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8章(1)

作者:吉梗
  费尔心中不好的预感在他回研究室后找到答案。

  靠!是谁偷听他和阿衡的对话?竟然还PO到网路上,这是和他下战书吗?

  还有那个热帖里一串骂他渣、骂他人面兽心的是不想活了吗?

  最可恨的是下面,那好几个求爱帖是怎么回事?敢和他抢女人!是想尝尝一百万种死法吗?看来他最近太和善,很多人都皮痒痒了!

  因为近来论坛上不时有费尔和符任祯相处的实况帖,基于某种别扭的秀恩爱心理,费尔就没有下黑手去删,可现在,他觉得他之前真是太放纵这些找死的蠢货了!

  很快的,秘密论坛上的帖子就被删光光,连带发帖和回帖的人都遭受电脑被黑或手机被黑甚至全部被黑的悲惨遭遇。

  而发谴责热帖以及求爱帖的那几个当然是享受最高待遇,所有能连上网的智慧型3C产品都被黑光光。

  同时,费尔也连忙卫星定位,寻找符任祯的下落,他早就在她手机里放了很多方便他追踪的小软体。

  之前是想她跑不远他又要开会,才会交给秘书代为寻找,可现在猜到她可能是看到那个帖子才跑掉的,他就有点心虚不安。

  因为他看帖子下面,全部都是对他的谴责,还有人指出她多么包容他的坏脾气,骂他不知珍惜!他不禁想,小笨蛋也是这么想的吗?

  可是,那些都是污蔑啊!他才没有他们说的没良心、黑心、薄情又寡义,他的本意也不是那样,如果他不重视她,他会为了克服她的黑手指,任她烧掉他的主机吗?那些人真是太无理取闹了。

  尽管费尔心里有很多不满和辩解,可叫他去和符任祯解释清楚就是一个不可能,那样多尴尬啊!

  所以说和人交际好讨厌!程式语言多好啊,一板一眼都不会有错误的解读。

  向来秉持只有我负人没有人负我的费尔,没一会儿的工夫就查到符任藏的下落,他很快调出她所在位置的咖啡馆里里外外的监视器影像,在确定她没有出意外,只是在吃超大水果圣代时,他大大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他开始烦恼了,现在该怎么办?

  虽然交过两任女朋友,可他从来没有哄过闹脾气的女人,之前的恋情也都是惨淡分手,统统是女方受不了他的毒舌坏脾气没情商而甩了他。

  所以,尽管他心里着急,想哄符任祯开心,不要再计较那个帖子的事,却一筹莫展。

  而且他也不能找自家兄弟们求救,开玩笑,这次的事情就是阿衡惹出来的,要不是他心怀不轨的引导、刻意煽动,他会说出那些话吗?所以都是阿衡的错!他默默在心里帮某人记上一笔。

  至于老大,这种事就别烦他了。问汉森,哈!他比他还不会追女朋友呢!

  问詹姆士嘛……算了,他和阿衡就是一伙的,不值得信任!

  三两下把前战友们统统踢出局,费尔决定借鉴广大网海上群众的智慧!

  于是他设下关键字,再去大大搜寻一番网路上海量的交友网站与两性专栏等资讯。

  用资料库自动比对去除重复的和没用的资讯后,他看着剩下来的清单列表,嗯,这个太废不做;嗯,那个太逊,删掉;欸,竟然还有这么没骨气的方法,哼,他才不会做呢!

  于是清单很快见底……什么群众的智慧?果然世界已经被一堆蠢货占领了!

  眼看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咖啡馆里的符任祯已经吃完超大圣代又点了迷你蜜糖吐司,现在正在吃蛋糕……

  他都没发现她这么能吃!远端控制咖啡馆里监视器的放大倍率,他努力想看看她的肚子是不是凸起来了?她这就是网路上所说的化悲愤为食欲吗?

  那是不是让她多吃一点,气就会消得更快呢?

