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是雷虎集团协力厂商的某个系统维护师请特别休假的第五天,也是雷虎技术本部阴风惨惨的第五天。

  自那日,符任祯仓皇地由费尔魔掌下逃出后,她就开始和某位魔王大人玩起躲猫猫的游戏。

  刚开始几天,她刻意逃出市区,以维护雷虎所有北部机房的名义早出晚归,流连于各个市区以外的机房,好躲避镇守在市区商业中心雷虎总公司的费尔。

  发现她企图的费尔只是冷冷笑着,在她每抵达一个机房后就去电一通,把她吓得维护好系统后又连忙逃往下一个机房。这样你跑我追,在五天之内,符任祯还真跑了不少地方。

  费尔原先预算着,再这样逼个几天,某个笨蛋也该被他逼回来了。

  但没想到,就在他认为她该回来投降的时候,符任祯不见了,换了另一个工程师来代班,细问之下才知道,那个笨蛋说老家有急事,竟然请了一周的特休,于是她现在休假去了。

  知道这消息的费尔眯了眯眼、浅浅笑了,把他身边的工程师吓到不行——

  妈呀!副总身边有阴风环绕,大家皮绷紧一点,不然要倒霉了。

  事实证明,这个预感是正确的,接下来几天,技术本部就宛如笼罩在暴风雪里,部门气氛一天比一天寒冷严苛。后来暴风雪的覆盖范围甚至扩及整个北部机房,眼看就要往中部、南部侵袭而去。

  就在这种叫人精神崩溃的低压下,一名素来与符任祯交好,拥有她私人帐号的北部机房工程师忍不住联络她。

  凯伊,你现在在哪里?才从中部老家回到北部租屋处的符任祯打开笔电,就刚好看到这个离线问候。

  见到是相熟的人,她顺手回复:我在家啊!

  讯息才发过去,对方马上就回应了:你竟然在家,在家为什么不上班?

  我休假啊!符任祯困惑地回答。

  对方又和她闲扯了一会儿,就把话题转到自家Boss身上。

  凯伊,你真的是副总的男朋友吗?

  萤幕这端正在喝冰柠檬茶的符任祯差点把嘴里的茶水都喷出来。

  你都会打“你”了,你说我可能是谁的男朋友吗?你男女不分了啊?她飞快的回复。

  我也觉得很奇怪!最近公司在秘密流传副总喜欢男人,我连上总公司同事偷偷给我的秘密论坛,里面有你和副总的照片,还说你就是副总的小男朋友,可你明明是女的啊!我越看越迷惑。

  啊!原来你们副总喜欢男人?符任祯马上划错重点,心头涌上淡淡的失落。

  但很快她就转移注意力:不对,为什么会出现我和你们副总的照片?这个问题比较严重啊!

  看起来是从监视器的影片上撷取下来的,画面是你和副总两人在公司走道上紧紧相拥,你什么时候和我们副总感情这么好了?虽然驻守在北部分公司的机房,但工程师们不时要回总公司开会,因此雷虎的每位工程师对总公司的格局都不陌生。

  走道上?紧紧抱着?一直试图忘记那天荒唐经历的符任祯下意识地回忆起来。

  啊!那是误会啦,你们副总突然问我身上喷什么香水?我怎么可能喷香水,但他又坚持有闻到香味就凑过来闻,应该是那时被拍下来的。符任祯到现在对香水一事还深信不疑。

  机房工程师楞了下,什么时候自家Boss还对香水感兴趣了?和他阴狠残暴的形象不符合啊!

  是说,就算总公司或中部、南部分公司有人不认识我,北部工程师都应该知道我是女的啊,怎么没人帮我澄清一下?

  有啊,有人跳出来说你是女的,但论坛上的帖子一下子就被黑掉了,而且每次黑掉后面的讨论串就跟着不见,加上有人坚持你是男的,弄到后来我都看不太懂了。

  工程师不知道这是一群不务正业的雷虎高层博奕之下的结果。

  白宇衡坚定传播费尔爱男人的传闻、詹姆士偷偷模糊符任祯的真实性别、费尔狂黑掉所有对他不敬的帖子、汉森在白宇衡的逼迫下新开论坛让大家再战一回,只有老大霍君阳因为小秘书兼亲亲老婆胡苓有孕在身,没空理会他们的游戏,暂时置身事外。

  你们公司也太乱来了!符任祯忍不住摇头。

  喂!你还是绯闻当事者之一耶!说得比谁都轻松。工程师刺了她一下。

  符任祯猛然想起自己小舌被费尔炽热的火舌缠卷起来时的感受,那种身心都不受自己控制的奇怪战栗与恐怖,让她不禁打了个颤,连忙甩头想把那天的景象给挥出脑外。

  你不要提醒我这个啊!她已经连做好几天的恶梦了——她坚持梦到费尔吻她的情景绝对是恶梦。

  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引发这种绯闻?我明明听说你之前又烧了我们机房的主机,照正常来说,副总应该是想杀了你,怎么会演变成和你谈恋爱呢?

