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10章(1)

作者:吉梗
  十二月的台北,天空还是很蓝。

  符任祯从雷虎技术本部大办公室的大片落地窗往外看,天空被高耸的建筑切割成一块一块小小的蓝天,望着偶尔飘过的白云,她不禁叹了一声,好想出去玩喔!

  可是不行,因为公司最近正在赶大案子,或者说,正想抢大案子!

  而他们想抢的大案子就是雷虎明年年中,预计把新上市的小管家机器人与医疗照护系统结合的新计划。

  这个计划将采用新的系统,要能和雷虎今后陆续推出的各种小管家机器人结合,并因应他们会推出的更多服务方案做灵活的变化。

  要是能拿下这个案子,公司未来五年的业绩都没问题了!

  说起来,这个案子原本和她的关系并不大,因为她不负责软体研发,加上她黑手指的体质,之前又有烧掉雷虎N台主机的辉煌纪录,本来公司都想把她调走,免得留在雷虎当扯后腿的不定时炸弹。

  但再黑的体质也敌不过Boss喜欢,费尔都不在乎她烧主机了,符任祯的上司当然也乐于配合,因此,她被派驻到雷虎,当他们公司向费尔刷好感度用的吉祥物兼系统维护工程师。

  范雅琦对敌手公司的这种手段是很看不起的!这和用女人贿赂客户有什么不同?而且那个女人还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也一点都不精明干练,感觉就很没用!

  这么个要美貌没美貌、要才能没才能的女人,除了对费尔献媚外还会什么?真是丢了女人的脸!

  偏偏,就她这阵子观察下来,费尔似乎挺吃她这套的!常常纵容她留在他的研究室里,这是把她当成宠物在养吗?

  对,在范雅琦心中,她觉得费尔根本不可能喜欢上符任祯,顶多把她当成卖萌耍宝逗趣用的小玩意儿吧。

  具体的事实就是,费尔对符任祯的态度从来不温柔,损起她来也是一套套的,根本看不出他对她有好感,更别说他们两人在交往了。

  所以她也认为雷虎流传说他们两人是男女朋友的小道消息,是过度渲染夸张后的失真谣言。

  但就算如此,她也没有小看符任祯,因为哪怕是个小宠物,她都觉得很碍眼。她看中的男人身边,怎么可以留着这种献媚的蠢女人!

  打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与魅力比符任祯强上百倍千倍的想法,范雅琦近来跑雷虎技术本部的脚步也很勤,当然她是以想拿下大案子为名目,三不五时就来雷虎打转,除了讨好费尔以外,她也很注重和各个工程师研讨交流技术相关的话题,有时还会送来下午茶,和所有人亲切聊天。

  这样经营一阵子下来,美丽又能干的她,俨然成为技术本部工程师们心里的女神。

  “喂,你都不担心喔?”这天见范雅琦又带着下午茶来慰劳工程师们,看她捧着甜点盒进费尔的办公室,和符任祯相熟的秘书忍不住跑来问她。

  “担心什么?”符任祯有点厌恶地推了推刚刚某个女人用施舍般的态度丢给她的小糕点盒。

  这个女人真奇怪,讨厌她可以不用给她啊,为什么每次硬要给她又要做出一副“你好不要脸”的谴责态度?她又不稀罕这些。

  “担心副总被她抢走啊?你别说你没看出她喜欢副总!我们都看出来了!”

  范雅琦每次来对费尔都特别温柔又特别讨好,时间久了,有心人都猜得出她是看上谁了。

  “我为什么要怕?你家副总又不是我的,他高兴和谁好就和谁好啰。”符任祯翻了个白眼,口气毫不在意,那个臭流氓昨晚又拿真心话钓她,把她折腾惨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她才不稀罕他呢!

  “真的这么大方?你最近都和副总同进同出了,你说副总不是你的?骗谁啊!”秘书才不相信。

  “同进同出又怎么样?我管得到他的心吗?况且你觉得你家老板是简单角色吗?我很怀疑,范雅琦到底是看上他哪一点?她真的清楚他的真实性格吗?

  她该不是喜欢上她幻想出来的人吧?等知道他的真面目后,我还满想知道她会不会后悔的!”符任祯是发自真心的感叹,那位大小姐看起来就不是魔王的对手。

  “哈哈哈哈!你和副总的感情其实很不错吧?这么了解他!”身为备受蹂躏的秘书当然对自家老板的真面目有相当的了解。

  “谁和他不错?我哪有那么惨!”最近疑似被传染上别扭傲娇的符任祯死不承认。

  “虽然是这样,我还是要劝你注意一点,范雅琦这女人野心不小,她在工程师里的人缘很好,看得出有点手段,而她现在又看上副总,加上你们两家公司是竞争关系,她有动机会对你不利,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还是要小心。”

  秘书正是看出一点问题来,才忍不住想提醒她,毕竟比起野心勃勃的范雅琦,他比较喜欢软萌的吉祥物当老板娘。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符任祯感受到秘书的善意,很感激地和他点了个头,对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刚好被踏出办公室的费尔看到,他瞬间就不爽了!为什么小笨蛋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甜?秘书这是想挖他墙角吗?

  感受到自家老板阴森森的剐人目光,猜到自己又躺枪的秘书默默退了三大步,和未来老板娘保持相当的安全距离,总算让某个小心眼的男人释怀,转为攻击他主要的目标。

  “符任祯!你又在打混?”竟然没有待在研究室等他,出来拈花惹草做什么?

