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1章(2)

作者:吉梗
  听到事情闹到要报警,符任祯差点傻眼,她连忙自白说:“没人指使我!我想主机会突然烧掉的原因应该是、是……我有电器黑手指的体质。”她的头都快低到地板上了。

  符任祯觉得老天很爱耍弄她!明明她很想吃资讯这碗饭的,却让她带着这种被诅咒的特殊体质。

  “啊?”费尔还以为他听错了。

  见他不相信,符任祯请他弄一部不重要、可以承受烧掉后果的机器来。

  费尔半信半疑地叫人找了一台已经被淘汰、但仍可运转的老旧笔电过来。

  就见符任祯拿掉手上的一个手环,伸手轻轻碰了下笔电,那台原本正常运作的笔电就突然黑屏当掉了,而且之后再也开不了机,据判断应该是有什么零件烧掉了。

  费尔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他知道世上有一些人可能因为身上的静电携带量比常人多,所以当他们碰到电器产品时,很容易造成机器烧掉的惨剧,但他从没亲眼见过这种人,更别说见证他们对电器的强大杀伤力了。

  “你有这种体质还做系统维护师,你是出来拉仇恨的吧!”他真有掐死她的冲动,他机房里无辜的主机啊。

  “喂!你这是歧视!我为什么不能做系统维护师?况且我一直有戴着静电手环,已经很久没出现这种问题了,谁知道你们机房的主机和我特别犯冲?”在费尔阴狠的瞪视下,她越说越小声。

  本来就是!她也不愿意啊,一开始她都没想到会是她造成的,还很积极地加入调查的行动,可意外接二连三的发生,让她心里越来越毛……没想到,她竟然就是祸首!

  看着她有点委屈又异常认真的表情,那双黑葡萄般的晶眸里闪着不屈的光芒,他能感受到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不愿因为自己奇特的体质而放弃走这条路的决心。

  本来他就很欣赏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勇往直前的人!

  而且她给他的印象还不错,是少数交谈后他还会想继续交谈下去的人,说到专业领域也能有自己的见解,根据配合过的机房人员回覆,都说她做事勤快、不饶舌、不八卦,是个诚恳敬业的工程师,本来他还动过把她挖来自家公司的念头。

  但一想到过去三个月内被她烧掉的五台主机,如果她早点承认她的特异体质,让他们可以提前做防护,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灾情了?

  猛然从回忆里回神,费尔口气不快的说:“你这个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手机那端传来某人极小声的驳斥——每次都骂她笨蛋,就是不笨也被他骂到笨了!

  “你当初不是和我撂话说你会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今天又发生了?”他不满的问。

  当初有个笨蛋竟敢找他谈条件,就为了能让他息怒不要怪罪她的公司,他本来带着看好戏的心情答应让她将功折罪,结果差点被她愚蠢的补偿方式给笑死。

  那时她带了一大箱的零食小吃来找他,还一样样拆开来,用亮晶晶的眼眸无比恳切地看着他,拜托他试吃一下,而他竟然敌不过她那种求恳的可怜目光,勉为其难试吃了。

  然后她就用宛如做专业报告的认真态度,记录下他对小吃的所有意见。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他觉得符任祯满天兵的,因此破天荒地忍了她一次又一次。

  “副总,你觉得这些小吃好吃吗?”她用一种万分期待的表情看着他。

  “马马虎虎吧。”

  “不对啊!你吃吃这个,这是土鸡蛋做的蛋卷,应该比较合外国人口味吧?不然这个伯爵茶口味的肉干……”符任祯企图往他嘴里塞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等等!你到底在做什么?”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阻止她疯狂的喂食行动。

  符任祯就像被泼了冷水的小鹌鹑一样,默默抽回自己的手,幽怨地蹲到角落。

  “你是来我这里种蘑菇的?”他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真是笨到让人想继续生气都气不起来。

  听到他的问话,她缓缓抬头,用一种很委屈不解的控诉眼光看着他。

  等等,控诉什么啊?她是来求饶补偿的耶!

  “说话!”他目光阴冷的瞪着她。

  “戴维斯副总,你不觉得吃了那些美食后,心灵宛如被洗涤了一样?就像阳光洒落在大地上,万物复苏、欣欣向荣……”

  “说人话!”

  “我每次吃了美食心情都会变得很好!不管原来有多么沮丧难过,只要吃到好吃的东西,我就可以复活重来!所以……”

  “所以什么?”他狠狠瞪着她,就等她还会说出什么白痴话来。

  “所以副总你吃了这些小吃真的没有觉得心情变好吗?这是去年美食网网友票选出来的十大特色美食小吃!我好不容易才订齐的,有的还排了半年的队,本来是想订给自己吃的,但为了赎罪,我愿意统统献给副总。”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个愚蠢的吃货吗?只要有得吃就没烦恼了,你怎么不回到侏罗纪去当恐龙啊!”

