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毒狼先生的点心 第1章(1)

作者:吉梗
  炎热的七月,哪怕已经下午四点多,天上那轮威力没减弱多少的烈阳,依旧恣意张狂地烧烤着整个都市。

  在“雷虎保全集团”大楼的十一楼,长年温度控制在二十度,塞满机柜的大机房里,几名年轻工程师精神非常萎靡地缩在一角,呈现出一朵爆炸后巨大蘑菇云的状态。

  一阵重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工程师们的心震了震,纷纷往角落里挤,企图避过即将袭来的狂暴怒火。

  这时,一名浅棕发、浅棕眸,戴着银黑色细长方框眼镜,长相俊美但肤色略显苍白的高瘦青年,面色阴沉地走进来。

  “又是哪个白痴?不是说已经测过全省的系统都没问题了?既然没问题,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连不上北部敦亚分公司的主机?”

  青年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全身上下充满“你们没法给我一个交代就统统去死”的狂暴气息,在他来之前已经在电话里轰炸过工程师们一遍了。

  “副、副总,我们之前真的测过都没问题!现在是、是分公司主机出问题……”一名工程师小声解释道。

  “什么问题?难道主机还能爆炸吗?”负责主管雷虎集团技术本部的费尔,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冷峻眼神阴森森地盯着自家部属——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定,到底养这群蠢货来做什么的?

  “副总,敦亚分公司的主机烧掉了。”另一名工程师连忙报告。

  “什么?”他刚刚是气到随口一说,没想到会正中红心。

  “到底怎么回事?主机为什么会烧掉?是谁负责敦亚分公司的?”

  听自家Boss吼出的话一句比一句严厉,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在场工程师们开始在心里为分公司的倒霉同仁默哀三秒钟。

  其中一名工程师趁费尔发飙时,已拨通分公司同仁的电话,这时连忙把手机送到他的手上。

  接过手机费尔先是噼啦啪啦地狂骂一顿,然后沉默了十几秒钟……“让她来和我说!”

  过一会儿他怒吼道:“又是你!符任祯,这是第几次了?你为什么又烧掉我的主机?不是警告过你不许碰我机房里的机器吗?”

  听到陌生的名字,几名工程师目光迅速交流了下,其中一名资深工程师灵光一闪——啊!是之前那个有名的“黑手指”惹的祸!想到过去那个事件,那今天分公司主机会突然烧掉,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电话这头,身为雷虎的协力厂商之一,专门负责医疗照护系统上线及维护的符任祯也不禁把手机拿离耳朵十五公分,但即使这样依然可以感受到手机里快喷出的腾腾怒火。

  “你为什么又出现在机房里?我明明说过你不许进机房的!”要不是他人不在分公司,现在都有生吃掉她的心了。

  “戴副总……”符任祯有些讨好地叫着,试图解释。

  “我姓戴维斯,不姓戴!你不要故意耍白目,我不吃这一套!”费尔眯起冷眸,口气阴森森的。

  这么凶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你轻松一点嘛!符任祯在心里默默腹诽。

  “是,戴维斯副总,我不是故意的,我今天刚好来维护系统,然后系统就装在主机上,所以,你知道的,嘿嘿。”

  “我知道什么?嘿什么嘿?装什么可爱?维护系统不能远端操作吗?谁准你进我的机房了?”想到符任祯他就头痛,自从负责医疗照护系统的协力厂商派来这个系统维护师后,雷虎北部分公司的机房主机就开始遭殃!

  第一台主机被烧掉时,他人就在案发现场,亲眼见证她轻轻碰了主机一下,真的就只一下,主机瞬间当机,再也无法开启!

  后来调查原因是主机板上的某颗晶片烧掉了,这种瞬间破坏的能力,简直比他刻意编写破坏硬体的病毒程式都还厉害,根本是电脑界的人体炸弹!

  “因为敦亚分公司的人说医疗照护系统最近怪怪的,可我远端连线又查不出原因,所以就直接来看看他们平时是怎么操作的,顺便升级一下主机上的系统嘛。”

  符任祯一边解释,心里一边想,虽然她以前有“电器黑手指”的名声,但戴上新一代的静电手环后就再没有破坏过什么机器了,谁知道她和雷虎机房的主机磁场会这么不合,连戴了加强版的静电手环都还能一指毙命!

  “你绝对是敌手公司派来我这搞破坏的吧?你说你烧过我几台主机了?这两年来没有新的灾情,我还以为你已经克服这个问题了,结果你今天又烧了我主机!你是故意的吗?”

  “我怎么可能是故意的!”符任祯觉得自己真冤枉,“我现在都没敢再碰你们家的主机了,今天真的是意外!”

  因为敦亚这里负责机房的工程师是新来的,并不知道符任祯的特异功能与特殊名声,就大意地领她进机房叫她操作主机直接升级系统。

  “而且我有戴静电手环,我去别家公司、诊所或医疗所维护时,就算手搭着他们主机一天也没发生过任何问题,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进你们家机房就……”

  “你还敢狡辩!”费尔怒斥。

  符任祯完全踩到他的地雷!