  符任祯转头看他,见到他手上捧着的甜点盒时,突然一肚子火。她冷哼一声转过身去,心里很有挠某人脸皮几下的冲动。

  “还不过来?”费尔隔着大半间办公室吼她。

  尽管心里很不高兴,她还是缓慢移动走到他身边。

  “进来。”费尔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就往研究室走,小笨蛋不是最喜欢吃甜点吗?刚刚厂商送来的这盒正好可以给她吃。

  在此时,一心觉得自己真贴心的费尔还没发现,拿对他有企图的情敌送的甜点喂食自家女友是多么招仇恨的欠揍行为。

  感受到有莫名的注视目光朝着自家老阅离去的方向,秘书抬眸,眼角余光瞄到站在副总办公室外,一脸幽怨深情又隐隐愤恨的范雅琦,他不得不赞同符任祯的话,她看起来还真没搞清楚副总的真实性格。

  不停努力讨好费尔又不断被冷落的范雅琦,再也无法忍受什么都没做就能吸引费尔目光与注意的符任祯了。

  不管是好的目光或坏的目光,她都不希望费尔再注意到那个无能的蠢女人!

  根据她这阵子的观察与研究,她知道费尔非常重视他所统领的部门,对于整个雷虎所有电子资讯相关的硬软体,他都有强烈的完美主义与掌控欲,因此敢破坏机房主机的人都是他不能原谅的敌人!

  这些年来毁损了主机还好好活着,没被狠狠修理报复制裁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符任祯。

  也是从这个事件她才知道,原来符任祯有个无法克服的巨大缺点,那就是她拥有黑手指的体质。

  经过仔细思考后,范雅琦认为以费尔重视机房主机的程度来看,如果在重要时刻,符任祯又闯祸,烧了他的机器,应该足以让他对她的憎恶度大升。

  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再有人推波助澜一番,很有可能让她从此被他厌弃,甚至造成她被她公司开除的结果。

  打着一石二鸟,想抢到大案子又想除去符任祯的主意,范雅琦开始进行一个针对符任祯与她公司的阴谋。

  对于这个医护系统结合小管家机器人的新案子,范雅琦和符任祯的公司是最主要的竞争者,他们两家公司都很努力配合设计出新的系统,希望雷虎能够采用。

  最后费尔安排了一个让他们能实际结合小管家机器人,试运行新系统的比案机会,让他们在同一天分批展示系统结合的能力,以供雷虎高层主管参考,下决定。

  照规定,由雷虎提供硬体,也就是安装系统的主机与小管家机器人,在展示前两家公司得先行安装好系统,并分别在大会议室里进行功能简报和系统展示。

  因为符任祯有黑手指的体质,加上她也不是软体研发或业务行销的相关人员,因此她被上司要求,在展示会当天远离大会议室,直到展示结束为止。

  要不是费尔否决让她那天去别处支援的提议,上司甚至想把她远远调走。

  很快来到展示会当天,符任祯除了不能接触任何机器外,她还是很认真的支援前来展示的主管与同事们。

  因为当天是由范雅琦的公司先行展示,因此时间一到,技术本部大半的人,以及雷虎所有的高层主管都进到大会议室里,准备开始展示会。

  在这期间符任祯也不敢走远,就在技术本部的大办公室一角等待结果。

  这样过了两个多小时,突然有个面生的员工跑来找她,说她的上司希望她快点去大会议室支援,有紧急状况。

  符任祯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该名员工前往大会议室。

  那人轻轻推开大会议室的门,里面的灯光很昏暗,原来是台上正在秀电脑播放出来的简报图片。

  她瞄了眼,是自家公司的新系统简报,看来范雅琦他们公司已经完成展示。

  她一边想一边跟着那名员工悄悄进入大会议室,沿着走道她一路往前,就快来到自家上司身边。

  只见正在操纵主机的上司突然抬头,看到她露出惊讶的表情,就在这时,她突然被什么袢到,重心一个不稳就往前扑倒。

  几乎是同个时间,原本投影在会议室正前方大片白幕上的简报图片消失了,主机黑屏,同时在展示功能的机器人也跟着停止动作,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会议室的灯很快被打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符任祯又是你,你又把主机烧掉了!”

  随着这声惊呼,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狼狈爬起身来,一脸愕然的符任祯身上。

  “不是我!我根本没碰到机器!”她刚刚跌倒时只有碰到地上的电线,根本没有碰到任何机器。

  上司的脸色已经发青,似乎并不相信她的说法:“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叫你远离吗?”

  符任祯吓了一跳,“是协理让人叫我进来帮忙的啊!”

  “我哪有?我正在忙哪有时间理你?你说我叫人找你?是哪一个?”上司已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就是他啊!”符任祯转头,但哪还有那个带她进来的员工身影?

  就在这时范雅琦出招了,“符小姐还是不要再转移重点,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会好一点喔。”她一副很好心的态度指导她说。

  “我根本没犯错,是要承认什么错误啊?”符任祯觉得很荒谬。

  “够了!任祯,我们公司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但事实证明,你真的不适合这份工作。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问题是你造成的破坏力就是这么大!你可能觉得不公平,但请你想想,你屡次出错要公司帮你收拾烂摊子,对公司就公平吗?”上司显然不想再忍她的黑手指了。

  “霍总裁、戴维斯副总,非常抱歉!我替我们公司员工闯的祸向贵公司致上最高的歉意,主机烧毁的事情我们一定会负责!但能不能请两位看在这是非战之罪的份上,再给我们公司一次机会,借我们一台主机继续展示?或是再安排一个新时间让我们能够展示完,拜托你们了!”

  对上司来说他第一要保住的是争取案子的机会,因此不想再多生事端,哪怕隐隐觉得她是被人陷害了,他还是要符任祯吞下这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