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咳、咳咳!”符任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什么感情啊?“这、这是正常的交流礼仪吧?送客户一些土特产很平常啊,哈哈哈!”

  “可是你都只送给费尔,从没有送给其他人过,我想他在你心中一定很特别。”詹姆士可是有稍微调查过了。

  “特、特别?不是的,这、那个……”冤枉啊,她也送给其他人过啊!但是自从某日被费尔发现她送了机房工程师一样的绿豆糕后,本来还夸赞绿豆糕不错的他,阴阳怪气地整了她一顿,直到她保证今后只会搜罗各地美食上贡给他为止。

  当主管的要不要这么小气?连糕点都舍不得分给属下,所以刚刚听到他竟然会分给詹姆士他们吃时,她有小小吓了一跳,原来他要分给谁还得看对象?

  要不要这么难伺候啊!

  “詹姆士,我觉得你好像误会什么了。”她连忙想解释。

  可那个穿着十分时尚耀眼,有着一头灿烂的浅金发、漂亮墨绿色眼眸的俊美男人却一副“我理解”的表情,很诚恳的对她说:“我懂!”

  你懂什么啊?

  符任祯才想问清楚,白宇衡已经等不及了,他打断他们的交谈,直接强制护送她到雷虎十一楼,当成送给费尔的超大惊喜!

  雷虎保全大楼的十一楼,正是集团技术本部的大本营,也是一般员工非必要公务原因绝不想踏进的一层楼。

  原因就出在,主管十一楼的技术本部部长兼集团副总裁费尔?戴维斯是全集团高层里,众人公认脾气最差、心眼最小也最会喷毒液的一位。

  当然这都是受害员工们私下议论的,绝对不敢在公司网路上八卦,因为该名当事者就是个厉害到变态的骇客,网路上没有他侵入不了的地方!

  一旦被发现有人敢诋毁他、冒犯他,在公司使用的电脑系统被黑掉,造成工作上极大的麻烦或工作得全部重来还是小事,有时连家里和手机的系统都会被迁怒地一起黑光光,还找不出任何证据能证明是某位小心眼上司做的。

  总之到后来,没人敢在公司的网路上说他半点坏话。

  其实费尔并不怎么在乎眼中的蠢货们如何评论他,他只是不能允许在他的地盘上有人不好好办公,尽在耍白痴。

  不过,虽然有很多人忌惮费尔,但雷虎里逦是有少数不畏强权,敢招惹他的强者——比如詹姆士与白宇衡。

  此时,他们就兴冲冲地拎着符任祯来到员工们视为畏途的十一楼。

  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白宇衡用超大的嗓门广播:“费尔,你的男朋友来了!”他忙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

  “咐——”向来静谧的十一楼宛如有一阵阴风吹过,在电梯附近的技术本部的员工们个个僵化,然后一脸震惊恐慌地看向电梯门口。

  救命!他们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副总的……男朋友?

  同样全身僵化、一脸惊恐的还有被推出电梯门的符任祯——她……她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男朋友了?那个男朋友不是指她吧?她哪时变性成男人了?重点是,谁敢当魔王大人的男朋友啊?

  很快的,重重充满不爽气势的步伐声由远而近传来……

  除了荼毒自家员工外,不时还喜欢泡在十二楼科研本部,正穿着一身白色实验长袍的费尔,一脸阴沉地出现在符任赖的视线里。

  他目光狠狠剐向电梯门口,就猛然停在某位不速之客的身上。

  那张脸挺眼熟的……费尔冷峻目光隔着镜片,快速扫视过符任祯的全身上——是符任祯?她怎么跑来了?来找他的吗?他的心跳陡然加快。

  可她为什么会和阿衡以及詹姆士在一起?费尔脑子飞快转动,目光直直停驻在符任祯的身上。

  就在这时,有个白目企图伸手搭到她的肩膀上,就在他们身体快要碰触到时,费尔态度严厉地命令道:“笨蛋,过来!”

