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狼先生的点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周末假期过去了,周一上班日,费尔拿着一份调查结果来到前战友兼好兄弟汉森的面前。

  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宅男汉森,最近迷上了一个被他昵称为小鱼的女子。

  周末还为了她扮成一个战士,陪她参加同人志的贩售会,可他乘兴而去却败兴而归,回来后一副遭受严重打击的模样,经过逼问后,他说小鱼已经有了喜欢的男人,心里并没有他!费尔手中的调查报告正是关于那个男人的。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关心汉森恋情发展的詹姆士和白宇衡也都跑来凑热闹,七嘴八舌地要替只知研究不谙世事的宅男汉森出主意,追老婆。

  说起来,“雷虎保全”正是他们一群前战友兼好兄弟一起创立的。

  他们都曾隶属法国菁英佣兵团的特殊侦察小队,退役后跟着老大霍君阳来到台湾创立“雷虎保全集团”,并成为公司的合伙人。

  他们每个人在不同领域各有杰出表现,但也各有……咳,让人无言的毛病。

  “宅男研究狂”汉森是维修技师,从武器维护到军车改良统统难不倒他,还擅长发明小东西,但就是个不解世事,还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阿宅;“孔雀男”詹姆士负责后勤管理,可说是他们的大总管,唯一的缺点是打扮花俏骚包得让人想开扁;“武力狂”白宇衡,曾任狙击手,对枪械炮弹最为擅长,也是除了老大之外武力值最高的人,但生性白目;老大霍君阳是他们小队队长,负责指挥作战、战情分析,更熟悉各种冷热兵器及格斗武技,可说是个全方位的军武强人——问题是他就是个“护短魔人”!这“短”,单单只指他的小秘书兼爱妻胡苓!

  而费尔,在这群好兄弟里是年纪最小的,今年二十九岁,只要有电脑和网路,就算是国家级的资料库他照样来去自如,当骇客可是他最喜欢的休闲娱乐。

  当他们讨论到一个段落,费尔突然接到秘书打来的电话,他嘴角微微挑起又很快恢复平常,“是吗?把箱子拆掉,里面的东西直接拿来给我。”

  过没多久,秘书敲响研究室的门,得到允许后,他送进来好几包真空装的卤味。

  拿到卤鸭舌时,费尔眸里闪过一丝惊讶与得意,符任礼这个笨蛋这次还满聪明的,竟然猜到他最近想吃鸭舌!

  除了鸭舌外,她还订了豆干、鸭翅和牛腱等等热门的小吃,虽然觉得某个笨蛋永远只会用这招实在太没新意了,但他勉强接受她的心意。

  一看到有好吃的,白宇衡马上扑过来抢。

  “费尔,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不时会收到这些好吃的?到底是谁送的?她的眼光怎么能这么差,竟然会看上你?”

  有鉴于近来雷虎高层一片春心荡漾……咳,不是,应该说是狼心蠢动,白宇衡直接认定送小吃的人一定是个女人。

  费尔一边狂踹白宇衡企图抢回自己的鸭舌,一边高傲地仰起头来,“哼,你忌妒了吗?你家女神才不会这么做,对吧?”

  白宇衡是前阵子才脱离去死去死团的,被他奉为女神殷勤讨好着的亲亲老婆,正是老大霍君阳的大妹霍君颖,不过,费尔对某人狗腿妻奴的程度非常鄙视。

  有老婆稀罕啊?娶个要天天捧起来伺候的老婆不如不要!

  “我看一定是你强迫人家的,正常女人都不会想主动接近你。”白宇衡在某种程度上猜得很接近实情,虽然费尔绝对不会承认。

  “哈哈,那你就错了,这可是人家诚心诚意送来给我的,你就心态丑恶的忌妒下去吧,不会有人订东西给你吃的。”费尔心里可骄傲了,符任祯这次做得不错,有好好记得他喜欢吃的东西。

  白宇衡毫不犹豫的接下了来自前战友的挑衅,一阵混乱之后,费尔失去了牛腱、鸭翅和豆干……

  白宇衡很自动地把抢来的小吃统统拆开,分给在场众人,“快吃快吃,难得可以从费尔的狼口里夺食,大家千万不要客气!”

  随即那两人又扭打成一团……

  霍君阳利眸扫了极其幼稚的两人一眼,转而去看手机上他刚刚收到的商务邮件,完全不想再理会他们。

  汉森的心都沉浸在刚刚追求老婆的作战计划中,也没在注意现场的混乱。

  只有詹姆士动作优雅地拿起豆干放入口中,带着微笑,细细咀嚼,心情很愉悦地看同僚打架。

  但仔细一瞧,会发现那双漂亮的墨绿色眼眸里闪过一丝疑惑,事实上,詹姆士对费尔这个神秘的小吃供货者很感兴趣。

  这两、三年来,费尔不时会收到各地的特色小吃,据他手下行政部门热衷团购美食的部属们八卦时说,其中不乏很热门、非常难订到的小吃。

  这让他不禁好奇起来,到底是谁对费尔这么上心?如果是追求者,那个人为什么从来没现身过?如果不是,对方为什么要对费尔这么殷勤?