  费尔想了想,就打了电话去那间咖啡馆,加点了一堆甜品,让他们送去给符任祯。

  在确定店里确实有这位客人——那个打扮中性的清秀女生,加上费尔留下联络电话,并表示他马上过来结帐的前提下,咖啡馆的老板娘答应帮忙,还自动帮他脑补出一个浪漫的过程,这分明是在追求心爱女生的步骤。

  爱她就是让她尽量吃甜品!这绝对是真爱,都不怕女友变胖!显然老板娘脑补过头了。

  在咖啡馆这头,符任祯确实心情郁闷,她放纵自己狂吃甜品,想借着美食扫去心里的阴霾。

  当店员送上她没有点的水果珠宝盒和冰淇淋松饼时,她诧异的抬头说:“你送错了,这不是我点的。”

  店员却很笃定的对她说:“我没有送错,这是其他客人指名送给你的。”

  啊?符任祯吓了一跳,她知道有在夜店或酒吧里请酒的,但从没听过在咖啡馆里送甜点的。

  她不禁左张右望了下,到底是谁送的?可都看不出端倪来,她只好疑惑地看着店员,“能告诉我,是谁送的吗?”她哪时魅力值这么高了?

  “啊!那名客人等下就过来了,到时我再通知你。”店员妹妹也有一颗浪漫与八卦之心。

  符任祯越听越觉得奇怪,等下就过来?这是说那个人现在不在店里吗?所以那人是点了东西给她就跑了?不会是想整她吧?

  尽管很想把东西退回去,可店员妹妹坚持这些东西已经做出来了,退回厨房就要倒掉,这样制作甜点的师父会伤心的。

  符任祯默然地看着很入戏的店员妹妹,心想你不去演戏真是太浪费了。

  满心疑虑的她最终还是没有跑去结帐,反而好奇的留下来,想看看到底是谁送她甜点。

  因此半个小时后,咖啡馆的门再度被拉开,一道高瘦颀长的身影背着夕阳的余晖走进来,咖啡馆里顿时安静了一下,很多人都被矜贵俊美的费尔闪到眼了。

  符任赖也习惯性地看向门口处,这是这半个小时来她最主要的活动了。

  当她看到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时,她的心跳猛然加速,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是——他怎么来了?是来找她的吗?

  然后又诡异的联想到,难道送她甜点的人就是他?怎么可能?

  见到自己挂念了一下午的人,看到他是一脸被雷劈到的表情,费尔有点不爽。

  他大步走到符任祯桌前,居高临下的说:“小笨蛋,你皮痒了!竟然敢跷班!”

  “……”符任祯马上推翻她刚刚的想法,一定是巧合,他怎么可能是送她甜点的人,他哪有那么浪漫?而且这人一定又用不法手段调查她了,否则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再想到今天听到的话,她委屈地别过头,不回答。

  其实话一出口费尔就有点后悔了,他并不是要指责她的,虽然她跷班很不对!让他找这么久很不好!可是念在他好像也有点过失的份上,他打算放过她的。

  见她不说话,他心里也有点急,该不是真的在生他的气吧?女人真是太小心眼了!一点都不豁达,就明明是小笨蛋、破坏王,还不许别人说实话吗?

  费尔对自己说要大度,他是大男人,不和小女子斤斤计较。于是他自行在她对面坐下来,这时店员也连忙过来要为他点单,他快速点了杯冰咖啡后,就把不停偷看他的店员妹妹赶走。

  见她桌面上还没吃完的甜点,他嘴贱的说:“吃这么多,回去不要又和我哭说要减肥。”

  谁会和你哭说要减肥啊?而且我肥干你屁事!符任祯恨恨瞪着他,她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不想忍他了。

  “咳,眼神这么凶做什么?我又没有嫌弃你!看你喜欢吃,我不是还帮你加点好几种?”真是好心没好报!费尔边说还把老板娘在电话里狂推荐说很好喝的特调冰茶往她面前推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