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到他的话,符任祯的眼睛都瞪圆了,那些甜点真的是他送的?他有病吗?送她甜点还讽刺她吃太多?

  虽然很不想和他说话,但他这么大一只杵在她面前很影响食欲,所以她还是问了:“你怎么来了?”

  “谁叫你跑来这,我只好来了。”他口气有点不悦,就会乱乱跑。

  “我跑来这干你什么事?你可以不来啊!”他是什么嫌恶的口气,让人越听越不爽。

  “好了,不要和我闹脾气了,那都是误会!他们不知道我,你应该知道!难道你没有判别真相的能力吗?”他平时是怎么对她的,她还不清楚吗?

  “等等,什么闹脾气?什么误会?你到底在说什么?”符任祯的心跳再度加速,难道他知道她听到他们的对话了?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她不是自作多情吗?

  费尔眯起眸怀疑地看着她,“你不是因为看了论坛上的帖子才跑出来的吗?”

  “什么帖子?”符任祯一脸迷惑。

  “喔,那没事了。”好险,她还没有看到帖子!费尔庆幸的想,回去后就把秘密论坛整个封掉,一定要让这件事再掀不起任何风浪来。

  “什么没事?你把话说清楚!”她觉得一定有事,因为他脸上松了口气的表情实在太明显了。

  “没有啊,还不是那些蠢货又在诋毁我了。”某人企图四两拨千斤地把话题带开。

  符任祯一脸不信,被她看到心虚,费尔很鸭霸的说:“既然没事你为什么跷班?还跑来这里吃甜点,你不想要工作啦?”

  知道她不是因为生自己气才跑出来,他安心不少,但也对她擅自失踪让他这么担心感到不满。

  “如果我说我不想要了呢?”看着他恶劣的态度,符任祯真心考虑起换工作的打算,不然从早到晚都要被他欺压,真的太悲惨了!

  “为什么?你们公司亏待你了?我早就叫你来我们公司工作,当我的特助,反正我的研究室你已经很熟悉了。那你今天就回去丢辞呈好了,其他我来安排。”他早就想把她拐来身边工作。

  其实他不只想拐她来当他的特助,他也一直想拐她和他同居,可她就是坚持不肯。不过,一步一步来,先拐到她的白天,还怕弄不来她的晚上吗?费尔对此相当有信心。

  符任祯听到他的要求差点傻眼,她想辞职就是为了和他保持安全距离,她怎么可能答应去当他的特助,那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送啊!

  若去当他的特助,到时闹分手,她是男友也没有、工作也没有,岂不是太悲惨了?她不认为他们分手后,她还有办法和他一起工作。

  “我才不要!”她立刻拒绝。

  “为什么不要?当我特助是多好的工作!”他还不屑让别人坐这个位置呢!

  “只有你这么想吧?”她今天心里累积的委屈特多,说起话也比平常尖刺许多。

  费尔隐隐感觉到她不快的情绪,如果她是看了帖子才跑出来,他倒是能明白她为什么不高兴,可她明明就不知道帖子的事,那是为什么这么不开心呢?

  “你在生我的气,为什么?”他直觉地伸手握住她的手,态度坚定的问。

  符任祯在小手被他握住时心狂震了下,然后在心里默默鄙视自己,只是牵个小手她都能心跳加速、神智混乱,她还能更没用一点吗?

  果然美色都是祸水!

  “你管我生不生气,你不是很看不起我吗?”她有个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干脆把话说开好了,不然一直被他这样暧昧不明的折磨着,她都快疯了!

  费尔的心一揪,她不是没看到那个论坛上的帖子吗?“是谁和你说了什么吗?”

  他马上想到,也许她不是自己看到,是有人对她打小报告。哼!就不要让他抓到是谁,一定杀无赦!

  想到这,他的大掌紧紧握住她的小手,绝不能让她跑掉!

  感觉自己的手被突然握紧,符任祯吃惊地看了眼他,发现他表情严肃,她哼了两声,“什么谁告诉我?你在心虚吗?”