  “……当恐龙也吃不到这些好吃的啊!”

  “还敢狡辩!”

  后来为了让她“好好”尽到补偿的责任,他勉强接受她长期上贡的心意,还专挑很抢手、很难订到的小吃下单,看她被虐到眼睛都变成蚊香眼了,他心里的气也出了大半,看在其中确实有不少小吃味道还不错,她又娱乐到他的份上,他大度地放她一马。

  对他来说,笨不要紧,至少要有自知之明知道弥补!

  “我……是我大意了,我以为戴了新一代的静电手环后,就不会再烧掉你们机房的主机,所以我直接进机房想在主机上升级系统,对不起!”她黯然地道歉。

  过去两年多,在费尔不许她进机房的命令下,她都是用连线切进雷虎各分公司的主机里升级、维护软体的,可因为她在其他公司或诊所、医疗所直接操作人家的主机都没有出过任何问题,今天就一时轻忽了她与雷虎机房间宛如上天诅咒般的相克关系。

  事实上,她真怀疑雷虎规划机房时是不是有做什么特殊处理?不然为什么她就是和他们机房里的主机这么犯冲?

  “说对不起就可以解决问题吗?我的主机已经烧掉了!”费尔不满的驳斥。

  “我会负起责任的!维修主机的帐单请寄到我们公司,我会付的。”符任祯的嗓音透出浓浓的沮丧味道,这下她真的要在公司做到天荒地老才还得起维修费了。

  上次事件因为她才去公司任职没多久,而且不是故意犯错,在取得费尔的原谅后,本来老板的处置是不用她赔偿,但要开除她。

  可后来听说费尔打了通电话给老板,不知说了什么,她不只被留下来,还能继续维护雷虎的案子。

  因此她对他是心怀感激的,觉得他这个人是嘴坏心软,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恐怖霸道不讲理。

  但上回是意外,这次是她轻忽大意,她已经做好承担赔偿责任的心理准备了。

  “哼,这是钱的问题吗?你不知道主机烧掉让整个机房瘫痪会造成我多大的麻烦?这对我精神上的损伤,你负得起责任吗?”费尔无情地奚落她。

  符任祯只能频频道歉,但也在心里偷偷吐槽——什么精神上的损伤啊?哪有你说得这么严重!明明你还有备援主机可以用,当我不知道你向来奉行鸡蛋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吗?你才不会让一台主机出问题就瘫痪整个机房的事情发生。

  合作三年来,她对某只毒狼完美加挑剔的性格有了很具体的了解。

  “不说话,是在心里偷偷骂我吗?”费尔冷冷的说。

  欸……他怎么知道?符任祯背后竖起一阵寒毛,好像每次她在心里偷偷腹诽他时,就很容易被抓包。

  “哪有?我哪敢啊!费尔大人……”

  听到她用略微沙哑的嗓音软软地喊他费尔大人,他彷佛被拨动了某根心弦,火气猛然降了下去,但心里还是不愿就这样放过她——今天就是叫他国王都没用,做错事就是要惩罚!

  “你如果不敢,今天就不会去碰我的主机了。”他没好气的说。

  “不然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你的精神损伤?”听到他口气有软化的倾向,符任祯直觉自己有救了,连忙抓住机会询问。

  “这还要我教?看你的诚意了。”费尔挑起一边眉毛,态度非常嚣张高傲,但心里却开始期待某个笨蛋会怎么赔偿他。

  大机房这头,缩在角落的工程师们正偷偷用手机互传讯息群聊,刚刚他们已经交流过关于“黑手指”的历史了。

  真奇怪!老板现在好像不怎么生气了?

  没想到闯了祸的黑手指和他说一说电话竟然有这么大的功效,我们要不要把人弄来当部门吉祥物啊?

  你的重点错误了!有没有听到,老板刚刚要黑手指对他精神赔偿,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说起来你们觉不觉得老板刚刚的样子很像摇着大尾巴的恶狼?

  就在这群备受蹂躏只能用八卦老板来舒压的工程师聊得正起劲时,有人突然觉得身体发冷。

  机房现在是设几度啊?怎么这么冷?要环保啊!地球会恨你们的!

  对啊对啊,我也觉得好冷!

  你们有没有觉得好像太安静了点?

  “……”众人打了个寒颤,猛然抬头,自家副总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聊得愉快吗?”费尔微笑着在自己手机上不知按了什么,在场众人的手机就传出一阵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然后黑屏死机!

  “副总!”工程师们发出惨叫,他们手机被副总黑了!这下惨了,除了副总没人解得开啊!手机要报废了……

  “副总,我的手机才买不到一个星期!”有个工程师不甘心地企图求饶。

  “那你们都可以买最新的手机了。”费尔冷笑一声,决绝离开,留下一群满地打滚哀号的蠢货部属。

  我让你们八卦,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