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姚天乐在秦逸盛那里度过几天淫靡的生活,要不是她的伤势还没完全好,她相信他可能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明明她是伤员,她需要的是休息,可秦逸盛却能以不伤害她的方式恣意地与她上床。

  好,她意志也不够坚定,被他勾引几下就轻易地上钩了。

  愿者上钩,能怪谁!

  她的心情很郁闷,像一只正在发春的小猫,异常的暴躁。熟悉的怀抱包围了她,她的脚已经能走路了,膝盖上的瘀青虽然还在,但她不觉得疼。

  落在秦逸盛的眼里,她就是一个重症患者,什么都不能做。甚至她要坐的不是沙发,而是他的大腿上,小孩子似的被他抱来抱去。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说,早上还偷偷地走了几步,已经没有问题了。

  秦逸盛不说话,就抱着她。他绝对不会告诉她,他喜欢将她抱在怀里的感受,那种充实的感觉让他心情好了一整天。

  这样的日子直到姚父打了电话给秦逸盛才结束,他不得不送姚天乐回家,到了姚家,他在客厅里跟姚父说着话,而她安静地上楼。

  尽管她背对着他,她的每一个细胞都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姚天乐落荒而逃地回了自己的房间,不敢再出来。

  说好要断的,结果他们纠缠得更厉害了;说好要离他远远的,结果他们在一起耳鬓厮磨了很多天;说好不爱了,结果她的心弦仍为他而动。

  但她能感觉他有些不一样了,他对她的关注多了,有时会缠着她,她可不可以理解为他爱上她了呢?

  这么羞人的话,她问不出来,只能埋在心里。整天把爱不爱的挂在嘴边,她脸皮很薄的,说不出口。

  门板上响起咚咚的敲门声,姚天乐好奇地问:“谁?”

  秦逸盛推门进入,“我要走了。”

  “哦,掰掰。”她像小媳妇似的说。

  秦逸盛按捺不住地上前抱了她一下,“虽然好了,也要小心,少出门。”最后他私心地在心里加了一句,最好不要出门。

  姚天乐干脆地转过头,懒得理他。终于能离开大魔头了,还要她事事顺着他,哼,那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她可是在自己的家里。

  看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秦逸盛手心痒痒地摸了摸她的头,“无聊打电话给我,要去逛夜市也好、夜游也好,我陪你。”

  姚天乐抬眸望着他,听到他的话,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甜笑,“哦?秦大总裁不忙了?”

  “不忙。”

  她心里乐开了花,隐隐地开始期待,他也许、也许真的爱上她了,也许没有她爱他的多,但他只要肯爱她,她竟觉得很开心、很开心。

  奖乐最终辞掉了工作,准备开一家咖啡馆。每一次说到咖啡,她的脑海里就会跳出秦逸盛清闲地站在咖啡机边等咖啡的模样。

  她不知道自己开咖啡馆到底是自己想做呢还是为了他,她自己都胡涂了,有时候情感很难去分别,像黑就黑,白就白,偏偏还有一种颜色是灰。

  所以她现在反而不去计较,也不去想事情一定要一个答案。她开咖啡馆的事情没有告诉父母,秦逸盛也没说,她偷偷地准备着。

  她寄了咖啡豆给小天,顺便问了一些咖啡的事情。小天如数珍宝,听出馨开咖啡馆的想法,小天举双手赞成,表明一定一定要加入她的阵营。

  有一个咖啡达人也没什么不好,她也很欢迎小天的加入,不过小天还要在公司上班,她必须请煮咖啡的专业人士和打理店面的工读生。

  姚天乐想得很简单,她不是要赚大钱,她就是想要开,她有时间、她有钱,所以她任性了一回。

  咖啡馆悄悄地开了,咖啡馆的咖啡小天也说好,客人也满多了,姚天乐当然开心,做生意有时候靠的是运气,这说明她运气不错。

  她想,等咖啡馆生意稳定了,就告诉父母,还要请秦逸盛来喝一杯,他不是很喜欢咖啡香吗,这里就会是他的天堂。

  送她回家之后,秦逸盛常常会约她出来,她反倒变得矜持,不再主动出击了,她现在才意识到,原来做一个被动的女人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姚天乐现在正坐在咖啡馆,拿着杂志,慢悠悠地享受着。小天今天休息也早早过来了,从早上开始到下午就抱着咖啡喝个不停,看得姚天乐都要吐了。秦逸盛才是正常的,虽然爱咖啡也不会爱成这样。