  我怎么知道?我那天明明是去你们总公司谈赔偿事宜的……想到赔偿的问题,符任祯就像消气的气球,无力的瘫在桌上。

  呜!她不想再面对魔王了,天知道他在发什么疯?为什么会想咬她?虽然理智上知道那个应该叫吻,但就感受来说,她觉得比较像被恶狼啃了一顿,或被当成食物吃了一遍。

  可她的嘴唇又不是香肠、舌头也不是鸭舌,需要啃得这么用力吗?重点是她又不好吃!

  符任祯强力催眠自己,费尔只是一时发疯,说不定是气坏了之下的疯狂举止。

  虽然她被啃了之后心头也有点小鹿乱撞,但只有一点喔!谁叫他是她的菜!就算知道他是一时发疯,可被自己一直偷偷欣赏着的男人吻了,还是很叫人害羞和小小兴奋的。

  她本来就很喜欢费尔这种学者气质型的男人,而且又是英国人,虽然嘴毒、脾气坏,可抗不过人家头脑好、能力强,就像她这几年喜欢上的英国版现代福尔摩斯一样,都那么叫人又爱又恨!

  不过,欣赏归欣赏,她也只敢把费尔当成一个非主流的偶像看待,不敢和他有太深牵扯,她很清楚他绝对不会喜欢她的……

  噗!赔偿事宜,你真的很黑!哈哈哈哈!工程师无情嘲笑她。

  对啦对啦!我最黑啦!倒霉死了。她恹恹地回复。

  就在这时,工程师发现符任祯断线了,他想再度联系她却怎么都连不上,只好放弃,心想大概是她的网路出问题或临时有什么事吧。

  可符任祯这头却出现恐怖的画面——

  她的萤幕突然变成一片黑,然后正中出现一个背后张着蝙蝠黑翼,头长犄角、面带狞笑的恐怖恶魔,接着是几乎占据萤幕面积四分之一的反白字体,上面写着:你回来了?

  几乎连思考都不必,符任祯马上意会到这是谁的杰作。

  妈呀!魔王怎么会知道她回来了?

  不对,魔王又黑她电脑!

  见她不回答,萤幕上又跳出巨大的字来:聊得很愉快?

  符任祯只觉得背后寒毛直竖,魔王是在监视她吗?不然怎么知道她在和人聊天?真是太变态了!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看着来电显示着“魔王”两字,她突然想到,这支手机还是魔王丢给她的很新二手品。有多新呢?据说魔王只买来一天就万般嫌弃它。

  说起来也很巧合,之前她的手机不小心被自己的黑手指给弄坏了,她正哀怨地想又要存钱买新手机时,魔王就将这支手机丢给她,但这支智慧型手机比她过去用的那支价钱贵多了,她本想出钱买,但反被他暴骂一顿。

  想到被暴骂的惨事,符任祯心里抗拒着不想接电话,可这时笔电萤幕却开始闪动,大有“再不接电话,你就和你的电脑说掰掰吧!”的恐怖味道。

  哪有这样的!笔电也要钱买的好吗?虽然这台笔电也是她某次忘记带静电手环,意外烧掉自己电脑后,魔王丢给她的很新二手品……

  她有怀疑过,魔王的喜新厌旧率未免太高了吧,而且淘汰下来的电器怎么都是她恰好弄坏的?可她的困惑只换来他非常凶狠的一顿精神攻击——说他乐意买,而且就是把她当成电器垃圾桶,有意见吗?

  她哪敢有意见,这种垃圾桶,应该很多人抢着想当吧?

  好吧!人要良心,看在魔王屡次支援她的份上,她无奈按下接通键,谄媚地叫了声:“副总。”

  “休假休得愉快吗?”手机那头传来语气略显凉薄的询问。

  很愉快,从远离你魔掌后就愉快得不得了!但小俗辣是不可能这样回答的。

  “我不是回去玩的。”直觉感受到危险,符任祯本能做出防卫,她有个预感若说她休假是跑出去玩,小命可能不保。

  “不是去玩的?丢下烂摊子就跑,你越来越有胆了!”费尔的嗓音清朗醇和,若只听声音是很迷人的,简直可以去配有声书,但搭配上他阴森森的语气就一点都不迷人了。

  符任祯此时只觉得他的声音有如勾魂使者,不是勾人心魂而是勾人命的那种。

  “烂摊子?”她嗓音有点颤抖的问。

  “是啊,把主机被烧掉的事丢下不管,不是烂摊子吗?”费尔咬牙切齿的问,他忍了好几天不找她,就想给她一点空间整理好思绪好接受他的追求,可她竟然一回来就和别的野男人聊得那么开心,简直是欠教训!

  “不是已经请人修理了?”她小声的问。

  “请人修是一回事,但我受到的精神损伤呢?”

  明明某魔王的声音听起来还满平稳的,但符一就是听出波涛汹涌,大海啸即将来袭的味道。

  她几乎是直觉地切到过往魔王快发飙前的顺毛模式!这一套她已经实习过很多次,并且在过去三年内为自己逃过许多次魔王的怒火。

  “你这几天是不是都睡不好?是天气热事情多心情很烦躁吗?要不要我帮你叫清心去火的青草茶去你办公室,就是上次你说还不错喝的那家?”她决定一次叫十杯,务必让魔王大人喝到火气全消为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