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费尔顿了下,心中判断着符任祯是在讽刺他或真心关怀他?

  他最近当然睡不好,不乖的小猎物摆他一道逃之夭夭,加上天气热事情多,偏偏手下又都是蠢货,让他火上加油,十分不痛快。

  原以为她被吓跑了心里会忌惮或害怕他,他得花一番功夫安抚她,可现在她却这么关心他,还准确说出他感到不舒坦的身体症状,难道她心里一直牵挂着他?

  这么一想,他原来的万般不爽就刷刷刷地降成千般不爽!

  想起过去三年,也只有她会这样关心他,只有她会不时担心他的身体或心理状态,而且都能确实抓到他不舒坦的地方,所以他才会越看她越顺眼。

  费尔一点都没去想,他脾气坏成这样,有哪个属下敢自寻死路去关心他?

  至于他的前战友们,忙碌的忙碌、讨老婆欢心的讨老婆欢心、追女朋友的追女朋友,也没有闲暇关心他睡得好不好、心情烦不烦?更何况他在他们眼中,本来就是个超别扭的死小孩!

  “那个青草茶也没多好。”某人冷艳高贵的回答,否认他觉得青草茶很不错的评价。

  ……那你以后不要喝啊!符任祯默默翻了个白眼。

  “除了青草茶,你还想吃什么?之前那个凤梨酥怎么样?还是想再吃卤鸭舌?”她温声问道,脑子努力回想他之前评价过还可以的美食小吃清单。

  “凤梨酥太酸,更之前那一款口味比较适中,卤鸭舌就勉强来一包吧。”

  ……竟然还嫌人家酸,那个说更之前那款凤梨酥太甜的又是谁?魔王果然很难伺候,口味也变来变去。而且这么勉强,用心卤鸭舌的店家会哭的。

  符任祯心里满满的吐槽最后都化成一句温良谦恭的:“好,我马上订。”

  这真是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

  “你明天还休假吗?”手机那头传来他的问话。

  “是啊!”符任祯没想太多就回复了。

  “那我明早九点来接你。”费尔说完话就挂掉手机,根本不给某人反应的时间。

  符任祯楞楞抓着手机,双眸瞪圆、表情惊恐,她、她她刚刚听到什么?魔王要来接她?为什么?是要来接她去宰掉的吗?

  啊啊啊啊!她内心哀号着,可手机已经被挂掉,她又没胆打回去问,更没胆拒绝!

  呜呜呜,她为什么要提早回来?早知道就在老家多躲两天。

  老天爷啊老天爷!明天可以不要来吗?

  依照惯例,符任祯对老天爷下的单都会被无视,所以明天当然是如期到了。

  听到某个笨蛋一开门就对他抱怨老天爷接单很不公平,费尔默默盯着她,“所以你就知道靠天天会倒,以后有愿望说给老天听不如说给我听。”

  听到他的话,倚着铁门的符任祯双眸顿时发亮,一脸“我有愿望想说”的表情。

  “说!”今天穿着沙褐色的棉质V领套头衫搭配暗灰色窄身长裤及驼色休闲鞋,一身休闲又不失优雅贵气的费尔,冷冷挑起一边修眉道。

  “我可以不和你出去吗?”符任祯小心肝卜通卜通地跳着,期待下给魔王的订单能够实现。

  “可以啊!”

  她双眸顿时瞪得又圆又亮,一脸喜色,就听到他说:“那我们今天都待在你家好了!”

  “……”这个剧本好像不太对,遭受打击的她懊恼的低下头,小脸皱成一颗包子貌,却没发现费尔看她的眼神蓦然一亮。

  “我家很小,没什么好玩的。”她死死抓着铁门不想放某人进屋,他上回发疯的举动让她现在都还余悸犹存。

  “没关系,看在你的份上我勉强忍了。”费尔随意地挥挥手,一副很宽宏大量的样子。

  “你可以不用那么勉强!”符任祯暗自磨牙,觉得一早就乌云罩顶。

  “喔?那就不勉强了,你准备好了没?可以走了吗?”他犀利冷眸盯着她问。

  “……”符任祯吸了下鼻子,觉得自己好像被蛇盯上的青蛙,虽然不想让他进屋,但比起被他带去不知名的地方宰掉,在自家地盘上好像比较安全,那还是留下来吧!因此她默默转移话题道:“你吃过早餐了吗?”

  她并不想空着肚子和魔王打仗,而且要是先喂饱他,他会不会就不发疯了?她前两天才看过科学报导,说人在低血糖时很容易与人起冲突,建议夫妻吃饱了再来沟通……欸,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于是,某个小俗辣热情的请魔王进屋,并殷勤捧上她一早去买的早餐其中一半,给某个没吃过早餐就堂堂驾到的魔王大人。

  费尔今天破天荒丢下工作来找她,本来是拟定了一个周详的约会计划,想藉这次约会突破她的心防,让她乖乖接受自己的追求。

  他先参考已婚前战友们追求老婆时的例子,再混合他对符任祯喜好的了解度,排出先带她去欧式餐厅吃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再带她去看她会喜欢的3C科技展览,然后带她去饭店的咖啡厅吃下午茶,傍晚去淡水河边看夕阳,晚上再去逛夜市,让她把中意的小吃吃个够。

  这个计划全程考虑到符任祯这个吃货的本性,适当使用各种不同类型的美食当诱饵,逐步松懈她的心防,再搭配夜市旁淡水夕阳的美景催化,他相信最多撑到晚上,她就该投降了!

