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孔雀先生的挑战 第1章(1)

作者:吉梗
  忙碌的早晨,赶着上班的职员匆忙地在造型现代前卫的“雷虎集团”总公司大楼里穿梭。

  在集团大楼的十五楼,高级主管专用的电梯缓缓打开门,雷虎集团总管理处处长兼副总裁詹姆士步履从容地踏出电梯,就见到自己的秘书迎面走来。

  “处长,早上九点半开会的资料已经准备好放在你桌上了。”

  听到秘书的报告,詹姆士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对她轻轻颔首,表示满意。

  被自家老板用深邃漂亮的墨绿眼眸温柔凝视着,秘书心头小鹿乱撞,一大清早就赶来公司整理开会资料的辛劳一扫而空——有个温柔绅士又俊美养眼的老板实在太幸福了!

  这也是雷虎集团总管理处全体女性职员的心声。

  雷虎从一间小小的保全公司开始,经过短短数年的时间,成长为年营收近百亿的大型保全集团,除了保全本业维持稳定成长,也跨足医疗及科技等相关产业,且都经营得很好,获利甚佳。

  身为这么一个前景光明集团的副总裁,而且长得又高又帅还未婚,詹姆士毫无疑问地成为全数女职员心中的黄金单身汉。

  虽然他的穿衣品味对东方人来说太过花俏,甚至被忌妒他拥有超好女人缘的宅男员工们封为“孔雀男”,但他气质绝佳,再风骚张扬的衣服都能穿出贵族般的优雅气势,因此蝉联雷虎全体女性员工私下票选的最佳气质男神八年——雷虎也不过成立八年多。

  这个亮点被身兼总管理处处长的他善加利用,将手下一大票娘子军驯得服服贴贴,总管理处的工作效率与绩效长年在全集团的前三名,可以说他是雷虎集团名符其实的大总管。

  詹姆士踏入自己办公室不久,正准备开始处理公务,办公室的木门突然被撞开,一道身影风风火火地闯进来。

  “詹姆士,听说你春心动了?”留着刺猬头,身形高大健美、气质邪气不羁的白宇衡口气贱兮兮的问。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八卦?而且你是从哪得到的错误讯息?”看着干脆跨坐在他宽大办公桌上的前战友兼好兄弟,詹姆士心里生出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冲动。也只有在自家兄弟面前,他才会扒下温柔绅士的面具,露出几分恣意傲气的性情。

  白宇衡是和他一起创立“雷虎保全”集团的好兄弟之一,当年都隶属于法国菁英佣兵团的特殊侦察小队。退役后,他们跟着老大霍君阳一起到台湾创业,并成为公司合伙人。

  “下去下去,我的桌面都被你弄乱了!”詹姆士边说边整理桌面。

  “要不要这么龟毛啊?桌面弄得这么整齐做什么?你干脆拿尺出来量好了!”看着詹姆士把被弄乱的文件边对边、角对角的叠起来,摆放时还刻意保持与桌边平行五公分的距离,知道他的整理强迫症发作,白宇衡不禁翻个白眼。

  “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做主,看不下去就滚回你的狗窝。”詹姆士对白宇衡的不讲究也很无言。

  “欸,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听说你看上实凯集团的二公主,上周末还和她约会?”白宇衡又把话题拉回来。

  “我们只是正常的公务来往,你从哪听来的谣言?”詹姆士斜睨他一眼。

  “不是约会吗?这不正常!詹姆士,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过去一年多你都保持单身,我们好不习惯。”向来最不缺女友的詹姆士竟然单身了一年多,真是太奇怪了。难道他有男人方面的毛病吗?白宇衡目光不怀好意地打量起自家好友。

  “你那是什么眼光?我交不交女友干你屁事。你要是太闲,我可以去找老大帮你讨工作。”全集团上下能制住白宇衡不作乱的,大概就是他们的老大霍君阳了。

  “不要恼羞成怒啊!有病就要看医生,身为兄弟我不会笑你的。”白宇衡努力想表达自己的善意与诚意。他绝不会歧视有隐疾的好兄弟。

  “滚!”詹姆士口气坚决地下达逐客令。

  把唯恐天下不乱的前战友赶走后,詹姆士揉了揉额角,脸上浮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他会单身一年多,还不是这群整天在他面前秀恩爱的前战友害的。

