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6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符任祯从没想过费尔会拥抱她、亲吻她!因此上次他的行为真真切切吓到她了,更贴切点形容是——让她患得患失!

  她不停对自己说他只是一时发疯,不是真正对她感兴趣,就是怕自己泥足深陷,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她拚命想躲着他,他竟然上门来拦截她。

  她不是没想过,他现在只是一时好玩、贪新鲜,也许等真正拥抱过她以后,他就会对她丧失兴趣。

  但她的情感却拚命向他倾去……

  仿佛发现她的心不在焉,费尔狠狠咬了她娇嫩的大腿内侧一口,又不舍地舔了两下,突来的尖锐疼痛,果然拉回神游中的符任赖。

  她楞楞看着他,心想,他果然是个S大魔王啊,她会喜欢上他真的很有病!

  她不想放弃治疗啊……

  “连这种时候你都可以胡思乱想,这是对我的藐视吗?”费尔非常非常不爽!他可很少取悦女人,想说这个笨蛋太紧张了,给她点甜头暖暖身,没想到她竟然在发呆!当然他绝不会承认他也被她修长光滑的玉腿给迷住了。

  符任祯脑门上浮现三条斜线,她吞了口口水,一双晶瞳示弱又谄媚地看着他。

  “说话!”他不打算和她用目光交流。

  “谁能藐视你的存在啊?费尔大人,你在我心里最厉害了!”这时候节操什么都是浮云,小命比较重要!

  “喔?是吗?”某人摆明不信。

  她只能狂点头。

  就见费尔眯起眸,眼神里疑似闪过什么不妙的黯沉,符任祯的心猛然一颤,下一刻,她尖叫出声,“啊——”

  ……

  在她被暂时餍足的野兽男人拥入汗湿而阳刚味十足的怀里时,她才终于回过神,心里感叹的想,做/爱真是件体力活!她明天一定会肌肉酸痛!

  事实上她不只会肌肉酸痛而已,因为休息了小半会儿,自觉充完电,食髓知味的某匹狼又兴冲冲地开始享用他第二次的盛宴,而且这次吃法的花样更多、趣味更加恶劣,让被强力镇压蹂躏,根本无力抵抗的美食符任祯心里恨到牙痒痒。

  等符任祯再度清醒能够下床活动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响,毕竟剧烈活动了一个早上,只靠她之前吃的一点早餐是绝对撑不住的。

  她意识有些迷茫地站在凌乱的床边左瞧右看,可都没有看到费尔,房子里也一片静悄悄的,好像除了她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他走了吗?这想法让她的心狠狠一揪,小脸也有些发白,她尝试地对房外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音。

  符任祯顿时感到有些难堪与淡淡的苦涩,他对她的兴趣消失得这么快?竟然只滚了一回床单就腻了?

  喔,好像不只一回……

  还是,他吃了之后才发现,她并不如他想象的美味?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微微发热发酸的眼眸,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他们都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拿得起放得下,她也算赚到了,和CP值这么高的男人滚了回床单,这样的品质若去牛郎店还不知要花多少钱呢。

  虽然她从没有去找牛郎的意思,但在心中把某个人渣和牛郎店的红牌放在一起比较,她突然释怀不少,心情也好了一点——算了,不要再想了,去洗澡吧。

  但在去洗澡前她恨恨地把一片狼藉的床单一把抽起来,塞进黑色垃圾袋里,再塞入收费垃圾袋中,准备扔进垃圾车送到焚化炉里,一了百了!

  处理完碍眼的东西,符任祯走进租屋处小小的浴室里洗澡,她打开莲蓬头让热水从头上淋下,闭上眼、仰起头让水淋在她的脸上,水流不断从她脸上滑落,也悄悄带走她眼角的泪光。

  就在水慢慢变冷,她的身体越来越冰凉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你在做什么?洗澡怎么可以洗上半小时?女人就是这么麻烦!”某魔王一脸不耐地对着她吼。

  符任祯都傻眼了,他、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发现她在淋冷水,费尔口气很凶狠的说:“你发什么神经?为什么要冲冷水?”也不怕感冒!他不满地关上水龙头,粗鲁地把她从淋浴间里抓出来。

  “我是开热水的……”她傻傻地回答。

  “你不知道新型热水器都有安全装置,开超过一定时间就会自行切断瓦斯?还有你冷热都不会分吗?发现水变冷不会再开一次啊?”这个小常识还是汉森在研发居家小管家机器人时和他说的,他说老人家在冬天洗澡时得注意到这点,不然突然改变的冷热温差可能造成身体不适。