  他觉得那景象刺眼极了。

  符任祯正傻傻看着费尔。

  那个身高约有一百八十公分出头,面容俊美、脸色苍白、目光阴冷、身材看起来偏瘦的青年,正是压榨她三年的魔王大人,此刻他身上穿着白色的实验长袍,简直就像长年泡在研究室里不见阳光的变态科学家。

  救命啊!她不想和他面对面,压力好大……她还是找看起来比较亲切温柔的詹姆士谈赔偿事宜好不好?直接和魔王谈,她怕会被他拖到解剖台上宰了啊!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时,突然听到他严厉的叫唤声,意会到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下叫她笨蛋,符任祯的表情微变——真是叔叔可忍,婶婶都不能忍,所以她大胆地假装没听到。

  她才不会真笨到对号入座呢!哼哼!谁是笨蛋啊?

  从他们两人目光对上的那一刻起,詹姆士与白宇衡就热切地观察着他们。

  原本是抱着好玩、故意扰乱的心态,想让费尔背背黑锅、染上一些另类绯闻好取乐的白宇衡,在见到费尔用那么侵略性加上独占欲的眼光定定看着符任祯时,开始觉得不太对劲。

  他转过头小声地询问詹姆士:“我怎么觉得费尔真的很在意他啊?”难道他这个前战友真的喜欢男人?

  詹姆士的嘴角微勾,“是啊,我也觉得她对费尔来说似乎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向来白目兼神经大条的白宇衡,到这时还没察觉符任祯的真实性别。

  “欸!你也这么觉得吗?”他惊奇地看了看符任祯又看了看费尔,他对同性相恋倒没什么意见,反正当初在国外当佣兵时也不是没见过同性恋人,但他一直以为费尔喜欢女人啊?

  詹姆士强忍着笑,故意不澄清符任祯其实是女人,因为他也很期待费尔会怎么处理这个状况?

  依他别扭又骄傲的性格,很有可能会高姿态地不屑和人解释。而阿衡又那么唯恐天下不乱,一定会嚷得全集团的人统统知道——毒狼副总喜欢男人!

  这下有好戏看了。

  正当白宇衡兴冲冲地伸手想搭上符任祯的肩头,费尔两道阴毒无比的目光已经烧了过来,还用极其不爽的口气使唤符任祯过去时,白宇衡表情微妙地转回头对詹姆士嚷道:“费尔这是吃醋了?”

  “咳、咳咳!”符任福不幸地再度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白副总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你的胆子变大了啊?”见她迟迟不过来,某只毒狼恶狠狠地瞪着早被划到他的领地中,由他管教的笨蛋。

  符任祯倒想有骨气地继续硬挺下去,可想到惹毛他的悲惨下场,她深深吸了口气,有些不甘心的说:“我又不是笨蛋。”

  “在我眼中你就是笨蛋!快过来!”还敢反抗他,皮痒痒了?

  “我不是!”有人很坚持,输人不输阵,私下被说笨蛋就算了,但这是公共场合,她可不想以后在雷虎里面流传一个笨蛋工程师的名声。

  看着她不服气的表情,费尔阴沉的眼神闪了闪,终究是让了一步。

  “你最好听话点,你还欠了我精神赔偿没还完。”他说话的口气已经和缓许多,也没有之前的严厉。

  “精神赔偿我明明都送来了!他们也都吃了,不能不算数!”她飞快转头看了一眼詹姆士,他都和她说好吃了,别想赖皮!

  “都被他抢走了,我只有收到一包,我只承认我收到的分量,不够!”费尔索性指着白宇衡光明正大的耍赖。

  “哪有这样的?”符任祯皱起眉头转头看一眼白宇衡,又回头瞪着费尔,“我哪管得到你们谁吃掉啊?”这是强人所难!

  看到她那张清秀的小脸做出委屈不甘的表情,两颊鼓鼓的,竟有种分外的可爱与喜感,费尔蓦然感到心头痒痒地,很想再多逗她两下。

  “所以你现在还欠着我的债,还不给我过来!”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就要往回走,见她站在阿衡和詹姆士身边真是碍眼极了!

  众人目光顿时都落在费尔抓着符任祯手腕的修长手掌上,谁不知道毒狼副总平时最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除了不时和白副总打打架外,他唯一会接触的也只有科研本部的副总汉森了。

  可现在,他竟这么主动地抓住那个清秀大男孩的手腕,之前和他说话的态度也那么暧昧——要知道副总向来爱骂人,哪时听他骂完人后还容许人家回嘴?他现在的行为又这么霸道,难道……他们真的是一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