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5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费尔微眯起眸,俊美脸庞轻轻贴着符任祯细腻的小脸,他怎么可能放过她,从上回品尝到她诱人滋味到现在又过了十多天,他都等到不耐烦了。

  他周身散发微微焦躁的气息,原来抚摸她脸蛋的大掌沿着她细腻脖颈一路滑到她的后脑上固定,揽着她腰身的手臂也不断收紧,让他们两人的身体越贴越紧,他挺直的鼻梁轻轻磨蹭过她的脸庞引发细小的搔痒。

  符任祯的心疯狂跳动,她感到口干舌燥,正值盛夏,他们身上的衣服都不厚,男人滚烫的体温透过两层薄薄衣料熨烫在她的肌肤上,带给她难言的战栗感。

  因为嗓子发干,她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过分强大的气势压着她的身体动都不能动,她惊慌的晶瞳被他越来越幽深危险的双眸牢牢慑住,他有力的长腿紧紧夹着她的双腿,钢铁一般的手臂毫不留情地扣着她的后脑与腰身。

  逃不掉,她绝对无法从他的钳制下逃脱!

  仿佛阅读出她想逃的念头,费尔的唇角微勾,露出一抹张扬又邪气的魅惑笑容。

  怦怦——符任祯听到自己巨大的心跳声。要命!这是在放电吧?魔王大人为什么要对她放电?

  虽然一直都满忌惮他的,但不可否认,费尔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尤其他有心展现时,简直无人能敌……连她都快抵抗不住了!

  这很不妙啊!受变态的魔王吸引什么的,她又不是抖M更没有受虐体质,怎么能被他迷住?这真是个让人感到惊悚的发现。

  只要想到过去三年,隔着网路她都被某位魔王指使得凄惨兮兮,符任祯马上叫自己清醒,绝对不能陷入奇怪的幻想里,费尔不会喜欢她,他说过他最讨厌笨蛋,而他一直以来都骂她笨蛋。

  对了,昨天还有人和她说——他喜欢男人!

  符任祯的心狠狠一揪,原来迷乱的眼神也清明不少——既然他喜欢男人,为什么还这样对她?

  想到过去也曾有喜欢男生的男性追求她,她不禁打了寒颤……

  不会吧!应该不可能啊!费尔知道她是女的吧?他一定知道她是女的吧?

  陡然纠结起来的符任祯不自觉地伸出小舌舔了下越来越干燥的唇瓣,却不知这动作激起男人心底狂暴的欲望。

  强烈的侵略感猛然袭来,符任祯从迷茫里回神,在她的唇要被饿坏的毒狼叼住饱尝一顿时,她仓皇地挥手,就听“啪”地一声,屋里陷入一阵奇异的静谧。

  费尔楞了下,这辈子他还没被谁打过巴掌。

  浅色棕瞳陡然缩起,他用一种危险又阴冷的目光狠瞪着符任祯——你想死吗?

  见某人狠眯起眼,一副想咬死她的模样,依然被困在他怀里的符任祯觉得自己的后颈阵阵发凉,小命要不保了,因此不顾一切地喊道:“等一下……你、你知道我不是男的吧?”

  费尔的身体僵了僵,眼神倏地深沉了几分,脸上缓缓荡出一抹笑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以和我解释清楚吗?”说话向来又毒又狠的魔王现在用非常轻柔的语气问她。

  可他越是这样,符任祯心里就越感到害怕,这简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符任祯全身的寒毛直竖,她有种被危险的野兽盯上的不妙感觉,还是一头暴怒的野兽……

  “我、我只是听说,你、你喜欢男人?”她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完。

  费尔扬起眉来,神态有些高深莫测,“我喜欢男人?”他缓缓复述。

  他那危险至极的声音及神态,让符任祯都快飙出泪来。

  “喔,我明白了,你刚刚的意思是说,我误认你是男的,所以喜欢你?”

  他的嗓音无比温柔。

  符任祯身上浮起一阵鸡皮疙瘩,她猛力摇头,“怎么会?我没有那么没自知之明,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对不起!是我乱说话。”

  不管费尔是不是喜欢男人,她现在都深切体会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个话题是魔王的禁忌!她真是大白痴,性向这种事情叫做隐私,费尔又是那么龟毛挑剔的人,在他面前谈论他的性向,不是找死吗?

  “嗯,乱说话啊?”费尔的心情非常不爽!这个笨蛋简直愚蠢到让人发指,她竟然以为他误认她是男的才对她感兴趣!他有这么眼瞎目盲吗?连男女都分不清楚?而且,谁他妈的喜欢男人了?

  看来上次是太轻易放过她了,一定是感觉不够深刻,她才会认为他连自己抱着吻着的人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所以对笨蛋太绅士是不行的,怎么都该让她深刻体会到男女之别,从此牢牢记住!

  “小祯祯,我觉得我不该和你一般见识。”他口气冷静的说。

  符任祯一听到他用这么恶心的叫法叫她,全身的鸡皮疙瘩又开始跳舞,但她一点都不敢反抗,她想,这一定是魔王的精神攻击吧?如果这样的攻击能让他消气,减少之后对她的制裁与报复,她、她、她忍!

