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8章(2)

作者:金晶
  一时间,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半晌,姚天乐缓缓地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裸睡?”

  她妈都不知道她爱裸睡,他怎么会知道!

  秦逸盛抬手顶在下巴,眼神忽明忽暗,好像一盏坏了灯在黑暗的楼道里闪烁着。姚天乐察觉他有鬼,“喂,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秦逸盛深深地看着她,“我喜欢你裸睡。”他邪肆地打量着她,“福利多多,我还满喜欢的。”

  姚天乐快要被羞愧的情绪给淹没了,她白了他一眼,“你作梦!帮我买了睡衣,那内衣肯定也有,快点。”

  秦逸盛乖乖地把内衣送到了她的手上,旋即被她赶出去。他靠在浴室的门上,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差点被她知道了。刚刚那一刻,他的脑子里只想着她裸睡的模样,让他心痒痒地挠着,只能看不能吃。

  姚天乐洗完澡出来之后,秦逸盛就进去洗澡了,等他出来了,她看了他一眼,“我去睡客房吧,不跟你抢床了。”

  秦逸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们一起。”

  “啊?”她一愣,像个傻瓜似的看着他。

  “一起睡。”秦逸盛以为她不懂,特意解释了一番,甚至语含深意地说:“就算你想我跟你做一些什么,我也要考虑你的情况,你现在的情况不能激烈运动。”

  姚天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语出惊人的话多了,她反而淡定了,“我药味很重,不跟你一起睡。”

  “我不介意。”秦逸盛直率地说。

  眼皮狠狠地抽了好几下,她忍着说:“我不习惯跟人一起睡。”

  “早晚要习惯。”

  姚天乐突然拿起枕头扔向他,“我不要跟你一起睡,你家客房不是有好几间吗?”

  “你脚不方便,半夜醒过来要喝水、上洗手间,怎么办?”秦逸盛反问。

  所以他是真的用心在照顾她,是真的要弥补他害她受伤的错误。姚天乐心口一阵苦涩,他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知道啊。

  姚天乐,不要作梦了,这个男人不是你能想的。

  “乖,快点睡。”

  她没有注意到他的语气特别的轻柔,与平时的淡然截然不同。不就是一起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将不该有的情绪埋在心底最深处,姚天乐安静地躺下,闭上眼睛睡觉了。

  过了一会,秦逸盛只留了一盏晕黄的落地灯,关掉了其它的灯,轻手轻脚地爬上床。

  她的呼吸很规律,但密长的睫毛在无声地颤抖,她在装睡。

  秦逸盛躺下之后侧着身背着姚天乐睡,大约半个小时,她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已经睡着了。他又等了一会,才缓缓地转身,一边身体都麻痹了,平躺着一会,才像小偷似的挪过去,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温暖馨香的身体充盈着他的怀抱,一直空落落的心口瞬间满满的,秦逸盛嘴角扯开一抹笑,双手双脚将她抱住。

  姚天乐的生理时钟一向很早,因为她很爱拖时间。她要挑衣服、挑鞋子,所以为了上班不迟到,她通常六点半就醒过来,但今天她醒过来不是因为生理时钟,而是热。

  她像是被一团热气包围着,热得她难受至极,她是怕热的体质,到了酷暑,她几乎是待在冷气房里不出门的。

  姚天乐睁开蒙陇的双眼,这才看清楚她已经被某个男人死死地抱着,她记得秦逸盛身体微凉,可此刻却很热。

  她稍稍扭动着身子,下一刻整张脸都红了,腰部被一个硬物顶着,她就是傻瓜也知道这是什么!在心里狂喊,她根本不能接受他这么不要脸的举动。

  以前她就听人说过男人的晨/勃反应,还一柱擎天,没想到是真的,最可恶的是他居然在睡梦中对她起了反应,怪不得他的体温会骤然上升。她捂着脸,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男人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向是高冷帅,对性也不像别的男人那样热衷,因为他没有花边新闻,搞嫩模、养小三跟他完全绝缘。

  所以他偶尔说黄色笑话,她都已经匪夷所思、叹为观止,结果她高估了他,男人都是色狼!

