富贵手喔!”他恐吓道。

  “我真受够你了!你是专程来气我的吧?咖啡不给你喝了!”竟然诅咒她得富贵手,气死人了!

  “好啊,你不给我咖啡,我也不给你这个。”詹姆士动作灵巧地把吧台上的冰滴咖啡壶给捞了过来。

  “喂!还给我!”楚暖吓了一跳,想去抢又怕争抢间会弄坏她宝贵而脆弱的咖啡壶组。

  他们两人四眼对瞪了一会儿,最终是楚暖投降,恨恨地把咖啡推到詹姆士面前。

  可她的举动让詹姆士更加坚定了,定要没收这个会和他争宠,地位还明显比他高很多的咖啡壶组的决心。

  “喝吧喝吧,可以还我了吗?”楚暖紧张地盯着他手上的咖啡壶组。

  “等我喝完啊。”詹姆士单手握着咖啡壶组把它摆在一条长腿上,一副挟咖啡壶以令楚暖的奸巧模样。

  楚暖气得牙痒痒,恨不得伸手在他脸上挠个几下。

  好不容易见他终于品尝完咖啡,她连忙开口,“快点还我。”

  詹姆士竟然摇头拒绝。

  楚暖气坏了,“喂!你想耍赖啊?”

  “我怎么可能耍赖。”他态度沉稳地否认。

  “你刚刚明明说喝完还我的!”她狠狠瞪着他。

  “我刚刚是说,等我喝完啊。喝完有关于你这间店生死存亡的大事要和你讨论。”詹姆士严肃地看着她。

  被他的态度吓了一跳,楚暖疑惑地问:“什么生死存亡的大事?”

  詹姆士先把冰滴咖啡壶放到后面的一个空桌上,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楚暖面前。

  “你先看看,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向你解释。”

  拿起那迭报表发现都是数字,楚暖随意地翻了下,很无赖的说:“看不懂啦,你直接和我说出什么问题了!”她最不耐烦看一堆数字。

  詹姆士对着她高深莫测地一笑,让楚暖心里生起很不好的预感。

  就听他用好听磁沉的嗓音不疾不徐地解释道:“这是你这家店的财务分析。除了必要的原料采购之外,我发现一个很重大的问题——自开店以来,你每个月都在购买新的咖啡壶组,而且每一组的价格动辄数千到上万。因此你几乎赚不到钱,还要倒贴,因为你的钱都流去卖咖啡壶组的厂商那里了。”

  听到这个结论,楚暖身体一僵。“这、这、这是……啊,是生财工具!”

  她好不容易才想起这个专有名词。

  “生财工具?楚暖小姐,我已经向证人小悠询问过,你的生财工具多到都可以把这间店变成小型咖啡博物馆。你确定你是在卖咖啡,不是卖咖啡壶?”

  “怎么可以卖咖啡壶,这些都是我心爱的宝贝啊!”楚暖听完的第一个反应是张开双臂,死死护着自己背后正闪闪发光的宝贝咖啡壶们。

  她的行为让詹姆士目光一沉——这么宝贝吗?那没收起来应该会更痛快吧!

  于是当晚,楚暖遭受此生从没有过的重大打击!

  詹姆士用店里的赤字相逼,又质问她是否要放弃这家店?

  她只好内心流泪又流血地把一批咖啡壶交给他保管,并承诺接下来绝不会再乱买。

  詹姆士答应她,只要她能安分一个月,他就还她一个咖啡壶;若她一年都很安分,今晚被恶势力没收的十二个精选宝贝咖啡壶就可以回到她的怀抱里。

  那个她都还没来得及玩的冰滴咖啡壶也被带走了,说是当作一年的节制运动完成后的特别奖励。也就是除非她能安安分分地一年都不再乱买咖啡壶,不然她心爱的玩具就要离她远去。

  “没有这些咖啡壶,我要怎么煮咖啡?”楚暖仍在做垂死挣扎。

  “放心,没有这十三个咖啡壶,你店里也还有二十个以上的咖啡壶可以用,没问题的!”詹姆士还特别开了一辆箱型车来载这些被没收的咖啡壶。

  “你是故意的!”竟然连载运的车子都准备好了,而且都挑她最宝贝最喜欢也最贵的咖啡壶!

  “我今天就是来没收你的咖啡壶的,你不知道吗?”詹姆士对着楚暖坏笑。

  既然用软的没办法进入你的心,那我们就来硬的吧!

  没收你最心爱的宝贝,让你对我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这下你连作梦都会梦到我了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