  似乎是感受姚天乐嫌弃的目光,小天端着咖啡坐在她的前面,“喂、喂,我也是很挑的好不好,今天这里的咖啡就只有蓝山最好。”

  姚天乐看了他一眼,“是、是,你说的是。”

  “小乐……”小天突然拉长声音。

  “嗯?”

  “我有一个忙请你帮。”他笑得很贼。

  姚天乐无语地说:“不是奇葩的事情,我可以帮忙。”

  小天开始述说了,姚天乐只从他絮烦的话中获取了两个重要讯息,一个就是貌不惊人的小天是一个低调的富豪,怪不得他当初能拿出一大笔钱跟她一起开咖啡馆。

  小天带着古董眼睛,看起来就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扔在人群中不会被人发现,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第二个讯息则是,“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参加展示会?”姚天乐惊讶地开口。

  “嗯,对,我找不到女伴。”小天苦笑着。

  姚天乐很想说,他只要揭露身分,多的是女生愿意当他的女伴,不过他们两个人不仅是伙伴,现在更是好朋友,她还真不想他找一个嗜钱如命的女伴。

  “可以啦。”她很爽快地答应了。

  “你不怕你未婚夫吃醋?”小天知道她有一个未婚夫,不过他没有机会见见。

  “我陪朋友参加一个展示会而已。”姚天乐笑着摇摇头,又低声说:“他要是知道吃醋就好了……”

  “什么?”小天竖着耳朵表示没听清。

  她笑着摇摇头,“什么样的展示会?”

  “哦,我也不清楚,是我奶奶让我去的,只要打声招呼就好了,估计是一些很boring的展示会吧。我们也不用穿得很夸张,正常就好。”

  姚天乐笑着点头,但到了晚上看到小天的装扮时,她整个人都被吓傻了,“你不是说穿得正常就好了?”

  “不正常吗?”小天摸摸头。

  他绝对绝对跟正常没有关系,他这一身粉红西装也太吸引人眼球了吧,姚天乐死也不要跟这么风骚的人一起进去,“不行,你要嘛换一套,要嘛就一个人去参加。”

  小天看姚天乐的确穿得很低调,他又乖乖地回去换了一套普通的黑色西装回来。

  姚天乐这才满意,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这样才差不多。”

  小天满脸的黑线,“我确定你的眼光跟正常人差很多。”

  呸!姚天乐才懒得跟他争,她跟着小天坐车去展示会,车上,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秦逸盛。

  “喂?”

  “你在干什么?”秦逸盛直接问。

  “陪朋友参加一个展示会。”

  “嗯。”

  “你呢?”姚天乐问。

  “谈生意。”

  “有事吗?”她一边笑着,一边故作冷淡地问秦逸盛。

  “没事,等展示会结束,我去接你。”

  “随便啰。”她坏心地说,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看他自己了。

  秦逸盛会意,低低地笑了,“那我挂了。”

  “掰掰。”

  小天一脸蠢样看着她,“你未婚夫好会管。”

  “哼哼。”会管才是对的,他以前都不管她呢。

  另一边,秦逸盛靠在走廊上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头,他走进包厢里。里面坐着几个人,除了秦逸盛带来的张秘书,还有李氏的李菲和她的助理。

  “秦总裁,合约我们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什么时候选一个时间签订呢?”李菲笑着问。

  秦逸盛点点头,示意张秘书说话,张秘书立刻接过话头,“李经理,合约我们回去敲定,之后就会联络你们。”

  李菲满意地点头,“好,那就辛苦张秘书了。”

  “不会不会。”张秘书谦虚地摇摇头。

  “那秦大哥,我们正事说完啦。”李菲一改刚才专业的一面,俏皮地说。

  “嗯。”秦逸盛淡淡地点头。

  “等一下秦大哥有没有什么活动?如果没有的话,不如陪我去一个地方?”李菲热情地邀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