  回想三年前,他们这几个好兄弟都还是单身,当时唯一有女友的就是他,可三年后那群单身汉竟然都早他一步寻得真爱,结婚的结婚、热恋的热恋。

  看着他们一心一意为彼此未来努力的坚定模样、回到家就有心爱之人等着的温暖踏实,以及心心相印、不需言语也能深刻感受彼此情意的闪瞎人黏腻,让一直抱着不婚主义的他都有些心动了。

  从前他认为能找到一个契合心意、互相扶持一生的伴侣很困难,所以只和同样不婚、游戏人间的玩咖交往,大家好聚好散也少麻烦。

  可当下班或放假时,所有兄弟都回去抱老婆、哄女友,徒留他一人形单影只,他突然不想再游戏人间,也想定下来了……

  在无垠的大海上乘风破浪固然痛快,可老是漂泊也会有厌倦的一天,是时候找个码头靠岸了。

  可想归想,码头哪有这么好找。

  这一年多以来,他抱着宁缺勿滥的心态仔细观察寻觅,遗憾的是,至今仍没遇到半个让他想携手一生之人。

  实凯那个二公主曾是他观察的对象之一。她聪明、貌美、家世好,可几次公务往来以后,他对她一点动心的感觉都没有,连约她吃饭都提不起劲。

  后来是对方主动要求,上周末他才会和她一起吃饭,美其名讨论工作。

  他看得出她对他很有意思,非常主动接近他,因此他们吃饭的事会传成约会他不怎么吃惊;可想用这种招数套住他,未免太天真。

  好女人都跑哪去了?为什么他总是遇不上呢?

  算了,这种事又急不来,还是专心工作吧!

  詹姆士将全部心思投入忙碌的公务中,等忙到一个段落回过神来,已是下午两点多。

  感觉额角异常紧绷,詹姆士伸手揉了揉。每逢这种时候,他就想喝一杯又香又浓的咖啡来舒缓紧绷的神经。

  他按下内线对自己的秘书交代:“帮我泡一杯咖啡来。”

  过一会儿,秘书将她精心泡制的咖啡端了进来。

  看着面前那杯卖相一点都不比外头店家差,甚至上头还有拉花的拿铁咖啡,詹姆士缓缓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在自家秘书充满期待的目光下微笑点头。“很好喝,谢谢。”

  向来干练的秘书瞬间红了脸,心花朵朵开地走出办公室。

  不枉她特别去学咖啡拉花……YES!老板果然很喜欢。

  等秘书离开办公室后,詹姆士放下手中的咖啡,脸上温柔的笑意也消失无踪。

  这杯咖啡以一般人的标准来说很好喝,可对有重度咖啡瘾的他来说太普通了,他渴望喝到更道地更香醇的咖啡!

  这时他突然想起上午开会时,同是重度咖啡瘾患者的法务长阳劭凯推荐的咖啡馆——据说那家店的店长煮得一手好咖啡,能用一种咖啡豆煮出十几种不同的风味。

  真有这么厉害吗?他不禁感到好奇。

  或许这间咖啡馆能为他带来不同的惊喜……

  感觉肚里的咖啡馋虫在喝了一口机器煮的咖啡后叫嚣得更厉害了,詹姆士站起身来,决定前往那间店长手艺很好的小咖啡馆一探究竟。

  “链金工坊”是一间坐落在科学园区里的小咖啡馆。

  它位于园区内一栋办公大楼的一楼,夹在银行与餐馆之间,正面是整片的玻璃帷幕,一楼挑高的设计让小咖啡馆的采光颇为明亮。

  店里一色原木桌椅,约有二十来个座位,在店中央靠后的位置做了一个宽敞的半圆形吧台,前头有五个高脚座椅,吧台后则连接小厨房。

  这间咖啡馆开幕不到半年,据说年轻的店长手艺很好,曾在欧洲知名的咖啡馆与餐馆学艺三年,不但煮得一手好咖啡,做轻食小点与甜品也是一把罩。但店里提供的餐点不多,价位也比外头的连锁咖啡馆高了不少,直逼知名的贵妇咖啡馆。