  至于什么不和她一般见识的话,哈哈哈,她都被电到习惯了,没关系、没关系!

  “期望你能变聪明是我的错。”

  喂,不要越说越过分!符任祯在心里反驳。

  “所以我还是直接开动吧!”

  咦?什么开动?她都还没想明白,凶狠无比的野兽已经狠狠咬住她的唇。

  符任祯下意识想开口阻止,湿热的火舌就顺势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狂暴地搅动、大肆掠夺起来。

  “呜、嗯……”符任祯差点不能呼吸,她娇嫩的唇瓣被他唇舌及利齿凶狠地吸吮啃咬着,小舌也被他霸道的火舌紧紧缠缚,他用力吸啜她的舌尖,同时咽下她口中分泌出的甜美津液,那越来越深入的侵犯,让她有种快被吞吃掉的惊慌战栗。

  “嗯……”符任祯被吻到腰身虚软,完全没有力气阻止他的进犯,她的唇舌与鼻息间充满他阳刚的味道,弄得她头脑发晕、气息紊乱,打从她出生以来,就没有过这种经验,这比之前被他强吻时还要叫她心慌,上次他并没有这么危险,她也没有这么心乱迷茫……

  就在她失神时,费尔一只大掌撑住她被吻到无力的后脑,另只大掌已从她宽松的T恤下滑入,贴着她细腻紧实的肌肤一路往上,灵巧地解开她胸罩的后钩,一把握住她形状小巧的饱满鸽乳。

  这真是个能被男人一手掌握的女人啊!他在心里轻笑,可生了薄茧的指腹却仿佛被粘住了一般,一下下抚揉起她充满弹性又细腻光滑的酥胸。

  “啊……”他的行为把她从失神状态中惊醒,感觉男人温热而略微粗糙的手指正抚弄着她身上最柔软细腻的地方,他指腹滑过她肌肤时引发的奇异刮搔感,还有他手指轻轻揉着她敏感的粉色蓓蕾时所引起的酥痒震颤,都让她无法控制地扭动腰身,不知是想逃避或想更亲近他。

  看着她眼里浮出的迷茫与淡淡惊慌,费尔松开她香嫩的小舌,舌尖舔过她上颚的内部,含笑看着她瞠圆的晶眸,拇指与食指一把捏住她被逗弄到越来越挺实的诱人蓓蕾,来回搓磨,放肆地狎弄起她娇嫩的乳尖。

  “呜……”阵阵难耐的搔痒麻颤从被他指尖蹂躏着的娇嫩蓓蕾处不断传回脑中,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渴望覆盖她的全身。

  符任祯小脸泛起一层妖冶的绯红,眼神益发迷离,被吻到红肿的唇鲜艳欲滴,费尔微眯起浅色棕眸,用唇含着她的唇瓣来回厮磨,两人的气息交缠,有种莫名的缠绵与亲昵。

  不知何时,她被他压倒在冰凉的地上,强大而滚烫的雄性气息笼罩着她,让她心头涌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慌乱与渴望。

  “疼……”当符任祯的唇终于被放开时,她低哑的嗓音有些委屈地嗔怪,但不知是抱怨她的唇被他咬疼了,或是抗议她娇嫩的乳尖被他手指无情的揉弄。

  费尔眼神含笑,似乎心情很好地啄吻了下她微撅的樱唇,微微上挑的琉璃棕眸里流光闪动,竟是无法形容的妖孽美态,让符任祯一时看痴了去。

  怦怦怦怦——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有种自己死定了的感觉。她明明知道压着她的男人是个变态,明明知道他性格恶劣、嘴毒挑剔脾气坏,可为什么她还是觉得他好迷人?一直以来她都不敢对他有任何非分之想,就是不想死得太难看。

  虽然她喜欢现在的工作,但也并非只有这个选择,她能;直忍受他的毒舌、暴君与专制,能保持让老板欣慰非常的敬业精神,其实都出自她不敢承认的私心,只要还在这个工作岗位上的一天,她就有接近他的机会,哪怕隔着网路,哪怕远远看着他,都是种心灵的满足!

  他对她来说就像一株瑰丽的毒罂粟,绝对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因为她很清楚,他不是她应付得来的人,而且,他更不可能看上她。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有种他在色诱她的幻觉呢?对她这种小喽啰放大招会不会太浪费?

  一直不敢承认,费尔是她的菜的符任祯被他电到头晕目眩,连他在她身上使什么坏都忽略了。

  “呜……”因此,当她感觉到胸口一热,那突然爆开的刺激感受差点让她尖叫出声。

  “不要!啊……”符任祯惊慌地想踢腿抵抗,却被他有力双腿牢牢镇压,她一边娇嫩的蓓蕾被他含在又热又湿的唇里,当他重重吸吮她时,她不禁发出甜腻的呻/吟。

  ……

  她想过继续反抗他,可是……一想到给予她这些奇异快感的人是他,她心里又挣扎了。

  她这辈子几乎没做过什么疯狂的事,而且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人对她的吸引力能强过他,既然这样,就算是一夜情——喔,不,现在是大白天,就算是一日情,也是很难得的机会!虽然她不懂他为什么会看上她?但机会稍纵即逝,她不想将来后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