  不过,她现在居然热情地邀请他进屋,那打消既定计划,改为观察某人的小窝也很不错。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她家,虽然之前就常和她视讯对话,可隔着网路和亲身观察还是有很大不同,最起码,他想逮人时,她就在身旁,跑也跑不掉!想到这他眼神闪烁,心情很不错地瞄了眼毫无知觉的小猎物。

  进了一房一厅约十来坪的小套房,费尔在上了白漆的长木桌旁坐下,喝了口符任祯递给他的饮料,微微皱起眉来。

  “怎么,不好喝吗?”符任祯问。

  费尔摇头,“这是什么?味道这么奇怪。”

  “薏仁浆啊!这个很好喔,可以美白去水肿排毒喔!”符任祯热情推荐。

  费尔浅琉璃般的棕眸有些鄙视的盯着她,“你觉得我需要美白去水肿排毒吗?”竟然弄这种女人美容用的东西给他喝!

  符任祯默默看了他一眼,美白可能不用,某人够白了,去水肿也大概不需要,至于排毒嘛……哈哈哈哈,当然需要!某人一看就内含很多毒液。

  费尔冷冷瞥了她一眼,“你胆子不小,又在心里想些没营养的东西了?”

  符任祯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猛力摇头,一双眼珠子却溜溜的转,为什么她每次在心里吐槽都会被抓包?

  “你有本事就把整张脸捣起来不要给人看到,不然你心里想什么,脸上都差不多透出来了。”有人大发慈悲地告诉她真相。

  真的吗?她马上跑去浴室看镜子,企图找出自己脸上刚刚透出什么讯息来?

  被她无厘头的行为给逗乐了,费尔嘴角微挑地看着她的背影。

  再度走回来的符任祯,绷着一张小脸,似乎想学习喜怒不形于色的新技能。

  “你少逗了,这样只会增加你脸上的皱纹而已。”费尔对于打击小猎物有深厚的兴致。

  “哪来的皱纹啊?我才二十七岁,哪里就有皱纹了?”虽然她向来不走一般女生的路线,可皱纹绝对是女人的天敌!

  “这不就是?”费尔伸手一把捏住她浅蜜色的娇嫩脸颊,“还说不是出去玩,你的脸都晒黑了。”他阴阳怪气的说。

  符任祯觉得脸上一阵疼痛,连忙拍掉他的手,对着他龇牙咧嘴,直到发现他开始对她冷笑,才猛然想起某人的小鸡肚肠,连忙换上一张笑脸,嘿嘿嘿的假笑起来。

  “丑死了!”某人直接对她喷毒液攻击。

  “你不要乱捏我,会痛耶!”她索性收起笑颜,不服气地揉了揉自己的脸。

  “真的会痛?”费尔问道。

  “当然,不然你给我捏一把试试!”她睨了他一眼。

  费尔定定看着她,从窗外斜斜射入的阳光正好照在她微仰的清秀小脸上,给她脸蛋镀上一层薄金的光芒,在那道流光异彩下,她英气的剑眉轻扬、一双晶眸瞪得又圆又亮,粉色樱唇更流转着诱人水光,看起来十分可口,引人食指大动。

  他突然欺过身去,一只手臂如灵蛇滑动,吐息呢喃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捏痛了?”

  符任祯才听到他在她耳边吹气,身体就被猛力一拉,顿时失去平衡,落入某人怀中。

  “啊!你要做什么?”她被吓了一大跳,心也疯狂地跳动起来。

  “我不是说,要看看你是不是被捏痛了?”他的嗓音听起来有些慵懒,可动作却很强势,一手牢牢扣紧她纤细的腰身,一只手缓缓抚上她光滑的脸颊,动作轻柔得宛如羽毛拂面。

  符任祯的心差点被他给吓到从口里跳出来。她脸上让人不安的抚摸触感,更让她全身寒毛直竖。

  “我不痛了!真的,你刚刚没有捏痛我,是我乱说的。”所以可以放开我吗?某人一双晶瞳怯生生地发出恳求讯息,该示弱时她绝不会逞强,小命要紧啊!

  可她越是装无辜可怜地看着他,他就越着迷地不想放手,他可以感觉到怀里柔软的身躯开始微微颤抖,簌敕得像受惊的小猫,可真的是这样吗?他大掌迷恋地在她微微绷紧的腰身上来回抚揉,这么充满力量、修长又柔韧的身躯,怎么都是只精力十足的小母豹,她现在的软弱不过是在欺骗敌人而已。

  但越是这样狡猾又不乖巧的小猎物,驯服起来才越有意思啊!

  对费尔来说真柔弱和装柔弱的对手等级可是差很多,前者非常无趣,后者则让他兴奋莫名……

  嗯,虽然她的段数真的很差,可娱乐性很高!

  “嗯……怎么一下痛一下不痛?这样更要好好确认了。”他低下头轻声呢喃,形状优美的薄唇从她脸庞缓缓蹐过,火热气息喷在她的唇畔,把符任祯吓到全身僵硬。

  救命!有人又要发疯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