  尤其费尔是个很难伺候的人,每年他主管的技术本部因为受不了上司的坏脾气及挑剔毒舌提出辞呈的人可不少,为此他还特别找费尔聊过,但都没什么用。

  更重要的是,费尔这几年来一直表现出对女人的各种嫌弃看不上,连他的秘书都用男的,部属也以男性居多,难道……这个追求者也是男的吗?

  詹姆士越想越觉得可疑,看着费尔的眼光也变得越来越奇怪。

  他充满探索意味的打量眼神也被白宇衡发现了,等替汉森召开追求老婆的作战会议结束后,他私下跑来问詹姆士原因。

  听到他的猜测后,唯恐天下不乱的白宇衡抱着肚子大笑不止。

  “有可能!这个有可能!所以费尔才一直藏着那个人不给我们看!我现在就去找他秘书要快递的箱子,上面应该会有寄件商家的资料,我就能查出谁是订购者!”

  这时,尚在兢兢业业工作着的符任祯还不知道,她将要被卷进一个大麻烦里!

  三天后,符任祯就被雷虎行政本部的财务室用讨论赔偿事宜的名目给请到雷虎总公司会谈。‘

  虽然她也觉得赔偿请求没透过雷虎的技术本部,而是直接由财务室出面找她谈很奇怪,但是她失误在前,赔偿也是应该的,所以她很乖地前往雷虎财务室找詹姆士报到。

  当看起来就像个阳光清秀大男孩的符任祯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时,白宇衡对詹姆士做了个果然如此的会意眼神。

  经过一天的追查,他们发现三年前和雷虎合作的协力厂商曾烧毁北部机房的五台主机,奇怪的是,向来最看重机房的费尔竟只向犯错厂商求偿一半,自行吸收另外一半的损失,而且闯祸的系统维护师也没有被撤换,还一路配合雷虎到现在。甚至,上周她又烧掉一台机房的主机,但费尔除了训她一顿外,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惩处,也没有叫她赔偿。

  这位特殊的幸运儿,就是这些年来送费尔小吃的主角。

  “我觉得很有奸情!费尔不是看上人家了吧?”白宇衡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詹姆士默默在心里笑了又笑,因为是由他接手调查符任祯的,因此在听到她很像男生的业界传说后,他的恶趣味发作,刻意没和白宇衡说清楚她的性别,加上符任祯的名字很中性,就发生了眼前这一幕。

  “他应该是现在正流行的那种花美男吧?原来费尔喜欢这类型的人啊?”白宇衡有些兴奋的八卦着。

  阿衡果然被骗过去了!詹姆士微笑不语,想到阿衡老在他耳边念叨的惊喜计划,他漂亮的墨绿色眼眸里闪过一丝促狭的微光。

  符任祯今天穿着白色背心式衬衫外搭米色短款西装外套,下着线条笔挺的黑色直筒裤、浅棕色休闲鞋,整体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很清爽舒服。

  他们很快交换名片,符任祯用对女生来说稍嫌沙哑的嗓音道:“您好,我是符任祯,您可以叫我凯伊,很高兴见到您!”她看到穿着亮眼时尚的詹姆士是外国人,就直接改用英文介绍自己。

  等她分别和詹姆士及白宇衡交换名片并握手致意后,詹姆士请她坐下,又开口招呼说:“凯伊,听说你和我们公司的戴维斯副总很熟?”他露出优雅的笑容以中文问道。

  “啊?”没想到詹姆士一开口就问这种问题,符任祯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

  “也不算很熟啦!”她尴尬的笑着,心想这种熟法,某位魔王应该很不想要吧!她都可以想象那人高傲地仰起头,用很不屑的口气说:“谁和这种笨蛋熟了?”

  见她有点失神,詹姆士墨绿的眼眸闪了闪,出其不意的丢出一个炸弹来,

  “啊,你订的那些小吃都很好吃,我们都很羡慕费尔呢!”

  “欸?……哈哈哈!好吃就好。”符任祯笑得更尴尬了,因为那些小吃让她想起自己悲剧的体质,还有被某人压榨的血泪过往!要知道费尔是很难伺候的,每次吃完都还要挑三拣四。

  “鲁索先生,你的中文说得真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试图转移。

  “你是费尔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詹姆士就可以了。”

  “……”符任祯顿时哑口无言,她哪够格当费尔的朋友啊?他老是骂她是笨蛋,好险他们不在同一间公司,他也不是她的老板,不然她一定会被他骂到狗血淋头——虽然他当大客户的杀伤力好像也不比当老板低。

  “我和戴维斯副总其实不怎么熟的。”她连忙帮自己辩白,不然被某人听到一定会损她不要脸,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熟你都可以连送他三年小吃,要是你们熟起来,感情该有多好呢?”詹姆士口气十分温柔的感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