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秦逸盛说要送她去公司,结果到的是秦氏;抓着她暴走的时候根本就不停一下,没有考虑她穿高跟鞋,姚天乐暗想,今天的他很不对劲。

  秦逸盛抿着唇,没有说话,半天才吐出一句,“小乐,你要送人咖啡豆?”

  她的脑子给雷劈了一下,为什么他说的话永远让她有一种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的感觉呢,“咖啡豆?”她的脑子转动着,“对啊。”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秦逸盛的脸色一沉。车子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他居住的地方,而她正看着他,没有注意。

  他转过头,正对着姚天乐的脸,霸道地说:“不许送。”

  “你发什么疯。送咖啡豆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很贵。”她无聊地白了他一眼,觉得他们扯远了,想拉回话题,某人却不合作。

  “你如果敢送就试试看!”秦逸盛压着愤怒,威胁地说。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姚天乐转过头要下车,却发现自己在他住的地方,“秦逸盛,你……”

  啪的一声,秦逸盛下车了,绕过到她这边的车门,拉开车门,将她抱了出来。

  她的高跟鞋早在第一时间就被他给扔掉了,她一个弱质女流只能被他给抱进了他的屋子。她真的是不想来到这间屋子,在这里,有她最单纯的钦慕和爱意,有她低声下气的讨好,有她酒醉后的一夜激情,所有不该发生、所有她不想回忆的事情都在这里。

  秦逸盛直接抱着姚天乐进了卧室,让她躺在床上。她顿时有一种被蚂蚁咬的感觉,难受得要下床,他一个冷眼飞了过来,她一时不敢动。

  秦逸盛冷冷地丢下一句,“好好休息。”

  看着他走出房间,姚天乐松了一口气,跟他在一个房间里实在是闷坏她了,本来就是一个很尴尬的地方,他在这,她更是呼吸艰难。

  从包里摸出手机,向经理请假,又跟小天说了一声抱歉,咖啡豆直接用寄的给他。解决了这些事情,她无聊地躺在了床上。

  他不知道去哪里了?把她扔在了这里,不管了。她浑身不自在地坐起来,不敢太乱动,免得加重伤势,那个恶鬼一样的男人又会给她脸色看了。

  明明是他惹得她受伤……哦,她明白了,他脑子又进水了,他要负责……这么一想,姚天乐冷静下来,可脸色却更惨白了。

  她抽过一个枕头,用力地往枕头上打了一拳,低低地咒骂了一句:“混蛋!”眼眶不由得泛红,她觉得太委屈了。

  他现在就是条甩不掉的尾巴,死死地黏着她,可他黏着她的理由却是责任,她大度地选择离开,他却又缠上来,如果他早一点缠上来,她说不定要捂嘴偷笑了。

  但……太迟了。

  就像是她想喝温水,秦逸盛给她的却是一杯凉水,等她人走茶凉了,他又递上热呼呼的水,可她不想喝,烫嘴。

  她想着想着,头就痛了。其实每一次再见他的时候,她心口总是有残留的情愫,曾经的喜欢不是一下子就抽离了,而是埋在最深处,不被人瞧见、发现,等时间一长,就会消失。

  但他总是动不动就出现在她面前撩拨几下,总喜欢说些让人误会的话,他不觉得他太过分了吗?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秦逸盛进来了,手里端着一杯水和彩虹蛋糕。姚天乐抬头一愣,他将水和蛋糕放在床头柜边,“吃点心。”

  已经快中午了,她早上只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一个烧饼。她一看到颜色可爱的蛋糕,早已迫不及待地想吃了。

  她的神情太可爱了,他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先吃这些,我点了外送,等会才来。”

  姚天乐随意地点头,“你不是会做菜吗?”

  秦逸盛尴尬一笑,“冰箱里没有食材。”

  她安静地端起彩虹蛋糕,叉了一块放入嘴里,细致的奶油让她心情好多了,“不用了,你送我回去就好了。”她没想过要留在这里。

  秦逸盛安静地没有说话,姚天乐狐疑地看着他,他坦诚地看着她,“我跟岳父、岳母说过了,这几天你留在我这里。”

  “我不要留在这里。”她立刻否决,没有注意到他难看的脸色,“我不会留下的。”

  “岳父、岳母说OK.”秦逸盛淡淡地说。

  他刚才消失就是去办理这些事情了?木已成舟,她能说什么!姚天乐咬牙切齿,要她留在这里?行,如他所愿她就留在这里!她内心的小恶魔悄然地抬头了。

  她吃了几口蛋糕,递给他,“不要吃了,我要喝果汁,现榨的那种。”

  秦逸盛拿过蛋糕,“好,什么水果?”

