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符任祯被挟持了!

  因为事态发展的有点超过她的承受范围,所以一直到费尔把她拉到技术本部通往他研究室的走道上时,她才猛然回过神。

  “放开我!”她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

  可某人全然不理她,依然扯着她的手往前走。

  符任祯用力甩动自己的手腕,又死死站着不肯再往前移动,就希望能阻止他的脚步,谁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她本能地感到危险。

  感受到她的不配合,费尔停下脚步转头看她,“胆子越来越大啦?”最近越来越会反抗他。

  “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她眼神里透出一丝惊慌,每次面对费尔她都觉得压力好大。

  “带你去卖掉!”费尔脸上浮出一抹坏笑,一副森林大野狼的模样。

  “我又不值钱!”她随口应道,她才不信他会觉得她值钱呢!符任祯已经被某人打击到很习惯了。

  “谁说你不值钱?”听到她的话,感到莞尔的费尔猛然扯回扣住她手腕的手,把没有防备的她给拉到他面前,她的身体几乎要贴到他身上。

  感觉到他身上炽热的温度,符任祯的身子抖了下,心里感到不妙,正想逃跑时,一只有力的手臂已环住她柔韧的腰身,紧紧钳制住她。

  “你做什么?快点放开我!”符任祯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一只手抵住他硬实的胸膛,眼神警戒又带点不解地看着他。

  费尔心情不错地与她对看,刚刚只是一时冲动,觉得一直想挣脱他的她很欠教训,才会一把抱住她。

  可抱住她以后,他意外发现这感觉还满不错的……

  没想到她看起来瘦瘦干干的,抱起来身躯会这么柔软,而且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幽香,让他有种埋到她纤细的脖颈间仔细嗔闻的冲动。

  “你有喷香水吗?”想到就做,费尔把脸凑近符任祯的耳畔,轻轻嗅了嗅。

  那过分的亲昵与温热的气息让符任祯手臂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我从不喷香水的,你离我远一点……啊!好痒。”她一边转头闪躲,白晰的耳廓浮现一抹娇艳的嫣红。

  “可是你身上明明有一种香味。”某人耍无赖上瘾,脸就凑在她身上左闻右嗅把符任祯弄到手足无措。

  “都说我没有喷香水的习惯了,戴维斯副总……费尔,你别这样!”符任祯急到嗓音都变调了。

  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近过他,她心里虽然感到慌怕却也不小心走神了,原以为他看起来身材偏瘦,全身上下大概没几两肉,都是些骨头,可被他这么紧紧环抱着,她才发现他的身材其实满有料的!胸膛比她原先以为的还宽阔,而且硬邦邦的,散发出灼热的温度,并不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削瘦冰冷。

  不过,他的体温好像越来越炽热了?这种被男人气息强势笼罩住的陌生感觉,让她不自在地扭动身躯。

  “可是我明明有闻到啊!”费尔坏笑地低头看着她,他喜欢她这么慌张失措的样子,看起来真美味可口。

  符任祯的心颤了颤,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某人的眼里好像散发出幽幽绿光,他一定是在整她吧?

  因为长期以来受某人淫威欺压已久,她根本没把脑神经搭到费尔可能对她圚谋不轨的方向上,只直觉认定他一定是在捉弄她。

  “我知道了,我回去就再订一次卤味来,不然这次我直接寄到你家去,总没人抢了吧?”她很认真的想从问题源头解决面前的窘境,不就是某人觉得精神赔偿不够,她补上就是!

  “啊?”费尔一下子没听懂她的话意,为什么突然扯到卤味去了?

  “真的啦,我一回去就去订,费尔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整我了!”

  根据过往三年的交手经验,某位魔王大人吃软不吃硬,所以符任祯也很俗辣的直接求饶。因为如果死不服软,他会用更残忍的方式逼人屈服!