  费尔有强烈的地盘意识,雷虎集团的网路安全以及所有电脑相关的硬软体维护和监控,包含全集团总公司暨各地分公司与各个驻点的电脑系统,以及所有客户的保全系统,统统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曾有企图窃取客户机密资料的强大对手,雇用网路黑客大军强力攻击雷虎的安全系统,企图攻破他们的防火墙,瘫痪他们的防卫机制,好侵入他们客户的资料库。

  当时费尔通过精密的分析,找出对手的身分以及他们的弱点,细密布局、施放诱饵,等敌人上钩,马上展开快狠准的反击,且手法阴毒,不但把人家伺服器里整个庞大的资料库连同远端异地备份全黑了外,还送了几只复杂难搞,不但会破坏硬碟还会烧掉机器里重要晶片的电脑病毒给他们,一举把对方公司及所雇用黑客们的电脑及相关网路电信设备统统毁掉,造成他们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这种例子来过几次后,不但发扬了雷虎保全可靠强大的名声,更震住整个集团里的员工与若干心怀不轨的不良分子,大大杜绝了资料外泄之类的商业间谍事件,使他获得“毒狼”的称号。

  这个在网路上像狼一样阴狠嗜血残忍的Boss,谁敢惹啊?

  所有和雷虎集团技术本部打过交道的厂商和客户都知道,雷虎的机房就是费尔眼中一个个的堡垒重地,谁敢作乱他就灭了谁!

  但符任祯却在三年内连烧他六部主机……

  因此这位传说中的“强大黑手指”到现在还能继续当雷虎的协力厂商,没被自家毒狼副总给毁尸灭迹,是技术本部里知道这秘辛的员工心中最大的不解之谜!

  不过,没有人会找死到去问自家副总,为什么没有斩草除根,还留着符任祯这个破坏分子扯他后腿?

  “……”感受到费尔的暴怒,符任祯不敢再回话刺激他,只能苦着脸、扁着嘴,对于自己身上疑似携带比常人多静电的体质也很无奈,她又不愿意这样。

  发现手机那头突然没了声音,费尔的眉头皱了皱,不经意回想起他与符任祯相识的过往。

  第一次见到她时,他差点误认为她是个性情爽朗的大男孩。

  因为她留着一头染成亚麻色的清爽短发,穿着合身的浅灰条纹衬衫,搭配铁灰色的宽松长裤、腰间系了一条黑色的编织皮带,脸上的笑容开朗,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简单干净的阳光大男孩。

  要不是经人介绍说她是小姐,他真无法相信她是女的。

  这并不是说她女生男相,事实上符任祯五官生得满清秀的,可她有一双笔挺的剑眉,那双眉硬生生地让她少了几分女性的柔媚,多了几分男性的锐利英气,而且她剪了一头后面发尾稍短,前覆蓬松长浏海的俐落短发,身材又高身兆瘦削,看不出什么明显曲线,再加上一身中性化的装扮以及比一般女生洒脱许多的气质与姿态,很容易让人产生这真是个好看大男孩的惊艳感。

  当时她是被协力厂商即将离职的系统维护师带到分公司交接工作的,他刚好去那里巡视,就与他们遇上。

  他一时心血来潮留在机房,打算看他们平常是怎么维护医疗照护系统,也因此目睹她伸手把主机烧掉的历史一刻!

  当时在场众人都不知道问题是出在她的身上,以为是意外,迟迟无法排除问题又找不出当机原因的工程师被他狠削一顿,连忙找出售主机的厂商前来维修硬体,才知道是主机被烧掉。

  因为主机出问题自然无法维护系统,因此他改用对谈的方式试图了解新来系统维护师的水准,符任祯的回答有板有眼、条理清晰,加上阳光爽朗的性格,让他对她留下还不错的印象。

  后来,在短短三个月内,这种机房主机无故烧掉的事件又发生四起,情况都很类似,而且都查不出晶片突然烧掉的原因。

  因为事关重大,他们开始调查所有接触主机人员的操作过程,想找出问题点,竟意外发现一个共通性,那就是——每次主机烧掉时,某位协力厂商的系统维护师都刚好在场。

  一开始他把事情往恶意破坏的方向思考,打电话严厉要求厂商给他一个交代,然后符任祯就可怜兮兮地上门来请罪了。

  她拜托他再给她一个机会,说她并不是有意搞破坏,一切都是天意!

  “天意你的头!你脑子坏了?破坏我的主机还敢和我说是天意!”要不是对她第一印象还不差,觉得当时才二十四岁,年纪轻轻的她可能是被人欺骗或操纵了,他根本不会见她。

  “你还是老实交代是谁让你来搞破坏的,不然我就直接报警把你抓起来!”他恐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