  “我、我心虚什么?你不要听那些人乱说话,他们就喜欢诋毁我!你又不是不知道。”费尔坚决打压打小报告的人。

  看她表情还是很不开心,他沉吟了一会儿,“我没有看不起你,是,你是很笨,但是你还不错知道弥补,比起那些不承认自己笨还一直做蠢事的人来说,你很好了,你不要那么自卑嘛!”

  我自卑?符任祯差点喷出口血来,他这是什么话?敢情她还该感到荣幸、受到表扬了?因为在他眼里虽然她笨,但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我现在好想掐死你喔!”她还想把自己也掐一掐,她眼光可以更烂一点吗?为什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奇葩?

  “劝你不要,你打不过我,我也不想伤到你。”费尔认真的建议。

  “啊——你快滚啊!我不想再听你说话了!”符任祯把脸埋在桌上,她今天受到的打击已经够了,不用再磨练她的抗压度。

  听到她叫他滚,费尔有一瞬间的不爽,但看她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他又有点不舍得。

  “你不舒服我们就回家吧。”他的手始终没有放开她,有种野兽的直觉告诉他,一定要看紧她了。

  “谁和你回家啊?费尔你太狡猾了!你让我很混乱,我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或只是在忍受我而已?”符任祯不肯抬起头,话里却带上一点哽咽。

  忍受?讨厌?费尔觉得这下事情大条了,为什么她会认为他会讨厌她或在忍受她?

  “你告诉我,你的手是被谁握着的?”他异常有耐心的问她,因为他没想到,小笨蛋竟然真笨到这种程度,连这么明显的事实都看不出来。

  他异常的态度与出乎她意料的反应,让原本以为他会发脾气、讽刺她,或干脆傲气地离开的符任祯楞然地抬头看着他。

  “回答我!”费尔抬高他们紧握的手,要她回答。

  “你……啊?”符任祯有些沙哑地回答,不明白他问这个的原因。

  “嗯,很好,看来你的眼手协调没什么问题,那就是逻辑出毛病了?”费尔看着她说。

  符任祯依旧一脸茫然。

  “听不懂?没关系,我今天大发慈悲地解释给你听,但我只说一次,你要记清楚了,以后不要再犯一样的错误。”

  符任祯的眼角抽了抽,他现在和她说话的口气怎么能那么欠揍?一副自降智商在和幼儿说话的态度,她可以人道毁灭他吗?

  费尔把她的无言当成默认,态度正经的说:“如果你有点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不可能会握住我讨厌人的手,更别说和我讨厌的人上床!我更不可能去忍受谁!你到底有多笨才会出现这种错误的认知啊?所以说,你还是乖乖跟着我吧!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得了你?”看看他多么包容她,明明她都笨到让人不知该说什么了,但他还是那么罩着她。

  喂喂,某人说话前后矛盾了,上两句才说不可能忍受谁,最后一句又用除了他谁能忍受她当结语,这样自打嘴巴真的没关系吗?

  “……”不知为什么,听完这个别扭到极点、扭曲到变态的疑似告白后,她心里一点都不感到高兴,也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反而有一种深沉的悲哀。

  和这种把她打压到食物链的底层,自己却稳坐顶端还洋洋得意的男友在一起,真的能幸福吗?

  “我想,我真的有毛病!”她认真的说。

  “我知道啊,你一直有毛病,不过看在你是我罩的,就算了吧。”有人傲娇地仰头,一副“我好包容你,我真高贵”的态度。

  “我会和你交往,还和你上床真的很有毛病!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她曾有的内心纠结与不安,在他强大又变态扭曲的脑补世界前都不算什么了。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妈呀!有怪兽快点逃……

  “不许!申请驳回!你是我的!我都没有嫌弃你,你自卑什么啊?”小笨蛋就是这样,一直害怕她会配不上他。

  对,一定是因为这样,她觉得自己太笨了跟不上他的聪明睿智,才会有那些错到不能再错的想法,没关系,现在把话都说开了,她也应该放心了。

  “我不会嫌弃你的!”为了让她彻底安心,他又强调了一遍。

  可是我现在很嫌弃你啊!符任祯哀伤地用双手捣着脸,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变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