  想当初被他发现她也把绿豆糕送给机房工程师后,他竟然从远端连线黑了她的电脑,让她开不了机,直到她反省到过错,和他保证以后一定只把美食上贡给他,别人绝对没有,她的电脑才恢复正常。

  这么幼稚又小心眼、爱报复的魔王,能不惹他还是别惹了。

  费尔脸色瞬间变了变,他到现在才终于听懂,某个笨蛋不愧她笨蛋的名声,竟然以为他在整她?

  这种一时动心调戏了人家,结果被误会在整人的感觉怎么会这么差呢?这个笨蛋可以更不开窍一点吗?她越是这样他越想欺负她啊!

  发现费尔的脸色阴晴不定,符任祯有种莫名的惊悚感——这是怎么了?她刚刚说错什么话了吗?为什么他会生气了?

  是的,虽然不想这么识相,可她就是感觉到某人生气了!

  “你从哪感觉到我在整你了?”费尔笑咪咪的问。

  从你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感觉得到……当然符任祯没胆子这样说出来。

  见她不回答,费尔笑得更灿烂了,感觉圈住自己腰间的手臂有收紧的倾向,符任祯吓得脱口而出:“你不要生气嘛!你都说我很笨,所以可以给点提示,我哪里说错或做错了?”她改还不行吗?

  “我明明很开心,你怎么说我在生气?你的眼睛需要去治疗一下喔!”有人摆明不放过她。

  “我、我今天就去治疗眼睛。”只要他能放过她,叫她去治疗什么都可以,老天爷,救命啊!

  可老天爷终究没收到符任祯的求救订单,所以她还是被费尔给拖到他的研究室里。

  “哈哈哈,戴维斯副总、费尔大人,你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你就直说,我一定使命必达!”

  发现自己进了狼窝后,符任颜就拚命顺毛,务必要把某人的火气给降下去,不然身为室内唯一出气筒的她会死得很惨。

  “你好像很怕我?”费尔坐在他的高背电脑椅上,修长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一双冷眸阴气逼人地看着坐在一旁电脑桌前的符任祯。

  “哪有?”某人用力摇头,开玩笑,就是真怕也要说不怕啊!“我是敬畏副总!”她一脸正经的回答,拍马屁技能全开。

  “喔,是敬畏我啊?”费尔又笑了,那笑容却让符任祯心里直发毛。

  敬畏还不够吗?真是太难伺候了!那……“不只是敬畏,我也很爱戴副总!”符任祯觉得今天是她出生以来最不要脸的一天,可为了逃出某人的魔掌,咳,她豁出去了!

  听到她说爱戴时,费尔心情奇异地狂颤了下,嗯……如果没有后面那个戴字好像会更顺耳。

  看着某位魔王嘴角微微挑起,脸上浮现一抹疑似满意的微笑,符任祯心里更是一头雾水——被爱戴有比被敬畏好这么多吗?啊!她知道了,因为某人行径太残暴,所以他手下的人对他都是敬大于爱,但人人都希望自己是被喜爱而不只是被敬重而已,所以爱戴明显戳到魔王的爽点啊!

  自觉自己刚刚做对了选择,符任祯有些得意的走神起来,因此等她发现自己被一团阴影笼罩,她已经被某人给困在座位上了。

  “我很想知道你有多爱戴我?”费尔抬起一只手轻轻拍上她的脸颊,长长卷翘的浅棕睫毛下,仿佛琉璃闪着微光的浅色棕眸里眼波流转,让符任祯心头的小鹿忽然乱撞起来。

  咳……你能不能后退一点,我有点呼吸困难!符任祯在内心哀鸣。

  但他们两人距离这么近,她才发现费尔长得真是精致好看,面容俊美不说,唇红齿白、皮肤又白又细腻,连那双浅琉璃般的棕眸都异常勾人,平时看来有些阴郁,可狠狠地眯起来时又带着一种张扬的邪气。

  真的好适合去扮演魔王喔!她心里正狂吐槽时,一阵风猛然袭来。

  “唔?”当她的双唇被人狠狠咬住,符任祯的脑子顿时当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