  在忿忿不平的时候,姚天乐聪明地没敢乱动,她又不是疯子,难道要他在睡意惺忪时把她给办了,这样岂不是相当于送上门的羔羊。她坚决不做羔羊,所以她像石头一样一动也不动地乖乖待在他的怀里,直到她身心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战战兢兢地睡着了。

  秦逸盛美美地睡了一觉,睁开眼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姚天乐轻蹙眉头的睡颜,他伸手抚平了她眉间的折痕,小心地在她的额头落了一吻。

  下一刻,秦逸盛尴尬地笑了笑,美人在怀,他有反应也是正常吧,他小心地挪开她,自己下了床,可刚一下床,有一段不是很美好的回忆闪过脑海。

  他觉得,他该给她一个教训,绝对不能在床上挑衅男人。他从柜子里翻出领带,将姚天乐绑在床上,嘴角满意地一勾。

  让她从他的床上逃过一回就算了,绝对不会有第二回,她休想!于是,秦逸盛心情很好地去了客房的浴室刷牙洗脸,还特意开车去外面买早餐。

  买好早饭回家的秦逸盛,将早餐先放着,上楼喊姚天乐起床,结果看到姚天乐一脸的凶相,秦逸盛自然明白她的怒火,嘴角轻抿,“生气了?”

  何止生气,她快要气疯了,“秦逸盛,你脑子有病,玩SM啊!”

  秦逸盛神情悠闲地走到她的旁边,坐了下来,眼神温和地看着她,“你想当M?”

  “滚蛋!”姚天乐生气地扭了扭身子,一醒来发现领带牢牢地将她的手腕和床头处的栏杆,她惊弓之鸟似的缩在床上,脑子清醒之后,她就猜到是他干的。可稳重的他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幼稚可恶的事情,她几乎都不敢相信了。

  秦逸盛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滑过她的唇角的时候冷不丁地被她咬了一口。食指被她用力一咬,血倒是没有,疼痛只是一瞬间,相反她湿润的唇咬住他,湿漉漉的舌尖擦过指尖时,他的心跳几乎快得要停止了。

  “生气了?”秦逸盛轻柔地问。

  见他没吃痛的样子,姚天乐气馁地松开,“是你你不气?混蛋,你快点解开我!”

  指尖轻点着她的唇瓣,秦逸盛好声好气地说:“上次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床上,我很生气。”

  他看上去温柔的模样,姚天乐整个人却颤抖了一下,他继续道:“以后再这样,就不只是这样了。”

  她打了一个冷颤,觉得自己好窝囊,不解气地骂了他一句:“变态!”

  秦逸盛笑而不语地摸摸她的脸颊,解开了领带之后,抱着她去浴室洗漱,“我买了早餐,洗漱之后吃完饭,我们再去中医那里上药。”

  姚天乐一听到上药,精神萎靡了。中药味道很浓、很臭啊,他抱着她还能睡着,真的是奇迹了。

  她举手拍拍他的肩膀,“被单好臭,记得洗洗。”

  “嗯。”秦逸盛点点头。

  姚天乐又看了他一眼,“等等敷药之后,我要回家。”

  秦逸盛不说话,她又道:“我想我爸妈了。”

  秦逸盛没有说话,但抱着她的双手紧了紧,似在无声地告诉她,他不会放她回家的。

  姚天乐觉得自己被变相地禁锢了,要不是腿不方便,她早逃了。被秦逸盛一天二十四小时地看着,她觉得这位总裁大人真的太悠闲了。

  “你不去上班?”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催促他。

  “不去。”秦逸盛干脆地给了她两个字。

  “那你去做你的事情,不要一直跟在我身边。”

  秦逸盛拒绝,直接以身体作出了回答,将她抱在了腿上,双手紧紧地搂住她。

  姚天乐悔恨不已,本来想他离远一点,结果适得其反,弄得这个男人更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