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尽管在内心一直告诉自己费尔就是个变态,可在她的小手被他温暖大掌紧紧握住时,她还是无法控制地觉得就算他是变态也好迷人!这让符任祯感到很颓丧——近墨者黑,难道她也变态了吗?

  “嗯,我是变态?那你是什么啊?”最叫人哀伤的是,她竟然不小心在变态面前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我是变态压榨的奴隶——这种答案真叫人灰心得一点都不想说出口。

  “被变态压榨的小奴隶?”费尔斜眼睨着她,姿态高傲无比,好像她是他脚下的小蚂蚁一样,真叫人不爽。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吐槽被他说出来再加上一个小字后,感觉很有问题……

  符任祯聪明的不予回答,也不打算踏入他准备好的陷阱里,她在这两、三个月里已被坑得小有经验了,那可都是用她的血与泪,呃,应该说是用她备受摧残的肉体与泪水换来的!

  可魔王就是魔王,愚蠢的凡人不配合,他还是照着自己的剧本演下去……

  因此他们一进到费尔的屋子,符任祯马上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等回过神,已经被他压倒在沙发上。

  咳,你要不要这么饥渴?你的眼睛都放绿光了!我又不是可口的小羊羔,你也不是饿惨的狼,赶快醒一醒!

  尽管内心的吐槽是一串又一串,可到了她嘴边说出来的却是:“你……脚软了吗?”她脸上带着浅浅微笑——一副“我知道你一定是因为脚软,才不小心把我扑倒在沙发上”的纯洁模样。

  费尔缓缓摘下眼镜,漂亮的浅棕眼眸深深看着她,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来。

  耳边听到“怦怦怦”的震天声响,符任祯发誓,那一定不是她的心跳

  声!

  “小奴隶,你说谁脚软了啊?”他放着绿光的贪婪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扫射,舌尖更邪恶无比地舔了下她的耳垂,问话口气说有暧昧就有多暧昧……事实上她更想用无耻来形容。

  符任祯有种快被费尔生吞活剥的惊悚感,她在内心默默流泪,她就知道,刚刚一说到小奴隶,变态就兴奋了!

  “我……脚软!”千错万错都是小的错,这样魔王大人高兴了吗?

  哪知他竟笑得更加妖美邪气,让她很想拿最高级的太阳眼镜来挡一下,她的眼睛好闪,可又舍不得不看。

  “我什么都还没做,你就脚软了?”他愉悦地舔着她的耳垂,朝她耳里吐热气。

  符任祯不受控制地打了个颤,是……我肾虚!不行啊?

  她狠睨了他一眼,臭流氓!

  “还是因为想到什么,脚就软了?”某人越说越开心,一手揽住她柔韧的腰身来回抚揉,充满了不纯洁的暗示。

  我什么都听不懂!某个坚决不想被压榨的小奴隶继续装傻。

  “任祯……”他性感的薄唇擦过她的鼻尖,隔着一点空隙轻轻停在她的唇瓣上方。

  被他醉人的呢喃给撩拨了心弦,符任祯楞楞看着他,有些迷茫的眼神里写着——做什么?

  “你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对不对?”虽然自觉已经打消她的疑虑了,可今天那种突然找不到她,害怕她出意外的担忧惶恐还是让费尔心里涌起一股陌生的焦躁感。

  就算后来知道她平安无事,他也没有因此安心,因为帖子的事,他有种说错话的感觉。他承认他心虚,他怕她会生他的气、会拒绝他、排斥他,甚至和过往两段惨淡收场的恋情一样,会突然被她放弃,被封杀出局。

  从前被人封杀出,他顶多觉得郁闷甚至有点松了口气,但这次想到会被她放弃,他的心顿时掀起滔天巨浪,波涛汹涌无法安宁。

  不行!不可以!她是他的,他早就预定下来了!他不接受被她放弃!

  因此,他强压着不平静的心,企图用理所当然的态度、用笃定无比的口吻努力想说服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