  见她还是一副傻楞楞的模样,费尔一脸“你果然是个大麻烦”的嫌弃表情,把她抓出浴室,让她坐在床沿,拿着衣架上挂着的浴巾帮她擦干头发和身体。

  之后他还很自动地去翻她的衣柜,抓出一件白色的棉质短T恤和黑色丹宁短裤丢到她身上,“还不穿起来,觉得自己身材很好吗?”说完话他就气冲冲地走出去了。

  符任祯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他这是在生什么气啊?为什么这么能生气?他一年里到底有哪天不生气?她脑中浮现一连串的疑惑。

  不过,现在并不是探究他生气原因和频率的时候,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干净的内衣裤穿上,才套上他刚刚丢给她的衣服。

  一边穿衣服时她脑中飞快思考着,从他的行为来判断,这位大少爷肯定没有伺候过别人,拿毛巾帮她擦干头发时用力得要命,她的头皮都被他扯痛了,连头发也被他弄得乱七八糟;帮她擦干身体时更敷衍得不得了,水滴都没吸干,这种服侍人的品质必须要扣分,绝对不及格!

  因此他把衣服丢给她,却只给她外衣没给内衣裤也不奇怪了。对他大少爷来说,纡尊降贵帮她找衣服就很给她面子了吧!

  尽管内心腹诽不断,符任祯的小脸却越来越明亮,眼神也益发灵动。

  她把自己打理好,赤脚走出房间,意外闻到食物的香气。

  发现白桦木桌上摆着用纸盒装的餐点,她很快联想到——难道她起床时没见到他,是因为他出门买吃的吗?这个认知让她莫名感动……

  知道他不是丢下她不管,而是出门帮她买午餐,让她原本消沉难受的心情整个好转,甚至觉得他也满可爱的!

  天啊——我的病情越来越重了!竟然会觉得变态大魔王满可爱……符任祯内心哀伤地默默反省起来。

  在她陷入内心纠结时,坐在长桌另一侧的费尔佯装不在意地偷窥起她来。

  刚刚洗完澡的她,凌乱碎发还带点湿气,衬着清秀的小脸,竟多了几分惑人的妩媚,身上简简单单套着白T恤和黑短裤,露出一双修长好看的美腿,秀气的脚丫子踩在米色的磁砖上,浑身散发清新干净的气息,浅蜜色的肌肤光滑细腻,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费尔无意识地舔了下唇,看向符任祯的眼神益发深邃。

  之前起床时,他感到肚子饿,当时她还在沉睡,看她好像累坏了,他没有叫醒她,自行找了钥匙就出去买午餐。

  回来后听到浴室里的水声,猜到她在洗澡,可等他摆好餐点又过了半个小时,她竟然还没出来。

  女人怎么可以这么麻烦?洗个澡也拖拖拉拉。在心里盘算半小时足够把人洗干净十次了,他决定进浴室把人拖出来。

  可没料到进到浴室,他竟看到她一脸苍白、神情哀伤地淋着水,那种脆弱孤独的气息让他的心猛然一震,等他发现她在淋冷水时,心里更是火冒三丈——这个笨蛋在搞什么?

  把她从浴室里拉出来,在帮她擦干头发时他心里还是很不爽,他只是出去一会儿,这个笨蛋就差点把自己弄感冒了,她还可以更笨一点吗?

  可想到她那时流露出的孤单与哀伤,他又有点舍不得,一定是发现他不在,所以感到孤单寂寞冷了?算了,看在她这么依赖他的份上,这次就不和她计较。

  费尔全然选择性地忘记,在今天以前,符任祯根本没有依赖过他。

  正因心情逐渐平服,在帮她擦干身体时,他就不小心多看了两眼,发现她浅蜜色健康细腻的肌肤上留着他之前烙下的点点印痕,他又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在自己看中的小女人身上盖印章,真是相当旖旎又让人感觉舒爽的事,他不禁想到上午的种种缠绵,越想就越忍不住,怕自己会失控扑倒她,只好随手擦了擦她的身体,丢了衣服赶快离开。

  咳!他可是个有自制力的男人,才不会被一个小笨蛋迷到神魂颠倒!

  发现某人目光幽深地看着自己,一直想装没发现的符任祯还是破功了,她无奈对上他的眼神,态度诚恳地问:“有什么事吗?”

  意会到自己偷窥被抓到,费尔不自在地咳了两声,脸上表情更加严肃,

  “哪有什么事?蠢蠢站在那做什么?肚子不饿吗?”

  符任祯一阵默然,所以说喜欢上这么一个坏脾气的暴君到底有什么好啊?反正吃也吃过了,她可以快点清醒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