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7章(1)

作者:吉梗
  尽管符任祯真心希望自己可以早日清醒,不再迷恋一个坏脾气的暴君魔王,但事实上,从她和费尔滚上床以后,就被某匹狼擅自划分到他的领地里。

  虽然说从好几年前起,他就已经把她分到自己的麾下,但程度还是有差异,具体表现就是,某人现在要求她晨昏定省,就是早早晚晚都得和魔王请安。

  尽管费尔表示各种嫌弃,但她要是敢忘记在起床后打电话和他说早安,或在入睡前和他说晚安,她的电脑就会被无情地黑掉,直到她发自真心的忏悔,更惨的是,某位魔王的难缠度升级了,不接受美食小吃的贿赂,所以她只能亲自送上门抚平他受创的心灵……最好他的心有这么脆弱!

  而且谁家的男朋友会动不动黑自己女友的电脑?尊重懂不懂?隐私权懂不懂?好吧,对某位魔王来说那些都是愚蠢的凡人才需要遵守的规范。

  连符任祯最宽容、性情最温柔的好友听了她的叙述之后,都语重心长地劝告她,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变态花?真的,这种神经病男人,非一般凡人所能忍受……

  除了晨昏定省以外,费尔把她划入领地的另个表现是,三不五时就把她叫到雷虎总公司,美其名是协助维护医疗照护系统,但常把她关在他的研究室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天,已经和符任祯混熟的系统工程师趁费尔去开高层会议时,偷偷跑来和她打听,她到底都被关在研究室里做什么?

  “我们分成好几派人打赌,其中最多人押的是副总假公济私,在研究室里欺负你,真的吗?我们都这么熟了,你若受到欺负要和我们说,虽然我们打不过副总,但还是可以用舆论制裁他。”

  符任祯当下感到非常好奇,他们要怎么用舆论制裁魔王?

  听到所谓舆论制裁,就是在白副总力挺的外部秘密论坛上发帖子控诉费尔的不当行为,她有种雷虎高层没一个正常人的无力感。

  她都这么悲惨了,竟然还有人拿她的苦难下注,真是太过分了……都没有给她抽成!

  工程师听到她的抱怨笑到不行,说会向白副总转达她的意思,务必提供她精神赔偿费。

  “不过,你们赌赢了到底有什么好处?”她很疑惑的问。

  “当然有好处啊!赢了有积分拿,到时积分最高的,白副总说汉森副总会提供一台快上市的小管家机器人当奖励,我们都很想要!”

  “真的吗?”符任祯也大感兴趣,她曾跟着费尔上十二楼看过,那个小管家机器人非常可爱,灵活又逗趣,有这么一台机器人放家里帮忙收拾屋子感觉满赞的。

  “当然是真的,所以你贡献一点秘辛吧!白副总说他会亲自调查正确答案,我想你给的答案应该最接近真相吧!”

  真相吗?符任祯翻了个白眼,真相是——她都在研究室里和费尔相爱相杀……

  某人不知哪根神经错乱了,坚持要找出克服她黑手指的终极办法,务必要保护他宝贝的机房主机们不再受她摧残与破坏,所以这两、三个月来常把她关在研究室里,命她戴上他搜罗来由各种材质做出的防静电手环或饰品、配戴物等等,进行一连串机房主机的“抗黑手指测试”。

  但截至目前为止,她已经烧了他十台机器,把他气得半死,一直说她根本是被诅咒了,就不该出现在资讯界里!

  对于他的污蔑和打击,她采取床上的不服从运动抵抗,可某人有精神分裂,平常是矜贵自持高高在上的暴君,一上床就变成无赖无耻臭不要脸的流氓,害她的抵抗运动总是不敌流氓的卑鄙无下限,导致目前为止零胜N负的悲惨战绩。

  这个中辛酸,实不足为外人道,而且她敢说出实情,魔王一定会凌迟她……

  在床上被臭流氓凌迟什么,光想象就让人恶寒!

  因此最后符任祯只能友情提示,她和魔王在研究室时都在互虐!

  从工程师那收到符任祯的抗议与答案,白宇衡差点笑破肚皮,精神赔偿费吗?互虐吗?费尔这回眼光不错,找了个很有意思的女朋友。

  对,他终于搞清楚符任祯是女人了!但他仍坚持继续抹黑费尔之路,绝不撤掉秘密论坛。

  这可是近来他最大的娱乐之一,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因此开完高层会议后,白宇衡找上费尔,他们沿着安全梯下楼,他一边搭着费尔的肩膀,一边贱兮兮的问:“你以前不是很唾弃沉溺在爱河里的人,还说这些人都是愚者?现在自打嘴巴的感觉怎么样啊?”