  “香蕉番石榴。”

  秦逸盛脸色微微一青,她是在骂他吧。他看向姚天乐,她巧笑倩兮地看着他,一点也不觉得哪里不对。

  “你之前喝过?”

  “哦,我之前喝过很多。”她笑容可掬地说。

  秦逸盛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眼,“哦,是吗?”

  “你不会啊?”她失望地看着他,两手撑着下巴,“那算了,换一个,我要喝……”

  “你等一等。”秦逸盛走出了房门,“我去帮你弄,你不要乱动。”

  “哦。”

  不知道秦逸盛在楼下怎么折腾的,当他再上楼的时候,姚天乐拿着手机玩着游戏,不亦乐乎,瞟了他一眼,“好了?”

  秦逸盛笑着,“你确定要喝?”

  姚天乐看向那杯颜色怪异的果汁,嘴角一弯,“不了,我又不想喝了。”

  秦逸盛脸色一僵,很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你在耍我?”

  “没有啊。”姚天乐无辜地摇摇头,“我还是喝水吧。”她将刚才的水端起来,抿了一口,闪亮的大眼瞅着他,“凉了。”

  秦逸盛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他也没想过要伺候谁,现在他倒是悟出了几分伺候人的道理。他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很可惜地喊出,“Game  over!”

  “喏。”他将那杯果汁凑到她的嘴边,很认真地伺候她。

  姚天乐差点跳起来,被他按住背,整个人往后一缩,直接靠在他的怀里,“不要!”

  “乖,不要闹脾气。”秦逸盛努力地哄着她。

  “我不要喝这个,我说我要喝水,水凉了,你去给我倒一杯热的。”姚天乐指手画脚地说。

  秦逸盛终于从她抗拒的脸上瞧出了端倪,“你不是要我哄你?”

  她差点要喷口水了,“谁要你哄我。”侧过头,看着他脸上深思的表情,她慌张地澄清,“不是,我不是要你哄我,你不用哄我。”

  秦逸盛神色难辨地看了她一眼,“那我去倒水给你喝。”他随即下楼倒水。

  她吐了一口气,天呐,差点阴沟里翻船!

  一整天,姚天乐很快乐地使唤着秦逸盛,前所未有的快乐,所有的郁闷都随风飘散了,原来使唤人这么开心。

  但到了洗澡的时候,她看他一副要给她洗澡的样子,恨不得要把香皂扔他身上,“我不需要你陪着!”

  秦逸盛挑高了一边眉,邪佞的眼神在她身上打了一圈,特意在她胸前的浑圆上停顿了一会,姚天乐不由得双手抱胸,一脸生气地瞪他,“看什么看!”

  “我想,你身上……”秦逸盛笑着,明明眼神邪气,可身上却不显一丝猥琐,“没有一个地方我没有看过吧?”

  姚天乐几乎要尖叫了,“秦逸盛!”

  “不要气,我知道那晚委屈你了,我让你看回来。”说着,秦逸盛的手放在白色衬衫的最上面,风流地解开第一颗扣子,露出性感的肌肤。

  “秦逸盛,你再过分一点!”她生气地坐在浴室里的木凳上,双手舞着,一副要跟他打架的模样。

  秦逸盛一顿,其实他不过是小小的报复。他不傻,一天下来,他早看出姚天乐在耍她,现在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稍稍平衡了。不过看她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怕她会掉下来,他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别动。”

  姚天乐听话地不动,坐在凳子上喘气着,秦逸盛先认输,“我去门口等着,你有问题叫我。”

  “鬼才叫你!”姚天乐不悦地说。

  秦逸盛耸耸肩,拿睡衣给她,“刚让人送过来的,新的。”

  “嗯。”她低低地应了一声,接过来,“那个……内衣呢?”她脸红地问。

  “你不是习惯裸睡的吗?”秦逸盛脱口而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