  可这间店的装潢并不像贵妇咖啡馆那般顶级奢华。若要为它找个不同于其他店的特色装潢的话,大概是店里摆放了各式各样的咖啡壶与相关的咖啡器具。

  这些器具被整齐明亮地展示在吧台上方及后头的木柜与玻璃架上,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咖啡壶和咖啡杯盘组,以及煮咖啡的相关器具,就像个迷你咖啡博物馆,喜欢咖啡的人看到应该会很开心。

  偏偏这间店开在顾客群不怎么具有浪漫情怀的科学园区里,又没上媒体大力宣传,因此,尽管咖啡好喝、食物好吃,但因为价格偏高,这间小店从开幕以来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这对店长楚暖来说是亟欲解决的重大问题,为此她不惜四处求教,想找出能让生意变好的方法。

  “暖暖姊,你这是?”一早来上工,惊见自家向来打扮帅气的店长穿着黑色连身洋装,长发披肩,还戴了顶小女巫帽,店员小悠有种走错棚的感觉。

  “小悠,你觉得如何?”楚暖在她面前转了两圈,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欸……看起来还不错。”小悠惊讶地盯着面前大她没几岁、性格乐天开朗到有点神经大条的店长,不明白店长这是怎么了?

  上周五还绑着高马尾,穿着白衬衫、黑色窄管裤,蹬着镂空的尖头鞋,笑容灿烂,感觉恣意帅气的店长,今天却一身奇特的装扮……穿成这样开店真的没问题吗?而且现在才九月,就算要办万圣节庆祝活动,好像也太早了吧。

  “你为什么突然穿成这样?”她的目光忍不住又在店长身上扫了两圈。

  “这是我小哥的学生之前出的主意,他说很多宅男工程师都喜欢女仆咖啡馆,建议我可以朝这个方向试试看,说不定能提升业绩。”为了让这间好不容易才开成的咖啡馆支撑下去,楚暖豁出去了。

  女仆咖啡馆……小悠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可你穿的不是女仆装啊!”

  果然,楚暖欢快的说:“女仆装在这里。我特别帮你订了一套,是维多利亚风的喔!以后这就是我们店的制服!”她热情地把女仆装送到小悠面前。

  不要啊!深知自家店长无厘头的性格,为转移她的注意力、不受女仆装荼毒,小悠抱着死道友绝不死贫道的心情,展开心灵攻击:“暖暖姊,我想问一下,制服的制作费用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没记错,她们已经赤字好几个月了。

  可她的攻击失败,因为楚暖笑呵呵的答:“你不用担心,这是小哥送我们的。他说就当我们开店半年的庆祝贺礼。”

  本来她也苦思着能从哪里再榨出钱来,结果身为大学副教授兼动漫社指导老师的小哥大方地帮她解决了这个苦恼,直接叫一个热爱COSPLAY的学生帮她订制搞定。

  看着一脸“快夸奖我”表情的店长,小悠想起店长有四个很疼她的哥哥……这是助纣为虐啊!

  “暖暖姊,照你这么说,这件女仆装也该是你先穿!你是店长,要当楷模。”小悠仍在做垂死挣扎。穿上这个真的太耻,她不要!

  “不不不,这种可爱的装扮当然要年轻可爱的小悠来穿才适合,但为了店里的一致性,我配合你穿上女巫装。怎么样?跟我们的店名很合吧!”楚暖双手叉腰,很得意的样子。

  我不用你配合!而且为什么我穿女仆装你却是女巫装?这根本是暗示店长的恶势力吧!在女巫魔掌下的女仆什么的……

  但最终,小悠终究敌不过楚暖的热情,只好乖乖地去换上女仆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