  费尔露出不屑的表情,“谁沉溺在爱河里了?你当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愚蠢吗?”

  “啧啧啧,死不承认啊!那你老抓着符任祯不放是为什么?”白宇衡就爱戳自家兄弟的痛点。

  “什么我抓着她不放?明明是她没有我不行,你也太小看我了!”

  对费尔来说,他只是多拨点时间陪着很依赖他的小笨蛋,不然她又躲在哪个角落孤单寂寞冷了,还有比他更贴心的男友吗?一定没有!所以小笨蛋遇上他真是赚到了!

  “噗!你说,是她没有你不行?真的吗?”白宇衡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奇葩的答案,费尔是当所有人的眼睛都瞎了吗?明明是他老缠着符任祯。

  “当然是!你就不知道她有多依赖我,女人真是麻烦的生物!要不是看她真的太笨了,丢出去也没人要,我才不会留下她!你就不知道,她这几个月又烧了我十台主机,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她?”

  费尔脸上一脸嫌弃,可心里却洋洋得意——看吧看吧!只有我会这么纵容那个破坏王、小笨蛋!

  白宇衡听他不停说大话,忍不住讽刺他,“你的意思是,都是她在倒贴你,你是看在她又笨又可怜的份上才勉强接收她?”吹这种牛都不怕把肚皮撑破啊?

  费尔不置可否地哼了两声,“你觉得是就是啰!”他和小笨蛋之间的感情,暴力狂阿衡怎么可能懂?他懒得向他解释。

  可惜他这种别扭无比的自恋和自觉很疼惜照顾恋人的模式,一般凡人真的很难理解,对于心里一直存有一份强烈不安全感的符任祯来说,就更难体会到他这种变态的宠溺了。

  因此听到他的嫌弃,她的心狠狠一抽,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成真了吗?

  回想他们滚上床后的这两、三个月,虽然他的脾气坏、做事任性妄为又毒舌,可他真真切切在用他自己的方式照顾她,她知道他想克服她黑手指的问题,一半是因为心爱主机的关系,另一半却是因为她,他想让她无所顾忌的穿梭在任何机房里,再也不用因为特殊体质闯祸而受牵连。

  明明他是骂她骂得最凶、最狠的人,可也是最矛盾、最护短到听不得别人说她一句的人,所以她那个严词责备她烧掉雷虎主机的直属上司被他狠削了一顿……幸好上司不敢得罪他,没有把怒气转嫁回她身上。

  明明他是最会欺压她的人,可又是最坚定的把她护在麾下,纵容她在其他人面前横着走的人!因此她在雷虎技术本部根本不像来支援的厂商,反而挺像地下Boss,每个人都对她客气得不得了,有事也不太敢找她帮忙。

  他那种——你只能被我欺负,可谁敢欺负你就是找死的别扭霸气,叫她无言,却也让她无法抑止的心软、心动!

  她不只一次感到糟糕!她为什么会被他这种扭曲的示爱给打动?可她就是无法控制地觉得这样口是心非、别别扭扭的他也好可爱!

  果然她已经没救了吗?

  可尽管非常受到他的吸引,也不时能领会他扭曲的爱意,但符任祯心里还是有一份强烈的不安全感。

  因为他从来不肯承认对她的喜欢与在意,有时她都不禁会感到怀疑,她感受到的扭曲爱意该不会是自己的脑补吧?以为他喜欢她,其实只是她的自作多情……

  哪怕理智一直告诉自己,当初是他找上门来、是他对她有企图,但她还是会想,会不会是她不小心泄漏出对他的在意,被他发现了?

  以他恶劣爱耍弄人的性格,在发现她喜欢他以后,特意找上门来逗弄她、耍她,完全是他可能会做的事。

  只是逗一逗、玩一玩,不小心惹出火失控滚上床,再后来为了负责或觉得她的味道还可以,干脆和她交往也不是不可能!

  她始终无法丢下这个想法,又无法从他那得到让她安心的证明,只能把疑惑藏在心里,让恐慌不时啃食着她的心,因此听到费尔的话以后,她心里埋藏的不安再度涌起,并开始质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